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84章 虚虚实实(加更,求月票!)

第284章 虚虚实实(加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其实早在孟达到达之前,魏风和马谡就到了。孟达开始发起攻击的时候,魏风也想一起动手,尽快解决战斗。毕竟这是在敌人的地盘上,多耽误一点时间,就多一分危险,速战速决才是上策。可是马谡拦住了他。马谡说,欲速则不达。你现在冲出去,魏军还有反应的机会,他们会收缩防守,固守待援。困兽犹斗,就算强攻得手,伤亡必然也不小。不如让孟达先攻,他有一万人,胡质肯定会把重兵安排在他那一面,后营自然空虚,到时候我们再杀出去,肯定能一击得手。

    魏风原本有些不以为然,他现在热血沸腾,正想痛痛快快的杀一场,觉得马谡这种战法不痛快。可是马谡是魏霸安排来的,他虽然不乐意,还是听取了马谡的建议。

    情况正如马谡分析的那样,面对孟达的猛攻,胡质把绝大部分兵力都安排到了前营,只要后营留下了一些警戒的兵力。面对突然杀出来的蜀军,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仅仅是看到那些从山林中蜂拥而出的敌人,他们就吓傻了。

    几乎没费力气,魏风就杀进了胡质的大营,杀到了胡质的背后。

    黑暗之中,魏军看不到有多少敌人,只知道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敌人,人数远远在己方之上。遭遇埋伏,又被前后夹击,这些魏军很快就失去了战斗的勇气,纷纷放下武器投降。

    胡质见大势已去,想要带着亲卫营突围,可惜他的反应还是太慢了。魏风带着武卒迅速杀进,一口气冲到胡质的面前,抢在邓贤的前面,一刀砍下了胡质的首级。

    邓贤气得大叫一声,一刀砍断了旁边的一颗小树,犹自不解气,冲上去猛踹两脚。“喀嚓”一声,小树拦腰折断。

    “子义!”孟达快步走了过来,一看到胡质躺在血泊中的尸体,有些惋惜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满脸笑容的对魏风说道:“子柔,不愧是镇北大将军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啊。”

    魏风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憨笑。

    “参军,把我当刀使,这个馊主意是你教子柔的吧?”孟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马谡哈哈一笑:“孟将军,如果我们换一个位置,只怕你还要出击得晚一些。”

    孟达忍俊不禁,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行军作战嘛,怎么打占的便宜大,就应该怎么打。”他拍拍魏风的肩膀:“这一点,你要向马参军和你弟弟子玉好好学。”

    魏风憨厚的笑着。

    “子柔,这个功劳是你的,首级借我用一下?”

    魏风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胡质血淋淋的首级递了过去。孟达接在手中,转身递给邓贤,然后收起了笑容:“子矛,参军,事不宜迟,天一亮,魏军的斥候就会多起来,你们还是趁黑赶紧撤吧。这里留给我来收拾。”

    “那就有劳将军了。”马谡也不多话,和魏风一起迅速撤退。在魏霸的计划中,他们和孟达一起向樊城一带发起攻击。孟达是明,他们是暗,互相配合,就是要让魏军搞不清状况,制造出一个神秘的效果,引起魏军的恐慌,才能诱使他们派遣重兵前来。一旦暴露,不仅他们的处境会非常危险,而且效果也会差很多。

    魏风退走之后,孟达开始收拾战场,胡质带来的辎重全成了他的战利品,俘虏就有一千多,还有近千的伤员。孟达押着他们,又回到了樊城,同时派邓贤拿着胡质的印绶,直奔邓塞。

    樊城的守将一直战战兢兢。孟达从城下离开,紧接着,半夜时分,城东的山林里发生大战。不用多想,他也能猜到孟达干什么去了。可是他不敢出城,他不知道蜀军是不是用计诱他出城,再加上他相信以胡质的能力,应该能坚守到天亮。天亮之后再行动,显然要比黑暗之中行动更安全。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天终于亮起来的时候,孟达居然又回到了樊城,比起昨天晚上走的时候,他的队伍好像又壮大了。

    当孟达把那些俘虏推到阵前,将胡质的战旗扔在阵前,将胡质的首级送到城头的时候,樊城的魏军将士们惊呆了。

    一万多人,围攻三千多人,优势自然不用说。可是在短短的半夜时间内就大获全胜,几乎将三千人一网打尽,这个速度还是超出了很多人的预计。对城外这一万蜀军以及孟达的指控能力,魏军有了新的认识。

    樊城在汉水以北,主要是作为襄阳的后援,修得并不是非常坚固。也正因为如此,建二十四年,关羽北伐,就是采取了包围襄阳,主攻樊城的战术。这么做,当然有好处,关羽有水师,他可以截断襄阳和樊城之间的联系,一旦攻破樊城,襄阳就成了一座孤城,陷落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他这么做也非常冒险,一是围困襄阳需要兵力,对于兵力本来就不是很充足的他来说,这增加了困难。二是曹仁看穿了他的用意,让吕常守襄阳,亲自坐镇樊城,死战不退,让关羽速战速决的计划无限期的延后。虽然关羽后来击败了于禁,却因为兵力不足,一直未能攻克樊城,最终将战事拖到了不利的地步。

    后来蜀汉反思,如果当时不是先攻击樊城,而是截断汉水之后,先攻襄阳,可能情况会稳妥一些。不过这些都是事后的说法,无补于事。

    魏霸让孟达、魏风出击樊城,看起来和关羽当年的策略有相似之处,但是他们的根本区别在于,魏霸只是想做出一副想走捷径的样子,他的目标,就是要在短时间内给曹魏最大的震动,让他们感到紧张。最后能不能攻取樊城,关系并不大。

    汉水之上的浮桥还没有断,襄阳的守军还可以支援,樊城的将士虽然紧张,却还没到要投降的地步,他们只是向襄阳和水师发出了求援的信号,并且将胡质被杀的消息送往新野,汇报给骠骑大将军司马懿。

    孟达的威名,随着这些军报迅速的传入到了附近每一个魏军将领的耳中。这些人虽然鄙夷孟达的人品,可是他们却不敢小瞧孟达,毕竟孟达的战绩是实实在在,当年攻取房陵,后来击退骠骑大将军,都证明了他的指控水平,这一次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全歼胡质的三千援军,更是让人暗生警惕。

    在孟达和魏风互相合作,又一次奔袭,重创一支近万人的援军之后,所以的魏军将领都采取了谨慎的措施。在骠骑大将军的命令下达之前,谁也不敢靠樊城太近。

    ……

    新野,骠骑大将军司马懿的大帐。

    司马懿负着手,站在地图面前,一动不动。司马师站在他身后,倒了一杯酒,双手递给司马懿:“父亲,喝口酒,润润嗓子吧。”

    “嗯。”司马懿接过杯子,眼睛却不是盯着地图,他呷了一口酒:“子元,你觉得魏霸这是打什么主意?突然出击樊城,这有些不合常理啊。”

    “我觉得攻樊城,是虚,攻襄阳,才是实。”司马师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负责拦截我军的援军,孙权负责攻击襄阳?”

    司马师点了点头。

    “听起来有些道理,可是不符合魏霸的性格。”司马懿摇摇头,不同意司马师的看法:“魏霸不是那种愿意替人出力的人。我倒是觉得,他另有所图。”

    司马师犹豫了片刻:“父亲,那你说魏霸的实处,会不会东在南乡?”他走到地图前,指了指南乡郡,又划到武关附近:“他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樊城,还有可能利用吴人来拖住我们,他却和邓芝合力,攻夺武关?”

    “这倒是有可能的。”司马懿抚着胡须,眼神微缩:“我只是想不明白,他拿什么来对付我留在南乡的水师。没有水师,他根本无法攻击南乡。”

    司马师也无法理解。魏霸没什么战船,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造船不是打造几辆霹雳车,那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魏霸改造的战船虽然威力更大,但是这些技术现在魏军也掌握了。魏霸也许有一两艘新战船,魏军却有近十艘,就算是安排来监视筑阳蜀军的,也有四艘。在水师方面,魏军有足够的优势。

    如果魏霸不能击败魏军的水师,那他又怎么攻击南乡郡,又怎么和邓芝夹击武关?这都是无法解决的困难。

    有了比魏霸更多的新式战船,魏军水师实力大增,就算是面对在水战上一直占据绝对优势的吴军,他们也有了一战的实力。可是一想到这些实力都是因为夏侯徽才得到的,司马师的心里就非常不是滋味。

    夏侯徽原本是他未过门的妻子,现在却成了魏霸的女人,这是他无法回避的一个耻辱。与魏蜀两国无关,纯粹是他和魏霸之间的私仇。

    就在司马师想着心思的时候,有人来报,荆州刺史胡质全军覆没,胡质本人被阵斩,邓塞也随即失守,落入孟达控制之中。

    司马懿大吃一惊,脱口而出:“孟达究竟有多少人?”

    司马师也愣住了,好半天才说道:“不会是魏霸本人也到了樊城吧?莫非……”他和司马懿互相看了一眼:“莫非他真的想夺樊城?”

    ——————

    以前每个月头月末,老庄最喜欢的就是看各位大神的求月票单章,那叫一个欢乐啊。上个月,老庄也争了一回月票,兄弟们给力,圆了老庄的梦。不过,真的挺累的。

    这个月,老庄一直很纠结,说实话,天天要票,的确挺招人烦的。眼看着这个月又开始倒数了,老庄还差分类前六124票,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去。兄弟们给个意见,今天如果能将差距拉到100票以内,老庄就努力一下,明后两天加更争分类第六,如果不能,老庄还是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当个看客。

    争不争分类第六是一回事,要不要月票是另一回事。要月票,是一个态度。老庄态度很好,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