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45章 君臣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快到升仙山的时候,打前站的魏兴来报,前面有很多车驾,似乎有人正在万顷池游玩,把路都堵住了,是不是换一条路?

    魏霸对成都没印象,这一次来,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根本摸不到头绪,对魏兴说的万顷池什么的,他一点概念也没有,很自然的把目光投向了费祎和马谡。

    费祎沉思片刻,摇摇头:“不可能,端午已过,还有什么人在万顷池游玩,而且还是这么多人。我们继续向前走,顺便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如果是有人违反法纪,非法聚游,也好报与丞相得知。”

    魏霸当然没有意见。马车重新起动后,他好奇的问费祎道:“连有人在万顷池游玩这样的事丞相也要管?”

    费祎微微一笑:“天下事,没有大事小事。千里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丈之室以突隙之烟焚。稍许的不留意,就会酿成大祸,治国之人,岂能掉以轻心?”

    魏霸咧了咧嘴角,哈哈一笑:“费君,这么说来,你可有些懒惰,以后要勤奋些,才能赶上丞相的步伐。否则,你可是望尘莫及了啊。”

    费祎不以为忤,哈哈大笑:“丞相府人才济济,文有蒋公琰,武有马幼常,年轻一辈的又有你魏子玉和姜伯约这样的大才,我嘛,拾遗补阙,从旁襄助就可以了。这么细致谨慎的事我可做不来。”

    魏霸也笑了起来。他知道费祎的性格和诸葛亮完全不一样。诸葛亮是事无巨细,事必躬亲,而费祎则是求其大概,为人也豪爽大度,他刚才说天下事无大小,不过是替诸葛亮解释罢了,他自己根本就不信奉这样的做事方法。

    马谡坐在另一辆车上,听着魏霸和费祎说笑,无动于衷,只是嘴角轻轻的抽了一下。

    他们一路说着,一路向前,时间不长,就来到了升仙桥。远远的,就看到了一座高大的楼观矗立在浓密的树荫之中,在观下,东一群,西一群的停了不少人,路边的树下还有不少马车。人影绰绰,的确有些拥挤,把路都挡住了。

    魏霸正准备问费祎要不要改道,费祎忽然咦了一声,直起了身子,随即招呼驭手停住了马车。马车还没停稳,他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魏霸很诧异,连忙跟着下了车。这时,楼观下的人看到了魏霸等人的马车,忽然一下子哄了过来,那架势吓得魏霸小心脏乱颤,险些下令随行的武卒们戒备。

    几个身着官服的人快步走了过来,当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宦者,老远就扯着尖细的公鸭嗓子叫道:“哪位是魏霸,哪位是魏霸?”

    魏霸非常吃惊,正犹豫着要不要回答的时候,那年轻宦者已经赶到了面前,目光扫了一眼费祎和马谡,最后落在了魏霸脸上。他立刻换上一副笑容,躬身施礼:“真是眼拙,普天下又有几个少年能如此英雄的,阁下一定是镇北大将军的将门虎子,魏霸魏子玉了?”

    魏霸尴尬的还了一礼:“不知阁下是……”

    “唉哟,魏参军客气了,我一个刑余之人,哪里敢当得起阁下二字。你就叫我黄皓得了,要是看得起在下,就像陛下一样,叫我一声皓子也成。”

    魏霸脑袋嗡的一声,眼睛登时瞪得溜圆。原来这货就是那个黄皓啊。嘿,长得不赖嘛,没想到却是一个奸佞。还皓子,我叫你小强,你会答应吗?不过,等等,我与这货素不相识,一点交情也没有,他为什么一上来就这么客气?还和陛下一样称呼,我当得起么?

    见魏霸如此震惊,黄皓非常满意。他亲热的凑到魏霸耳边,声音却是极大,仿佛魏霸已经七老八十,不如此就听不清一般。“魏参军,请你赶紧上车吧,陛下在宫里等着你呢。”

    他的声音大得旁边每一个人都能听得到,搞得魏霸非常尴尬,更是不知所云。

    这时,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将领将同样一头雾水的费祎和马谡拉到一边,嘀咕了几句,不时的看一眼魏霸。紧跟着,费祎和马谡的眼神也变得怪异起来,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当真?”

    那将领苦笑着点点头:“千真万确。这不,陛下派我带着虎贲郎来迎接他,说是怕有人对他不利。”

    费祎目瞪口呆,马谡却抚着胡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住的摇头。过了片刻,费祎拉着那个将领来到魏霸面前。

    “子玉,这是中领军向宠,奉陛下之命,率领虎贲五十,虎步营二百,来护送你入宫的。”

    魏霸哭笑不得,一边对向宠施礼,一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如何当得起?”

    “你啊……”费祎欲言又止,凑在魏霸耳边说道:“你有了一个贤内助,手段实在是高明啊。”

    魏霸更是不解其意。他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夏侯徽会在刘禅面前告了御状,这才惹得刘禅陛下勃然大怒,派虎贲郎来护送他入宫,说是生怕有人妒贤嫉能,害了他的良臣干将。这话传到丞相府,把诸葛亮也搞得哭笑不得,只得让丞相掾姚伷也一起来迎接。除了这两拨人之外,吴府、张府都派来了人,赵云的长子赵统也亲自赶来了,其他的人更是来了一大片,这才把声势搞得这么大,让费祎误以为有人非法集会。

    魏霸稀里糊涂的上了车,这才发现骑着马护卫在一旁的居然是个熟人:姜维。姜维刚才一直隐在人群中,没有上前与魏霸搭话,他又戴着头盔,与步卒们混在一起,不仔细看人,还真注意不到他。

    “姜君侯,还适应巴蜀的水土吗?”魏霸伏在障泥上,笑眯眯的问道。

    姜维侧过脸看了魏霸一眼,微微欠身:“多谢魏参军关心,还好。”

    “嗯,姜君侯果然是好男儿志在四方。”

    “惭愧惭愧,魏参军珠玉在前,不敢掠美。”

    “好说好说,益州这片天地太小了,恐怕不足以容纳君侯的鸿鹄之志。将来开疆拓土,君侯自然一鸣惊人。”

    姜维紧紧的闭上了嘴巴,装没听到。

    车队进了城,穿过咸阳门,来到宫门前。姜维引着两百虎步营的步卒走了,向朗也带着虎贲郎离开,魏霸跟着黄皓一起进殿。在路上一句话也没说的黄皓一进了宫,顿时恢复了话唠特色,一路向魏霸介绍着沿途看到的宫殿和奇花异草,就像一个称职的导游。进了宫,又谦卑的提醒着面见天子时的礼节。这一点魏霸还真是一点准备也没有,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与大汉国的一把手刘禅陛下见面,见驾时应该懂的礼节,他是一点也不清楚。

    大概是看出魏霸有些紧张,黄皓嘎嘎的笑了起来,安慰道:“魏参军也不用担心。陛下是个仁慈之主,知道你刚从战场上回来,对那些礼节不怎么熟悉,只要你不是有心冒犯,就算有所失礼,他也不会怪罪你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魏霸唯唯喏喏,跟着进了宫。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大约二十出头,长了一张大圆脸的年轻胖子站在殿上,头上戴着十二琉的皇冠,身上穿着黑地红纹的华丽皇袍,腰间扎着玉带,身侧有一长串玉佩,看起来意象森严,威风凛凛。可惜那胖子虽然穿得威风,脸上的表情却实在不正经,嘴里不知道嚼着什么东西,挤得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好象还有红色的口水流出来,溢得嘴角到处都是。他原本脸上带着很轻松的笑容,可是一看到魏霸跟着黄皓走进来,立刻挺直了身子,双手握着玉带,板着脸,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反倒有些不伦不类了。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大概是因为绷住脸,嘴里的东西实在有些碍事,他便转过头,“扑”的一声吐了出去,没想到准头太差,一个果核带着红色的口水,咕辘辘的滚到了魏霸面前。见此情景,这年轻胖子张大了嘴巴,尴尬的笑了两声。

    魏霸低头一看,脱口而出:“哟,槟榔啊。”

    刘禅一愣,顿时眉毛一挑,也顾不上再摆他皇帝的威风,应声问道:“你也知道这东西,喜欢么,来一个?”

    刹那之间,魏霸似乎回到了前世的大学生涯,顺口回答道:“来嘛,搞一颗尝尝,可把老子馋坏了……”话一出口,他才想起来站在眼前的不是同宿舍的死党,而是君临天下的皇帝陛下,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刘禅却没意识到魏霸的失礼,喜滋滋的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黑红色的槟榔,塞到魏霸的手里,一边塞一边说道:“快尝尝,快尝尝,那些人不识货,还说这不好吃,整个宫里就朕一个人吃,多着呢,多着呢。”

    魏霸接过槟榔,呐呐的说道:“陛下?”

    刘禅眨了眨眼睛,这才想起来正事,连忙收起笑容,挺起小肚子,威严的咳嗽了一声:“你就是魏霸?”

    看到这货变脸如此之快,如此之自然,魏霸忽然明白了,四川的地方绝技变脸,说不定就是这货发明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