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03章 得与失(第五更,740票!)

第203章 得与失(第五更,740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的这一夜过得紧张而充实。

    从戍时司马师主动来攻,放火烧他的树阵,到司马师被追得像丧家之犬,仓惶而逃,他和司马师的第三次较量终于落下帷幕。他以缴获战马四百多匹,俘虏魏军骑士六百余人的战绩,再次获得胜利。前前后后,他从司马师率领的三千精骑中得到了近一千五百多匹战马。

    这简直是一笔天降横财,必须再三对运输大队长司马师表示崇高的敬意。

    于是,魏霸决定带上六百武卒,骑着战马去追司马师。

    这当然不是为了表达什么敬意。魏霸现在没什么敬意,只有杀意。

    他想斩草除根,彻底消灭司马师。

    从司马师最后反常的主动进攻上,魏霸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他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似的,被人看出了要害。而司马师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敌人是可怕的,暂时的失败对他们来说只是磨炼,他们将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成长,在失败中汲取经验,最终将成为他的劲敌。

    到目前为止,他隐藏的杀手锏基本都使出来了,司马师却还没死,反而看出了什么,那接下来的仗还怎么打?再联想到司马懿那个三国中后期最杰出的军事家、权谋高人,魏霸就觉得不寒而栗。

    因为他亲率六百武卒,一人双马,狂奔不已。他知道这很冒险,很可能和司马懿派来的主力撞上,但是他不得不冒险一试,如果能将司马师斩杀,这次胜利才够圆满。

    似乎感受到了魏霸的杀意,司马师一路狂奔。他只剩下不到四百人,根本没有实力再和魏霸较量,因此他不再有任何侥幸的心理,一路奔逃,活着逃回去就是最大的胜利。只要人活着,以后总有机会报仇,如果死在魏霸的手里,就算是冲天的怨气,他也只能徒呼奈何。

    司马师也是个好面子的年轻人,可是他很清楚什么时候能要面子,什么时候不能要面子。在此生死存亡之际,他根本不考虑这么狼狈的逃跑是不是丢人,他只考虑会不会丢命。

    三四百骑在驰道上狂奔,卷起一阵滚滚的烟尘,如同一条狂暴的巨龙,被人迎头海扁了一顿,掉头就跑。

    司马师跑得很快,快得让正在赶往上洛的马操等人来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马操他们在商县休息了一天,听说司马懿的大军正在逼近,他们也不敢再停留了。趁着夜色,带着战利品,迅速离开了商县。赶了一夜路,黎明时分,他们才停下来稍事休息。为安全计,他们不敢在驰道上休息,而是撤到了离驰道百余步的一个土坡下,坐下喘口气,喝点水,吃点东西。

    他们没有魏霸配给的行军干粮,所以要吃饭,就必须先生火做饭,一生火,自然有烟。烟刚刚升起来,驰道上就卷来一条尘龙。马操莫名其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耿平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负责瞭望的士卒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声嘶力竭的大叫道:“骑兵!骑兵!”

    马操气得破口大骂:“老子不知道这是骑兵?还用你说。快说,是谁的骑兵?”

    那士卒翻着白眼:“不……不知道。”

    “去你老母!废物!”马操飞起一脚,将那个士卒踢翻在地,立刻下令:“准备战斗!”

    正围着锅等着吃饭的士卒大惊失色,连忙拿起武器列阵。他们都是马家、耿家的部曲,虽然身强力壮,也通晓一些武艺和阵法,对付一些普通的盗贼绰绰有余,可是面对真正的战阵,他们还是显得有些慌张。马操命令准备战斗,他们匆忙之间也不知道踢翻了多少锅灶,才勉强列好了阵。

    他们的速度实在太慢,阵势刚刚列好,司马师已经飞驰而过,连停都没停一下,只留给马操一脸灰尘。马操和耿平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清状况。这算怎么回事?司马师怎么跑得像只兔子,而且……他怎么只有这点人,莫非……司马懿突然死了不行?

    司马师不知道马操和耿平在怀疑他死了老子,他只知道快点跑。天色已经亮了,魏霸想必已经知道他逃出了堵截,很可能就在追赶他的路上。多耽搁一刻,就多一份危险。所以当有人建议他攻击路边的马操等人时,他不假思索的否定了。

    这时候不是杀这些蜀汉军的时候,就算把这几百人杀光了,又有什么意义?败了就是败了,再杀几百人也是败了。万一被他们缠住,魏霸追上来,那就因小失大了。因此司马师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从离马操不到百步的地方呼啸而过,那架势倒是和奔丧有几分相似。

    耿平似乎明白了什么,却不敢确定,他犹犹豫豫的说道:“云龙,不会是……败了吧?”

    “败了,谁败了?”马操不解的问道。

    耿平指指那些绝尘而去的魏军精骑:“当然是……他们。他们被魏参军……打败了。”

    “不会吧?”马操咧开大嘴,想笑,又没笑出来。耿平也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魏霸是有近千人,其中有八百多魏家武卒,的确是精锐中的精锐,可要说他们能打有两千精骑的司马师打得这么狼狈,这似乎还是有些不可思议。与这个结论相比,马操宁愿相信司马师是赶回去奔丧。

    耿平也觉得不太可能。昨天早上,魏霸刚刚偷袭一千魏军精骑得手,那是先把人家骚扰了一夜,然后又把人家堵在了大营里,无从发挥骑兵的优势,这才侥幸得手。司马师可是两千精骑,又是野战,他会败给人数只有他一半的魏霸?难道魏家武卒居然强悍到了这个地步?

    马操和耿平一边胡乱猜想,一边重新起程,他们觉得这事情太诡异,不敢再停留下去了。万一司马师回头再来攻击他们,他们可没什么活路。

    他们重新上路,一路紧赶慢赶,半个时辰后,他们遇到了追上来的魏霸,把目睹的情况告诉了魏霸。魏霸一听说司马师在半个时辰前就过去了,估计他现在已经过了商县,而司马懿的大军正在赶来,追杀司马师的风险急剧增加。他权衡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放弃,分了一部分战马给马操、耿平骑乘,一起向上洛赶去。

    ……

    司马师在商县东五十里处遇到了司马懿的大军,看到大营里飘扬的战旗,司马师的一颗心才算是最后落了地。他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拉紧了马缰,以尽可能平稳而从容的步伐向大营走去。

    司马懿之前就收到通报,知道司马师留在商县城外的一千精骑被魏霸袭击,全军覆没。此刻又听到司马师回来了,身边只有三百多骑,便大致猜到了结果。他不动声色的坐在大帐里,不紧不慢的翻看着公文,直到司马师走进来,他才慢慢的合上公文,抬起头,看着司马师。

    司马师拱手施礼:“父亲,我又败了。”他的脸上全是灰尘,可是眼睛却是亮亮的,看不出一点沮丧,相反倒有些兴奋。

    司马懿“哦”了一声,指了指对面的坐席,又吩咐道:“来人,打点水来。”

    有亲卫打过水来,司马师起身洗脸,洗去了脸上的尘埃,露出他那张白晳而线条挺拔的脸庞,越发显得风神俊朗。

    司马懿笑了:“饿了吧?”

    “是。”

    “那就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喏。”

    亲卫又端来了早餐,有酒有肉。司马师拿起筷子,在案上顿齐,打量了一下案上的食物,先挑了一块鱼,细心的剔去了鱼刺,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了片刻,轻声笑了起来:“没想到丹鱼的味道居然如此鲜美,以前倒是没有注意到。”

    “因为以前你的心太浮躁,只看到天上,看不到水里,更没有心情来品尝丹鱼的美味。”司马懿赞许的点点头,“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最好的滋味,其实就在你身边,只是看你能不能发现。”

    司马师放下筷子,躬身致谢:“多谢父亲教诲,儿子记住了,必当刻于座右,时刻铭记。”

    “刻在座右,不过是徒具外形,刻在心里,才是最重要的。”司马懿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微微一笑:“现在,你可以和我说说,这三千精骑给你换来了什么,究竟是价值连城的宝,还是一钱不值的草。”

    “喏,敢请父亲指点。”司马师开始从头讲述自己这一路的经过,从他在商县外扎营,魏霸派人来骚扰,他如何定计,魏霸又如何没上当,一直讲到他和邓芝在河滩上大战,最后讲到他主动进攻,利用烧毁魏霸树阵的机会逃脱。他甚至连路上遇到马操等数百蜀汉军的事情,包括当时自己是怎么考虑的,都一一讲来。

    司马懿静静的听着,一声不吭。司马师讲完了,默默的坐在他面前,等着他的点评。司马懿沉默了很久,最后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子元,你这一战,我可以给你上下的评定。不过,考虑到三千精骑的损失,我只能给你一个下上的评定。”

    司马师暗自松了一口气,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抛除那三千精骑的损失,他的表现可以达到上下,这是按照目前大魏的九品制给出的评语,应该说,评价不低,表明父亲对他的表现是满意的。不过向皇帝报告,三千精骑的损失不可忽略,所以官方的评价,只能是下上。

    “父亲,你能给魏霸作一个评定吗?”

    “他啊。”司马懿展颜而笑:“上中吧。”

    司马师躬身行礼:“那儿子将再接再励,争取下一次能赶上他。”

    “我相信你,会有这一天。”司马懿探身过来,拍拍司马师的肩膀。

    父子俩相视而笑。

    ————————

    第五更,740票。

    谢龙纹金刀的打赏和月票,谢所有书友的各种支持,老庄现在充满了力量!(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