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78章 你有秤,我有秤砣

第278章 你有秤,我有秤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陆逊带着亲卫营,奔驰了一天一夜,在魏霸约定的三天期限的最后半天赶到了安桥塞。费祎首先进塞。一见到魏霸,他就忍不住笑道:“子玉,真想不到,陆逊真的来了。”

    “他当然会来。”魏霸胸有成竹的说道:“他要想我们的战船技术,有求于我们,岂能不来?”

    费祎笑着连连摇头,他觉得魏霸是见事成定局,故意要显得很镇定。他也不想点破这一点,接着便开始商议如何谈判的事。

    “费君,这件事,我已有主张,到时候你便知道了。”魏霸笑笑:“知道了,只怕对你没什么好处。”

    费祎愕然。他想了想,没有再问。

    与费祎不同,魏霸敢说那句话,就有相当的把握陆逊会来。一个为了家族能向仇人低头的人,就不会介意为了实际的利益做一些非原则性的让步。他之所以要摆出强硬的态度,就是要陆逊明白,联盟,并不是吴国对蜀汉的施舍,而是双方互惠互利。就眼前的情况来说,吴国更不希望看到魏国在水师方面实力的迅速增长,他更迫切的希望得到这个技术,不管是从魏军那里俘获,还是从他这里得到。

    陆逊既然放下了身段,亲自赶到了安桥塞,魏霸也不再摆架子,立刻出城与陆逊见面。

    陆逊的诸葛亮年龄相仿,身材比诸葛亮略矮一些,却更壮实,少了一些飘逸,更多了几分沉稳。看到魏霸,他上下打量了片刻,抚须赞道:“果然是宝剑新硎,锐气逼人。”

    魏霸笑了笑,装作没听懂夸赞下面的暗讽,开门见山的说道:“陆将军和光同尘,非小子能及。不过,修身养性的事行放一边,我们还是说说作战的事吧。”

    陆逊眼神一紧,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陆岚却勃然大怒,脸色变得铁青,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陆逊说魏霸是宝剑新硎,暗指他还嫩,锐气太盛,沉稳不足。魏霸回过来一句和光同尘,却是骂人,直指陆逊认贼作父,苟且偷生。这么响亮的一个耳光,打在陆家人的脸上,陆逊忍得,他却忍不得。

    魏霸看到了陆岚握紧的拳头,微微一笑:“怎么,你想和我较量一下武技?”

    陆岚脸胀得通红,愕然半晌,愤然道:“莫非魏参军总是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吗?”

    魏霸不以为然的点点头:“说道理说不通,最后无非还是要靠武力说话。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资格讲道理。要不然的话,我们还费什么劲,打什么仗,派几个儒生去和曹睿讲理就是了。陆将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陆岚无言以对,对魏霸这种武夫,他没什么好办法。

    陆逊一直静静的打量着魏霸,对魏霸此刻表现出来的蛮横并不以为然。听了魏霸这句话,他点了点头:“你说得不一点也不错。战场之上,固然要斗智,可最终还是要依赖武力。既然说到武力,那你应该明白,吴汉双方的实力差距不小,这一战,我军是理所当然的主力。”他笑着指指魏霸,又指指自己的心口:“我们心里都有一杆称,你说是不是?”

    魏霸点点头:“是的,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不过,秤砣却在我手里。”

    陆逊眉头微蹙,作不解状。

    魏霸嘴角微挑,低下头,慢条斯理的捻着手指:“陆将军,吴王愿意改弦易张,与曹魏决裂,而与我大汉重申盟好,这里面的原因,你应该很清楚吧。”

    陆逊轻轻的哼了一声,有些不屑:“几艘战力稍强的战船,暂时还改变不了双方在水战上的实力对比。你说的秤砣如果是这个,我想你会失望的。到时候俘获几艘,什么秘密都将大白于天下。”

    魏霸笑了起来:“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因为我需要你们的水师能够切断襄阳、樊城之间的联系。”他双手递上一份方案:“这是我拟好的一些计划,还请将军过目,不吝赐教。”

    陆逊眼神一紧,没有说话。陆岚上前,接过魏霸手中的计划,递给陆逊。陆逊接过来,一声不吭的翻开看了起来。他刚看了一页,便不禁抬起头,诧异的打量着魏霸:“这是你拟定的作战计划?”

    “由我执笔,不过主体方案,却是与吴孟二位将军以及马参军共同决定的。”

    陆逊哦了一声,接着看了一下。他看得很慢,不时的还要回头看一下,过了很久,他才把整个方案看完。然后双手交叉置于腹前,闭目沉思了很久,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你确定丞相会接受这个方案?”

    “事急如权。”魏霸淡淡的说道:“我想丞相会同意的。万一丞相不同意,我愿意承担所有的后果。”

    陆逊合上方案,大手盖在上面,轻轻一拍,仿佛做了决断。“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就按这个方案执行吧。”

    “那就一言为定?”

    陆逊点点头:“一言为定。”

    费祎和陆岚一样,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陆逊赶了这么远的路,到了这儿却根本不用谈,看了魏霸拟定的计划之后,直接答应了。不过费祎和陆岚对这个计划的反应却完全不一样。陆岚是大喜,费祎却是大惊失色。

    因为他还不知道方案是什么。

    魏霸起身告辞,费祎刚想追出来,陆逊叫住了他,把方案递给他:“你看看吧,如果能决定,就签字,如果不能决定,就立刻汇报诸葛丞相。”

    费祎狐疑的拿起方案,刚看了一页,就吓得两眼溜圆。他顾不上和陆逊解释,转身就追了出来。直到快出陆逊的大营,才追上魏霸,急赤白脸的问道:“子玉,这是什么计划?这样一来,我们能有什么战绩?岂不是白白帮着东吴攻克襄阳?”

    魏霸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费君,你觉得拿下襄阳,东吴能让我们染指吗?”

    费祎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随即又问道:“那我们就白白的替他们出力?汉水以北,我们能有什么胜果可取?”

    “能把魏军拖在襄阳,就是最大的胜利。”魏霸嘿嘿一笑,靠近费祎,刚要说话,突然看到前面一个年轻小将双手扶刀,站在大路中间,一副拦路打劫的模样,不由得一愣。再看看不远处的一个白面将领,觉得有些脸熟。他刚要说话,敦武已经从他背后绕了过去,一手抚刀,一手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闪开!”

    “我是来向魏参军挑战的。”那小将一动不动,敦武的手推上了他的肩膀,居然没能将他推开。不由得警惕起来,退后一步,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向我家参军挑战?”

    “他是平北将军麾下的小将,颇有几分勇力,就听说魏参军武技高超,一直想向魏参军讨教几式。”那个白面将领走了过来,笑嘻嘻的对魏霸说道:“不知道魏参军可敢应战?”

    魏霸笑了起来,他想起来这个脸涂得像吊死鬼的将领是谁了,那是潘璋的儿子潘平。看来这是替潘璋找场子来了。不过,这也太离谱了吧,陆逊居然纵容手下向盟友挑战?他回头看了看陆逊的大帐,那里平静得一点动静也没想,看来陆逊是故意不管这事,要看他的笑话了。

    他转过头,冲着潘平一呲牙:“一个小将,就想向我挑战,你当我是街头无赖,随随便便就和人开打?”他握起了拳头,卷起袖子,乐呵呵的说道:“要想和我单挑,怎么也得你这样有身份的吧。怎么样,我们再练练?”

    潘平吓得倒退一步,脸更白了。他父亲潘璋被魏霸当胸击了一拳,现在还没好利索,一生气胸口就疼。他家的十几个亲卫勇士被魏霸的手下在房县杀得干干净净,那次潘家的脸是丢光了。为了这事,他对魏霸是既恨又怕,一心想着找回面子。这次跟着陆逊来安桥塞,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才让陆逊对这次挑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他绝对不是想和魏霸单挑,就他这被酒色淘空的身子,估计撑不住魏霸一拳。

    那小将见潘平被魏霸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连忙高声叫道:“庐江丁奉,向魏参军挑战。”

    “要想挑战我家参军,先过我这一关。”敦武冷笑一笑,缓缓的抽出长刀,双手握刀,举过头顶。

    丁奉眼神一紧,顾不上再替潘平挡道,连忙后退一步,拔出战刀,拉开了架势。

    “请!”

    “请!”

    “且慢!”魏霸大喝一声,拦住了敦武,转身对潘平说道:“你真想让这小子帮你找回面子?”

    潘平色厉内荏的说道:“要是胆怯,你当然可以拒绝。”

    魏霸不屑的哼了一声:“我可成全你,不过,先得看看你有没有胆气。”他回头招了招手,把铃铛叫过到跟前:“丫头,这是潘将军的儿子潘平……”

    铃铛一听就明白了,兴奋的拔出长剑,大声喝道:“参军,我要向他挑战!”

    潘平的脸顿时红得和猴屁股一样。

    魏霸哈哈大笑:“潘平,只要你有胆接受我这个侍女的挑战,我就接受丁奉的挑战。如何?”

    ——————

    *注:汉代的秤叫衡,秤砣叫权,所谓权衡就是出于此意。不过,这里老庄用现代称呼是有原因的,老庄不说,你们懂的。

    求月票,不要逼老庄拿秤砣威胁你们,嘿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