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38章 疑窦丛生

第338章 疑窦丛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军的步阵很标准,前面是排成三排,轮流射击的弓弩手,后面是手持刀盾和矛戟的步卒。在横排的两个弓弩手之间有一步宽的空档,一是让弓弩手上箭射击时不会互相干扰,二是在敌军逼到面前的时候,后面的步卒可以通过这些空档冲到最前沿,保护弓弩手。

    武卫营的将士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卒,互相之间的配合远比普通士卒默契,所以在敌人离自己不到百步的时候还敢摆出这种阵势。他们以前遇到的对手在各方面都不如他们,他们这套战术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可是今天,他们遇到了个人武技同样强悍,装备甚至更胜一筹的魏家武卒,在阵型转换上出现了那么一点点迟疑。而这短暂的迟疑,立刻被魏家武卒牢牢的抓住了。

    魏风等人杀到,武卫营的步卒刚穿过弓弩手的空档冲到阵前,还没有站稳脚跟,更谈不上列阵,就遭到了魏风的迎头痛击。

    魏风狂啸一声,一刀剁在那个虎士的盾牌上,那虎士立足未稳,挡不住魏风的力道,盾牌被剁得一偏,露出了胸口的空档。魏风顺势将战刀捅了过去,锋利的战刀刺入札甲的缝隙,刺穿了虎士的胸膛。虎士痛极大吼,挥刀就砍。

    魏风根本不给他一点机会,刀一送了进去,整个人就撞入他的怀中,横肩猛撞,将他撞得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直到撞到身后的同伴才勉强停住了脚步。魏风顺势拔出战刀,劈向旁边的弓弩手。

    弓弩手手持弓弩,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被魏风一刀斩杀,轰然倒地。

    魏家武卒抓住战机,一涌而入,对那些目瞪口呆的弓弩手痛下杀手。片刻之间,两百弓弩手死伤过半,剩下的仓惶后撤,进一步阻碍了步卒的阵势。魏风等人战斗经验丰富,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他们狂呼杀进,冲向了还没有做好准备的虎士。

    武卫营自成立以来,第一次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又失了先机,一时陷入被动之中,被魏家武卒杀得连连后退。这极大的震撼了魏军。从蜀军发动攻击开始,魏军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是士气从来没有发生过动摇,他们虽然紧张,却不慌乱,而是信心十足的投入战斗,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击退来犯的敌人。即使是左营被蜀军击破,他们依然作如是想。

    直到此时,武卫营被对方打得晕头转向,弓弩手损失过半,敌人势如破竹的杀向中军皇帝陛下所在的位置,魏军才开始慌乱起来。

    “不要慌!”许定经验丰富,他立刻看出了危机,带着亲卫营杀了过来,长刀出鞘,直劈魏风的头顶。魏风战意正浓,一见有敌将来迎,他更加狂放,不退反进,径直迎了上去。

    两刀互砍,砍出簇簇火星,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许定手中的战刀不如魏风手中的战刀锋利坚韧,“嚓”的一声轻响,断为两截,魏风得势不饶人,一口气连劈七刀。许定挥舞着半截断刀,左劈右挡,一一化解,却也被魏风逼得连退五步。

    魏家武卒如影随行,迅速跟进,将武卫营的阵地撕开了一个缺口。

    一时间,武卫营陷入被动。

    许定虽败而不乱,他奋力将半截战刀扔向魏风,同时从亲卫手中接过一柄新的战刀,再次杀了上来。这一次,他不再和魏风硬碰,而是和两个亲卫一起组成小阵,围着魏风砍杀。魏风以一敌三,夷然不惧,战刀舞得虎虎生风。

    不过,他却再也不能前进一步,许定成功的阻断了魏风前进的势头。

    不远处,身材比常人高一头的马谡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他立刻大声吼叫:“不要恋战!不要恋战!前突,杀死曹睿,为大王报仇!”

    魏风棋逢对手,杀得正酣畅淋漓,一听到马谡这句话,这才明白此刻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杀死曹睿比杀死这个魏将要有用得多。他连劈三刀,一刀砍伤一个虎士,趁着他们攻势受挫的时候,急退三步,举刀大吼:“杀曹睿,为大王报仇!”

    魏家武卒们听了,齐声怒吼:“杀曹睿,为大王报仇!”重组战阵,再次向中军杀去。

    此刻,他们离曹睿所在的位置不到五十步,他们的吼声整齐而雄壮,曹睿听得清清楚楚,不禁眉头一皱:“大王?哪个大王?”

    陈泰眼珠一转,立刻应声:“会不会是吴王孙权?孙权之子孙虑被杀,据说孙权已经怒急攻心,和陆逊颇有水火不容之势。会不会是他派人来袭?他们有战船,可以很方便的渡过汉水?”

    曹睿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有这个可能。”

    刘晔将曹睿的神态看在眼里,不禁微微一笑。他接上了话头:“陛下,不管是什么哪来的敌人,只要抓住几个一问,自然水落石出。”

    “爱卿所言甚是。”曹睿微微仰起头,倾听着远处的喊杀声,嘴角噙起浅笑。他轻轻的挥了挥手:“陈泰,通知虎豹骑出击吧,截断他们的后路,一举歼灭之。”

    “唯!”陈泰躬身答应,转身去传令了。

    曹睿背着手,慢慢的踱着步。他的步子很平稳,脸上也看不出一点紧张,可是他的眉心却一直微微的蹙着,似乎有什么难解之谜盘绕在心头一般。

    武卫营是天下精锐,许定又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虽然被魏家武卒压制住了,却没有溃败。他们不惜代价的与魏家武卒缠斗,顽强的反击,魏风等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再也不能像刚才冲击左营的时候那么迅速了。

    马谡暗自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事情只能到这一步了,他已经做了最充分的安排,也设计了最精妙的战术,可是毕竟兵力不足,可以取一时之效,却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魏军的顽强超出了他的预计,而曹睿的镇定也大出他的意料。虽然曹睿的御帐就在视线所及之处,可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到魏军有任何慌乱的迹象。

    只要曹睿不乱,他就可以从容的观察整个战场,他得用黑夜所作的掩护很快就被会曹睿看出虚实,做出相应的安排。在魏军的优势兵力面前,一击不中,就不可能再有奇迹发生,如果迟疑不决,反有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马谡虽然觉得遗憾,却还是不假思索的下达了命令。

    “击鼓,准备撤退!”

    传令兵击响了战鼓,激昂的战鼓声突破嘈杂的喊杀声,回荡在战场的上空。听到这急促的战鼓声,双方的将士都下意识的发出了怒吼。

    “杀!”

    “杀!”

    魏风带着亲卫,强力突进,再一次把许定杀得步步后退。就在武卫营的将士不敢轻撄其锋的时候,他们忽然像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

    武卫营的将士还没有反应过来,魏风等人已经一撤数十步。

    蜀军已经预先做好了安排,知道这次战鼓声其实是撤退的标志,所以在突然的冲击之后迅速转为撤退的状态,大家互相掩护,退得坚决而有序。魏军却没有这样的准备,他们听到敌人敲响战鼓,本能的认为对方是想再次发动强攻,所以下意识的密集布阵,准备更艰苦的战斗,根本没想到对方是以进为退。等他们反应过来,魏风等人已经退出了很远。

    蜀军来得突然,去得更突然。许定虽然反应及时,带着武卫营夺回了阵地,可是当魏风等人退入左军混乱不堪的大营时,他们却没有继续跟进。在没有得到曹睿的命令之前,他们不能离开自己的防区进行追击。

    战斗之上,情况瞬息万变,等许定把消息传达给曹睿时,魏风已经退出了左营。他们撤退得非常及时,刚刚离开魏军大营,隐入黑暗之中,远处就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马谡不慌不忙,对闻名天下的虎豹骑,他怎么可能一点准备也没有。他留下的那一千人,就是为了对付这些虎豹骑的。

    “撤!”马谡挥挥手,和魏风并肩撤退。

    虎豹骑冲破黑暗,杀了过来,没等他们看清眼前的状况,黑暗之中突然飞出一蓬箭雨。冲在最前面的骑士虽然有所防备,用盾牌挡住了要害,却无法护得战马周全。几匹战马中箭,惨嘶声人立而起,将马背上的骑士摔倒在地。

    在黑暗之中,虎豹骑原本就不敢放手攻击,现在又遭到对方的箭阵埋伏,更是不敢大意。他们的任务不是杀死多少敌人,而是保护皇帝陛下。既然敌人退走,皇帝陛下已经安全了,他们当然没必要冒险去追,是以一遭到箭雨拦截就停了下来,严阵以待。

    魏风等人安全撤出战场,给曹睿留下一片狼藉,还有一头雾水。

    看着渐渐平息的战场,看着四处起火的左右两营,曹睿松开了握得紧紧的拳头,脸上却看不到一点笑意。沉着冷静的打退了敌人,却没有给他带来哪怕是一丝轻松。虎威将军许定的报告让他疑窦重生。

    敌人高喊“为大王报仇”,那个大王,真的是吴王吗?自从甘宁死后,吴军中好象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勇将。而那支大约千余人左右,能杀得武卫营都抵挡不住的精锐悍卒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从他们的表现来看,他们不像是军中的普通士卒,倒更像是死士。

    一千多死士,什么人有这么大的魄力?现在他们退走了,以后什么时候会再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