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88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第288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仅仅是大半天时间,拥有四艘装甲楼船,近三千名士卒的魏军水师被全歼,击沉楼船两艘,中小战船近半,战死士卒逾千,剩下的一千多人举手投降,其中包括一个横海校尉,三个楼船都尉。

    蜀军以少胜多,大获全胜。

    在打扫了战场之后,魏霸下令将那两艘楼船打捞起来,拖往筑阳。这些楼船只是被撞出两个洞,稍微处理一下,就可以修复使用,对于缺少大型战船的蜀军来说,这是最值钱的战利品,怎么能让他们沉在水底慢慢腐烂。

    经此一战,襄阳的魏军水师已经丧失了一半的战斗力,特别是丧失了对樊城以西水域的控制。魏霸要赶回筑阳修船,吴懿则率领由水师护航的辎重船赶往樊城。他要把这些粮食、军械运到樊城,然后和孟达一起围攻樊城,进一步把魏军主力吸引过来,加剧局势的紧张,制造更大的混乱。

    次日,吴懿率领万余主力到达樊城。辎重船一直逼近到浮桥附近,襄阳、樊城的魏军士卒能看到他的战船,也能看到那迎风飘扬的战旗。三艘楼船先后进入魏军士卒的视野,船上的装甲打开,吴懿威风凛凛的站在战旗下,二十名甲士站在他的身后,如同一杆杆锋利的长矛,身上的盔甲反射着阳光,让人不敢逼视。

    孟达亲自赶到码头相迎,老远的就堆起满脸笑容。“将军,你真是平地一声雷啊。多年不出手,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以少胜多,从此我后路无忧啦。”

    吴懿快步走下跳板,紧紧的握着孟达的双手,含笑道:“子度,为了能让你攻克樊城,我怎么能不全力一战?邀天之幸,承陛下之福,有魏霸、冯进这样的年青俊杰相助,我侥幸得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接下来,还要子度多多帮衬啊。”

    孟达听得眉尖一跳,立刻明白了吴懿的意思。要想立更大的功劳,就要笼络好魏霸这样的荆襄系后起之秀。这样才能得到荆襄系的帮助,而不会引起荆襄系的反扑。不管怎么努力,目前荆襄系独大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事实。要想生存下去,就只能尽可能的和荆襄系保持良好的关系。

    很显然,和魏霸、冯进这样的后辈打交道,要比和诸葛亮这样的权臣打交道要合适得多。

    “将军说到哪里去了,将军是主将,我是副将,当然唯将军马首是瞻。将军认为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孟达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同意,把吴懿引入大营。

    吴懿带着大量的辎重、军械赶到,蜀军欢欣鼓舞,士气高涨,可是魏军却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三千水师出击,迎战实力不足的蜀军,就像石沉大海,再也没了消息,无论是谁,听到这个消息都会大惑不解。魏军水师主将派出大量的斥候,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过程最终还是没能搞清楚,但结果却很快出来了。那些失踪的水师不是失踪了,而是被蜀军全歼了。现在蜀军拥有三艘楼船,大小战船近五十艘,他们正在向樊城赶来。很显然,突然多出来的那两艘楼船就是从魏军水师手中俘获过去的。

    这个消息让魏军水师主将震惊不已,败给实力强劲的吴军水师也就罢了,怎么还败给了实力很弱的蜀军?现在吴蜀水师都在向襄阳、樊城逼近,有控制汉水的可能。再联想到不断逼近的吴军步卒,襄阳随进可能成为一座孤城。

    魏军不敢大意,立刻将水师的两次战斗结果汇报给骠骑大将军司马懿。

    ……

    宛城,魏帝曹睿再一次放下军报,两道显得有些秀气的眉轻轻的拧了起来。他那双白晳秀长的手在军报上慢慢抚摸着,如抚摸情人细嫩的皮肤。

    可是他焦灼的眼神分明让人觉得,他是在摸一块烧得通红的铁,足以烧焦他的皮肉。他站起身,向后殿走去。

    一脸风尘的司马师看着皇帝的背影,一肚子的疑问,却不敢说一个字。他看得出来,皇帝陛下的心情非常不好,这时候说话很容易触霉头。可是前线吃紧,他不说话也不行。不过几天的时间,荆襄的战事就发生了重大的逆转,装备了新式战船的魏军水师分别败给了吴军和蜀军的水师,改装后的新式战船几乎损失殆尽,蜀军已经直逼樊城,而司马懿的大军却被拦在邓塞无法前进。

    樊城只有三千多守卒,而围攻樊城的蜀军却达到了两万人,双方兵力悬殊,樊城处境之危险,不亚于当年关羽北伐。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前线主将的司马懿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他必须得到皇帝陛下更大的授权,让他能够调动更多的部队,才能面对这场危机。

    可是皇帝什么也没说,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司马师非常紧张,他不知道皇帝陛下这是什么态度,是因为局势紧张,没有对策,还是对父亲司马懿主动要权而感到担心?

    司马师退出了大殿,刚准备走开,夏侯玄迎面走了过来。司马师愣了一下,刚准备闪身避开,夏侯玄开口叫住了他。“子元兄,子元兄。”

    司马师无奈,只得停住脚步,装出刚发现的样子,笑道:“太初,你什么时候到宛城来的?”

    夏侯玄是夏侯尚之子,夏侯徽之兄,重臣之后,又是少年英才,本来很受皇帝器重,不过他有些名士脾气,有一次参加宴会,皇帝安排他和毛皇后的弟弟毛曾并坐,结果他怒形于色,皇帝很不高兴,所以一直没有给他正式的官职。这次皇帝亲征宛城,他原本也是留在洛阳的,是以司马师有此问。

    “还不是因为我妹妹。”夏侯玄尴尬的看着司马师:“子元兄,真是家门不幸,我们两家的姻亲……恐怕要取消了。”

    司马师默默的点点头。夏侯徽已经做了魏霸的侍妾,这门姻亲当然结不成了,只是听到夏侯玄这么说,他心里还是非常不是滋味。

    见司马师脸色不好,夏侯玄连忙换了话题,问起了前线的战况。司马师简单的说了一下,又提到了自己的来意,夏侯玄担心的说道:“子元兄,那你可要小心些,陛下这两天心情非常不好。”

    司马师苦笑一声,心道局势糜烂至此,心情当然不会好。夏侯玄见他这副模样,摇摇头:“情况比你想像的还要严重。”

    “还要严重?”

    “是的,大司马……刚刚病逝东南,大将军又卧病西北,近日多次晕厥,陛下刚刚让昭伯去探病了。”夏侯玄顿了顿,又说道:“还有,皇子曹穆刚刚夭折了。”

    听说曹休死了,曹真病重,司马师在窃喜之余多少还有些担心,可是听说皇子曹穆去世,他的心突然猛跳了一下,就觉得心脏被人攫住了似的。

    “真的?”

    “真的。”夏侯玄看到了司马师眼中掠过的那一抹喜色,也只能暗自苦笑。他和司马师相处多年,岂能不知道司马师的野心。皇帝陛下今年已经二十六岁,却没有一个合适的继承人,接连两个幼子都夭折了,再加上关中失守,曹休、曹真这样的宗室重将死的死,病的病,怎么看都是王朝气数将近的征兆,对于刚刚继位不久的皇帝陛下来说,这可比襄阳的战局更要危险。

    司马师迅速的掩饰好自己的心情,又和夏侯玄聊了两句,匆匆的转身走了。夏侯玄看着司马师匆匆的背影,心头掠过一朵不祥的乌云。他叹了一口气,匆匆的进殿去了。

    曹睿静静的坐在锦墩里,刚刚五岁的皇女曹淑像只小猫伏在他的臂弯下,正在无声的哭泣,小小的身子一抖一抖的,看起来份外可怜。她和兄长曹穆的年龄相近,感情很深,曹穆的夭折让她非常伤心,一想起来就垂泪不已。

    抱着瘦瘦的女儿,曹睿神情黯然,脸色也有些病态的白,只是他没有落泪,眼神哀伤而坚定。看到夏侯玄走进来,他抬起了头,轻轻的拍了拍曹淑的背。曹淑懂事的站起来,一边抹着泪,一边藏到了曹睿身后的屏风后。

    “陛下!”夏侯玄低着头,上前行礼。

    “太初,把你从洛阳召来,是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也只有你能办。”

    “请陛下吩咐,臣一定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嗯。”曹睿坐直了身子,脸色平静,眼神明亮。“我要派你出使蜀国,主要是去见见那个魏霸,看看他们的战船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外。”曹睿从案上拿起那份军报,递给夏侯玄:“只有一艘装甲战船的蜀军水师,却能全歼拥有四艘装甲船的我军水师,我总觉得这里面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夏侯玄接过军报,迅速的看了一遍。他刚才听司马师简单的说了一下前线的战事,但远远没有司马懿的这份军报来得详细。他看完之后,想了想:“那……臣以什么身份去?”

    “谈和的使者,谈判的内容有两个:一是息兵,二是和亲。夏侯氏形同宗室,不能让媛容以一个俘虏的身份留在益州。”曹睿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最重要的任务是,你仔仔细细看看魏霸这个人。”

    夏侯玄松了一口气,躬身领命:“唯!”

    ————————

    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