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52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252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突然要离开关中,是魏霸没有预料到的事,或者说没想到会这么急。郿坞议完了事,他又急急忙忙的赶回了长安。他要离开,总得把相关的事交待一下。

    赵素吓了一跳,随即又开心的笑了起来,美滋滋的说道:“参军,你离开长安,这里就是我做主了。”

    魏霸对他已经习惯了:“你做主吧,希望能把这个主做好,千万不能做败家子。”

    “你看你说的。”赵素慷慨激昂的拍着胸脯:“参军你就放一百个心,关中要出了事,别说你饶不了我,我家老爷子也不能饶了我。”

    这话魏霸相信,赵家为了这次战事,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惊人的,而且得罪了诸葛亮,在找到新的替代人选之前,他们只能跟着魏霸一条道走到黑。魏霸这么相信赵素,敢于把这么大的任务交给他,就有这方面的考虑。当然了,赵素本人有能力,也是一个方面,魏霸相信他能把关中的事处理好。

    和赵素商量完了,魏霸又给老爹和师父刚写了一封信,说明了情况,安排专人送去。然后他叫来了夏侯徽,告诉他即将离开长安,不过不是去成都,而是去汉中,问她是不是现在就跟他走。

    夏侯徽叹了一口气,心道这个魏参军是真傻还是装傻?去成都,看夏侯夫人,不就是一个借口嘛,你连这个看不出来?难道非要我亲口说,我不回洛阳,我愿意给你做妾?

    看来彭小玉说对了,这人还真是善良得有点迂。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有点善心,早在郿坞,她就死了。

    夏侯徽咬着嘴唇沉吟了片刻:“既然伯父和公主马上就可能离开长安,我一个人呆在长安也不方便,还是跟着参军一起先去汉中吧。”

    “那好,你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

    “这么急?”夏侯徽诧异的看着魏霸,说走就走,汉中出事了,还是有军事行动?

    魏霸一笑,目光如电般的扫了过来,夏侯徽心一慌,连忙避开了眼神,心里暗自后悔。刚才这句话问得有点突兀,难保魏霸不会生疑。

    魏霸见夏侯徽神态不自然,不禁笑了笑。他虽然不明白夏侯徽在想些什么,可是这点警惕,他还是有的。由一个誓死不从的烈女,突然回心转意,不想回家,宁愿做一个俘虏,恐怕不是认命这么简单的理由所能解释的。不过,他也需要有一个渠道,把他想让曹睿知道的事情传达出去。

    “嗯,军情紧急嘛。”魏霸含糊的应了一声,挥挥手:“你赶紧去准备吧。路不太好走,你不能带太多的行李,另外,你带一个侍女,随身服侍,也好做个伴。”

    “多谢参军。”夏侯徽心虚的应了一声,匆匆的走了。一回到住处,她立刻把刚刚探听到的这个消息告诉了夏侯懋。魏霸说要回汉中,而不是回成都,又说军情紧急,显然这个军事行动是在汉中以东的房陵一带。房陵一带是魏蜀吴三国交接点,蜀国的行动既有可能是针对魏的,也有可能是争对吴的,现在还说不准,但是不得不防。

    要知道魏国的皇帝陛下就在宛城,魏霸又是喜欢出险招的,万一他直扑宛城,偷袭皇帝陛下,那可就是大事了。

    夏侯懋得知这个消息,也是紧张不已。只是他现在还无法回去,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未必送得出去,只能等机会。

    夏侯徽又挑了一个侍女,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了门。事出仓促,难免有些急急忙,一路紧赶慢赶,等她出了门,看到魏霸时,魏霸已经骑在马背上,晃着马鞭在等了。两批空鞍战马等在一旁,轻松的摇着尾巴。

    夏侯徽赶上前去,微喘着躬身施礼:“让参军久等了。”

    魏霸漫不经心的摆摆手:“无妨,只是要委屈姑娘骑马了,不知道能不能习惯?”

    夏侯徽还没说话,那个小侍女已经急赤白脸的叫了起来:“这怎么能行,我家姑娘从来没骑过马。又是山路,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魏兴勃然大怒,催马上前,挥起马鞭就要抽她。魏霸诧异的瞟了一眼那个身材窈窕,神情却有些凶悍的侍女,眨眨眼睛,伸手示意魏兴后退:“这就是你挑的侍女?”

    夏侯徽脸一红,转身斥道:“铃铛,闭嘴!不可对参军无礼。”又转身对魏霸说道:“她是我家生的奴婢,失于管教,冲撞了参军,还请参军恕罪。”

    魏霸嘿嘿一笑:“原来倒是个忠心的,那也就罢了。不过,你有句话说得很对,山路很险,所以你还是多把心思放在路上,不要一不小心掉下去,可是连尸骨都找不到。”他顿了顿,又道:“真要摔死了,那倒还算是好的,就怕半死不死,被山里的野人捡去当了婆娘,然后生一堆野猴子,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呢。”

    铃铛见夏侯徽为了她向魏霸道歉,心里恼怒,正待拼着一条命也要和魏霸讨个公道,听了魏霸这话,一想到被野人捡去做了老婆,还要生一堆野猴子,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半个字也不敢吭了。

    魏兴等人见了,暗自笑得肚疼,也没心情和两个女子斗气,纷纷拨转马头,向前驰去。

    夏侯徽看着高大的战马,伸手提着衣摆,犯了难。她的衣服虽然不是那种宽大的襜褕,可是骑马却是万万不能。如果像魏霸那样跨骑在马背上,势必要把衣摆往上拉,那样的话,她的两条腿可就全落在外面了。大冬天的,冷倒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被一群粗鲁的士卒看着,这可如何是好?

    “怎么了?”见夏侯徽迟迟不肯上马,魏霸不免有些诧异:“真不会骑马?”

    夏侯徽臊红了脸:“会骑,可是没胡裤。”

    魏霸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原来骑马穿的是连裆裤,正常人穿的裤子就是两条裤腿,屁股却是光着的,根本无法骑马。一想到夏侯徽的衣服下是光溜溜的小屁股,魏霸忽然有些心动起来。

    夏侯徽见魏霸摸着下巴,眼睛不怀好意的看向她的臀部,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向马后面让了让,低下了头。铃铛现在还没从野人的惊恐中回过神,否则肯定会拼着命也要骂魏霸一顿。

    魏霸见夏侯徽满脸通红的躲到了马后面,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掩饰的咳嗽了一声。四处看了看,也找不到谁的衣服是夏侯徽能穿的。他身边的武卒个个身材高大,夏侯徽虽然身材高挑,可和他们相比,那着实差得太远。再说了,穿大男人的裤子,夏侯徽也未必肯。

    “来,你和我同乘一马,侧坐在马鞍上,行不?”

    夏侯徽虽然不情愿,可是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拉着魏霸伸出的手,上了马,侧坐在马背上。这样一来,她为了保持平稳,不得不倚在魏霸的怀中,手臂还得紧紧的搂住魏霸的腰。虽说已经下定决心委身魏霸,要用自己的美色和声誉为魏国做点贡献,可是如此和魏霸亲密接触,还是让夏侯徽臊得抬不起头来。

    魏霸凑在夏侯徽的耳边,轻声说道:“事急从权,请姑娘担待一二。”

    夏侯徽含糊的哼了一声,手紧紧的揪住了魏霸的腰带。魏霸转过头,斜睨着铃铛:“你呢,能骑马不?要不要也找个人合乘?”

    “哼,我才不在乎呢。”铃铛撇了撇嘴,打开包袱,取出一件冬衣,往马鞍上一扔,然后飞身上了马,一夹马腹,战马希聿聿一声长嘶,轻快的向前奔去。铃铛在马背上稳如泰山,神采飞扬。

    “哟,看不出骑术不错嘛。”魏霸赞了一声。

    “她通晓武技,能骑善射,剑术还得过奋威将军邓展真传。”夏侯徽羡慕的看了一眼铃铛的背影:“可惜,那时候我没跟着学一点。”

    “原来还是个女英雄。”魏霸轻磕战马,向前奔去,战马一动,夏侯徽下意识的搂紧了魏霸,几乎是贴在魏霸怀里。她羞得无地自容,只好尽可能的低着头,也顾不上回答魏霸的话了。只是她低着头,魏霸固然看不到她的脸,却看到了她修长的脖颈。魏霸一时心动,很自然的伸出手臂,轻轻的搂住了夏侯徽的腰。

    虽然隔着厚厚的冬衣,夏侯徽还是感觉到了那只大手的力度,顿时浑身战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远处,时刻注意着魏霸的敦武嘴角一挑,轻笑道:“少主的宝枪,终于要见血了。”

    魏兴莫名其妙:“你说什么,少主要和人交手吗?”

    “当然。”

    魏兴勃然大怒,手按上了刀环:“是谁这么大胆,敢冒犯少主?过我这一关再说。”

    敦武忍俊不禁,伸手拍拍魏兴的肩膀:“小子,这件事,可不能由你代劳。你啊,安生的看着,别让人找扰少主就成。”

    魏兴眨巴着眼睛,看看敦武,再看看远处拥着夏侯徽,脸上笑得和朵花儿似的魏霸,渐渐的明白了。“敦兄,你是说……夏侯姑娘?”

    “除了她,还有谁?”敦武轻蔑的瞥了他一眼,打趣道:“你还想代劳吗?”

    魏兴头摇得像拨浪鼓,口水飞溅。

    敦武长叹一声:“少主别的都好,就是这方面手段软点。要听我的,早就把这俘虏收房了。惹得老子火大,连那个什么公主都给办了,哪里能让她们这么嚣张。”

    ————————

    唉,老庄欲哭无泪了,半天时间,月票一张也没有啊。没脸见人了,遁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