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66章 共浴(求月票!)

第266章 共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现在的身体是二十岁,按照现在的说法是刚成年,可是他的灵魂却是一个见识过风花雪月的正常男人。如果说之前没有把彭小玉办了是因为彭小玉脸上那块青斑实在是太具杀伤力,那面对花容月貌的夏侯徽,他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之所以没有立刻把夏侯徽拿下,只是因为他的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对强迫女人上床这种事有一种本能的拒绝,哪怕这个女人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俘虏。

    他一直期望着有一天夏侯徽能抛开心理负担,真正的成为他的女人。他觉得只有那样,才能真正的琴瑟和谐,才是真正的灵与肉的交融,而不仅仅是**。

    实事求是的说,他也想过,不管夏侯徽抗拒与否,反正她现在就是嘴边上的一块肉,什么时候想吃就吃了,何必管肉怎么想。就像敦武他们说的那样,干净利索的给办了。可是每次事到临头,他都无法欺骗自己,最终只能放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底限,没有道德底限的那是畜生。他可以把别人骗得团团转,可是他无法欺骗自己。他相信如果放弃了那个底限,他就会放弃更多,直到有一天,变成一个真正的野兽。

    很多事,只要跨出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他最清楚掌握了权利的人如果没有道德底限,会是一种如何恐怖的存在。他终将掌握最高权力,又怎么能不小心谨慎的守着自己的底限。

    在生理本能和心理克制的纠结下,魏霸其实也很煎熬。对夏侯徽要主动侍浴,他当然欢迎之至。

    大帐内热气腾腾,夏侯徽的脸被薰得有些发红,她虽然横下了心,身体却跟不上节奏,手有些发麻,腿有些发软。特别是解开魏霸的腰带,褪下他的裤子时,她臊得满脸通红,偏过了头,看都不敢看一眼。

    魏霸的气息有些粗了,丹田处一股热气直冲下面,草原上升起了不落的帐篷。突然的变化,火热的触感,让原本就有些慌乱的夏侯徽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目瞪口呆的看着魏霸昂扬的分身,随即又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把头转了过去。

    魏霸得意的坏笑了一声,伸手扯开腰带,任由宽大的胡裤落在地上,赤条条的走过来,抱起夏侯徽缩成一团的身子,向浴桶走去。夏侯徽紧张得直抖,伸手抵住魏霸的胸口,却又使不出力气。细长的手指接触到魏霸强健的胸肌,既像是想推开他,又像是在温柔的抚摸。魏霸身上的热量透过薄薄的衣衫,蛮横的侵入她的肌肤,像火一样,烤得她满脸通红,连耳垂都变成了半透明的血玉,修长的脖子和半敞的胸口也泛起了一层淡淡的嫣红,激起了一层战栗。

    魏霸托着她,站在浴桶边,极力保持着最后一丝冷静:“夏侯姑娘,你……不后悔?”

    夏侯徽紧紧的抓住魏霸肌肉鼓起的手臂,指甲几乎抠入肉里,她不敢抬头看魏霸的眼睛,生怕魏霸看出她心中的犹豫,看出她的挣扎,看出她的用心。她鼻翼翕张,浑身战栗,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我……我……不……后悔。”

    “从此甘心做我的女人?”

    “我……”夏侯徽愣了一下,慢慢的抬起头,紧张的迎着魏霸的目光。魏霸的脸红如火,眼神中似乎也有火,却有着一丝让人心动的真诚。夏侯徽突然心中一动,随即转开了头,犹豫着伸出手,慢慢抱紧了魏霸的脖子,喃喃说道:“我不后悔,我甘心做你的女人。”

    魏霸嘴角轻挑,慢慢的弯下腰,将夏侯徽小心的放入浴桶中,随即自己也跨了进来,倚着桶壁做好,将夏侯徽搂在怀里,将下巴搁在她柔嫩的肩膀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夏侯徽蜷缩在魏霸怀里,感受着身后强健的身体,感受着身下那个不安份的物事,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她出身富贵之家,对男女之事并不陌生,即将出嫁,母亲也将为人妇的一些事给她讲过,可是亲自经历却还是第一次。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母亲讲过的所有要点,全部飞到了九霄云外,连一点影子都没留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她一头雾水,茫然无措。

    魏霸抱着她,手指在她的胸腹间慢慢的摩挲着,在不经意插入了衣襟之间,解开了一根根丝带。轻薄的丝衣浸了水,仿若透明。白晳的皮肤清晰可见,就连上面的红晕和栗起都历历在目。魏霸微闭双目,鼻尖轻轻的触着夏侯徽的脸颊和耳朵,慢慢的将她半透明的耳垂含入口中,轻轻的咬着。

    夏侯徽抓着魏霸的手,不让这双使她面红耳赤的魔手乱动要,可是对魏霸温柔的进攻毫无抵抗能力。一股股热气从四面八方侵入进来,和体内的火融合在一起,慢慢的软化了她僵硬的身体,软化了她心中竖起的壁垒。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转过头,颤抖而火热的唇迎上了魏霸的唇。她笨拙的吸吮着,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敢看魏霸一眼,只是用嘴唇被动的迎接魏霸的进攻。

    魏霸的眼中有淡淡的笑意,浓浓的怜惜,他压制着自己的冲动,一步步的卸下夏侯徽的防卫。他引导着夏侯徽转过身来,让她的双臂环住自己的脖子,双手伸到水下,托起夏侯徽滑腻的臀,手指沿着两片臀丘滑了下去。

    “哦——”正享受着热吻的夏侯徽突然长吸一口气,弓起了身子,将颤悠悠的椒乳和两颗粉红色的葡萄展现在魏霸面前。魏霸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占领了阵地。

    “啊——”夏侯徽用力的抱紧了魏霸的头,仿佛想将他摁入自己的胸膛,按进自己的心里。在床第之事上,她只是个学院派,在魏霸这个实战派面前,她没有任何还手余力,仅仅抵抗了片刻,就举手投降。

    “我要……”夏侯徽喘息着,笨拙的咬着魏霸的耳朵。

    “你要什么?”魏霸有条不紊的问道。

    “我……要你。”夏侯徽扭动着身体,像一条躁动的蛇,极力的想缠住魏霸强健的身躯。“我要……做你的……女人。”

    “还有呢?”魏霸戏谑的调笑道:“还有没有其他想要的?”

    “没有,没有。”夏侯徽闭着眼睛,喘息如风:“我只……要你,我只要……你。”

    “不后悔?”

    “不……后悔,绝……不……后悔,我绝不……哦——”一声低低的呻吟,打断了夏侯徽的呢喃,翻动的水声突然静了下来。过了片刻,水声再起,其势更烈。

    铃铛托着腮蹲在帐门口,用一根草茎拨弄着地上的两只蚂蚁。听着身后帐内的喘息声,她有些脸红,低着头,不敢让远处指指点点的魏兴等人看见。不过她的脸上没什么笑容,相反倒有一些悲哀。

    “哼,说什么大家闺秀,聪明过人,还不是一个傻蛋。”铃铛自言自语的轻声嘀咕道:“一会儿说他是好人,一会儿又说他是坏人,一会儿说他是心狠手辣,恨死他了,一会儿又说他是心地善良,不知不觉的就喜欢他了。我看你自己恐怕也不知道是真的喜欢他还是恨他吧。”

    远处,敦武背着手,来回踱着步,不时的看一眼魏霸的大帐和帐门口铃铛。他见魏兴正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禁眉头一挑:“小子,过来。”

    “唉,头,有什么吩咐?”

    “提起精神来,过一会儿……”敦武指了指帐篷:“待会儿在帐外叫少主一声,如果他答应你了,你再让那个女人进去。如果少主没回答你,就把她拦在外面,你们先进去看看。”

    “为什么?”魏兴不解的问道。

    “别问那么多,照办就是了。”敦武喝了一声:“我们都是少主的亲卫,少主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夏侯姑娘身上没有武器,没什么危险,可是这个女人带着剑,万一趁少主体乏之际下手,纵使少主武技不错,也难保万全。”

    魏兴听了,立刻收起笑容,躬身领命。

    帐内,水渐渐的凉了。夏侯徽无力的倚在魏霸的怀里,像一只温顺的小猫,脸上的红晕尚未退去,眉宇间却有一丝混杂着痛楚的快乐。她贴在魏霸的胸口,听着魏霸有力的心跳,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魏霸抱着她出了浴桶,扯过布巾,轻轻的擦去她身上了水,将她放在榻上,用被子盖好。自己重新入桶,草草的洗了一番,然后也上了床,贴着夏侯徽睡下。他刚闭上眼睛,门口就传来了魏兴的声音:“少主,少主?”

    “什么事?”魏霸有些恼怒的吼了一声。这小子真是没眼头见识,这时候乱叫什么。

    “哦,没事。”魏兴听魏霸声音洪亮,还有一丝不快,一缩脖子,轻手轻脚的跑了。铃铛瞪了他一眼,转身入帐收拾,看着满地的水迹,再看看榻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她脸一红,吸了一口气,沉腰坐马,一声低吼,将还有小半桶水的浴桶硬生生的抱了起来,一步步的挪了出去。

    “靠,这丫头这么猛?”魏霸诧异的看着铃铛剽悍的背影,愣了片刻,又重新躺下,搂着夏侯徽微微发颤的身子,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

    这裸奔就是不给力啊,月票差距在慢慢的拉大。魏霸爽了,老庄心里火烧火燎的啊。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