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69章 魏延教子

第169章 魏延教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延坐在一块大石之上,头顶虽然有浓密的树荫挡住了炙热的阳光,山林间却没什么风,穿着战袍战甲依然是一件很难忍受的苦差事。魏延的额头不断的流下细密的汗珠,他却没有任何分心,全神贯注的看着斥候们刚刚细化的地图。

    他在中条山里已经藏了三天,除了必须派出去的斥候之外,任何人不得离开藏身的山洞。经过斥候们的努力,附近的地形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成型。

    他还在等,等曹真开始强渡蒲坂津。赵云带着大量的重型军械赶到蒲坂津,在河西立下了阻击阵型,这让他松了一口气。有赵云在河西守着,曹真要想渡过黄河,那可要费大力气。魏延就是等他攻击受挫,士气低落时,再进行突袭,一举击溃这批魏军主力。

    这些人虽然只有两万人,却是魏军的中央禁军,实力不容小视。打败他们,对双方的士气有莫大的影响。

    魏延有足够的耐心,他从子午谷一路奔来的时候,张夫人将家里所有能宰杀的牲畜都给宰了,做成咸肉干和肉饼等干粮,到目前为止,剩下的干粮还能足够他支撑半个月,根本不用担心后勤的问题。

    只可惜,他不可能控制所有的因素,辎重的问题解决了,其他的问题又来了。

    这两天,曹魏不断有援军向蒲坂津靠拢,先是河东的郡兵,紧接着上党、太原等地的郡兵也出现在河东境内,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向蒲城靠拢,今天,他又听到了一个最不好的消息,魏军名将张郃率领三万刚从东南战场撤下来的禁军正在赶来,今天已经到了曹阳,以他们的行军速度,明天到晚,他们就可以到达蒲城。

    很显然,关中的失守让曹魏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他们正在迅速动员所有的力量,意图收复关中。

    在诸葛亮的策划下,蜀军利用曹魏在东南与吴国大战的机会,违反用兵常识,提前一个月在盛夏时节出兵,起到了良好的偷袭效果。曹魏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以至于第一批大军赶到潼关已经是蜀军进入关中一个月之后的事情。可是现在,轮到曹魏展示他们强大实力的时候了,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曹魏就派出了第二批援军,接下来,更多的援军将蜂拥而至,一个月内,潼关、蒲城一带的曹魏大军将达到十万左右,仅禁军主力就将达到五万。

    最艰苦的时候就要到来。

    如果没有之前近两个月的时间准备,这个时候将会来得更早。最显著的一点是如果不是江东发动大战在前,曹魏主力从洛阳出发,赶到潼关只要三天。而三天时间是不可能把潼关城修筑得这么坚固的,魏霸也不可能打造出这么多的重型军械给赵云,以帮助他固守蒲坂津。

    时机,时间就是机会。他们创造了这个机会,并且抓住了这个机会,为胜利奠定了基础。可是能不能把这个优势保持到最后,还要看他们能不能顶住曹魏的全力反扑。

    “阿爹,我们还要等几天?”一向有些懵懂的魏武看着魏延,无聊的咂了咂嘴巴。

    魏延瞥了他一眼,抬手给了他一个脑勺:“不要光问我,自己要多动脑子。你不是想建功封侯吗,难道还要老子一直陪在你身边,给你出主意?”

    魏武摸摸脑袋,苦着脸道:“阿爹,动脑子很费体力的。”

    “费体力也要动脑子,要不然你以后就是个听人命令的匹夫。”

    “听人命令有什么不好?”魏武耸耸肩:“等阿爹老了,我就跟着阿兄,他喜欢动脑子,算计人,我只要听他的就行了。”

    魏延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又是一巴掌,这巴掌打得有点重,把魏武头上的头盔险些拍掉了,大半个罩在脸上,魏武向前扑了一个趔趄,险些摔个狗啃屎。

    “没出息的东西,就知道依赖别人,你自己的脑壳长了干嘛用的?再不动动,老子把它砍下来当溺器!”

    见老爹真的发飚了,魏武不敢再偷懒,他扶正了头盔,憨笑两声,规规矩矩的坐在地图前,用手指量了量:“张郃的援军今天会驻在哪里?”

    “应该会在曹阳亭,不过也有可能会抢时间,赶到弘农过夜。这样的话,他明天一早就可以渡过郖津,赶往蒲城。”斥候说道:“我们看到郖津有大量的民船集结,应该是准备架浮桥用的。”

    魏武拧着眉头,冥思苦想。他今年才十四岁,习惯了听人的命令行事,现在突然之间要他自己独立思考,还真是难为了他。他憋得满脸通红,这才期期艾艾的说道:“阿爹,如果张郃和曹真汇合在一起,那他们就有五万人,而且是五万精锐,我们想要偷袭他们,会有很大的伤亡。”

    “嗯,那又如何?撤回去?”

    “那可不成。”魏武叫了起来,瞪着眼睛说道:“我们在这里躲了这么多天,怎么能一战不打就走?”

    魏延又好气又好笑。“那你说怎么办?”

    魏武哑口无言,他转了转眼睛:“我们可以在他们汇合之前动手。”

    “那攻击谁?”

    魏延的话说得非常快,快得让魏武来不及反应,他咬着手指甲,犹豫不决。“张郃远道而来,按说应该攻击他才对,可是他有三万人,就算偷袭,我们也不占便宜,这么一想,又似乎应该偷袭曹真。可是曹真在那里以逸待劳,又有营盘保护,好像也不太容易。这个……还真是愁人啊,老爹,动脑子很费力啊。”

    看着叫苦连天的魏武,魏延很无语,他轻轻的敲了一下地图:“不要想太多了,我们攻击曹真。”

    魏武顿时眉开眼笑:“阿爹,你也觉得曹真人少好打?”

    “不仅仅是曹真人少的原因。”魏延一边将地图卷起来,一边耐心的解释道:“张郃是曹魏军中有名的战将,他用兵机巧多变,虽然远道而来,却没有不派出斥候的道理。而且他是驰援,速度极快,我们无法准备把握他的位置,除非是伏击他。可是你看这一带,有最好的伏击位置吗?”

    魏武转着眼珠想了想:“我们渡河的地方就可以啊。”

    “我们渡河的地方是可以,可是在那里伏击张郃之后,他必然全力反扑,这样一来,我们还怎么回潼关去?”

    魏武不吭声了。

    “相比之下,曹真这些天的精力全在渡河上,他的背后有大量的援军正在赶来,他大可以放心。你看,这两天我们都没有看到他的斥候。”

    “是啊是啊。”魏武开始明白了老爹的意思,兴奋的连连点头。

    “曹真先受挫于潼关,现在又受阻于大河,心浮气燥,疏于防范。张郃既然离他只有一天的路程,那么他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在这种情况下,他会进一步的放松警惕。他疏忽,我们才有偷袭的机会。”魏延一字一句的解释说:“兵法有云,以我之不可胜,待敌之可胜。对方如果不出现漏洞,就算人再少,我们也很难得手,一旦对方出现了疏忽,就算人再多,我们也有机会。这就叫待敌之可胜,明白了吗?”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魏武乐得合不拢嘴,“就是准备好了,对方没破绽的时候,就耐心的等,对方如果露出破绽,就狠狠的揍他。”

    “唉,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啊。”魏延虽然还是不太满意,可是想想魏武还小,能有这样的认识也算是不错。他不由得有些可惜。魏霸为了准备大军所需的辎重军械,只能留在长安,如果他跟在身边,对自己的这些话肯定能理解得最准确。

    “让大家准备一下,我们子夜出发,黎明前开始袭击,不论得手与否,在明天张郃赶到之前离开。”魏延吩咐下去,抬起头,看着天空半圆的月亮,忍不住笑了起来:“吃了那些多猪肝、羊肝,今天也该发挥一下作用了。”

    魏家武卒的训练以刻苦著称,为了保证体力,偶尔开一次荤也是不可避免的。不过这年头的人对内脏一般不太重视,就算不扔掉,也没有把牲畜内脏当宝的,只有那些买不起肉的人,才会专门买内脏吃。魏霸后来提了一个建议,说魏家武卒训练虽然刻苦,可是夜战却不够强,就是因为不少人有夜盲症,到了夜里看不清路。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多吃动物的肝脏。

    魏延以前不太相信,再说也没有那么多内脏可以使用,一个月才几头猪啊,那点儿肝脏落到每个人头上,也就是指头大,能顶什么用。这次为了筹备干粮,张夫人将所有的牲畜都给宰了,一下子多了不少内脏出来,正好把魏霸的这个建议用上了。别说,作用还真是不小,魏家武卒的夜盲症有了很大程度的缓解,也正因为如此,魏延才有把握夜袭曹真。

    子夜时分,在山里猫了三天,早就憋得两眼发绿的五千悍卒在魏延的率领下,悄悄的向蒲城而去。

    ————————

    第一更,求月票。

    下旬第一天,老庄已经闻到血腥味了,最后这段时间,竞争肯定会越来越惨烈,请求月票支持啊,要不然到时候肯定会很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