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93章 换位思考(求月票!)

第193章 换位思考(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司马师的命令一下,一千精骑以曲为单位,开始绕着大营巡逻。他们前后相望,一圈接着一圈,片刻不停,前面一曲刚刚过去,后面一曲接踵而来,没有给魏霸再留下一点空隙。魏霸如果还想重施故技,派武卒偷袭那些当值的魏军士卒,就不可避免的要和这些骑兵发生正面冲击。

    魏霸当然没有这么傻。魏家武卒再精锐,也没有到与优势骑兵对攻的地步。一旦被缠上,后面的骑兵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敌驻我扰,玩的是出奇不意,如果对方有了周密的部署,那就没有实施的意义了。

    或者说,魏霸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这一千巡逻的精骑至少是被他骚扰得够呛,就连司马师也是不厌其烦,无奈之下,这才使出这不是招的招。

    不管好招孬招,管用的就是好招,魏霸不得不说,司马师的这招很管用。不过,对于司马师仗势欺人的作法,他表示很鄙视。

    “这算什么?欺负我人少,没骑兵?”魏霸恼怒的对马操等人说道。

    马操、金权和耿平三人面面相觑。他们累死累活,先后赶到商县城外,指望着夜袭司马师的大营,立一个大功,结果魏霸出击三次,魏军就是不肯出营,现在倒是出了营,可一出来就是一千骑兵。

    这还怎么搞?难道跑了这么远的跑,累得像条死狗,最后又要白跑一趟?

    马操等人盯着魏霸,希望他能拿出一条妙计,再打司马师一个闷棍。辛苦了一夜,不能满足于杀了三五十个人就结束啊。

    魏霸顶着三条汉子热辣辣的目光,有些不自在。他也没想到司马师会玩出这么一招。所谓重剑无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用任何阴谋诡计,就凭实力,活活的压死人。压人的一方固然很爽,可是被人压就没那么爽了。

    魏霸在权衡着利弊,他更要猜想司马师这么做的目的,是仅仅防止骚扰,还是另有用意?

    “诸位,我们来换位思考一下。”魏霸咳嗽一声,打破了沉默,先指了指马操:“假如你现在是司马师,有三千精骑,目标是四五千逃跑的步卒。现在有人夜袭你,你会怎么办?”

    马操目光一闪,抠着下巴上的短须,想了片刻:“我会反击,派人出击。”

    “嗤!”金权冷笑一声:“你要是对付普通人,那还差不多,可是对付参军手下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勇士,你怎么出击?出来几十个,直接被这些勇士吃掉,出来几百个,正好便宜了我们。”

    马操脸一红,连忙改口道:“那我就守住营盘。”

    “那我就不停的骚扰你。”耿平不紧不慢的说道:“骚扰你到天亮,让你一夜睡不安。明天早上起来,两腿都打飘,就像是一夜之间睡了七八个女人。”

    “扑!”魏霸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耿平是扶风茂陵耿家的人,耿家和金家一样,在建安末年的那件大案中损失惨重,到了曹魏立国之后,也是大受打压,因此魏霸一入长安,他们就归附了。比起金家,他们更没有心理压力。茂陵耿家是云台二十八将的耿弇之后,家传兵法,不过风气所浸,到了汉代末年,耿家也是书香门第了。耿平看起来很儒雅,没想到说起话却粗鲁得很。

    马操也金权也笑了起来。马家和耿家靠得很近,马操和耿平也是相识多年的好朋友,对他的脾气了如指掌。被耿平讽刺了,他也不生气,反倒明白了司马师这么做的用意所在。

    “这么说,司马师这是以一千人的疲劳为代价,换取其他两千人的安睡,保存体力啊。”

    耿平和金权互相看看,也明白了这其中的深意。他们又转向魏霸,眼中的神采变得有些敬畏。魏霸肯定是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关键,但是他不明说,而是让他们换位思考,从司马师的角度去猜想他的用意。这个办法实在高明,比他苦口婆心的解释还要容易接受。

    想不到年纪轻轻的魏参军居然还有这样巧妙的心思。

    魏霸有些脸红,不过在夜色之中,他们也未必看得出来。魏霸隐约猜到了司马师的用意,但是他不敢肯定。现在马操等三人都有相同的看法,他心里就有底了。更让他开心的是,他从中受到了启发,找到了反击司马师的办法。

    可见,一个人再聪明,还是需要集体智慧的。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古人诚不我欺啊。丞相啊,你就是多智近乎妖,如果不知道发挥属下的聪明才智,你也只有鞠躬尽瘁一条路啊。

    主意已定,魏霸高深莫测的笑了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们也要变计了。诸位,我们这样如何?”

    马操三人附耳过来,听魏霸讲解了一番,连连点头,起身带着自己的部下走了。

    黑漆漆的旷野中,只剩下魏霸、敦武和二十个亲卫武卒。魏霸和衣而卧,敦武带着几个武卒,悄悄的向司马师的大营潜去。他们借着夜色,潜到骑卒们经过的路线旁,藏身于一个土坡后,拉上弦,扣上箭,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不长,一曲骑兵缓缓而来,他们举着火把,照亮身前身后二十步左右亮如白昼,任何敌人都无法藏身。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也成了最好的箭靶子。

    敦武举起了手中的弩,瞄准队伍末尾的一个骑士,扣动了弩机。

    “嗖——”弩箭拂动夜风,带着残影飞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之中。箭矢飞驰的破空之声虽响,可是马蹄声、甲叶撞击声的掩护下,还是轻微得难以察觉。直到飞到那个骑士的跟前,那骑士才意识到了危险。他本能的想举起盾保护自己,却还是慢了一步,一箭正中咽喉,连吭都没吭一声,翻身落马。

    “扑通”一声惊动了前面的骑士,立刻有两人拨转马头,举起盾牌护住面门,挥舞着战刀冲了过来。

    敦武蹲在原地不动,看着两个越冲越近的骑士,不紧不慢的再次扣动弩机,两只弩箭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从盾牌下面的空档里穿了过去,正中骑士的胸口。骑士们刚刚中箭,那几个潜在野草中的武卒就飞身跃起,将骑士推落马背,跳上战马,猛踢马腹,向山地跑去。

    骑士们大声怒骂着,有的催马欲追,有的拉弓就射。一瞬间,数十支利箭呼啸而至。敦武等人藏在土坡后面,一动不动。待骑士们经过自己身边时,他们才纷纷一跃而起,将骑士撞下马,夺马而逃。

    片刻之间,又是三名骑士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两名摔得鼻青眼肿,晕头转向。

    骑士们勃然大怒,可是看看黑漆漆的夜色,他们又不敢再追,只得重新列阵。这一次,他们学乖了,举起了盾牌,面向外侧,又在巡逻的队伍外安排了一列手持手弩的骑士,全神戒备,一发现有异常动静,他们就用手弩招呼。

    这样一来,他们的防范能力大大增强,可是面对魏家武卒这样的精兵,他们依然是防不胜防,不时的有人中箭落马。如果他们去追,落单的人更是有去无回。

    这样的骚扰一直持续到天亮,魏军又损失了五十多骑,虽然伤亡不算特别惨重,可是对士气的打击却非常明显。当值完毕的所有士卒都垂头丧气,疲惫不堪,一千精骑,五个曲,每个曲都有程度不同的损失。敌人在黑夜之中来去无踪,不仅让他们的体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也让他们的精神接近于崩溃。

    好在天终于亮了,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每个骑士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的身心一下子松懈下来,他们感受到了说不出的疲惫。这不仅仅是当值半夜的问题,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疲倦。

    当他们的校尉面对司马师的时候,脸上的憔悴不用说,就能看得分明。

    司马师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总共伤了多少人?”

    “伤了五十四个,还损失了三十二匹战马。”

    “其他的呢?”

    校尉摇摇头:“其他的倒没有,只是将士们都很累,他们被那些无耻的逆蜀军下作的手段搞得疲惫不堪,今天的行军恐怕很难支撑。”

    “你们是我大魏最精锐的骑士,一夜不睡,便顶不住了?”司马师冷笑一声。他也不看校尉的脸色,校尉心里肯定不痛快,但是他不敢当着他的面发作。司马师思索片刻,又问道:“商县如何?”

    梁几答道:“邓芝应该还在,他的战旗在城头。”

    “那魏霸的战旗呢?”

    “也在。”

    司马师眉头一皱,眼神中有些失望。他原本安排好了陷阱,等着魏霸黎明时分来夜袭,好将他一网打尽。没想到一直到天亮,魏霸都只是在搞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小动作,辛苦了一夜,也不过是杀死了不到百人。“他们全部停在商县不走,莫非是想袭击我?可是天色已亮,要袭击,现在也不是好时机啊。”他思索片刻:“立刻派出斥候,到商县城西方向打探。”

    “喏。”梁几应了一声,转身派人去打探消息。司马师让那个校尉先下去休息,自己开始吃早餐。早餐还没吃完,斥候来报,城西发现有大军行动的痕迹,天亮之前有大军刚刚出城。

    司马师放下了手中的竹箸,微微一笑。随即下令追击,为了照顾那些辛苦了一夜的一千精骑,他把他们留在最后,监视商县城里的残兵,自己带着安睡了一夜的两千精骑追了上去。

    商县城头,魏霸看着分兵的司马师,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

    求月票!

    老庄吐个槽。挟新婚之威归来的伪君子一个单章,半天就涨了90多票,毫无悬念的碾压了老庄,让老庄感受到大神归来的霸气之外,也让老庄再一次见识了单章的威力。

    论成绩,老庄不敢望他项背,不过论态度,老庄却是不缺的。还是那句话,求月票是一种态度,老庄态度很好,诸位请投月票,让我们奋起直追!

    单章了不起么?老庄就不发单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