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31章 王子之殇

第331章 王子之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的信使抢先一步赶到了孙权的大营。

    陆逊的确早就有除掉魏霸的心思,不过这个想法不能明说,毕竟双方现在是盟友,传出去影响声誉,而且他觉得除掉魏霸并不难,只要魏霸进了他的大营,生死还不是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他没有把这件事太当回事,至少不会比攻克襄阳更重要。他原本想着事情办成之后,再给孙权通个气,让他好给诸葛亮一个解释就完了,因此在事发之前,他一直没提这个想法。直到魏霸带着蜀军愤而离去,他才意识到这件事脱离了他的控制,有必要给孙权一个心理准备。

    可是魏霸则不同,魏霸从一开始就想坑陆逊,陆逊不动心挟持他,他也要把浮桥卖给魏军,让魏军去偷袭陆逊,所以他早就和吴懿想好了说辞,也安排好了人和快马。他还在陆逊大营的时候,吴懿一接到出事的消息就意识到机会来了,立刻把人派了出去。而那个时候,陆逊还被魏霸挟持着,就算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也没法安排。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当他的信使赶到孙权面前的时候,费祎已经在孙权面前把他骂得狗血淋头。面对费祎声色俱厉的控诉,孙权一点准备也没有,被臊得满脸通红,一对碧眼都快由蓝宝石变成红宝石了。陆逊的汇报除了坐实了这件事之外,没有起到任何解释的作用。被费祎质问得快要冒烟的孙权也火了,派孙虑赶到陆逊的大营责问陆逊为什么做出败盟这样的事来。

    怒气冲冲的孙权把陆逊最重要的一个提醒忘在脑后,等他将来有机会再看这份报告,他将后悔莫及。

    背着金灿灿的晨光,孙虑出了大营,一百名剽悍的亲卫骑在战马上,纵马奔驰。人如虎,马如龙,煞是英武。江东缺马,就连孙权的近卫营都很难找出一百匹骏马来,而孙虑却拥有一百匹相当不错的战马,仅此一项,就足以傲视江东。

    每当看到这些雄骏的战马,孙虑的心里都是暖洋洋的,甜得仿佛刚刚喝下一杯蜜酒。兄长孙登文弱,不善骑射,在这一点上很不得父王的宠爱。而孙虑却年纪轻轻的就封了侯,父王又特地赏他这么多的骏马,足以证明对他的另眼相看。对父亲的偏受,孙虑非常感激,他刻苦读书,用心习武,一心想着踏上战场,就是希望能快点成长起来,像伯父孙策那样纵横沙场,圆父王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

    孙虑随着战马起伏,看着远处起伏的山影,憧憬起战火纷飞的战场,他不住的催促着,希望能早点赶到襄阳城下,大战一场。

    他们刚刚奔出三十多里,远处忽然奔来一骑,亲卫们很本能的向孙虑靠拢,数骑奔上前去,护在孙虑面前,两骑催马上前,查看情况,其他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身为大王爱子的亲卫,他们既拥有不可替代的荣耀,也担任着非常大的责任,不能有须臾疏忽。

    远处的骑士伏在马背上,不停的抽打着战马,战马发足狂奔,几乎是四蹄腾空,骑士却还是毫不怜惜。孙虑看在眼里,有些不高兴。不爱惜战马的人,不是一个好骑士。这个骑士对自己的座骑如此狠毒,让他非常不喜欢。

    突然,迎上去的两骑拨转马头,狂奔过来,一边奔跑,一边举着手,拼命的做着手势。孙虑身边的亲卫将看了一眼,突然脸色大变,伸手扣住孙虑座骑的嚼头,同时长吁一声,勒紧了缰绳。

    “吁——”

    孙虑大惊:“干什么?”

    “王子,前面有敌人,看样子数量还不少,为安全起见,我们还是避一避。”亲卫将大声说道,一边说,一边喝令其他亲卫转向。

    孙虑又惊又喜,他看向远处,却看不到一个敌人的影子。他不免有些好奇,正在此时,那几个骑士已经冲到他的面前,一个骑士大声叫道:“王子,有魏军铁骑!”

    “魏军铁骑?”孙虑吓了一跳,随即叫道:“怎么可能,魏军还在汉水北岸呢。”

    满头大汗的斥候赶到孙虑身边,气喘吁吁的说道:“王子,的确是魏军铁骑,我看得清楚,是魏军抚夷将军田豫率领的人马,至少有五千之众,离这里最多五里,快撤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一听说有五千之众,孙虑心里那点儿跃跃欲试的念头顿时不翼而飞。他虽然没什么战斗经验,也清楚五千铁骑冲杀起来的威势,那绝对不是他身边这一百精骑能够抵挡的。

    孙虑有些手忙脚乱的控制着战马,冷汗不知道什么时候浸湿了内衣。他非常希望自己面对强敌也能够镇静如常,就像他的伯父孙策那样临危不乱,可是事到临头,他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紧张的心情。

    “快走,快走!”亲卫们也慌了,纷纷勒住战马,拨转马头,沿着来路飞奔。

    他们还没有跑出多远,魏军的前锋就冲出了地平线,他们很快发现了孙虑一行。经验丰富的骑士一看到孙虑等人的战马,立刻知道自己撞上了大运,这群人中必然有贵人。他们呼啸着散开成扇形,从两侧包抄了过来。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马蹄声,感受着大地若有若无的震颤,孙虑脸色有些发白,他回头看了一下,突然心一横,大声喝道:“快去通报大王。”

    亲卫们一时没反应过来,孙虑抽出那口精致的战刀,一刀砍在前面一匹战马的马臀上。战马吃痛,突然发力前冲,骑着马背上的骑士向远处奔去。孙虑举刀大呼:“向东跑,向东跑,引开他们。”

    亲卫们也明白过来,魏军来势汹汹,显然是要去袭击孙权的大营,他们这么跑,根本无法脱离险境,只有冒险向汉水方向跑,或许魏军会放过他们。他们二话不说,纷纷拨转马头,向东跑去。

    他们的想法不错,可是他们的骑术显然无法和魏军的精锐骑士相比。没等他们跑出多远,就被魏军追上了。魏军铁骑纵横天下,担任前锋的更是精锐骑士,还在百步之外,就有人拉开了强弓,向孙虑等人射击。

    箭矢在空中飞驰,发出刺耳的厉啸声,一个亲卫中箭,惨叫着落马。听着同伴的惨叫声,其他的骑士更惊慌了,再也不能保持队形,开始四散奔逃。他们的慌乱进一步影响了速度,魏军越追越近,箭矢越来越急,越来越密,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孙虑心跳如鼓,再也顾不上怜惜战马,挥动手中的战刀,不断的拍打着战马。战马奋首扬蹄,全力奔跑,可是孙虑的骑术却远远不够,还是很快被后面的魏军追上了。

    “嗖嗖!”两只利箭几乎不分先后的射到,一枝箭射中了孙虑的后背,一枝箭射中了孙虑的战马。战马吃痛,浑身一颤,原本就因为疼痛而坐不住战马的孙虑惊呼一声,摔落马下,一头栽倒在地。后面的亲卫大惊失色,惊声尖叫:“王子——”

    冲在前面的亲卫听到后面的尖叫,连忙回头查看,发现孙虑落马,赶紧勒住飞奔的战马,想要回身来救。可是魏军来得太快了,没等他们停好,魏军已经杀到跟前。

    战马奔腾,战刀飞舞,魏军铁骑以势不可挡的威势冲杀过去,孙虑的亲卫们纷纷落马。

    一个回合,孙虑的一百骑就被冲得七零八落,而孙虑本人也躺在血泊之中,那口视若珍宝的战刀扔在一旁,上面只有战马的血。

    一名年轻的魏军骑士翻身下马,割下了孙虑的首级,然后从孙虑身上搜出孙权的命令,捡起那口刀把玩了一番,又从孙虑的腰间抽出刀鞘,翻身上马,向大队赶去,来到田豫面前,把战刀和诏书交给了田豫。

    田豫稳稳的坐在奔驰的战马上,刚才那短暂的战斗根本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他现在离孙权的大营不足三十里,肯定已经惊动了孙权的斥候,再掩藏行踪已经没有意义,只有冲上去,打孙权一个措手不及才是正理。

    不过,当他看到孙权的命令时,他突然眼神一亮,大声喝道:“那个年轻人的首级何在?”

    那个斩下孙虑首级的骑士连忙送了过来,喜滋滋的说道:“将军,这小子看起来像是个贵人,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贵人。”

    “哈哈哈……”田豫大笑,用手中的马鞭抽了一下那个骑士,笑骂道:“田毅,你发财了,你杀的很可能是孙权的儿子孙虑。”

    田毅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将军,真的?”

    “不敢肯定,不过应该不会错。”田豫扬了扬手中的诏书,将那口战刀抛给田毅:“这是你缴获的,你自己收着。”

    “喏,谢将军。”田毅早就对这口刀眼红不已了,只是碍于身份,不敢吞没。田豫既然赏给了他,他当然却之不恭。喜滋滋的接过来,插入腰中的板带,呼哨一声,向前奔去。

    三十里外,孙权忽然一阵心悸,眼前雄壮的队伍、飘扬的军旗忽然模糊起来,天旋地转,手中的马鞭“啪哒”一声落在地上。一旁侍候的宦者谷利见了,连忙上前扶着他,小心的叫道:“大王,你怎么了?”

    孙权痛苦的摇摇头:“不知道,我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正在这时,诸葛恪冲了进来,急声叫道:“大王,敌袭!”

    孙权惊讶的抬起头:“哪来的敌袭?”

    “北面,是魏军铁骑,至少有五千之众。”

    孙权一惊,忽然脸色煞白,他惨叫一声:“我的阿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