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22章 机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上邽城头,诸葛亮负手而立,寒风拂面,却吹不去他心头的焦虑。

    从八月初围攻上邽城开始,他在上邽城下已经有四个多月。城里已经断粮,郭淮在苟延残喘,如果不是张郃突然来援,郭淮大概就会援用魏军军法,举城投降。就算他不肯投降,其他人也会动摇,在他的攻击面前,上邽城破应该是意料中的事。

    围城,是代价最小,收获最大的战法,只要粮草能支撑得住,围城比攻城更合适,因为这样能得到一个比较完整的城池,伤亡也比较小。

    围城,斗得更多的是心智。魏延父子占领关中,曹魏援军望关兴叹,陇右成了无根之地,对城中之人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再围上几个月,援军不至,粮草耗尽,希望断绝,而家人的牵挂又因为期限的到来而消解,城中守军的斗志将迅速瓦解,再攻城,就易如反掌。

    然而张郃的到来让这一切都成了泡影,城里的魏军士气大振,城外又有一万精骑如同一群狼一样在暗中窥伺,让以步卒为主的蜀汉军非常被动。追,追不上,不追,又时刻处在紧张之中,心理上的压力更甚于城中的魏军。

    好在张郃也有他不可克服的弱点,只要熬上几天,耗尽他的锐气和粮草,就可以让他自生自灭。到了那时候,因为他的到来而重新振作起来的魏军士气将以更快的速度瓦解。

    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他才和马谡定下了这以静制动之计,希望能击败张郃,全取陇右,让这次北伐有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

    然而,事情的进展再一次让他的希望落空了。张郃没有被迫攻击,却抓住了汉中粮草运到的机会,一下子逆转了战局。

    与马谡认为这是一次意外相比,诸葛亮更愿意相信这是张郃的预谋。他恐怕早就盯上了那条粮道,只是当时他自己也未必能想到,这真的会成为扭转战局的机会。

    可是他做好了准备,并且一旦发现战机成熟,便义无返顾的全力一击。

    多谋善断,不愧是曹魏的五子良将。

    当他收到马谡送回来的消息,说张郃已经向朱圉山方向去了的时候,诸葛亮就知道自己遇上了劲敌。张郃去朱圉山方向,目标应该就是那批刚刚运到的粮草。虽然他不清楚张郃是怎么及时得到这个消息的,可是他相信张郃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批粮草。

    在赞叹张郃的同时,诸葛亮并没有太多的紧张。纵使那批粮草会落入张郃的手中,最后的胜利也未必就属于张郃,相反,这也许是击败张郃的最好机会。在确认张郃的真实意图之前,他就给马谡下达了新的命令,让他尾随张郃,追往木门。他的目的不是要追上张郃——张郃行动在先,又是骑兵,马谡根本追不上。他的目的是要马谡堵住张郃的归路,把张郃留在木门。

    木门西,祁山北,有一座县城,叫西县。西县有他留下的两千多人,张郃没有攻城器械,除非有通天入地之能,否则他无法攻破西县。马谡只要抢在张郃离开之前进入西县,就可以堵住张郃的归路。不用多,只要一天时间,马岱、高详、陈式三将就会率领一万余步骑赶到,与马谡一起合围张郃。总共三万人,就算无法击败张郃,也能困住张郃。

    再接下来,他将率两万步卒赶到,给张郃最后一击。

    这批粮草将成为张郃的致命诱饵,哪怕张郃烧了那批粮草,也无法挽回败局。因为击杀了张郃,就不会再有人驰援陇右,郭淮就算从上邽城里跑出来,也只有逃跑的命。

    至于粮草,与陇右相比,这批粮草又算得了什么?

    现在最大的变数,已经不在于张郃会不会劫走那批军粮——他劫粮得手已经是没有悬念的事——而在于马谡能不能将张郃留在木门。如果张郃劫粮得手,又全身而退,那就没有任何人再能捕捉到他的踪迹了。

    能追上骑兵的,只有骑兵,可是他现在只有两千东拼西凑的骑兵,根本不是张郃的对手。

    唉,如果马谡之前能拿下榆中,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了。大汉的战马大多来自于榆中以北的武威、张掖,不拿下榆中,就不能顺利前往武威,就无法得到大批的优质战马。

    现在,重任再一次落在了马谡的肩上,就看他能否截住张郃。

    他有两万多步卒,大多是精于山地战的精锐,攻城也许不是他们的强项,可是在山地作战,马谡想必不会再让他失望了吧?

    幼常啊,你可千万要截住张郃。你最清楚我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了。

    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诸葛亮的沉思。姜维匆匆的走了过来,笑容满面的说道:“丞相,马岱送来消息,他与张郃交手了。”

    诸葛亮一惊,连忙接过军报,一边看,一边向大帐走去。他走到地图前,看着地图上标注的里程,闭目沉思了片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已经全是笑意。

    “好,照日程算来,幼常截住张郃,应该不成问题了。”

    “是的。只要马参军按照丞相的军令,不折不扣的执行,他一定能把张郃留在木门。”姜维兴奋的附和道:“而且,木门附近有不少利于截击的地形,想必马参军一定不会放过,有了有利地形,再加上那些南蛮羌兵,张郃想要全身而退,恐怕是万万不能了。”

    诸葛亮也笑了起来,仰天长叹:“苍天有眼,这一次,我们终于可以击杀张郃,结束陇右战事了。能在新年之前,给陛下献上一份捷报,献祭于先帝,我们这两年的辛苦,就算没有白废。”

    姜维拱手道:“恭喜丞相,贺喜丞相。”

    “现在庆贺还为时过早。伯约,大军准备妥当了吧?”

    “丞相放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两万精锐,随时可以出发。”

    “很好!”诸葛亮也有些激动起来,对门口的侍卫大声说道:“请长史向朗、主簿胡济来。”

    “喏。”侍卫应声走了。

    时间不长,向朗和胡济匆匆的走了进来。诸葛亮和颜悦色的对向朗拱了拱手:“向公,上邽的事,就要有劳向公了。”

    向朗躬身还礼:“请丞相放心,朗必竭诚以力,不让郭淮出城一步。”

    “有向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诸葛亮笑道:“向公不必急于进攻,待我与幼常击杀了张郃,郭淮不足为虑。”

    向朗唇边的胡须动了动,欲言又止。他曾经当众建议诸葛亮退守陇山,结果被诸葛亮否决了,并与来敏发生了冲突,也让诸葛亮不太满意。这次诸葛亮将留守上邽的事交给他,让他非常意外。他本想提醒诸葛亮小心张郃的骑兵,可是见诸葛亮如此兴奋,又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诸葛亮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向公,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向公忠直,纵使有所逆耳,我想我还是承受得住的。”

    向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丞相,虽说幼常有大军两万,又多是精锐,可是兵法有云,百里而争利,必蹶上将军,五十里而争利,其至得半。幼常长途奔袭三百里,难免会有掉队的士卒,这万一……”

    不等向朗说完,诸葛亮哈哈大笑,拉着向朗的手说道:“向公,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知道,你们都觉得幼常太年轻,又没有经过战事,不足以当大事。包括向公在内,对我委幼常以重任都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我相信,幼常会以一次没有争议的胜利,证明他的能力。”

    不等向朗分辩,诸葛亮又说道:“向公,当初先帝违众提拔伯恩(向宠)为牙门将时,不是也有许多人不以为然吗?秭归一战,诸军溃退,唯伯恩一营完整,就是先帝也有些意想不到。马家与向家同为襄阳著族,向家能出伯恩这样的贤才,马家就不能出一个幼常?”

    向朗不好再说了什么了。诸葛亮已经用开玩笑的口吻拒绝了他,再强谏,那就有些贬低马家的嫌疑了。再者,诸葛亮与马谡一样是个书生,他说得太重了,难保诸葛亮不会以为他是别有所指,表面上是质疑马谡,实际上是质疑他诸葛亮本人。

    诸葛亮安排好大营的留守人员,亲自率领两万精锐,向木门赶去。

    向朗和胡济把诸葛亮送出大营,两人并肩站在营外,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战旗,向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胡济不解的看着向朗:“向公,你对这次战事有所担心?”

    向朗点点头:“伟度啊,不是我对丞相有所微词,他实在是太信任幼常了。幼常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他的本事,我还不清楚?才气是有的,理政的能力也不算差,可是用兵却的经验却少一些。兵凶战危,比不得做文章,也不能和做一方郡守相提并论,争的不是才学优劣,争的是杀伐果断啊。须臾之失,带来的就可能是泼天大祸。幼常他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经历?”

    胡济眉头一挑,过了一会儿,慢慢的又平静下来。“可是,丞相计划周详,按说……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如果发生意外了呢?”向朗反问道:“到时候谁来承担这个后果?是丞相,还是幼常?”

    胡济哑口无言。

    向朗又是一声长叹。

    ————————

    今天有点急事,晚上还债的那一章可能没时间更了,请海涵。大家放心,老庄说过,我就和兰尼斯特一样,有债必还,剩下的三章,绝不会赖的。

    顺便吐个槽,凯岩城的兰尼斯特家族好像除了这一句格言,其他都不怎么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