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07章 赌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出吴懿所料,第二批魏军很快赶到,立足未稳就发起了攻击,不给自己一点喘息之机,也不给蜀军一点喘息之机,完全以亡命徒的姿态展开了攻击。

    又一阵激烈的战鼓声响起,樊城的守军再一次士气大振,樊城虽然摇摇欲坠,却依然掌握在魏军手中。

    孟达有些气急败坏,连续攻打了两天,仅是他的部下伤亡就已经接近三千人,眼看着两次即将破城,却又因为魏军援军到来而功败垂成,他非常上火。好在到目前为止,吴懿的阵地依然固若金汤,没有任何动摇的迹象,他还没有被夹击的危险。

    孟达此时有些体会到了当年关羽的窘迫。城池就在眼前,似乎再吹一口气就能拿下,可是使劲了浑身力气,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无法成功。

    成功就在咫尺之遥,却又像是天涯海角,这是何等煎熬人的情景。不过我比关羽幸运多了,我现在身后有吴懿的一万大军,不用担心有人抄我的后背,不会落得关羽兵败如山倒的悲惨局面。

    想起关羽,孟达有些惭愧,当时如果不是他和刘封闹别扭,而是从房陵出兵,助关羽一臂之力,也许樊城就拿下了,也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

    往事不堪回首,多想无益,还是着眼于眼前,拿下樊城,建立功勋,夯实自己的根基再说吧。

    孟达暗自叹了一口气,再次下令攻击。与此同时,他派人询问吴懿,还有多少时间。吴懿很轻松的摆摆手:“让孟子度放心,就司马懿的大军全部赶到,我也能力保他的后背不失。司马懿要想杀到他的身边,就必须踩着我吴懿的尸体冲过去。

    听到回报,孟达大笑,松了一口气。

    吴懿说得轻松,其实心里一点也不轻松。仅仅是半天时间,司马懿的大军就到了一大半,几乎每半个时辰,就会有两三千人赶到,一赶到就投入战斗。随着司马懿本人赶到现在,魏军的士气达到了高潮,两万魏军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击,一波猛似一波,不停息的撞击着蜀军的阵地。

    纵使有精心准备的阵地,纵使有强悍的军械助阵,可是面对两倍于已的魏军舍命狂攻,吴懿还是承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这时候就看出了当初吴懿安排任务的用意,他是主将,却把攻城的任务交给了孟达,自己承担了阻援的任务。当时他的很多部下都不理解,包括魏霸也有些想不通,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昭然若揭。

    如果阻援的是孟达,当伤亡达到一半的时候,孟达还会再坚持吗?肯定不会,他会毫不犹豫的撤退。能在撤退之前通知战友一声,便已经是仁义至尽了。要让他拼光所有的人马,就为了挡住援军,为别人攻破樊城争取机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是吴懿能。他要的是立功,他不在乎伤亡。他率领的这些人马不是他的私兵,而是朝廷的兵。只要有了功劳,哪怕将这一万多人全部折在这里,他也一样能加官进爵。

    只有他可以不讲伤亡,和司马懿死磕到底。换了孟达,早就逃之夭夭了。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相隔五里的战场上燃起了一堆堆的篝火,双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继续战斗。一个要不攻下樊城誓不罢休,一个不解樊城之围绝不收兵。双方都咬着牙,使出最后一分力气,力争取得最后的胜利。

    战士们依然在厮杀。

    魏军用半天时间急行军三十里,然后又立刻投入战斗,他们已经累到了极点,只是凭着一口气在拼搏。蜀军以逸待劳,体力上要好过魏军,不过他们面对的是三倍于已的敌人,苦战了一天,同样的疲惫不堪。战场上已经血流成河,尸体狼藉,脚下的泥土被鲜血浸湿,一脚踩下去,吱吱作响,湿泥就像是冤魂的手,拽着每一个将士的脚底,要费更多的力气,才能移动身体。

    对已经筋疲力尽的战士们来说,这无疑又是一个考验,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双重考验。

    咆哮了一声,不少霹雳车支撑不住如此密集的攻击,终于不堪重负,成了一堆破烂的木头。不少连弩车也没有了最初的雄风,开始不断的卡壳,辎重营的匠师们忙得满头大汗,还是无法让他们恢复。

    军械的减损,进一步削弱了蜀军的优势,蜀军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魏军开始一步步的将阵线前推,离吴懿的指挥台也越来越近。不过蜀军并没有放弃,他们不断的发起反击,希望能将魏军赶出去。魏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得的代价。

    厮杀了一声,手臂已经酸了,腿已经麻木了,嗓子也哑了,喊声杀不再那么激昂,却多了几分惨厉。战鼓声依然在响,像是空谷余音,又如飘荡的幽魂,在战场上空回荡。

    “将所有损坏的军械全部点着,扔到阵前去。”吴懿的脸色苍白,却依然冷峻,如同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他的眼神中没有慌乱,只有决绝,没有退却的打算,只有血战到底的决心。

    这一战,进行到这里,他可以说已经完成了一半任务。大半天时间,司马懿至少在这里损失了上万士卒,荆襄战区的实力大损,接下来的战局对蜀汉非常有利。

    可是,这不代表吴懿就很轻松,相反,他现在非常紧张。

    魏霸也非常紧张。

    司马懿的异常举动,让他们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两军作战,从来没有不留后手的情况。不到万不得已,第一个将领都会在手上留一支人马,以备在必要的时候投入战场,一举奠定胜局,或者在主力撤出战场的时候殿后,以防止被敌军追击。今天司马懿却是全力以赴,没有留任何后备力量,他的亲卫营是最先投入战斗的,损失也最大,苦战半天,几乎是损失殆尽,无力再战。其他的部队也是一到战场就投入战斗,毫无例外。

    这意味着什么?司马懿不通兵法?显然不可能。吴懿也好,魏霸也罢,都不会做出这么简单的判断。局势紧张,司马懿只能全力以赴?这个也无法解释,樊城就算丢了,也不代表荆襄战场最后尘埃落定,司马懿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那就只有另外一个可能,司马懿还藏了一手,或者说,他还有能够充当后手的力量即将赶到战场。

    会是什么呢?

    魏霸和吴懿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魏军的铁骑。就目前收到的情报而言,三十里以内没有其他的魏军,就算有其他魏军主力正在赶来,也无法充当司马懿的后手。能够担当这个重任的,只有魏军纵横天下的铁骑。

    铁骑有强大的战斗力,又有足够的速度,三十里,只不过是一个时辰的事。他们一旦发动,留给斥候的时候就非常有限,完全可以起到奇兵的作用,一举决定胜负。

    到目前为止,这只是一个猜想,可是随着战局的进展,这个猜想越来越有变成现实的可能。吴懿不得不防,果真有铁骑出现的话,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这次攻击樊城的战斗必然是一个惨败之局,这两万苦战两天的大军很可能全军覆没。

    吴懿决定收缩防线,做好撤退的打算。只要能及时的退到水师的战船上去,魏军的铁骑来了也拿他们没办法。

    可是魏霸不同意这么做。现在双方僵持不下,都凭一口气撑着,任何一个举动,都有可能引起整个士气的动摇,都有可能改变战场上的态势。魏军铁骑毕竟只是猜想,天色已黑,他们就算到,也很难像白天一样发起攻击,最大的可能休息一夜,明天早上发起攻击。己方还有时间,有这一夜时间,他们还有机会拿下樊城,在铁骑到来之前,就奠定胜局。

    吴懿也有些犹豫,他何尝舍得放弃这个机会,只是他作为一军主将,他不得不为潜在的危险做好应变的准备。

    “将军,你别忘了,司马懿可能有后手,我们也有后手。”魏霸安慰道:“我兄长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马参军足智多谋,万一魏军铁骑出现,他们不会坐视不管。既然他们还没有出动,那说明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那你觉得司马懿这是干什么?他在耍诈?”

    “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魏霸虽然心里没底,却还是很肯定的说道:“我从夏侯玄的话里听得出来,司马懿之前在邓塞怠战,有向曹睿讨要兵权的可能。如果曹睿真把兵权给了他,他有足够的优势,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攻击?不用多,一万铁骑在手,他就能让我们疲于应付,左右支绌。他现在强攻,正好说明他手中没有铁骑。”

    吴懿沉吟不语。

    见吴懿犹豫,魏霸又进一步的打包票:“就算他有,我想我兄长和马参军的六千人,也能挡得一阵,不会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等收到消息,我们再退也不迟,司马懿拦不住我们。”

    吴懿目光闪烁,沉吟良久:“子玉,你这可是赌博啊。一旦输了,我们可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那将军是赌还是不赌呢?”魏霸笑盈盈的说道。

    吴懿撇了撇嘴,哈哈一笑:“你敢赌,我又岂能退缩。”(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