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44章 推波助澜

第244章 推波助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忙糟了,又一次传错章节,老庄有罪!

    ————————

    听完了向朗的分析,魏霸收获不小,对蜀汉内部的政治派系了解得更多了。他之前的了解大部分来自于前世的零星记忆,知道结果,却未必知道原因。后来翻看公文,再有彭小玉从旁参谋,了解到了一些政治斗争的内幕。可是那些都不如向朗说得系统,说得透彻。

    比如他之前只知道诸葛亮提防李严,因为历史上,李严后来也被诸葛亮整翻了。现在听了向朗的分析,才知道李严的身份很复杂。他不仅是荆襄人,还是蜀汉内部东州系的代表人物之一,孟达的回归,让东州系死灰复燃,如果诸葛亮不赶回去主持东线的战事,是必让李严有机会获取更大的权利。目前镇守永安的是陈到,陈到不是荆襄系,而是元从系,却又和荆襄系亲近,原本安排他去永安,就是想牵制李严,可是他本人同样不是诸葛亮无法放心的一股力量。

    蜀汉政权,就像一只麻雀,体量不大,内部的各种关系却一样复杂。作为一个外来者,诸葛亮想要做出一番事业,坐稳丞相的高位,他就不得不紧紧的依靠荆襄系,把其他的利益派系死死的压制住,否则,仅是内部的争斗,就会耗尽蜀汉政权的所有元气。

    因此,诸葛亮之前有意借曹魏的力量削弱魏家的实力,也是出于无奈。魏延本人如果是一个能识大体的人,诸葛亮又怎么会这么急着下手。他重用他还来不及呢。

    魏霸不完全相信向朗的话,但是他也清楚,魏延的命运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性格。至少在历史上,诸葛亮在世的时候,魏延的子午谷计划虽然没机会实施,却还是受到诸葛亮重用的,对他的臭脾气,诸葛亮也一直很包容。

    “听公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魏霸诚恳的感谢道:“之前的确是我父子误会诸君了。”

    向朗松了一口气:“那你现在愿意帮我了?”

    “同乡之义,理所当然。”魏霸连连点头,不过他又随即佯作不解的问道:“依向公所说,马谡罪不至死,丞相之所以要处死他,却是为了堵住众人之口?”

    向朗点点头,长叹一声。

    “这就不对了啊。”魏霸接着说道:“丞相是多么有主见的人,又怎么会为了一些腐儒的非议,就自断手足?向公,你说他会不会是做个样子?”

    向朗沉下了脸,他已经和魏霸说了这么多,魏霸如果还推脱,那可就有些不识抬举了。你能不能救,是能力问题,想不想救,却是态度问题。出了力,最后还没救成,那我不怪你,可是如果你还是在这儿敷衍我,那就没意思了。

    “子玉的意思是?”

    魏霸佯装听不出向朗语气中的不耐烦,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么非议丞相用人不明的,想必是以来敏为主,益州人从旁助阵?”

    向朗点点头。

    “区区一个来敏,就能逼迫丞相低头,就能让我们荆襄系的人死于非命,那我们荆襄系的脸面何在?”

    向朗眉毛一挑,若有所思。他沉吟半晌。“你的意思是……”

    “向公,我们应该让他们看看荆襄系的力量。”魏霸立刻接上向朗的话头,小声说道:“丞相迫于压力,不能自言,我们可以说啊。丞相府中,大半是荆襄人,难道还压制不住区区几个书生的胡言乱语?等他们被驳得哑口无言,见识了荆襄人的团结,还有谁敢非要马幼常的性命?到了那时候,丞相自然顺水推舟,略施惩戒,轻轻放过了。”

    向朗眼神一扫,“如果还是不行呢?”

    “如果还是不行,我自然是唯向公马首是瞻,言无不听,计无不从,全力营救马幼常便是。”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向朗若有深意的打量着魏霸,嘴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好小子,比你父亲有城府。好,我听你的,只要能把马谡救出来了,我就豁出这张老脸,和那些人斗一斗。”

    “向公出马,自然是马到成功。”魏霸客气的笑道。

    向朗笑了笑,起身告辞。他走到门口,又停住了脚步,侧过身子,看着魏霸,突然说道:“子玉啊,你知道丞相最敬重谁吗?”

    魏霸愣了一下,脱口而出:“管仲,乐毅。”

    向朗诡异的笑着:“还有呢?”

    魏霸真的茫然了,这个问题,他真的不知道。

    “子玉,有时间读点诗吧,比如丞相的梁甫吟,就非常不错。”向朗说完,抬手挡住了魏霸:“好了,不用送了,就此留步。”

    魏霸坚持把向朗送到营门口,依依惜别。等向朗走远了,他站在营门口,半晌没有动。作为诸葛亮的粉丝,他当然知道《梁甫吟》,《梁甫吟》里提到了管仲、乐毅之外的另一个贤臣:晏子。这首诗里还有一个著名的典故:二桃杀三士。这是以智慧胜勇力的著名典故,但向朗说的显然不是这个,因为要论这种权谋,他刚才已经表现得够深了。

    他刚刚建议向朗发动荆襄系的力量和来敏等人打擂台,请求诸葛亮从轻发落马谡,便是连消带打的权谋。向朗想让他去求诸葛亮,他转过来却要求向朗先发动荆襄系表明态度,逼着荆襄系为马谡抱成一团,向诸葛亮施加压力。如果诸葛亮同意了,他当然有建议之功,如果诸葛亮坚持己见,不接受荆襄系的集体请愿,那荆襄系对诸葛亮自然会有所保留,等他再出面,胜了,自然有功,荆襄系会见识到他的手段和能力,失败了,也没人会说他不尽力,只会更加疏远诸葛亮。

    对于诸葛亮来说,不放马谡,就不是不给魏霸一个人面子的问题,而是要面对整个荆襄系。他的压力会大增。他可以失去一两个荆襄人的青睐,却不能冒着得罪整个荆襄系的危险。

    魏霸这是将事态扩大化,既让自己融入荆襄系的阵营,又逼着诸葛亮在荆襄系和非荆襄系之间选择一个。不管怎么说,他都能占到便宜。

    你不是说之前你们之所以不支援魏家,是因为我老爹是匹独狼,不知道团结吗?那好,现在我就要求和你们抱成团。你不是要救马谡吗?那就一起救,不能让我一个人冲在前面,你们躲在旁边看戏。要上一起上,这才叫团结嘛。

    向朗活了六十多年,又是有名的能吏,当然不会不懂这里的诀窍。所以他咬住了魏霸,如果不成功,魏霸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能袖手旁观。

    魏霸给他出了个难题,他转手又给魏霸出了一道考题。

    没错,这是考题,考验的是魏霸有没有那种闻弦歌而知雅意的敏感。要想在官场上争权夺利,就要有这样的本领,没有人会把话说得那么明显,任何事,也不会那么直白。如果不能见微知著,举一反三,那他就不配在官场上混下去,更谈不上和诸葛亮这样的人才争斗。

    魏霸如果能解开这道题,那么这就是向朗对他的一个点拨,他将会从中获益,并且有资格成为荆襄系中的一员,参与这场权力的游戏。如果魏霸解不开这道题,那也不能怪人,只能说你天生没有这种资质,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打手吧。

    打手嘛,就是田开彊,古治子那样的武夫,只能被人玩,不能参与玩人。

    这是一场智力游戏,仅仅有武力是不够资格参加的。吕布、关羽都是绝世猛将,可是他们在这样的游戏中都败下阵来,输得一败涂地。

    魏霸反复吟诵着《梁甫吟》,却想不透晏子身上有什么可以值得他效仿的事迹。他对晏子的了解局限于生淮南为橘,生淮北为枳,以及出使人国走城门,出使狗国爬狗洞,另外就是这个二桃杀三士,可这三个事迹,似乎找不到太多的微言大义。

    向朗真是老而弥辣,平时看起来不声不响,一出手就大有深意啊。

    向朗的确是一出手就大有深意。得到了魏霸的允诺之后,向朗立刻召集胡济、廖化等荆襄系的人才,直截了当的表明了他要救马谡,不能让马谡因为政治斗争而死的替罪羊,他亲自起草了一份请愿书,然后让这些人签名。

    向朗的年资、身份摆在那里,在座的荆襄人没有一个敢和他较量,更不敢冒着被乡人鄙视的危险拒绝签名,更何况他们也清楚马谡罪不至死,如果就这么死了,绝对是荆襄系的一大损失。诸葛亮以法治国,可是法不责众,既然有向朗牵头,他们当然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退缩。

    于是,一份请愿书完成了,魏霸看过之后,也在上面签了名。他的年龄最小,身份也不够高,只能敬陪末位。不过,能在这份请愿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便是一个胜利。

    不管有多少水份,他现在也是荆襄系的一员了。

    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仅有开端是不够的,仅仅是其中一员也是不够的,魏霸像一只潜伏的猛虎,等待着更好的机会,在荆襄系中争取更有利的地位。

    ————————

    现在老庄离目标只有十票的距离了,继续努力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