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58章 潜在的金矿

第258章 潜在的金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严格的说起来,夏侯徽不是个合格的家庭主妇:她的厨技也就是煮个面条——如果这个时代有面条的话——的水平,最多再打个鸡蛋,不过好在她身边有个能干的侍女铃铛。铃铛除了脾气暴躁一点之外,菜刀使得和她的剑一样好,傅兴他们刚坐下没多久,她们主仆俩就端着一大盘子菜走了进来。这个成绩自然又落在了夏侯徽的头上,为魏霸大大的露了个脸,着着实实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如果夏侯徽是做正妻,没有会对她有这个要求,富贵人家的女儿,有几个会做菜的,不过她现在的身份是妾,妾者,立女也,生来就是要侍候人的,不会做菜怎么行。

    魏霸不忍心让夏侯徽受这种委屈,挥手让她出去。夏侯徽也没反驳,默默的退了出去。铃铛看在眼里,气哼哼的说道:“姑娘,我就说你是白费心思,你看他到处防着你,作坊不让你去,和他兄长说话,让你避开,现在又把你赶出来。你当真就给他做个侍妾?这是你能做的事吗?”

    夏侯徽抿着嘴唇一笑,摸了摸身上的锦衣:“你觉得他真把我当侍妾吗?你看过哪个侍妾不侍寢的?”

    “那还不是迟早的事。”铃铛撅着嘴巴,央求道:“姑娘,你别太天真的了。我们逃走吧,只要你点个头,我一定护着你杀出去。”

    “白痴。”夏侯徽瞪了她一眼:“这是军营,你以为是十来个人的贼窝,任你来去啊。”

    “我死没关系,我就是舍不得姑娘受这份委屈。君辱臣死,我愿意为姑娘去死。”

    “你还是为我好好的活着吧。”夏侯徽拉着铃铛的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铃铛吃惊的抽回手,受宠若惊,手足无措:“姑娘,尊卑有别,婢子当不得姑娘如此亲近。”

    “好了好了,在这儿,就我们俩相依为命,我倚仗你的地方还多着呢,你就不要太见外了。”夏侯徽说着,想起了魏霸说的那句“互相取暖”的话,不由得脸一红,低下了头。魏霸虽然有时候嘴上轻佻,经常拿她开些玩笑,可实际上一直很克制,并没有把她当成一个真正的侍妾对待。这份宽容,让夏侯徽避免了意料中的屈辱,也让她对魏霸多了一些感激。

    帐内,魏霸等人相谈甚欢。自从魏霸离开汉中之后,已经有一年多没见过傅兴了,至于张威等人,本来就是不很熟悉,更谈不上联系。他们随吴懿来到筑阳之后,魏霸事务繁忙,一直没有时间和他们好好聚聚,今天大年夜,倒是个难得的机会。

    酒过三巡,傅兴满上酒,双手奉到魏霸面前,笑眯眯的说道:“子玉,这杯酒,是我们敬你的,祝贺你在关中立下赫赫战功。”

    魏霸连忙举杯,客气的说道:“惭愧惭愧,些许微功,不值一提。你们看,没升官,没发财,还是老样子。倒是仲简,一下子由都尉跳到将军了,以后见到他,你们应该好好的敲诈敲诈他。”

    众人失笑,傅兴也笑着说道:“仲德那顿酒,是肯定跑不掉的。不过,今天我要代表几位兄弟,向你讨个公道。”

    “公道?”魏霸诧异的笑道:“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竟然劳烦你们几位来讨公道。”

    “天怒人怨,也许有些夸张。不过,你有失公允,却是真的。”傅兴搂着魏霸的肩膀,故意连声坏笑:“亲不亲,家乡人,美不美,家乡水。这句话还是你告诉我的,现在怎么只记得提携师兄,却把我们这些乡党抛在一边不理?”

    他们一来,魏霸就大致猜到了他们的目的,现在听傅兴借酒遮脸,把要求提了出来,更是明白,连忙说道:“照这么说,这酒可不能喝了。”

    傅兴佯作不快,其实心里也有些忐忑。“怎么,看不起我们兄弟?”

    “岂敢。”魏霸笑道:“是你的罪名太大了啊。我何尝不记得乡党?我在关中时,时刻想念着你和诸位乡党,只是关山万里,我也没办法啊。这不,我特地请令,从关中赶来,就是为了和各位并肩作战,难道这还不够诚意?”

    “当真?”

    “千真万确。”

    “那就对了。”傅兴大喜,招呼道:“诸位兄弟,一起举杯,敬子玉一杯。”

    “敬子玉。”张威、冯进等人也喜上眉梢,纷纷起身,七嘴八舌的说道。魏霸含笑,和每一个人碰了杯,然后一饮而尽。冯进主动拿起酒壶,给他满上。傅兴一抹嘴,扯开衣领,大声笑道:“既然子玉说了这话,那我们就不遮遮掩掩了。子玉,你说实话,这次出兵,究竟是想打谁?有没有收复襄阳的打算?我们这些人,可是天天盼着能打回荆州啊。”

    “荆州,迟早要夺回来的,不过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魏霸摆摆手,示意大家落座。既然他们主动来示好,他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这些人是荆襄系中武人的后代,长辈大多在夷陵之战中捐躯了,也没什么学问,和那些诗书传家的荆襄人不能比。要想振兴家门,当然只有多打仗,打胜仗。眼下在房陵的大军中,吴懿是元从系,跟他们关系不算紧密,孟达是东州系,又是一个麻烦人物,都不是他们依附的理想对象。魏霸以弱冠之年,接连在房陵和关中打了两个胜仗,提携了兄长魏风和师兄赵云,自然就成他们羡慕和依靠的对象。

    “那我们就是虚张声势?”张威有些失落的问道。

    “也不尽然。”魏霸摇摇头,想了想,转身进了后帐,从里面扯出一张地图。见魏霸拿地图,傅兴会意,立刻将铺在中间的杯盘收拾开。魏霸摊下地图,环视一周,见这些年轻人个个眼神兴奋,不由得暗自发笑。

    这些都是金矿啊,丞相为什么不多提拔提拔他们呢?不错,这些人大多是比较纯粹的武夫,没什么学问,行军作战,也大多是靠家传的一点本事。可是他们有这么好的底子,只要稍加点拨,就有可能成为合格的将领,甚至有可能出现几个奇才。用他们,不比用姜维那样的凉州人更稳妥吗?既然你不用,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诸位,我想你们应该听仲简说过,我有一个关于战术推演的游戏。”

    张威等人互相看看,连连点头。他们都知道这个战术推演的游戏,据说丞相也用这个游戏来进行战前规划,只是傅兴了解得有限,所以玩起来总是不怎么顺手。

    “既然大家今天这么有兴趣,我们就来玩玩这个游戏,大家互相切磋,想必会比我一个人说更有说服力。”魏霸将战术推演的游戏规则说了一遍,张威等人之前听说过一些,但魏霸讲得更详细,更透彻。他们认真的听着,然后开始分组推演。

    正如魏霸所说,进行战术推演的好处,就是把各方的客观因素都摆在明处,然后进入角色,站在敌人的角度想问题。换一个角度,有时候会有很多不同的发现,能在很大程度上纠正先入为主的毛病,比起纯粹在口头上辩论更客观些,更理性些。

    因为涉及到汉魏吴三方,这个推演也就增加了更多的复杂性,他们分成四伙,一伙做裁判,另外三伙分别扮演三方,互相揣摩其他两方的心理,然后实行相应的对策。这里面的复杂性,很快就把所有人吸引住了,他们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讨论,有时候还会发生激烈的争辩,甚至争得面红脖子粗。

    不知不觉,半夜就这么过去了。当敦武等人在大帐外将青竹扔进火堆,发出一声声炸响的时候,他们才从推演中惊醒过来。

    “少主,恭喜发财,发厌胜钱啦——”魏兴第一个冲了进来,摊开双手,开心的笑道。

    魏霸一惊,这才想起来还有发压岁钱的年俗,可是自己居然一点也没准备。就在他窘迫的时候,夏侯徽笑盈盈的走了进来,铃铛手里捧着一个大木盘,上面放着一枚枚系了红丝带的厌胜钱,一边说着吉祥话,一边在每个人的手里都放了一枚。

    “谢谢夫人。”

    “谢谢夫人。”

    武卒们一个个开着玩笑,乐呵呵的走了。

    魏霸挠了挠头:“你怎么有这些?”

    “环儿姑娘带来的,看你忙,就没对你说。这些细务,交给我来做就行了。”

    夏侯徽说完,笑眯眯的向魏霸行了一礼:“祝参军新年吉祥,旗开得胜,所向披靡,心想事成。”又转向傅兴等人,一一行礼,说着恭贺新年的吉祥话,礼节周到,温和得体,比魏霸本人能做到的还要好。即使傅兴等人也不是普通人家出身,可是在夏侯氏这个光环面前,他们也不自然的有些拘束起来,对魏霸又添了三分羡慕。

    魏霸看着刚刚还大呼小叫,现在忽然一个个恭敬有礼,一副谦谦君子模样的傅兴等人,忍不住喜上眉梢。原来身边站个身份尊贵的女人,真的这么拉风啊。

    ——————————

    魏霸很拉风,老庄很紧张,这两天月票总让老庄提心吊胆的,继续求月票!老庄咬牙坚持,不到万不得已,不发单章。

    用尽全身力气喊,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