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60章 同病相怜

第260章 同病相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吴懿正站在地图前端详,听到魏霸进来的脚步声,他转过头,看着魏霸笑了笑,刚要说几句闲话,便一眼看到了魏霸手中的船模,不禁收起了笑容:“子玉,大过年的,也不来给我拜个年,整天钻在匠作里,原来就是做这个?”

    魏霸不好意思的拱拱手。虽在军营,可是这几天大家都很轻松,互相拜年,聚在一起玩耍,像他这样一头钻在匠作里打造模型,连给上官拜年都给忘了的,还真是不多。

    “将军海涵,一时忙得忘了,现在就给将军拜个晚年。”

    “晚年?”吴懿戏谑的笑道:“我有那么老了吗?”

    “这个……”魏霸窘迫的干笑了两声:“是属下口误,口误,将军正当英年,岂能言老。属下的意思是说,给将军拜个迟到的年。”

    吴懿哈哈大笑,大步走过来,一手抚着魏霸的背,一边让人准备酒菜。“子玉,你不要多心,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忠于国事,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岂有怪罪之理。我虽然没什么能力,做不得大事,这点肚量却还是有的。来来来,坐下说话,且让我看看,你又做出了什么精妙的军械。”

    吴懿身份尊贵,又是长者,他可以开玩笑,魏霸却不能不讲礼节,也跟着开玩笑。吴懿开玩笑,那是平易近人,他要和吴懿开玩笑,那就是没有家教了。

    魏霸恭恭敬敬的入了座,把船模放在一边,先敬了吴懿几杯酒,把拜年的礼节走完,至于礼物,就只能回去再补了。估计夏侯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他这两天一直呆在作坊里没回去,她也没办法。

    喝完了酒,魏霸拿出了那只船模,对吴懿讲解了一通,又说明了一下试验的经过。吴懿认真的听着,不时的插一两句嘴,最后放下了酒杯,问了一个问题:“这一艘船,能突破魏军的防线吗?”

    “有七成的把握。”魏霸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他也做过相应的测试了。“只要对方的楼船数量不超过三艘,有七成的把握可以突破防线。”

    “那已经很不错了。”吴懿又问道:“速度上,有优势吗?会不会因为船体加盖了铁甲之后变得沉重,影响速度?能不能保证在魏军的追击下全身而退?”

    蒙冲本来是一种小型战舰,专门用来冲锋陷阵的,速度快,机动性好,但是攻击能力不强,防护也不足。加装了铁甲之后,速度大受影响,所以魏霸干脆舍弃了速度的优势,一心做大做强,把它变成一个攻坚与防卫能力同样出色的装甲船。这样一来,速度自然受到了影响,尽管他把所有不必要的装饰件都去掉了,速度依然只比最慢的楼船快一点,和普通的蒙冲无法相提并论。

    毕竟船就那么大,要想保证攻击能力,就要保证战士的数量,留给桨手的空间有限。不能大幅度的增加桨手的数量,就无法提高速度。

    这是在特定的动力条件下的两难选择,魏霸也无法解决。

    “这么说来,一艘船解决不了问题。”吴懿摇摇头,爱不释手的看着那只船模。“子玉,我不是舍不得这艘楼船,你要愿意,大可以拿去改装,就当是个样品。将来等我们大举伐吴时,可以造上几十上百艘这样的装甲船,相信孙权一定会俯首称臣。只是现在,我不赞成你用一艘船去冒险。”

    他端起酒杯呷了一口,意味深长的看着魏霸:“子玉,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魏霸也慢慢的冷静下来。吴懿说得对,这一艘船再先进,也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因为速度的原因,它很可能被魏军拦截,落入魏军之手。如果不能保证全身而退,那宁可暂时不用,等更好的时机再说,以免技术泄漏到敌人的手中,弄巧成拙。他的机械技术高明,可是不代表敌人就没有聪明人,据说魏国那个马钧就仿制出了霹雳车,威力比他打造的也不差。马钧独立研发改进的连弩车,也几乎能与他改进的连弩车抗衡。如果再让他看到这艘装甲船,很难保证他不会同样仿制出来,说不定还能做得更好。

    可是动力问题,真的没什么好招啊。

    魏霸对吴懿的态度很满意,毕竟吴懿是支持他的工作的,意见也算是中肯。可是他一时半会的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他又造不出蒸汽机,否则可以造一艘螺旋桨的蒸汽船,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从吴懿那儿出来之后,魏霸多少有些沮丧。好在他前世做技术,已经习惯了技术方案优异,经济可行性不足而被否决的情况,这一世每日反思,在心性上又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这点沮丧也仅仅是那么一会儿的事,很快就被他用正面情绪代替了。

    魏霸半路上去找了一下冯进,把结果说了一遍。冯进有些失望,却也非常理解。吴懿说的也有道理,在没有必胜把握的情况下,贸然出动,是一个很不明智的事。

    冯进没有怪魏霸,但是他的失望落在魏霸的眼里,魏霸却有些不安。他带着船模,回到自己的营帐。夏侯徽和环儿、铃铛正围在一起说话,一看到他进来,连忙起身相迎。环儿行了一礼,匆匆的走了。魏霸一屁股坐下,这才觉得有些疲倦。

    两天两夜,几乎没有真正的睡过一个囫囵觉,纵使他的身体很结实,也有些累了。

    “参军是先休息,还是先吃点东西?”

    “不吃了。”魏霸吐了口气,靠在案上,伸出两条腿:“帮我打点热水,我想泡泡脚,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夏侯徽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魏霸靠着案,看着那只精致的船模,眼皮不由自主的开始打架。等夏侯徽和铃铛打了热水进来,魏霸已经睡着了。

    夏侯徽和铃铛互相看看,无奈的苦笑。

    “想不到他做事还真拼命。”铃铛轻声说道:“这年头,肯这么吃苦的年轻人可不多。”

    “是啊,像他这种不愁前程的富贵子弟,肯冒险诈降的,更不多。”夏侯徽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抱起魏霸的一只腿,脱去他的靴子。靴子还没完全脱下,那三天没洗的脚臭味就涌了出来,充斥整个大帐,险些薰夏侯徽一跟头,就连铃铛都不由自主的掩住了鼻子,用手连连扇动,低声叫道:“真臭,臭死了。”她见夏侯徽苦着脸,一副快要呕吐的样子,连忙将她推开:“姑娘,你放着吧,我来。”

    夏侯徽实在是忍不住了,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闻过这么臭的脚。她连忙起身跑出了帐,蹲在帐门口,双手扶膝,一阵干呕。魏风和环儿正好匆匆的走来,一看到夏侯徽这副模样,不免有些诧异,喜得眉毛乱颤:“这么快就有了?还是子玉厉害啊。”

    夏侯徽莫名其妙,随即又明白过来,羞得满脸通红,连忙说道:“参军太累了,刚刚睡了。”

    “啊,已经睡啦?”魏风懊丧的拍拍脑袋,“我还想着过来给他道个歉呢。”

    魏风这两天不是一次两次过来想给魏霸道歉了,夏侯徽从环儿那里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由,连忙笑道:“校尉,你是参军的兄长,还不知道参军的脾气?他又怎么会计较校尉的酒后之言。放心吧,他不会记在心上的。”

    “我知道子玉心善,可是那天喝多了,我一时失言,说了对不住子玉的话,不道个歉,我自己过意不去。”魏风一边说着,一边抽了自己两下:“唉,这酒是不能喝,一喝就满嘴胡言乱语。”

    见魏风如此自责,夏侯徽也不禁感慨不已,只好又劝了魏风几句,这才把他劝走。

    送走了魏风,夏侯徽转身进帐。铃铛已经把魏霸的两只脚摁在热水里,用力的搓洗着,看那样子,似乎恨不得搓掉一层皮。夏侯徽忽然想起魏霸为夏侯懋夫妇准备的足浴桶,又想起彭小玉那熟练的足底按摩技术,不由得一阵失落。

    我除了头脑聪明一点,读过一些书之外,还有什么能耐?亏得魏霸不是一个苛刻的人,否则我就连侍候人都不会,做个妾也做不好。

    见夏侯徽坐在一旁,看着熟睡的魏霸出神,铃铛用胳膊肘捅了捅夏侯徽:“姑娘,你进来干什么,这里太臭了,你还是先出去,等我收拾好了。你再进来。咦,你总看他干什么?他虽然长得还算英俊,可是天天看,还没看够,非得这个时候看?”

    夏侯徽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的目光一直落在魏霸那张略带疲惫的脸上。她刚想起身离开,却看到魏霸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神情中带着些许紧张,些许担忧,像一个面对着未知危险的孩子,露出了本能的恐惧。

    这是魏霸平时自信从容的表情大相径庭,夏侯徽从认识魏霸那一天起,就没看到过他这种表情,哪怕是在长安为间,甚至是被她识破身份之后,软禁在郿坞的那些天,魏霸永远都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露出内心的恐惧。

    这丝发自本能的恐惧,一下子打动了夏侯徽。她忽然又想起了魏霸的那句话:让我们两个同病相怜的可怜人互相帮助,相拥取暖。

    “姑娘,你怎么还不出去?真的想看,以后有的是机会。”

    夏侯徽微窘,连忙说道:“我不是看他,我是看……”她目光一扫,看到了滚落在魏霸腿边的那只船模,连忙说道:“……这只船,咦,这是什么船,是蒙冲吗?”

    ————————

    月票战况激烈,老庄不知道结果会如何,能保证的只有自己的态度了。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