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45章 多么痛的领悟

第245章 多么痛的领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请愿书很快送到了诸葛亮的面前。

    荆襄人集体发力,为马谡请愿,这件事也一下子惊动了整个蜀军。不用看内容,仅看看参加签名的这些人就能明白其中的份量。丞相长史向朗牵头,主簿胡济,参军廖化、杨仪、魏霸等人列名,堂堂皇皇几十多人,几乎是大半个丞相府。丞相府的掾属向丞相府请愿,这已经超出了建议的范畴,而是一次实实在在的力量展示。

    当然,也是一个讽刺。

    要杀人的是荆襄系的领袖,将被杀的也是荆襄系的精英,这场请愿不管怎么看,都是荆襄系的一次内讧。最难堪的,当然是风口浪尖上的诸葛亮。

    霍弋接到了向朗让向条送来的请愿书后,战战兢兢的拿到诸葛亮的面前。他不知道诸葛亮看到这封请愿书会是什么感想。这是荆襄人的态度,实际上也是对诸葛亮的不满,甚至是一种威胁。诸葛亮虽然一直以荆襄人的身份出现,可是他本人却不是荆襄人。他之所以能以荆襄系的代表出现,是因为荆襄人拥护他,现在荆襄人为了马谡来请愿,他是允还是不允?允了,当然是让步,不允,焉知荆襄人会不会因此抛弃他?

    诸葛亮接过了请愿书,却没有太多的反应。向朗做这些事,他岂能听不到一点风声。大半个丞相府都跑到向朗的大营里去了,再后知后觉,他也能猜到他们在干什么,更何况他是事必躬亲的丞相。

    “集合诸将议事,届时将这封请愿书公之于众,大家讨论。”诸葛亮淡淡的说道:“法是公器,那就按大家的公议来结果定马谡的生死吧。”

    霍弋明白了,连忙点头答应。他也是荆襄人,也在请愿书上签了名,知道诸葛亮这句话不仅是对他说的,更是对向朗说的,对所有荆襄人说的。

    把马谡的生死交给公议,这是诸葛亮的办法。你们能帮我压制住反对意见,马谡就不用死,否则,你们就不要再多说什么了。

    一个付之公议,诸葛亮就把自己身上的压力全部卸掉了。

    向朗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因此他和胡济等人紧急磋商,研究怎么对付来敏等人的折难。来敏与众不同,他资历老,学问好,在这种场合,正是他发挥的最佳战场。向朗等人虽然在精于吏治,可是要论引经据典,加在一起也未必是来敏的对手。

    学问这东西,不是人多就力量大。

    很快,这场关系到马谡生死的会议就召开了。向朗等人尽数出席,虽然做了不少准备,可是他们的压力还是不小。面对来敏,他们没有任何胜算,可是又不能不辩,否则,他们的请愿就是无理取闹。

    这几乎是一场注定无法胜利的战斗,所以向朗并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辩论上,他希望魏霸能兑现诺言,出面搭救马谡。事实上他也清楚,所谓的请愿,所谓的辩论,都是形式,目的都是要影响诸葛亮的决定。真正能决定马谡生死的,还是诸葛亮本人。而能让诸葛亮松口的,却只有魏霸。

    可是让向朗担心的是,所有人都到齐了,唯独魏霸没有出现。他几次用目光询问赵广,赵广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魏霸去了哪儿。

    向朗勃然大怒,脸色铁青。

    诸葛亮看在眼里,轻咳一声,宣布会议开始。只是他虽然没有向朗那么着急,眼神却也不由自主的向帐门口看去。

    来敏第一个跳了出来,公议开始。

    ……

    魏霸没有去丞相的中军大帐,对那里的辩论,他也不关心。能让荆襄系抱成团,向诸葛亮施压,他就达到了目的,不管诸葛亮怎么应对,都已经落了下风。

    至于向朗等人和来敏的辩论,他更是不抱什么希望。来敏是什么人,玩了一辈子嘴皮子的人,天天泡在那些书堆里,又岂是向朗等人能搞得定的。除了来敏,再看看尹默那些人,哪个不是在学问上下过苦功的。说起来也怪,尹默的学问来自于荆州的宋忠,现在却用来对付荆州人,而荆州人却没几个在儒学上下过苦功的。包括向朗在内,虽然曾经就学于司马德操,却被来敏认为不读书,是个吏,不是合格的大臣。

    魏霸带着魏兴,来到了辎重营。

    负责辎重营的杨仪去参加会议了,辎重营里静悄悄的。这些人大多是荆襄人,对马谡生死的关心远超过普通士卒,看到魏霸进来,他们都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向朗等人也许可以不把魏霸放在眼里,可是对于这些出身低微的荆襄人来说,年纪轻轻就做了参军的魏霸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至少不能得罪的人。想想参军杨仪父子在他手里吃过多少亏,想想那个被他打了脸,灰溜溜的回了成都的刘琰父子,就知道眼前这位笑眯眯的年轻人是个狠角色。

    “我来看看马参军。”魏霸笑眯眯的说道。

    他很快被带到了马谡的面前。

    马谡坐在乱草中,衣服很脏,却穿得很整齐,连边角都尽可能的抹平了。头发也尽可能的扎好,用一块青布包着。看到魏霸进来,他没有意外,只是有些羞惭。

    魏霸笑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魏兴让人搬来一张案,放在两人之间,又取出一个沙盘放在桌上。

    马谡眼神一紧,诧异的看着魏霸,似乎不太明白魏霸想干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会到这里来,是因为向公要救你。”魏霸一边摆弄着沙盘,一边说道:“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没有救你的道理,这个原因,我想我不必多说,你也一清二楚。我愿意来看你,是看在向公的面子上,看在我们同是荆襄人的乡情上。”

    马谡咬了咬干裂的嘴唇,惭愧的低下了头,打量着案上那些小旗子。“那这又是什么意思?”

    魏霸轻描淡写的说道:“看看你值不值得救。”

    马谡眼神一紧,有些恼羞成怒。他觉得魏霸是在耍他,他答应了向朗,却还在考虑是不是要救,甚至还说值不值得救,分明是把他当成了待价而沽的货物。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对马谡的羞恼,魏霸无所谓。“你应该清楚,丞相为什么要杀你,向公又为什么认为只有我才能救你。既然如此,我付了那么大的代价,总不能救一个冥顽不灵的傻蛋,你说是不是?”

    马谡哑口无言。他被魏霸当面打了耳光,却只能强忍着,想起以前他教训魏霸,让魏霸无话可说的情景,他感到非常悲哀。

    这才多长时间,两人的位置就颠倒过来了?当真是后生可畏?

    魏霸摆好了沙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神闪烁不定的马谡,直到马谡被他看得不自在了,这才笑道:“准备好了?”

    “哼,有什么好准备的?”马谡强作镇静的冷笑一声,伸手就去拿代表兵力的小旗:“不就是一个战术推演的游戏吗?”

    魏霸摇摇头,伸手按住了小旗,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说马幼常,兵凶战危,你当只是嘴上说说的?”

    马谡一愣,顿时臊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沙盘战术推演不是普通游戏,这也是作战的一部分,是庙算的一部分。孙子十三篇,第一篇就是庙算。他却如此轻忽,岂不正是把“兵凶战危”四个字当儿戏?

    更何况他还刚刚打了败仗,现在说这句话,可不就是好了伤疤——不,伤疤还没好——忘了痛?

    马谡的脸上火辣辣的,比魏霸抽了他两个大耳光还让他难受。之前的反思,现在全在这一句话面前露了馅,什么反思,什么总结,都是浮光掠影。不能真正从心理上警觉起来,不管他有多少领悟,将来还是会一败涂地。

    马谡迟疑半晌,慢慢的松开了手。

    “你走吧,你说得没错,我不值得你救。”马谡声音沙哑,脸色灰败,似乎在片刻之间就老了几岁。“我认输,年虽不惑,却依然是一个糊涂虫,实在不值得你救。”

    魏霸把玩着手里的小旗,淡淡的看着马谡,脸上既没有喜悦,也没有鄙视。

    “真心话?”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马谡仰起脸,自嘲的一笑,泪水顺着枯瘦的脸庞肆意横流:“我一直自以为才计无双,原来不过是坐井观天,只会空谈,当不得实用。自以为孙子十三篇倒背如流,却根本没有理解其中的微言大义,连第一句话都没有真正理解。”

    魏霸的嘴角抽了抽,似笑非笑。孙子十三篇,第一句便是“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马谡把战争当儿戏,可不正是连第一句都没搞明白。

    魏霸把小旗推到马谡面前,淡淡的说道:“能有这样的认识,你还有救的价值。来,让我看看你究竟领悟了多少?”

    马谡沉默良久,捏起小旗,看看沙盘,又看看对面眼神平静的魏霸,犹豫半晌,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喏。”

    此时此刻,他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马参军,不再是那个咄咄逼人的襄阳才子,而是一个被剥去了华丽的外衣,裸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的垂死之人,浑身上下看不出一点生气,只有眼神中还有一丝丝黯淡的光芒,如风中的火苗,随时都可能熄灭,却一直没有熄灭。

    ————————

    巧了,总榜第五十,分类第六,都是同一个,老庄差他20票,比昨天减少了十多票的差距,继续努力,赶上去!

    多么爽的发现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