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16章 事与愿违

第216章 事与愿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天佑大魏!”张合抚额长叹。

    田复的脸上沾满了尘土,可是他的眼睛却在发亮,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到了极点,甚至有些亢奋。

    张合让他去木门附近打探情况,他原本没抱什么希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兵家常识,诸葛亮又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会不注意他的粮道?就凭他那两百多残兵,根本不可能截诸葛亮的粮道。

    更重要的是,张合猜想诸葛亮可能会通过漾水运粮,虽然有他的道理,毕竟只是一个猜想。能想到这一点,并不代表就能抓住诸葛亮的破绽。兵不再役,粮不三载,这个道理诸葛亮肯定也懂。他军粮紧急,再从汉中运粮来,这个没疑问,问题是你能不能在自己断粮之前等到这个机会。如果汉中的粮食在半个月之内不到,张合自己就会断粮。

    可是,机会居然就这样被张合等到了,还没到十天,汉中的粮食就运到了。

    田复不得不说,张合的运气不错,大魏的运气不错。用张合的话说,是天佑大魏。

    看着欣喜不已的的张合,田复相信,张合之前大概也没想到运气会这么好,他只是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然后,他等到了这个机会。

    现在,他只要抓住这个机会,诸葛亮的阵势再严密,再没有破绽,他的败局也已经注定,而张合也将因此而再一次证明自己的能力。

    幸运的是,他田复居然有幸亲历这次大战,有幸在张合帐下听令,并且幸运的担负了这么重要的任务,并且出色的完成了。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一切的辛苦都值了。

    “将军,我们出击吗?”

    “当然。”张合恢复了些许平静,大手重重的拍在田复的肩上,用力的按了按:“小子,还能战否?”

    田复放声大笑:“愿唯将军马首是瞻!”

    张合也禁不住笑出声来:“如此,则尽其所有,饱餐一顿,待大破蜀军,就要吃蜀军的粮食了。久闻汉中稻米的味道不错,这次一定要尝一尝。”

    田复和一帮年轻将领们听了,热血沸腾,齐声应诺。

    为了尽可能多争取一点时间,这些天除了战马还能足量供应草料以保证体力外,从张合开始,每一个士卒都只能吃一餐。张合非常清楚,诸葛亮在上邽等着他们去攻击,马谡在洛门等着他去攻坚,他们是不会主动追着骑兵求战的,他们大可以放心的在马背上养精神,甚至为了节省马力早早的休息,把马赶到还有草的地方去吃草。

    所以就算蜀军的粮食来得比预期的还要晚三五天,张合也有可能支撑到那个时候。他最关心的是时刻吸引诸葛亮和马谡的注意力,让他们一直处在紧张之中,不让他们发觉他真正的目的。

    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张合的凌厉一击了。张合当然要让将士们放开裤腰带,饱餐一顿,养足体力,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好准备。

    吃饱了饭,好好的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天色微明时分,张合亲率着一万精骑,义无返顾的向木门猛扑过去。

    ……

    灯光摇曳,诸葛亮伏在案上,目光在上邽、祁山和洛门之间的这一片区域来回逡巡。瘦长的手指在地图上移动,沙沙轻响,如春蚕在努力的啃食桑叶,并用自己的血肉化成美丽的丝绸。他欣长的身体也如蚕一般躬着,像是在用力的向前耕耘,要将一切阻碍掀翻在地。

    姜维、霍弋一左一右,霍弋执笔,静静的等待着诸葛亮的决定。姜维有些拘谨的站在一旁,看着伏案的诸葛亮,眼中有些愧疚。诸葛亮鬓边的那几茎白发,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额外的刺眼。

    诸葛亮的全部心神,都在张合可能的行动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个年轻人的心情。

    他现在很紧张。

    他之所以没有采纳向朗的建议退守陇山,并不是他不知道向朗的建议是个很稳妥的建议,而是他认为向朗的建议虽然稳妥,却失于保守,可能会失去战机。

    张合千里来援,是疲惫之师,不耐久战。只要他坚守十天半月,让张合无机可趁,他就可以大获全胜,一举解决上邽的郭淮,将整个陇右收入囊中。如果退守陇右,张合和郭淮就可以合兵一处,进而收复陇右诸郡,哪怕是暂时的,他们多少也能收刮到一些粮食,以支持更长的时间。

    而他没有那么长的时间,他必须尽快解决陇右的战事,回到成都。

    永安的陈到送来了紧急消息,孙权增兵西境,不仅辅国将军陆逊亲自赶到了秭归,他本人也到了江陵,而前锋的潘璋已经抵达边境,有大举入侵的迹象。

    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却也不是意料之外。当初他不愿意出兵关中,就有这方面的担心。

    关中居高临下,拿下了关中,不仅对曹魏有莫大的压力,会激起他们的全力反击,还会给孙权造成压力。蜀汉占领关中,就能进取整个凉州,函谷以西,半个天下都会成为蜀汉的地盘。

    孙权会怎么想?

    三国相争,合两弱抗一强,如果蜀汉天下有其半,那么他就会成为曹睿和孙权共同的敌人。而以蜀汉目前的实力,他根本无法做到两线作战。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谋取陇右,保持与孙权的联盟,逼迫曹魏两线作战,千里奔波,以消弱其实力,再逐步蚕食关中,进而全取天下。

    然而魏延魏霸父子坚执己见,一个硬,一个软,多次进谏。不得已,他只得让他们兵出子午谷,袭取长安。他相信,以他们区区的两万主力,根本守不住关中。当他们面对曹魏的猛攻而不支败退时,想必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会再那么固执己见,自以为是。

    当然了,这样做,魏延肯定会有不小的损失,不过那并不是坏事,用魏延一个人的损失为整个战局争取一个月的时间,还是值得的。

    关中得而复失,陇右却安然入手,面对曹魏,蜀汉却依然是个弱者,三国形势不会有本质的逆转,孙权想必不会过于敏感,到时候他再送孙权一些从凉州得来的战马,联盟关系自然能得以维持。得了实利,却将潜在的危险降到最低,这无疑是最理想的局面。如果魏延受挫以后能吸引教训,不再那么目空一切,从此驯服的听命,结果将变得更加完美。

    然而,事与愿违。

    魏霸坐镇关中,为了守住关中,他居然擅自征兵,在守住了关中的同时,魏家的实力变得更加强大。更让他失望的是,沉稳的老将赵云居然也默许魏霸这么做,而他信任的邓芝也为了一个掌兵的机会纵容魏霸。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帮魏霸守住了关中,在成功的挡住了曹魏的反击时,也引起了孙权的警惕。

    刚刚与曹魏大战一场的孙权移兵西向,也就成了意料之中的事。

    这打乱了他的计划。

    现在,陇右还未攻克,孙权又步步紧逼,他面临着两线作战的危险。与这个危险相比,魏霸父子坐大的危险已经显得不那么迫切。

    魏霸不肯放弃关中,那他就必须尽快解决陇右的战事,然后回到成都,主持大局。他又如何能采纳向朗的建议,退守陇山,静观其变?

    更何况,他的方案虽然没有向朗的建议那么稳妥,却不失为一个好计。自己据守上邽,马谡伏击洛门,就算张合没有中伏,也能据守,让张合无机可趁,只消十天半月,张合无粮自溃,他就可以一举解决陇右的战局。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又何必退守陇山,白白的浪费时间?

    然而,战局的发展,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张合在上邽和洛门之间逡巡不进,既不与郭淮夹击他的主力,也不强攻洛门的马谡,他就这么等着,似乎并不以自己的粮草短缺为忧,这大出诸葛亮的意料。

    原本这也没什么关系,张合等得起,他更等得起。张合很快就会断粮,他的粮草却即将到达大营。

    要比耐心,他比张合更有耐心。

    现在,粮草提前来了,这原本是件好事,却因为有可能被张合劫取而变成了一个危机。

    这个意外,不在他的计划之中,否则他不会只安排五千人护粮。

    虽然不确定张合是不是如他所想,把目标放在了刚刚运到的军粮上,甚至不知道张合是不是知道这批军粮的存在,可是这个念头一涌上心头,他就再也无法抛开。如果失去这批军粮将会导致什么后果,这不用多想,他也能猜得到。

    他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假如张合这么做,他该怎么应对。

    不错,从漾水到上邽,这条不足二百里的粮道大部分是山路,不适合骑兵奔驰。他也安排了护粮的兵力,可是这五千人要面对张合率领的一万精骑还是远远不够。张合如果这么做,自然是破釜沉舟,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全军覆没也要断他的粮,逼得他撤军。一万拼命的士卒,远不是五千没有防备的护粮兵所能抵挡的。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如果这些军粮被张合夺了去,占为己有,那才是最可怕的。有了充足的军粮,张合完全可以反过来堵住他撤往汉中的路,不用进攻,据险而守,就能让他不战自溃。

    这批军粮就是生命线,谁夺到了这批军粮,谁就掌握了先机。

    张合在上邽和洛门之间游荡了这么多天,一直没有找到战机,袭击这批军粮,很可能成为胜负手。

    可是,如果预感错了呢?在他的心里,另一个声音不时的响起,虽然微弱,却很顽强。

    到目前为止,张合可能去劫粮还只是他的猜测。如果这个猜测错了,张合根本没有去劫粮,只是在等待战机,比如榆中的郝昭来援,或者在等他们露出破绽,那又怎么办?那他任何企图保护粮道的反应,都会成为张合等待己久的战机。

    那后果将同样可怕。

    ——————————

    如果按对历史人物的态度来分,大部分读者可以归为两个阵营:粉和黑,只有少部分人是比较理性的中立派。

    诸葛亮,也不例外。

    老庄想写一个更接近历史真实的诸葛亮,于是亮粉们以为老庄是亮黑,按捺不住的口诛笔伐,其义愤填膺状,让老庄都有些汗颜。可以想象,接下来也许会有亮黑们以为老庄是亮粉,同样口诛笔伐,各种反对。

    虽然这种现象还没发生,但是老庄预计必然会发生。

    大部分历史读者,都是不太喜欢发书评的,于是老庄的书评区就成了亮粉们讨伐老庄是亮黑的檄文区,其中不乏看着盗版却破口大骂的极品。

    于是今天没有月票,也成了他们的胜利,是老庄反人类的最佳证明。老庄不清楚,难道老庄“黑”诸葛亮是从今天才开始的?要不然,上个月的月票,七月一日的月票怎么解释?

    老庄呼唤更多的声音,呼唤理性的支持,呼唤月票和推荐票来证明那些只是一部分不同的声音而已,远不是全部。

    只有一种声音的世界,是残缺的世界。

    也许有人订阅不多,没有月票,但你们一样可以发出声音,让老庄看到你们的存在,感受到你们的力量!(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