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21章 静观其变

第221章 静观其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率领骑兵急驰,三日后,赶到了陇关,见到了赵广。虽然有马镫助力,可是连续几日的奔驰还是让他吃尽了苦头,大腿内侧的皮肉都被磨破了,鲜血淋漓,看起来惨不忍睹,连走路都得让人扶着。

    赵广亲手扶着他进了内城。

    魏霸呲牙咧嘴的坐下,动作扯动了伤口,疼得他连吸凉气。赵广看着又心疼又好笑:“你赶这么急干什么?如果有事,我难道连烽火都来不及发出?”

    魏霸苦笑着摇摇头。关中有烽火制度,陇山如果有变,烽火一夜之间就能传到长安,是这个时候最快捷的信息高速公路,比六百里加急还要快。

    “我不来,难道还要让师父本人亲自赶来?先生有事,弟子服其劳,我只好硬撑一撑了。”

    赵广脸色一僵,神情有些不自然:“我父亲……让你来的?”

    魏霸慢慢的靠着案几坐好,将两条腿伸直,见赵广如此,便点了点头,又道:“不仅是你父亲,还有我父亲,当然了,还有邓伯苗将军。张郃到了陇右,他们都很揪心呢。”

    赵广哦了一声,这才自然了些。赵云替魏霸训练骑兵,那是他离开长安之后的事,但是他知道。一看到随魏霸赶来的这些骑兵,他就估计魏霸把所有的骑兵都带来了。关中不产马,魏霸能在这么长的时间内组织起两千多骑兵,已经是极限,他不可能在赵云组建的两千骑兵之外再有如此规模的骑兵营。

    他原本以为是魏霸主动要过来的,可是现在一听,居然是赵云要来支援陇右,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的同时,另一块石头又悬了起来。

    赵云要支援陇右,岂不是打破了和魏霸的默契?现在听说魏延也是如此,邓芝也是如此,而魏霸虽然有些无奈,却没有什么愤怒之意,心里才略微安了些。

    “子玉,那你带着这些骑兵来,是支援丞相的?”赵广试探的问道。

    “就凭这些新兵,能支援丞相什么?”魏霸嘿嘿一笑,用手指了指鼻子:“其实真正来支援丞相的,就是我一个人罢了,他们都是保护我的。”

    赵广眼珠一转,佯作不解的笑道:“子玉,我知道你勇猛,可是你一个人就能解陇右之局?”

    “当然不是。”魏霸慢慢收起了笑容,有些黯然。“我一个人能有什么用,我是代表整个关中。”

    赵广不吭声了,他明白了魏霸的意思。不管张郃有多厉害,只要诸葛亮愿意退守关中,张郃短期内拿蜀军就没办法。诸葛亮退守关中之后,不仅可以据险而守,而且可以利用关中的田地屯田,且屯且战,也有足够的兵力据守诸关,曹魏纵有雄兵百万,想要破关而入,恐怕也要费一番力气。这样一来,也解了关中兵力不足的窘境。

    可以说,是并两害为一利,蜀汉可以牢牢的占据关中。

    可是这样一来,魏霸原本想独霸关中的计划就算破产了,诸葛亮进入关中,他就要退居二线,再不可能像前一段时间那样为所欲为。

    诸葛亮进入关中,对整个蜀汉来说,占领关中是一个莫大的胜利。对于魏霸来说,却是一个挫折。当然了,这也不能说完全失败,仅凭魏霸现有的实力,他要想守住关中也是不易。他的父亲魏延、自己的父亲赵云,再加上中监军邓芝,他们三人的意见一致,也足以证明目前魏霸还不具备独霸关中的基础。

    在这种基础下,魏霸主动让步,亲自赶来陇右,要请诸葛亮移师关中,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不过赵广知道,魏霸心里肯定不好受。他想劝魏霸两句,又不知道从何劝起。作为蜀汉军的一员,他当然希望魏霸和诸葛亮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可是作为亲近的朋友,站在魏霸的角度来看,被诸葛亮当成弃子之后,还要主动向诸葛亮低头,这显然不是一个很开心的事。魏霸再有大局观,毕竟还是一个刚刚弱冠的年青人。

    “子玉,不管怎么说,你会是这次北伐的首功。”

    魏霸笑了笑,没有接赵广的话。他很感谢赵广的安慰,不过他其实并没有像赵广想象的那么失落。请诸葛亮入关中,也并不完全是坏事,一时的委屈也许有,从长远来看,毕竟还是利大于弊。如果诸葛亮的主力损失太大,他也守不住关中的。

    “仲德,陇右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没有。”说起战事,赵广也有些不解。“大概十天前,张郃沿长离水向南,直奔上邽去了。我本来以为他会在上邽和丞相大战,先解郭淮之围。可是这些天过去了,一直没有消息传来,倒是安静得让人生疑。”

    “强攻上邽?”魏霸摇摇头,不假思索的说道:“那肯定不会。”

    “不攻上邽,又能如何?”赵广诧异的问道。

    魏霸看看赵广,心里暗自叹气。难怪赵云说他这两个儿子虽然不差,却也不够优秀。从赵广的性格看来,他们继承了赵云的沉稳,却没有赵云藏在沉稳下的敏锐。稳重有余,机敏不足。这样的人能守成,却不能开拓。

    “张郃是骑兵,骑兵的长处在于速度快,飘忽不定,一击即走。与丞相在上邽对攻,那岂不是舍己之长,用己之短?张郃用兵,机巧多变,他不会干这种傻事的。”

    赵广想了想,哑然失笑:“那他会怎么做?”

    “当然是在运动中寻打战机。”魏霸挠挠头:“我现在还不清楚张郃会怎么做,但是我想,他一定会不停的运动,让你根本找不到他。而丞相为人谨慎,他大概也不会用步卒去追骑兵,被张郃牵着鼻子走。要说有机会,也许马谡那边可能给张郃留点机会。”

    “你是说,张郃会去伏击马谡?”

    “有这个可能。”魏霸叹了一口气:“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丞相没有攻克上邽,先派马谡去攻榆中?兵分两路,相距千里,这可是大违兵家常识啊。如果他们合兵一处,强攻上邽,又何至于落到这个田地?”

    赵广没有吭声。当初没人觉得这是个问题,毕竟在关中失守之后,魏军在陇右的实力就是上邽的郭淮和榆中的郝昭等人,诸葛亮和马谡都有绝对的优势,足以困死他们。把他们困在城中,总比让他们到处突击的好。诸葛亮的这个想法也没什么错,错就错在他没想到会困了几个月也没能破城,却等来了张郃这支援兵。

    张郃来援当然是个意外,任何人都没有想到,可是作为统兵的大将,诸葛亮没有对此做出应有的准备,以至于现在如此被动,当然要负主要责任。

    只是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子玉,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魏霸摸着膝盖,偏着头瞅了赵广一眼:“我本来想立刻赶到上邽去的。可是看这两条腿,一时半会的大概也动不了。先等等看吧,也许,情况没我们想的那么糟,张郃虽然厉害,毕竟只有万人,又是长途奔袭,他自己的处境也很危险。虽云用奇,亦当以正。丞相那么谨慎,未必会有多少破绽会落入他的手中。双方各有长短,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那我们就看着?”赵广非常诧异:“这就够了?”

    “够不够的,我不清楚。可是我知道,有胜负未定之前,丞相未必肯放弃陇右,退守关中。”他嘿嘿笑了两声,没有再接着说下云。赵广沉吟片刻,明白了魏霸的意思,也赞同的点了点头。魏霸现在愿意低头,让诸葛亮进入关中,可是诸葛亮自己愿不愿意进入关中,那就不是魏霸能决定的了。

    在胜负未定的情况下,谁能保证诸葛亮就不能大胜张郃?战场的事,谁也不敢说算无遗策,毕竟张郃远道而来,奇固然奇矣,风险却也不小。如果在短时间内抓不到诸葛亮的破绽,他面临的困难未必就比诸葛亮小。

    站在诸葛亮的角度看,这也许是他的大好战机,这时候魏霸跑过去说,丞相你来关中吧,诸葛亮不仅不会见他的情,恐怕还会怀疑他的智商。

    从魏霸的角度来说,诸葛亮打赢了,那当然不坏,真要打输了,损失当然不小,可是只要及时救援,也不至于到无法承受的地步。冷兵器作战,最大的损失不是在临阵战死,而是在溃败的损失和伤亡。只要能及时的稳定军心,收拢溃兵,求治伤员,可以将损失减到更低。以张郃目前的实力,他就算打赢了,损失也不小,要想把诸葛亮的几万大军全吃掉根本不现实。等他们两败俱伤,他再出来收拾残局,显然要比现在出面更好。

    历史已经发生了变化,一生谨慎的诸葛亮第一次统领大军北伐,就遇上了身经百战,以机变著称的名将张郃,能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奠定他一代名将的根基?魏霸很好奇,所以他在陇关留了下来,派出大量的斥候,向上邽方向打探消息。

    魏霸还不知道,在他等着看一奇一正的两个名将交手时,张郃已经袭取了木门的粮草,将战场的主动权抢到了手中,并准备以这些粮草为诱饵,诱使诸葛亮离开上邽。

    ————————

    看在魏霸受了这么大罪的份上,大伙儿给点月票、推荐票什么的,安慰一下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