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14章 变化无端(求月票!)

第214章 变化无端(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上邽城西二百一十里,有洛门,又称落门。渭水两岸,有山如门,夹水而立。山虽不高,却极陡峭。山上全是乱石杂树,山下渭水奔流。时值冬日,渭水水位下降,露出一片河滩地,可以行人,亦可行军,只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让战马走起来不是很方便。

    渭水北侧的山林深处,有一个小村落,叫落门聚,原本住着几十户人家,在山谷间开点荒地,种点庄稼,放放羊,再进山打点野物,到渭水里打点鱼,日子过得辛苦,却也安逸。在这动乱的年代,这里几乎就是一个世外桃源了。

    不过,落门聚现在却看不到一个百姓,只有乌压压的士卒。

    他们是星夜急行至这里埋伏的蜀汉军,是马谡刚刚从榆中撤下来的主力。

    马谡比诸葛亮先得到张郃的消息,他远在榆中,深知魏军援军可能出现的方向要么是陇山,要么是萧关。一旦这里出现魏军,他就非常危险。上邽的诸葛亮要撤回祁山不过百里,而他却有八九百里,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是不行的。

    所以他把斥候远放到了安定一带。安定已经归顺,在那里不仅可以得到粮食给养,还可以顺便监视安定的一举一动,包括可能出现的援军和那些想做墙头草的人。所以张郃出现在安定两天后,马谡就得到了消息。一得到这个消息,他就做出了反应,一面从榆中撤军,一面带着亲卫,火速赶往上邽面见诸葛亮。正值诸葛亮与众人意见相左时,他及时赶到,与诸葛亮定下了伏击张郃的计策。

    马谡和诸葛亮一样,渴望立功,在别人看到的是危险时,他们却看到了这些危险中蕴藏的机会。张郃是陇右魏军的最后一线希望,也是他们坚守不降的信心所在,击败张郃,就可以击垮魏军的希望。而张郃远道而来,看似神兵天降,声势惊人,其实他已是强弩之末,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

    所以诸葛亮敢以四万大军在上邽城下立下大阵,准备以堂堂之阵迎战张郃,就在郭淮的面前击败张郃,所以马谡才敢催军急行,赶到洛门,准备伏击张郃。

    马谡和诸葛亮的意见相同,张郃是魏军名将,又以用兵多变著称,他不会不清楚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直接率领一万精骑去解上邽之围,显然不是他这样的名将会干的蠢事。他最大的可能是利用马谡急于赶回上邽增援的机会,迎击马谡。

    以一万精骑伏击马谡的三万疲兵,相比于到上邽城下攻击诸葛亮的大阵,取胜的机会大大增加。而一旦马谡被歼,或者受到重创,那么蜀汉军的士气就会受挫,而张郃也可以从战利品中得到给养补充,积聚力气,回头再战诸葛亮。

    马谡希望的就是这个结果,他抢先得到消息,抢在张郃之前赶到洛门,等着张郃自投罗网。

    洛门之险,不仅张郃知道,马谡和诸葛亮也知道,因为诸葛亮身边有一个冀县人姜维。姜维好兵,对自己家乡附近的险要之地自然是了如指掌。洛门这样的地方,当然不会脱离他的注意。

    除了从姜维那里听说之外,马谡本人也多次从这里经过。之前攻击陇西郡,后来进兵榆中,他都从洛门经过。那时候水还大,河滩上不能行军,但是马谡特地在这里做了短暂的停留,实地考察了洛门的地形。史书上曾经记载,光武帝中兴,大树将军冯异西征隗嚣,就是病死在洛门。冯异是颍川父城人,离襄阳不远,马谡对他的事迹非常清楚,如今到了陇右,自然要来凭吊一番。

    英雄所见略同,大家都选中了洛门,那就看谁能先抢占洛门。马谡一听到张郃出现的消息,不等向诸葛亮请示就做出了决定,目的就是抢这个时间。

    他抢占了洛门,那张郃就是他的猎物,如果让张郃抢占了洛门。那他就成了张郃的猎物。

    现在,他抢到了这个先机,可以坐等张郃入彀。

    马谡站在一根大树下,手里握着一卷书,却没有看,他的目光穿过因树叶凋落而显得宛如轻烟的树冠,看向远处丝带般的渭水,嘴角含笑。

    在他身后不远处,裨将军王平和黄袭坐在一起,嘴里叨着一根草茎,沉默着,好半天才说一句话。他们原本是在闲聊,可是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话,渐渐的就没了味道,各自枯坐着。

    王平不时的瞟一眼马谡的背影,嘴角有一丝不屑。

    王平是巴西宕渠人,宕渠在大巴山南麓,是巴人的聚居地。王平和巴人相处得很好。曹操征张鲁的时候,他曾经和巴人首领杜濩、朴胡一起投降曹操,并去过洛阳。曹操封了他一个假校尉,也就是代理校尉。后来夏侯渊身死,曹操再征汉中,他也跟着来了,不过他来了之后就再也没回去,他又投降了刘备,并得到了牙门将的职位,后来又升至裨将军。

    不过,他因此也受到了不少人的歧视,被人当作反复无常的小人。再加上他不识几个字,又沾染了不少蛮人的习性,刘备身边的那些读书人都把他也当成一个蛮子看待。王平嘴上不说,却全记在心里,对读书人自然也没什么好印象。

    马谡就是一个读书人,对王平同样有着无法掩饰的轻蔑,虽然他尽可能的不表现在脸上,可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傲慢,王平能够清楚的感受得到。

    对马谡,王平同样不以为然。与马谡等人的骄傲不同,这是一个真正从战场上靠着一次次搏杀而立功的战士对一个书生的骄傲。

    王平相信,真正的将军一定是出自行伍,没有人能够通过读几句书就成为名将。以曹魏的武皇帝曹操那样的人才,他第一次征战都会一败涂地,马谡这样的书生,怎么可能一战成名?

    襄武之战,不过是用人命堆出来的胜利,算不得什么。他要真有本事,为什么在榆中这么久,也没有攻克榆中?

    对于洛门伏击,王平同样抱有不同的看法。只是马谡对他的意见置之不理,他也只能徒呼奈何。

    他觉得以两万余步卒伏击张郃的想法有些自说自话。张郃是什么样的人?他对陇右的地理比马谡更清楚,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非常谨慎的将领,他会不事先派斥候查看洛门的情况就贸然进来,让你逮个正着?

    只有书生才会这么想,把别人都当呆子,天下的聪明人只有他自己。

    王平说了一次,马谡当没听到,客气的笑了一声,然后就按照他自己的安排去做了。王平也没有再说,只是自己想着心思。他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放弃曹魏,投降刘备。不错,他和刘备很处得来,深得刘备信任,一度做了他的牙门将,可是谁知道刘备会死得这么早,现在居然是诸葛亮这个书生掌权,而他又不得不听命于马谡这个书生呢。

    悔不当初。如果能预料到这一天,他宁愿回洛阳去。据说朴胡他们在洛阳活得就不错,反正比他现在强。

    王平有过两次投降的经历,别人不愿意搭理他,他话又不多,没什么好朋友。之所以和黄袭谈得来,不过是因为黄袭也是巴西人,算是乡党。黄袭是巴西阆中黄家的支族,和黄权是族人。黄权投降曹魏之后,刘备没有责怪黄权,黄袭依旧领兵,现在是个杂号将军。不过,刘备死后,诸葛亮当政,他们感到了不少压力。诸葛亮在汉中收魏延的兵权,让黄袭他们有些不舒服。如果连魏延的兵权都要收,他们这些益州人的兵权又能保住几天?

    这样的担心,压在每个非荆襄系的将领的心头,也让他们自然而然的聚在一起,哪怕平时并不非常亲近,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很习惯的坐在一起。

    远处传来马谡吟诵诗书的声音,王平和黄袭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

    ……

    洛门东百里,张郃举起了手,掌旗兵立刻晃动大旗,鼓手敲响了战鼓,正在行进的骑兵们慢慢的停了下来。

    张雄催动战马,一路小跑的赶了过来。

    “将军,有什么吩咐?”

    “就地扎营休息,把斥候派出百里。东到上邽城下,西到洛门。”

    张雄看了看天色,迟疑的说道:“将军,现在就休息,是不是太早了?”

    张郃瞥了他一眼:“不早了。这些日将士们辛苦,马上就要大战,要养足精神。”

    张雄没有再问,他知道父亲自有深意,绝不是让将士们多休息这么简单。他转身去安排,听到休息的命令,所有的将士都翻身下马,有的牵着马到渭水下游饮马,有的到上游打水,准备做饭,有的扎营,各负其职。

    张雄找来了斥候营,把张郃的命令传了下去。斥候营校尉领命而去,时间不长,斥候们骑着战马奔向四面八方。

    安排好了一切,张雄才回到张郃的身边。张郃正对着地图沉思。

    “阿爹,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诸葛亮凭什么敢在上邽城下立下大阵,等我去攻。”张郃抬起头,看着儿子,笑了笑:“你觉得是什么?”

    “阵而后战,他占优势。”张雄嗤的笑了一声:“不过,我们避其实,击其虚,去迎战马谡,先断其一臂。他就算猜到了,又能如何?他的步卒,可追不上我们的骑兵。”

    “我们不去洛门。”张郃转过头,看了西面的夕阳一眼:“我们明天还回上邽去。”

    “为什么?”张雄大惑不解。

    “因为时机还没到。”张郃摩挲着刀环,微微一笑。

    对面山头,有归鸟从林中飞起,绕树尖叫,惶惶不安。

    ————————

    还债第一章,还差五章,计划每天一章,本周内还完。

    按说,还债的不应该求票,不过,月票榜上的位置一步步的下滑,唐三藏居然又阴魂不散的追上来了,只能厚着脸皮告急,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