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96章 看谁狠(第二更,求月票!)

第196章 看谁狠(第二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司马师端坐在马背上,打量着远处的蜀军阵地,目光沿着阵地北侧的山坡,渐渐的向上延伸,转了一圈,又慢慢的绕了回来,看向阵地南侧的丹水,心里有一阵不安的感觉。

    邓芝选的这个地形也很巧妙,怎么看也不像是临时选的,反倒像是预先做了准备,准备在这里迎战。这里离上洛只有四十里,就算蜀汉军全是步卒,他们也来得及做好部署。

    如果他们在别的地方——比如他的身后埋伏,那这里的地形可不适合骑兵冲锋啊。司马师和梁几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些忧虑。他们刚刚赶过来的时候,好像有一个地方比较适合埋伏、阻击。

    “梁参军,你率五百人,到阵后去。”

    “喏。”梁几不敢怠慢,立刻带着五百骑兵,赶往那个适合伏击的地方,以免被人夹击。

    解决了后顾之忧,司马师开始一心一意的考虑如何解决眼前的邓芝。从对方的战旗来看,邓芝现在也就是两千多人,而且是连续两日急行军之后的疲惫之师。司马师有足够的信心攻破邓芝的防线,只要打开一个缺口,骑兵就会如同滚滚洪流,一涌而入,杀得那些残兵无处可逃。

    至于阵前的那些被俘的魏军,司马师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他们既然是战士,就要有战死的准备。没有战死在沙场上,被对方俘虏了,还有资格活下去吗?邓芝把俘虏摆在阵前,无非是想表示自己的坚定,并以此来打击魏军的士气罢了。

    在战场上,有时候就是看谁狠,狠人不会让人敬重,但是会让人害怕。

    司马师摆了摆手,叫过一个骑士,对他吩咐了几句。骑士愕然的看了司马师片刻,拨转马前,向阵前驰去。他在离阵前五十步的地方放缓战马,缓缓走到阵前,扬声叫道:

    “大魏军法,临阵畏缩者,斩!少将军仁慈,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立刻转身斩杀邓芝,可免一死。若怯懦不前,大军所至,性命难保。”

    俘虏们抬头看着那个骑士,感到了一阵阵恐惧。他们现在手无寸铁,手掌还被穿在一起,如何能斩杀邓芝?如果有这本事,他们还会等到现在吗?司马师这么说,其实不是想让他们斩杀邓芝,而是给自己找个杀人的借口。

    俘虏们大声的哭喊起来:“少将军,救命啊——”

    “少将军,不要杀我们!”

    “少将军,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会努力杀敌的。”

    几十个人的哭喊声混在一起,有的挣扎着向前爬去,有的吓得瘫软在地上,屎尿齐出,现玚顿时臭气哄天,混乱不堪。

    骑士不敢抬起头看那些俘虏,那些人都曾经是他的袍泽,现在却像猪狗一样被绳子拴着跪在阵前,等待着被屠杀的命运,而要亲手杀死他们的,却是昔日的战友。他闭上了眼睛,使出浑身力气,声嘶力竭的又将司马师的命令喊了一遍。

    “大魏军法,临阵畏缩者,斩!少将军仁慈……”

    他连喊了三遍,然后拨转马头,回到司马师的面前,躬身施礼:“少将军,命令传达完毕。”

    司马师轻轻的摇着马鞭:“你是不是觉得不舍?”

    骑士愣了一下,低头不语。

    司马师瞥了他一眼,又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

    骑士脸色大变,不敢再沉默以对,连忙说道:“少将军,属下不敢如此想。”

    “那你是怎么想的?”司马师一指阵前那些俘虏:“你觉得是应该杀了他们,还是应该救他们?”

    骑士嗫嚅了片刻,低下了头,声音低得像蚊子叫:“应该杀了他们。”

    “什么?”司马师侧过耳朵,眉头一皱:“堂堂男儿,为什么说话如此秀气,你莫非是女儿身?”

    “女儿身”三个字深深的刺痛了骑士的心,他抬起头,胀红了脸,大声叫道:“少将军,应该杀了他们!”

    “很好!”司马师满意的点点头:“你带五十人,现在就去杀了他们,然后冲阵。”

    骑士惊愕的看着司马师,司马师斜睨了他一眼:“不敢?”

    骑士一咬牙,抱拳应命:“喏。”

    五十名骑士冲出阵列,他们列成矢形阵,左手举着盾牌,揪着马鬃,右手紧握战马和长矛,身体前倾,伏在马背上,猛踢战马,向蜀汉军的阵地冲去。

    战马在平坦的河滩上越跑越快,马蹄踢起被冬日晒干的河泥,将干枯的草踩成碎末,随着马蹄的起落飞向空中,卷起一道滚滚的烟尘。

    两三百步的距离,转瞬即到,马蹄声越来越急,渐渐的汇聚成一声闷雷,向蜀汉军的阵地卷了过去。那些阵前的俘虏们首先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他们看着越来越近的铁蹄,看着在阳光下反射着寒光的战刀,有的惊恐万分,有的面无人色,他们挣扎着,不顾被草绳刮擦手掌的剧痛,拼命的向两侧逃去,希望能避开铁骑的冲击。

    邓芝暗自叹了一口气,司马师虽然年轻,对形势却认清得非常清楚,他根本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率先下手对俘虏们进行屠杀。他顾不上感慨,大声吼道:“弓弩手,发射!”

    “嗡!”一声让人心悸的轰鸣,几十台连弩车开始咆哮,密集的箭雨冲向了迎面扑来的骑士。冲在最前面的那名骑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连人带马被刺成了刺猬。战马悲鸣着,踉跄着扑倒在地。后面的骑士却毫不迟疑,他们拨转马前,避开摔倒在地的同伴,继续向蜀汉军的阵地猛冲。刚刚冲出数步,又被迎面射到的箭雨射倒,连人带马,轰然倒地,砸得烟尘大起。

    每前进十步,都会有两到三匹战马倒地,可是魏军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他们用战友的牺牲换取了时间,飞快的向蜀汉军阵地逼近。

    “射!”邓芝眉头紧皱,再一次下达了射击的命令,同时命令长矛、刀盾手上前,准备进行阻击。

    终于有骑士冲到了阵前,马背上的骑士哈下腰,锋利的战刀一闪而过,割断了穿在俘虏们手掌中的麻绳。他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就连中两箭,扑通一通摔落马上,紧接着被战马踩中胸膛。惨叫声甚至还没有出口,他的头颅就被一只疾驰的马蹄踢中,飞了出去,惨不忍睹。

    临阵不过三发,有威力强大的连弩车相助,蜀汉军的箭阵密集了几倍,可是依然无法拦住魏军的骑兵冲锋。魏军骑兵用近一半人的伤亡换来了时间,冲到了阵前。

    两名骑士猛提马缰,向躲在辎重车后的蜀军战士撞了过来。战马扬头摆尾,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也成了最好的靶子。五名长矛手厉声大吼,齐唰唰的握紧了手中的长矛,用脚紧紧的踩着矛鐏。

    “轰!”连中数箭,又被长矛刺穿了肚腹的战马惨嘶声,摔到在辎重车上,庞大的身躯砸得辎重车摇摇晃晃。长矛折断,那几名长矛手也被撞得连连后退,甩着被矛柄擦得鲜血淋漓的血,摔倒在地。

    骑士被战马压住一条腿,挣扎着想站起来,蜀军将士哪里肯让他有这样的机会,两名刀盾手大步上前,手起刀落,砍下了他的人头。不过他们随即也被后面冲到的骑士一刀枭首。

    双方战在一起,不断的有战马被长矛刺中,被箭射死,摔倒在地前,撞得辎重车呻吟不已,撞得蜀军将士腿断骨折,皮开肉绽,口吐鲜血。不过谁也不肯退让,魏军骑士一个接一个的纵马而来,利用战马强大的冲击力猛撞蜀军的阵地,蜀军则借助辎重车和长矛以及弓弩,拼命阻击。

    十步宽的阵前血肉横飞,一匹匹战马悲嘶着倒地,一个个骑士落马,被涌上来的蜀军将士砍死,一个个蜀军将士死在战马的撞击之下,死在魏军骑士的战马、长矛之下。

    不过眨眼之间,五十匹战马,双方一百多名士卒倒在阵前。辎重车组成的第一道防线摇摇欲坠。

    邓芝松了一口气,虽然付出的代价很大,可是毕竟挡住了魏军的第一波攻势。随着阵前的尸体越来越多,魏军冲锋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他坚守的难度也会渐渐降低。他看了一眼那些连弩车,再一次感谢魏霸,如果没有魏霸改造的连弩车,仅凭他现在拥有弓弩手,根本不可能挡得住魏军的第一波攻击。

    当然了,还有这个地形,在这里停下来阻击待援,也是他和魏霸经过仔细测算,做好的安排。为了赶到这里抢占有利地形,他可是没少逼迫部下的将士。

    慈不掌兵,邓芝知道这个道理。要想打胜仗,就不能当乡愿,该狠的时候就得狠。比如现在,他就要和司马师比狠,比谁更能杀人。不光是杀敌人,更能杀自己人。

    什么是名将?能杀敌人不是本事,能让部下前仆后继、死不旋踵的才是真正的名将。

    与邓芝相同,司马师也想到了这个道理,所以,他又派出了一百骑。

    ——————

    注意到标题了没?第二更,也就是说,今天还有。

    还有什么?当然是更新。

    除了还有更新,还有什么呢?当然是求月票。

    你有月票,老庄就有加更。

    谢龙纹金刀的打赏,谢所有书友的打赏、月票和各种支持,老庄准备甩开膀子,开干啦!

    月票在哪里?(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