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74章 不迁怒,不贰过

第274章 不迁怒,不贰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在陪着吴懿查看各营练兵的时候,马谡一直不怎么说话,只是看着,偶尔问两句。对大家练兵的热情也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看得却非常认真。

    吴懿很诧异,这不是他记忆中的马谡,不过吴懿也很满意。如果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马谡,到这儿肯定会指手划脚,他可就难做了。这样挺好!吴懿松了一口气,对魏霸说:“子玉,你陪马参军好好叙旧,我准备一些酒菜,晚上我们一起小酌几杯,为马参军接风。”

    魏霸笑笑,马谡也拱拱手:“将军费心了。”

    吴懿哈哈一笑,给魏霸使了个眼色,走了。

    马谡转身对魏霸说道:“子玉,陪我看看汉水风光?”

    “荣幸之至。”魏霸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双手拱在胸前,欠身道:“参军请。”

    马谡没有动,微侧着头,打量着魏霸,良久,忽然笑了一声:“子玉,我是丞相参军,你也是丞相参军,我们是同僚,你没必要对我这么恭敬。”

    魏霸摇摇头:“虽然是同僚,可你是同州长辈,我岂敢在你面前放肆。”

    马谡沉默片刻,又道:“北伐之战,你其实是首功,只不过魏将军是你父,赵将军是你师,才会掩没了你的威名。否则,你现在的官职爵位,都在我之上。我却是个败军之将,若非向公出面,你搭以援手,我已经是个死人。论才能,你在我之上,论战功,我更是望尘莫及,你对我如此恭敬,我如何自处?”

    魏霸摇摇头:“参军,我说过,我救你,当然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向公的教诲。可是那局战棋你若输了,我也许不会救你的,或者还会救你,但是现在肯定不会这么客气。你应该清楚,我对你尊敬,是对你本人的尊敬。参军当时如果死了,你这辈子就是个失败的人,那当然不值得我尊敬。可是参军既然还活着,依我看,还有所增益,那我相信参军就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

    “证明自己,赢回尊严的机会。”

    “可是我未必就一定能证明自己。”

    “到了那时候,我自然也会唾弃你。”魏霸面不改色的说道。

    马谡眼神一紧,咬着牙,过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那我只好争取不让你唾弃了。子玉,我们一起走走吧,我受人之托,有几句话想问你。”马谡说着,伸手拍拍魏霸的肩膀:“此处没有外人,我们还是放松些。”

    魏霸也笑了,放下了手臂,像马谡一样负手而行。两人肩并肩,身材也是一般高大,只是马谡消瘦些,没有魏霸那么壮实,看起来有些单薄,从后面看面,像是一棵挺拔的翠竹。

    谢广隆按着剑,和敦武并肩而行,看着马谡的背影,由衷的吐了一口气,神情莫名的轻松了许多,仿佛卸下了一个难以背负的重担。

    敦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听说谢兄剑术过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识一下?”

    谢广隆偏过头,打量着敦武:“就算敦兄不想,我也是要见识一下敦武一刀破颅的刀法的。”

    敦武哈哈一笑:“果然。”

    谢广隆嘴角轻轻一撇,微微点头:“果然。”

    ……

    马谡与魏霸并肩而行,不知不觉的走到汉水边的码头上,沿着长长的木桥,两人一直走到尽头。汉水中,水师正在操练,冯进站在一艘中型战舰上,正指挥着数十艘战船围攻装甲战船。装甲战船左冲右突,所向披靡,围攻的战船上不断的有人落水。春寒料峭,汉水依然刺骨,可是那些水卒却没有一个退缩,落水后,爬上船,脱掉湿透的战袍再战,寒风一吹,刺激得他们哇哇怪叫,气势更狂。

    马谡看着那艘奇怪的战船,笑了:“这就是让孙权坐立不安的战船?”

    魏霸微微一笑:“是,又不是。”

    “哦,此话何意?”

    “参军所说的孙权坐立不安,大概是因为曹魏有了比他们更强的战船。如果是这个意思,那我只能说不是。因为曹魏那个船,是不成熟的方案,与这艘船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马谡眉头一挑:“那你说的是,又是什么意思?”

    “我说是,是因为不久前,把朱然的水师打得狼狈不堪的,正是参军眼前的这艘船。”

    马谡一怔,略作思索,恍然大悟:“你是说,这艘船,潜行到吴魏之间……”马谡有些兴奋,两只手握成拳头,互相撞了两下。“所以,他们就……开打了。”

    魏霸得意的一笑,指了指正在指控的冯进:“执行任务的,就是他。”

    马谡笑着摇摇头:“这倒是出人意料,不仅孙权没想到,就连丞相也没想到。怪不得你没把这里的情况上报,原来这是个说不得的秘密啊。不过,你还是向丞相透露一下你的计划吧,他很关心这里的战事,也很关心你。”

    魏霸心照不宣的点点头。丞相关心你,关心什么,却不说,这里面当然有提醒的意味。

    “怪不得向公对你青眼有加。”马谡饶有兴趣的观看着水师演习,打开了话匣子。“我离开陇右之前,和向公深谈了一夜。听说向公曾建议你了解一下晏子,不知你可有留心?”

    魏霸笑了。这句话才是正题。向朗当然不会亲自来问他答案,最合适的人,要么是他的子侄,要么是他最看重的人。让马谡来问,也是在不经意的表明马谡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在荆襄人的年轻一辈中,马谡还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看了一些,对一个故事特别有感觉。”

    “哦,说来听听。”

    魏霸顿了顿,讲了一个晏子治东阿的故事。

    晏子为相前,曾经在东阿试用。三年后,政绩斐然,百姓称道。可是齐景公对他的政绩非常不满。于是晏子说,请主公再给我三年,我一定能证明自己。接下来的这三年,晏子根本不用心治理东阿,反而欺上压下,贪污受贿,把前三年的名声毁于一旦,但是他把贪污来的钱用来打点景公身边的人,那些人帮他说好话,于是景公反而以为他治绩出众,大大的夸奖了他一番。

    这个故事,马谡当然也知道,不过魏霸专门讲这个故事,却不是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这其实是向向朗交作业,交学习体会。要不然他看了那么多关于晏子的故事,也不会专门挑这个来说。

    马谡点了点头:“你很聪明,举一反三。”

    魏霸摇摇头:“可是我很不喜欢。”

    马谡诧异的看看他,顿了顿,又道:“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你不能不这么做。除非……”他笑了笑:“除非你能凭一己之力,横行天下。否则,你就只能先忍着。”

    魏霸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点点头。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又不是神仙,能凭一己之力打遍天下无敌手。真要有那个实力,他可以不需要任何妥协,也不不需要拉拢任何人,谁挡道,杀了便是。可惜,就算是号称三国第一猛将的吕布也做不到这一点。是人,而不是神仙,就必须团结果更多的力量才能取得胜利,要想团结别人,就要做出必要的让步,机会不成熟的时候,就只能忍气吞声,耐心等待。

    “子玉,你还年轻,年轻人血性有余,沉稳不足。你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基本没有什么大错。”

    魏霸心头一动,连忙请教道:“还请参军指点。”

    马谡的嘴角一歪,心道魏霸果然是一点就透。“子玉,听说夏侯尚的女儿在你身边?”

    魏霸迟疑了片刻,点点头。

    马谡一指那艘装甲船:“新战船的技术泄漏,是你故意的还是她泄漏的?”

    魏霸眼神一闪,不假思索的说道:“我故意的。”他顿了顿,又解释道:“我是为了给吴国增加压力,然后好用这个技术和他们讨价还价。”

    马谡无声的笑了,魏霸画蛇添足的解释,正说明了他在说谎。不过他也不点破,继续说道:“丞相说,少年戒之在色。要想成一番事业,就不能太沉迷于女色。夏侯徽留在你身边太过危险,不仅是容易泄密,更容易危及你的性命。”

    他转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大丈夫何患无妻?娶妻当门户相当,家世清白,方是内助,而不是内患。子玉,舍得的道理,你应该是懂的,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子乱了方寸?”

    魏霸嘴角一挑,笑了起来。装甲船的初始机密,的确是夏侯徽泄漏出去的,不过当他准备利用夏侯徽传递一个假情报,然后便杀掉她的时候,夏侯徽却选择了放弃。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她终究是放弃了。

    疏于防范,是自己的失误。既然夏侯徽选择了放弃,他再杀她,也不过是遮掩自己的错误而已,和诸葛亮要杀马谡又有什么区别?重要的是以后加强防范,不再出这样的纰漏。更何况他还需要夏侯徽帮他来对付诸葛亮,又怎么会因为诸葛亮的几句警告便放弃夏侯徽。

    见魏霸犹豫,马谡也没有再强劝。“把她送到汉中去陪你母亲吧,襄阳大战在即,把她留在身边,对你很不利。”

    ————————

    即将跌出总榜前五十,求月票支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