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43章 三个女人

第343章 三个女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诏书传到魏家庄园,魏家庄园顿时乱了套,一向机智的张夫人也有些手足无措。

    刘禅是什么样的人,张夫人原本不是很清楚,不过到了成都之后,却听人说了不少。总之而言,他不是个恶人,却也算不上聪明,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常人有的优点,他也可能有,常人有的缺点,他更是不少。

    比如好色。

    作为一个二十出头,养尊处优的年轻人,他有好色的本钱。作为一个君临天下的皇帝,他有好色的条件。皇宫里从来就不缺美貌女子,比如张皇后就是一个美女,她继承了她父亲张飞的相貌和才气,又遗传了母亲夏侯夫人的温婉性格,是一个德容俱工的好女子。可是刘禅却不满足于此,反倒是看上了张皇后身边的侍女王氏,还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现在的皇长子刘璿,反倒是张皇后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动静。

    除了皇长子之外,刚出生不久的皇次子刘瑶也是一个不知名的宫女所生。

    从诸多迹象表明,刘禅就是一个随心所欲,不按规矩办事的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就是要和规矩对着干,什么不能做,他就偏要做什么。张夫人不知道这些传言是真是假,究竟是刘禅的确就是这样的人,还是某些人出于一定的目的中伤他,张夫人不太清楚。可是对刘禅招夏侯徽入宫的事,她却是一万个不愿意。

    她可以屈从于诸葛亮的意志,早点确定夏侯徽妾的身份,避免与魏国结亲,以免影响魏霸和魏家在蜀国的发展。她也有把握向魏霸解释,以免他做出于人于己不利的选择,但她不敢让夏侯徽进宫见驾,万一夏侯徽在宫里出了点事,不仅是魏家的耻辱,她更无法向魏霸交待。

    可是诏书到了,她又怎么敢不让夏侯徽进宫?这可是抗诏。难道你还能说我对皇帝你不放心,所以不能让夏侯徽入宫?

    纵使精明如张夫人,面对这份诏书,一时也乱了方寸。想来想去,她一面设法拖延,一面火速赶到了隔壁的诸葛庄园,求见诸葛亮的夫人黄月英。

    黄月英听了之后,也非常意外。她并不知道夏侯玄入宫的事,一点准备也没有。在短暂的思索之后,她反倒安慰张夫人说,你想得太多了,张皇后远离家乡,没什么亲人,夏侯徽是她的远房表妹,皇后想见见她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听了这句话,张夫人忐忑不安,却又不好再说,只好退了回来。她脸色阴郁的回到府中,夏侯徽已经打扮好了,整装待发。看到花容月貌的夏侯徽,想到可能的严重后果,张夫人的眼角就不由自主的乱跳。她想了想,摇头道:“媛容,你打扮得……太整齐了。”

    夏侯徽笑了,对着张夫人欠身施了一礼:“夫人刚去必是去了诸葛府吧。”

    张夫人眼神一紧,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夏侯徽又说道:“黄夫人一定没有给你任何有用的建议,否则,夫人不会这么紧张。”

    张夫人盯着夏侯徽,沉声道:“媛容果然是聪颖过人,这么说来,你对进宫之后的事有准备了?”

    “我对宫里的事一无所知,又哪里谈得上什么准备。我不过是对黄夫人的心思有所准备罢了。”

    张夫人心头一动,挥手斥退下人,缓和了口气,低声说道:“媛容,此话怎么讲?”

    她之所以在魏家能够一言九鼎,甚至连魏延对她都言听计从,无非是因为她出身南阳张家支庶,在对世态人情的洞察上有独到之处。到了成都之后,经过与黄月英的交往,她明显感到自己的见识和眼界不如黄月英,再加上诸葛亮的权势亦非魏延父子所能匹敌,所以她对黄月英敬重有加。现在黄月英不帮她拿主意,让她独自面对皇帝的时候,她自然乱了方寸。毕竟现在要面对的不是普通家族,而是天子——哪怕是名义上的天子,她从来没有与皇帝打交道的经验,心里难免有些不安。此刻看到镇定从容的夏侯徽,她才意识到对这种事来说,有经验的人绝不仅仅是黄月英,眼前的夏侯徽可能更甚一筹。

    蜀汉虽说名义上是继承汉室,可是要论规模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和魏国相比。

    “黄夫人的心思如何?”

    “黄夫人的心思不过是想把魏家纳入荆襄系之内,纳入丞相的操控之中罢了。如今父亲大人身任镇北大将军,都督关中,已然是一方重将。夫君子玉和兄长又刚刚在房陵立功,魏家声势日升,已经是荆襄人中难得的翘楚。若再与魏国结亲,有了强援,将来又岂是其他人所能匹敌的?”

    “魏国能成为我魏家的强援?”张夫人语带讥讽的说道。

    夏侯徽面不改色,平静的说道:“夫人,家父生前可是魏国的镇南大将军,目前在荆襄一带的将士大多曾经在家父的麾下征战过。不管是在房陵,还是将来出荆襄,我的身份多少能够帮上一点忙的。”

    张夫人迟疑了。

    这次襄阳之战,蜀国虽说是以小搏大,但损失是避免不了的。魏家武卒在关中之战时已经损失不少,现在是死一个少一个,至少在三五年内,武卒的数量不可能恢复到关中之前。武卒受损,就要用其他力量来补充,最大的兵力来源自然是降卒。能不能收拢降卒的心,一方面当然要恩威并施,另一方面也需要一定的凝聚力,夏侯徽的身份的确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筹码。

    更让张夫人心动的是,魏霸短期内不可能领兵,现在在房陵的正是她的儿子魏风。魏风和魏霸兄弟情深,如果有可能,魏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帮助魏风,那么夏侯徽的身份也就能给魏风带来好处。

    一旦涉及到儿子魏风,张夫人就难以拒绝了。她虽然清楚夏侯徽可能也有她自己的目的,但是她无法拒绝这个诱惑,黄月英这些天来的提醒和警告全部付之东流。她不想让夏侯徽看破自己的心动,转过身去,故意摇摇头说道:“可是这样一来,我魏家交通外国,岂不是对子玉的仕途有碍?”

    夏侯徽应声答道:“我的姑母可曾影响车骑将军的仕途?”

    张夫人沉默不语。

    “夫人,子玉不仅是我的夫君,对我宠爱有加,更于我有救命之恩。我既然以身相从,就不会对他不利。我夏侯家虽然不及南阳张家底蕴深厚,礼义廉耻却还是懂得的,请夫人相信我,莫被外人所惑。”

    看着诚恳的夏侯徽,张夫人咬了咬牙,握关夏侯徽的手,轻轻的拍了拍:“那媛容你自己要小心些。”

    “多谢夫人。”夏侯徽欠身再拜,安慰的笑了笑,转身来到前堂,对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宦者点头致意,款款的登上了宫里来的马车。

    张夫人登上小楼,看着马车粼粼远去,消失在浓密的树荫之中,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她转过头,又看了看远处成片桑林中掩映的小院,脸色慢慢的阴沉下来,眼中闪过些许失落。

    “夫人,你怎么了?”环儿敏锐的觉察到了张夫人情绪的变化,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和她们一比,我就像一只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张夫人有些沮丧:“活了四十多年,今天才真正体会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车厢内,夏侯徽一动不动的端坐着,对斜坐在角落里侍候的宫女诧异的目光视若未见,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也看不出一星半点的紧张。她双手拢在宽大的衣袖中,摩挲着这几日采桑养蚕磨出的老茧,想着这几日和张夫人、黄月英相处的情景,不禁暗自发笑。

    她和张夫人的交锋从她走入魏家庄园的那一天就开始了。这几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展露锋芒,哪怕是张夫人故意刁难她,她都毫无怨言的接受了。张夫人说,魏家的女人都要学女红,于是她就学女红;张夫人说,魏家的女人都要会织布,于是她就学织布;张夫人说,魏家的女人都要洗衣做饭,于是她就学洗衣做饭;虽然这些事她从来没看到张夫人本人甚至她身边的侍女环儿做过,但是她却没有反驳一句,哪怕是阿母邓氏怜惜她,她也不会偷懒。

    她就是不想让张夫人找到处置她的借口。

    来到成都,魏家庄园与诸葛亮的庄园比邻而居,与诸葛亮的夫人黄月英见面之后,张夫人顿时矮了一截,唯黄月英所命是从。黄月英一句话,原本一直在等和亲结果的张夫人就正式确定她的身份是妾,她就成了魏霸和诸葛丞相较力的战场。她也没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说话的资本,可是现在机会来了,蜀汉的皇帝召她入宫见驾,触到了张夫人的底线,她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轻轻巧巧的几句话,就将张夫人的防线击得粉碎。

    几个月的相处,一直是张夫人在进攻,她在防守,看起来落尽了下风。可是进攻的人会露出破绽,暴露自己的实力,张夫人的所有弱点都在她的眼中,如今形势转换,终于轮到她出手了,已经被她掌握得一清二楚的张夫人又如何是她的对手。

    她更清楚,她的敌人从来就不是张夫人,而是黄月英,正如魏霸的敌人不是魏风,而是诸葛亮一样。

    彭姑娘,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