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78章 再相逢(加更,求月票!)

第178章 再相逢(加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建兴六年十一月初,魏霸带领着亲卫营赶到了武关,见到了邓芝。

    从诸葛亮兵出陇右开始计,蜀汉军占据关中已经两个多月。因为潼关意外失守,曹魏姗姗来迟的援军被堵在潼关、蒲坂津无法前进,曹真辛辛苦苦收集来的船只又被魏延大肆破坏了一通,强渡黄河的计划受挫,原本最不受重视的武关道,反而成了曹魏大军进入关中的最大可能。

    接到曹真的请罪疏之后,曹睿就立刻做出了选择,他亲自赶往宛城,下令骠骑将军司马懿向武关进军,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攻入关中。

    司马懿虽然一千个不愿意,可是面对皇帝的诏书,他不敢有任何违抗,立刻带领四万大军,气势汹汹的赶往武关。

    消息传到武关的时候,魏霸正和邓芝在城墙上巡视。邓芝到武关一个多月,也费了不少心思,城墙能修的地方都修过了,北侧的山坡上也修筑了简易的小型堡垒,南面一直延伸到丹水岸边,都有相应的工事。

    “将军费了不少心思。”魏霸诚恳的赞道。

    “理所应当。”邓芝的话说得客气,脸上却看不出一点笑容。魏霸只带了亲卫营来,却没有带任何辎重,他已经意识到魏霸想要放弃武关了。“参军,武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千万不能落入敌手啊。”

    魏霸皱皱眉,“可是我们守不住武关。”

    “还没守,怎么能说就一定守不住?”

    “太远了,后勤补给困难。”

    “有丹水在侧,用船运,有什么困难的?”

    魏霸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邓芝有些急了,甚至可能怀疑他是故意的。他不得不耐心的解释道:“将军,你又不是不知道,时近初冬,水量不足,溯霸水而上,只能到蓝田,要顺丹水而下,至少要到上洛才能通航。这来易去难,我们就不说了,仅是从蓝田到上洛,就有一百五十里的山路,粮食还好说,霹雳车根本无法运啊。”

    邓芝打量着魏霸,目光中充满了疑惑和愤怒。“你真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了,我还能欺瞒将军不成?”魏霸一摊手:“我说实话吧,我也不想丢失武关。武关在手,我们随时可以威胁南阳,若不是迫于无奈,这么好的地利,我怎么肯轻易放弃?”

    “既然如此,那事情就好办多了。”邓芝挥挥手:“我不敢要求太多,只想请参军就在这里打造一些霹雳车和连弩车。木料我都准备好了,只要你派一些工匠过来就行。”

    魏霸很吃惊,邓芝也不和他多说,引着他去看库房。看了库房,魏霸才知道邓芝究竟花了多少心思,也明白了为什么武关城里没几座像样的房屋,武关城外,也不仅仅是因为要坚壁清野才那么干净,原来那些民房都被邓芝强拆了。

    这厮是拆迁办的么,下手这么狠,效率这么高?

    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木料,再看看邓芝那张恶狠狠的脸,魏霸知道,要想劝邓芝放弃武关,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弄不好,很可能把这个临时盟友逼得翻脸。

    “好,我可以帮你打造霹雳车和连弩车。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见魏霸松了口,邓芝的语气也缓了下来。

    “我们尽力守,但是不能拘泥于兵法,必要的时候,我们要以保全实力为先,撤到上洛,甚至撤到蓝田。”

    邓芝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举起手掌:“这个道理,我明白。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魏霸苦笑着举起手掌,和邓芝碰了一下。

    ……

    魏霸虽然加班加点的安排打造霹雳车,可是司马懿来得更快,没等他们准备好,司马懿的前锋就到了武关城外。

    领队的将军中就有魏霸的老相识,靳东流。

    靳东流在安桥塞被魏霸生擒,后来逃出汉中,却又被魏霸骗了一把。回到宛城后,他信誓旦旦的说子午谷不可能行军,司马懿父子这才信了,结果魏延正是从子午谷出兵,一举夺取了潼关,改变了整个战局态势。

    司马懿父子没有责备靳东流,毕竟这是关中战区的事,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也相信靳东流不是有意配合魏霸来实行战略欺骗,他本人也上了当,所以并没有责罚他。不过靳东流却不能原谅自己,这次司马懿出兵,他主动请令,要在前锋营效力,哪怕是做个普通士卒也行。

    司马懿没有让他做普通士卒,还是给了他三千人,让他先到武关城下查看形势。不过他不是主将,前锋主将是胡遵。房陵之战时,胡遵丢了木兰塞,只是他活着逃回去了,不像靳东流那么狼狈,所以这次两人一起出兵,胡遵便有些看不上靳东流,言语之间冷嘲热讽,在所难免。

    靳东流充耳不闻,他原本话就不多,现在更加沉默了。

    两人登上了一个小山坡,远眺武关城,靳东流很自然的跟在后面,一声不吭,沉默得像一块石头。

    胡遵用马鞭敲打着战甲,发出“啪啪”的声音。他的心情也不好,上次在木兰塞,一不小心中了魏霸的道,被魏风从背后偷袭,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那些像猴子一样的蜀汉兵就爬上了城。司马懿没有责罚他,还让他继续领兵,但是他心里很不服气,憋着一口气,这次非要攻入关中,生擒魏霸。

    “你去过关中,又是从这条路回宛城的,对这里应该有点印象吧?”胡遵话里带刺的问道。

    靳东流面无表情,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城池,闷了半天,直到胡遵的脸憋得发红,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武关北靠大山,南临丹水,易守难攻。地势险要,自不待说,如果要说有什么缺陷,也就是他与长安的距离太远了些,即使是与它身后的上洛也有两百多里。”

    “易守难攻?”胡遵冷笑一声,“你是说城,还是说人?”

    靳东流皱了皱眉,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胡遵也不在乎他,用马鞭指着远处的关城,“我听说,守城的叫邓芝,是个近过五旬,却没领兵打过仗的老朽。他能守住武关城?”胡遵不屑的哼了一声:“怕了年轻力壮的,总不能再怕老弱。”

    靳东流的脸顿时胀得通红,他扭过头,佯装没有听到。胡遵看了一会,见武关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便匆匆下去了。靳东流却在山坡上又停留了很久。他不赞同胡遵的意见,邓芝虽然名不见经传,以前的确没有领过兵,但是他相信魏霸既然能让他来守武关,邓芝便不会太弱。眼下守潼关的是魏霸的父亲魏延,守蒲坂津的是他的师父赵云,守武关的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不中用的老朽?

    靳东流虽然因为被魏霸骗了而备受折辱,但他对魏霸本人却没什么恶感。兵不厌诈,他们本来就是敌人,被魏霸骗了,只能说是自己不够聪明,却不能说魏霸有什么不对。相反,他对魏霸有了更多的尊敬,敌人与敌人之间的尊敬。

    他相信,邓芝不会是个无用之人,武关城,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不过,看了武关之后,他多少也有些放心。从看到的情况来看,武关城的城防中规中矩,不太像魏霸的手笔,很可能魏霸还在长安,没有到武关来。

    如果是这样,那强攻一下以试探武关的防守力量,试试邓芝的能力,倒也不是个坏主意。就算有所挫折,应该也不会损失太大。

    靳东流无声的笑了笑,向山下走去。

    ……

    就在靳东流在山上沉思的时候,魏霸正在武关城里安排匠人们组织生产,图纸是现成的,木料也是准备好的,只是魏军来得太快,他从上洛调来的工匠和相关设备还在路上,要及时的打造足够多的霹雳车和连弩车,他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先做几台应应急,同时也让这些工匠熟悉一下流程。

    魏霸在长安实行的是现代工业流程,分工精细,又有大量的机械来代替人力,这些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得起来的,司马懿的前锋已经到了城外,不可能给他时间从容准备。他只能按照现有的模式,打造几台与魏军威力差不多的霹雳车。

    仅是如此,邓芝已经是喜出望外,他没看到近百架霹雳车对建章宫狂轰滥炸的壮观场面,对这种传说中的利器,他只求拥有,不求太多。

    看着刚刚成型的十几架霹雳车,魏霸直摇头,邓芝却乐得合不拢嘴。

    就在这时,魏军的攻击开始了。

    得到魏军在城外列阵的消息,邓芝愣了一下,收起笑容,冷笑一声:“来得正好,就让他们看看魏参军的手段。”

    魏霸连忙谦虚道:“不不不,是让他们看看邓将军的手段。”

    邓芝瞟了他一眼,伸手拍拍魏霸的肩膀:“子玉,那就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手段。”

    一老一少,相视大笑。邓芝豪气干云,拉着魏霸上城。魏霸很谦虚的请邓芝先行。论年龄,邓芝比他老子还要大几岁,论身份,邓芝是扬武将军,还挂着一个中监军的身份,他不过是丞相府的参军,差得太远。邓芝能在众人面前对他客气,他却不能不认清自己的位置。

    同样,他更清楚在这种场合,你越是高调,越是被人鄙视,越是低调,反而越容易得到赞美,没有人会喜欢一个自以为是的后生,特别是像邓芝这样的老人。

    ————————

    加更到,求月票!诸位,嗨不起来了吗?不能这么放弃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