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40章 各取其利

第240章 各取其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赵广原本只是个都尉,就算这次有功,最多也只能升到校尉,他能统领多少人马?”

    魏霸眉头一挑,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他的确有些不高兴了,事到如今,诸葛亮还不死心,居然还想咬住赵广不放。这样有意思吗?

    魏霸再次躬身行礼:“丞相,事急从权,赵广虽然谈不上什么上士,统兵却沉稳干练,颇有其父之风。这次能夺取上邽,他有功,又生擒郭淮,将来还要依赖他镇守陇关,破格升迁,似乎也并非不可。一个降士,无寸土之功,都能封侯拜将,他为何不能?”

    诸葛亮的脸顿时煞白,怒气隐现。魏霸居然如此直接的反驳他,实在大出他的意料。他怒视着魏霸,沉声喝道:“子玉,你这是在指责我赏罚不均吗?”

    魏霸摇摇头:“丞相,我只是就事论事,焉敢指责丞相。丞相把我当成那些纸上谈兵的书生了?”

    诸葛亮语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魏霸这句话比刚才那一句还要狠,他在提醒他更麻烦的事还在等着他呢。比魏霸更无礼的,有来敏为首的书生,比姜维这件事更具有杀伤力的,是纸上谈兵的马谡。

    诸葛亮怒不可遏,更惊骇莫名。他瞪着魏霸,像是不认识魏霸似的。在他的印象中,魏霸虽然有些鲁莽,却不是不知进退的人,对他也是恭敬有加,从来不会当面顶撞他,像今天这样的局面更是想都没想过。现在魏霸不仅明言索要关中的权利,为了赵广,他居然还指责他对姜维的破格提拔。

    这还是那个谨小慎微的魏霸吗?这简直比魏延还要嚣张跋扈啊。这样的人如果成长起来,岂是国家之福?

    诸葛亮的脸色变幻不停,几乎要抵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大声喝斥魏霸。可是他最终还是平静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悲悯的口吻说道:“子玉,你变了。你现在是宝刀新硎,锋芒毕露,咄咄逼人。是不是觉得自己立了些功,就忘乎所以了?”

    “是,丞相,我也觉得我变了。不过不是因为立了些功,而是因为我曾经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魏霸直起了腰,迎着诸葛亮严厉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丞相,你能想象我在长安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吗?你能想象我做好了迎接大军出谷的准备,却听说大军在陇右时的心情吗?丞相,我几乎再也见不到你了啊。”

    魏霸说到最后,想起在长安时那些天的担惊受怕,想到夏侯徽险些戳破他身份时的惊险,不用任何演技,声音中就带了些委屈,带了些愤怒,声音也哽咽起来。诸葛亮神情一黯,半晌无语,刚才的愤怒在不经意之间也淡了几分,多了些歉意。

    魏霸被我利用了,险些死于非命,心里委屈,语言上有些不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他还是个刚刚弱冠的年轻人,无法把所有的心思都藏在心里。就算是伯松,他如果处于魏霸的境地,他也会如此。

    一想到诸葛乔,诸葛亮的心情又软了几分。他的眼神不再严厉,伸出手,按在魏霸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子玉,我也是不得已。当时,我没想到你能守住关中,是我低估了你。”

    魏霸吸了吸鼻子,抬起手臂擦了擦眼睛,把眼睛揉得更红些。他低下头,一声不吭,既不对诸葛亮的歉意表示接受,也不拒绝。

    看着魏霸倔强的模样,诸葛亮也有些无奈,原本这是一场权利争斗,被魏霸这么一闹,他反倒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原本计划的一些措施,一时也没法再说。他迟疑了片刻,决定先把这件事放一放。魏霸现在心情激动,不能理性的谈问题,真要把他逼急了,难保说出更出格的话来。

    诸葛亮犹豫了片刻,开口打破了僵局:“关中战局紧急,理应增援。不过,成都是陛下所在,也不容有失。两万人太多,我只能给一万人,而且,只能交给你父亲镇北将军。”他顿了顿,又道:“至于镇东将军嘛,他德高望重,我还有重用,只待关中的战事一了,就要调回成都,不能留在关中。赵广倒是可以留下,他这次立了功,越级升迁,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下不为例。子玉,须如国有国法,就算我是丞相,也不能擅行其事。”

    魏霸才不在乎这些呢,只要能为赵广争取到这个将军的名份,把赵广牢牢的绑住,为其他人树一个榜样,那就万事大吉。你是不是守法自律,我管不着。

    “谢丞相。”魏霸躬身施礼:“刚才一时激动,有失礼之处,还请丞相海涵。”

    诸葛亮撇了撇嘴,哼了一声,不予置评。

    “那个……”魏霸犹犹豫豫的说道:“丞相,你退兵的时候,能不能从关中走?”

    “为什么从关中走?”

    “一来,丞相从关中退兵,可以缩短行程,粮草供应也方便。二来,也许能给曹魏一个错觉,以为丞相进驻关中,促使他们早日退兵。”

    诸葛亮略作思索,点头答应:“如此甚好。”

    大事已定,两人又商量了一下细节,魏霸这才起身退出。经过帐外的时候,他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姜维。姜维也看看他,非常好奇,魏霸的眼睛红红的,好象刚刚哭过。这谈公务,怎么变得落泪了?姜维百思不得其解。

    魏霸没有解释,只是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三国后期的名将,心里却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就在参加会议之前,他听到了一个关于姜维的消息,让他对这位名将颇有些不耻。

    姜维是冀县人,他的父亲战死后,是他的母亲把他抚养大的。投降蜀汉之后,姜维没有把母亲接来,就留在冀县。冀县被张郃重新收复,姜维的母亲派人来找他,让他回家。结果姜维说,“良田百顷,不在一亩,但有远志,不在当归。”就是说,我要跟着丞相建功立业,不回家了,老妈你自求多福吧。

    这些话是那些对诸葛亮有意见的人传出来的,难保会有所加工,不过姜维没有回冀县这是事实,魏霸相信就算有添油加醋的成份,基本意思应该不会太离谱。对于姜维如此强烈的功业心,魏霸非常不喜欢,甚至有些鄙视。为了功业,连寡母都不要了,这样的人还是人吗?

    大汉讲孝道,魏霸虽然对孝道没那么看重,可是对于姜维这样的忠臣,他还真有些不以为然,更没有结交的兴趣。

    魏霸回到大帐,把诸葛亮同意越级提升的消息告诉赵广。赵广拍着魏霸的肩膀,乐不可支的说道:“子玉,没想到这么难的事,你都能办成,我爹……我没看错你。哈哈哈……没想到我比兄长先做了将军,他一定会羡慕我。”

    “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魏霸趁热打铁道:“接下来关中还有仗要打,将来丞相东进,关中也会是重要的战场,建功立业的机会多的是。让你兄长也来吧。”

    赵广睨了魏霸一眼,哈哈一笑,搓着手道:“子玉,你不要急,只要我的任命消息一公布,不仅是我兄长,还会有更多的人想到关中来,到时候就怕你安排不过来。”

    魏霸乐呵呵的说道:“安排不过来?只要真有本事的人才,从来不怕多。关中安排不过来,我们不能向外打吗?打下陇右,打下凉州,将来攻进洛阳,有多少人安排不过来?”

    赵广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赵广——包括他的父亲赵云支持魏霸,是因为他们知道诸葛亮压制非荆襄系的力量,跟着诸葛亮没什么机会,自己单干,实力又不足,依附于同是荆襄系,却又不完全是诸葛亮附庸的魏延父子才有机会,现在心愿得偿,说明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心情当然高兴。而魏霸则是想通过赵广向那些被诸葛亮排挤的利益团体发出信号,以吸引更多的人来投靠,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只要能为他所用,就达到了目的。经过一番努力,他的这个目标初步达成,心情也一样的高兴。

    两人心有灵犀,相视而笑。

    ……

    向朗背着手,在帐中来回踱着步。马谡坐在一旁,脸色憔悴,眼窝深陷,几天的逃亡,几天的躲藏,让他的精神近乎崩溃。

    向朗也快要崩溃了。马谡活着回来了,他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没松多久,就再次提了起来。马谡虽然藏在他的帐中,可是他却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是反对派用来攻击诸葛亮的武器。来敏为什么会提到先帝?不仅仅是因为这次北伐无功,而是因为先帝在世时,就说过马谡不可重用。

    识人不明,用人不当,才是来敏等人指责诸葛亮的重点所在。

    也正因为如此,向朗才更加为难。马谡不能在他的帐里躲一辈子,这样他就算活着,也等于死了。更何况也不能保证这个秘密能保守一辈子,迟早有走漏消息的时候。可是现在让马谡去见诸葛亮也不是一个好主意,诸葛亮正处于是非漩涡之中,他将如何处理马谡?不处理,无法面对众人,处理,那马家就完了。

    向朗无计可施,只能来回打转。

    马谡沉默了很久:“向公,我……我想去见丞相。”

    “不行。”向朗不假思索的一挥手:“至少现在不行。”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闪动,又说道:“要不,你回老家暂避一时吧。”

    “什么?”马谡愣了一下,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向朗,过了片刻,他坚决的摇摇头:“不行。”

    ——————

    感谢龙纹金刀的万点打赏!

    老庄曾经以为,分类前六遥不可及,不过今天一看,似乎也没有地狱到天堂那么远。上个月,老庄能一路赶上来,最终坐在新书第八的位置上,信心大增,相信这次也有机会。现在离第六还有三十票左右,咱每天赶几票,追上去!

    今天还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