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25章 临战有异

第225章 临战有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地轻微的震颤起来,声如闷雷,低沉而让人心襟动摇。颤动越来越明显,闷雷也一阵赛似一阵,渐渐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大地的颤动,握在手中的长矛也开始跳动起来,麻酥酥的感觉从手掌心传到肩膀,与脚底传上来的震动汇聚在一起,涌向心脏,冲上头脑,化作一阵阵寒意,让每一个蜀汉士卒脸色都有些微变。

    这就是骑兵冲锋的威势?

    作为巴蜀或益州南部的蜀汉军,大多数人对地震都并不陌生,他们敬畏那种力量,也渴望拥有那样的力量。可是现在,他们却要与这样的力量为敌,畏惧从心底里涌了上来,让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

    马谡感受到了这种情绪变化,脸色微变,立刻举起手,大声喝道:“击鼓!”

    令旗兵挥动彩旗,鼓手们举起手臂,重重的敲响了战鼓。浑厚的战鼓声迅速掩盖过了马蹄声汇成的闷响,在山谷间回荡,直冲云霄,冲散了笼罩在每个士卒心头的恐惧。

    蜀汉军士卒惊醒过来,精神一振,重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等待着战斗的开始。

    然而那道闷雷并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似乎有反超鼓声之意。马谡清晰的感觉到脚底微微的颤动,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他见过骑兵冲锋,马岱率军与魏军的骑兵多次交手,他曾经观摩过,私下里对马岱还有些不以为然。可是现在作为直面骑兵的主将,他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原来骑兵冲锋居然有这样的威势,没有亲自经历过,简直无法想象。

    一匹快马从山谷间冲了出来,战马放足狂奔,四蹄几乎腾空。骑士伏在马背上,与战马合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误以为是一匹无主的战马。

    紧接着,又有一匹战马跟着冲了出来,这是一匹真正的无主战马,马背上的骑士已经不知去向,只有战马在奋蹄扬尾,一个劲的狂奔,迅速的超过了前面的骑士,向山谷中央的大阵冲来。

    骑士从马背上直起身,扬起手,挥到手中的彩旗,发出敌骑已至的信号。他刚刚挥动了两下,一杆大纛从山后露出一角,紧接着,一彪骑士轰隆隆的冲出了山谷,像一道洪流,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冲了过来。

    马谡下意识的张大了嘴巴,厉声狂呼:“准备战斗——”

    因为紧张,他的声音有些尖利。不过,没有人注意到他声音的怪异,因为每一个将士看到那道迅速接近的滚滚洪流,都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根本没有心情注意到马谡的异常。

    魏军就这么从山谷冲了出来,势不可挡的冲向了马谡的阵地。

    马谡选择的是一处比较狭窄的山谷,山谷有一百多步宽,不管从谷中的哪一个部分经过,都在两侧山坡上的弓弩手射程范围以内。魏军骑士冲锋时,一侧就在弓弩手的正面射击下,弓弩手们不需要任何瞄准,只要将手中的箭射出去,都可以射中一个目标。他们要担心的反而是不能抬得太高,以免射到对面山坡上的同伴。

    两侧山坡上的弓弩手阵地依山蜿蜒,刀盾手四排,弓箭手六排,断断续续排出四五百步去。也就是说,魏军骑士想要冲到马谡的面前,先要冲过这四五百步的侧冀箭阵。马谡相信,在如此长的距离上,不中箭受伤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魏军将受到重创。只要倒下足够数量的战马,那么山谷间的道路将更加难走,冲锋的速度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魏军骑兵的冲击也将更加困难。就算有人能冲到他的面前,身后这六千士卒也完全可以挡住那些零星的骑兵。

    虽然时间仓促,他来不及做出更多的障碍,但是他相信,有这么好的地形,有这样的阵地,挡住张郃的冲锋还是绰绰有余。

    骑兵虽然犀利,可是长项在游击,强行突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在严实的步兵大阵面前,就算是闻名天下的虎豹骑也不敢说百战百胜。

    张郃率领的是虎豹骑吗?当然不是。那是曹魏天子的近卫亲军,只有天子亲征,才有可能出阵。张郃率领的不过是禁军中的精骑,虽然比普通的骑兵强悍一些,却还没有强悍到能够轻易突破阵地的地步。

    马谡胸有成竹,看着魏军的前锋已经冲进了射击范围,举起手,轻轻一挥:“射击!”

    战鼓声一变,变得急促如雨。随着战鼓声的变化,两侧山坡上的弓弩手松开了弓弦,扣动了弩机。

    长箭呼啸,从两侧的山坡上倾泄下来,直扑山谷中奔驰的魏军将士。

    “举盾——”魏军骑士如水般急速前进的军阵中,传出一声厉啸,几乎所有的骑士都不约而同的冲起了手中的骑盾,盖住了战马和自己的头部。他们再一次加速,马蹄声更急,更响,与战鼓声互相交映。

    “嗖嗖嗖——”

    “嗖嗖嗖——”

    箭矢破空声不绝于耳,混杂在一起,仿佛是一场暴雨从天而降,扑向正在奔驰的骑士。夹在中间的骑士比较安全,有前后左右的同伴身体掩护,他们只要护住自己的头顶即可。而两侧的骑士就要面临着最直接的攻击,几乎在一瞬间,两侧的战马就中了箭,好像突然之间长出了无数的茅草。

    马谡展颜而笑。蜀汉军没有骑兵,但这不代表蜀汉军没有对付骑兵的利器。诸葛亮敢在上邽城下迎战张郃,他敢在洛门等张郃,就是因为他们有杀伤力远远超过魏军的军械。现在他们长途奔袭而来,那些重型的军械如霹雳车、连弩车都无法携带,就连可以充挡障碍的辎重车都没有带,可是他们依然有强劲的弓弩,完全可以对魏军造成严重的伤害。

    这些弓弩都是丞相的心血,当然其中也有魏霸的功劳,那小子虽然有些桀骜不驯,可是他在机械方面的天赋着实令人惊叹,连聪明绝顶的丞相都赞不绝口。这些汇聚了蜀汉两代人才的连弩,是蜀汉军目前最犀利的杀器。

    手握这样的杀器,马谡自信可以正面击败张郃,可以无视王平等人的劝告,甩开那些不听话的益州人,要独自打赢这一仗。

    然而笑容刚刚在眼角绽放,马谡便发觉有些异样。

    那些在骑兵两阵的战马并没有倒下,它们虽然身上射满了箭枝,却依然在发足狂奔。

    这是怎么回事?

    马谡定睛细看,这才发现这些战马的确与众不同,它们身上没有骑士,身体却显得有些臃肿,像是绑了些什么东西。箭射在那些东西上面,虽然密集如茅草,却没能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有为数不多的战马倒下,更多的依然在迅速冲击。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让战马可以抵挡密集箭雨的攻击?要知道连弩的射程和穿透力虽然不如普通的弓弩,可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杀伤力还是很可观的。这些战马都在射程以内,为什么却没有受到应有的伤害?

    马谡百思不得其解。

    蜀汉军将士也发现了异样,他们有的惊呼起来,有的则更加卖力的射击,可是不管他们如何拼命,魏军的伤亡还是微乎其微,他们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迅速向马谡的本阵接近。

    五六百步的距离,对奔驰的战马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没等马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魏军的铁骑已经冲到了大阵的面前。

    看着呼啸而来的魏军骑士,看着那些纷飞起落的马蹄,看着那些伏在马背上,眼神凶猛的魏军骑士,看着从骑兵阵中飞出的箭矢,马谡只觉得一股凉气直冲后脑,瞬间让他浑身冰冷,连命令都忘了下达。

    蜀汉军将士不等军令下达,本能的做出了反应,最前面的长矛手握紧了手中的长矛,寒光闪闪的矛尖直指扑面而来的战马。

    弓弩手们射出了手中的箭,飞驰的箭矢扑向魏军的阵形,最前面的战马中箭,它们悲嘶着,有的继续向前狂奔,有的则扑倒在地,随即被后面的同伴踩中,皮开肉绽,骨断血流。

    与此同时,魏军骑士也射出了手中的箭,箭矢如蝗,直扑立阵的长矛手。长矛手们双手紧握长矛,没有什么掩护,在这样的箭雨面前,他们只能赌命。赌在这短短的几息之后,自己还能活着。

    蜀汉军只来得及射出三轮箭,射倒几十匹冲在最前面的战马,魏军骑士就冲到了阵前。

    “杀!”

    双方将士同声大呼,战马奔腾,冲向了蜀军将士,马背的骑士有的刺出了长矛、铁戟,更多的举起了雪亮的战刀,借着战马冲刺的速度,向蜀军将士迎头砍落。

    “扑!”长矛刺入战马和骑士的尸体。

    “轰!”长矛手被战马撞中,惨叫着在空中飞舞。

    “嗤!”锋利的战刀劈开皮甲,劈开蜀军将士的皮肉,割断他们的脖子。

    鲜血迸现,喊杀声震声。

    魏军将士势如猛虎,将战马的速度和力量发挥到极致,他们先用弓箭射击长矛阵,杀伤长矛手,扰乱他们的阵势,又用战马猛撞。长矛虽然刺穿了战马的身体,可是那些长矛手也被战马的力量撞得连连后路,进而撞得身后的同伴立足不稳,越发的慌乱。

    接连几匹战马的舍命冲击,迅速将长矛阵冲开一道缺口,魏军骑士纵马冲入,肆意杀戮。

    ————————

    还债第四更,还差两更。

    这两天家里有点事,码字的时间不能保证,原本说这周把债还完的,看来要跳票了,不过老庄尽力,剩下的两章,尽可能的在这几天还完。

    最后一句,当然是求月票,求推荐票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