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56章 夫人外交

第356章 夫人外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辞别了张夫人,魏霸和夏侯徽又去了生母邓氏的小院。随着他一次次的立功,邓氏在魏家的地位水涨船高,已经是张夫人一人之下,数百人之上,就连环儿、张管事这样的夫人亲信也不敢对她有所冒犯。

    邓氏知道魏霸要来,早早就收拾停当了。只是她有些紧张,因为她知道魏霸今天要和张夫人对阵,两人能不能说拢,她是一点信心也没有。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当然只有她的好姊妹李氏和小丫头兰儿能够陪着她。

    看到魏霸和夏侯徽并肩走进来,邓氏先打量了一下魏霸的脸色,然后迅速的看向夏侯徽。和夏侯徽相处了几个月,她现在更愿意亲近夏侯徽这个媳妇。虽然有人提醒她说夏侯徽是魏国人,嫁给魏霸是迫不得已,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愿意亲近一切愿意对她儿子好的人。

    夏侯徽迎着邓氏焦急的目光,笑盈盈的点了点头,快步迎了上去,挽着邓氏的手臂,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邓氏听了,这才如释重负,掩着胸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眉开眼笑的说道:“一定是你的功劳,要不然啊,这小子又不知道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呢。”

    魏霸很诧异的看了一眼夏侯徽。昨天他就看出来了,在这个家里,夏侯徽虽然没什么名份,却是个很受欢迎的人。现在听老娘都对她信任有加,不免意外。

    小丫头兰儿迎了上来,拽着魏霸的手:“阿兄,你们今天不去采桑吗?”

    “阿兄有事,今天不去采桑了。”魏霸摸摸她的发髻,笑道:“采桑好玩吗?”

    “不好玩,我都晒黑了。”兰儿撅着嘴,又说道:“不过女儿家总要学会这些事,要不然以后怎么持家?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媛容姊姊这样好运气,嫁给阿兄这样的大丈夫。”

    魏霸愣住了,蹲下身子,轻轻的揪着兰儿的小脸蛋:“小丫头,你才多大,怎么想起这样的事了?”

    兰儿叹了一口气,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都十岁了,再过两三年,就得嫁人了。”

    “噗!”魏霸一口喷了出来,兰儿羞红了脸,扭身躲到了李氏的身后,不肯再出来。魏霸笑得直摇头:“李姨,你不要吓兰儿了,看把她担心的。我们魏家的女儿,以后怎么能嫁给普通人家,还要采桑养蚕?别学这个了,过些日子,寻个老成的先生教她读书识字,以后让主母帮她寻个殷实人家。”

    李氏摸着女儿的小脸,笑道:“我可没你阿母这样的好福气,这丫头啊,以后能嫁个普通人,过点安生的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现在家里到处要花钱,哪能为了她去请什么先生。”

    夏侯徽走到兰儿身边,将她搂到自己的怀中,笑道:“我也粗浅识得几个字,不如就由我来给兰儿启蒙吧。兰儿,好是不好?”

    “好啊好啊。”兰儿欣喜的抱着夏侯徽的脖子,手舞足蹈。“我要和姊姊学认字。”

    “学认字可以,可千万不能学她耍心眼。”魏霸撇了撇嘴,“女人不能笨,可也不能太聪明,聪明过头了,男人会有压力的。”

    兰儿咯咯的笑道:“那媛容姊姊这么聪明,阿兄你有压力吗?”

    魏霸张开双臂,夸张的说道:“我的压力山大啊。”

    兰儿笑得更大声了。

    说了一阵闲话,夏侯徽扶着邓氏上了车,在李氏和兰儿羡慕的目光中出了门。魏霸特意拉开车帘,让马车在魏家庄园里招摇过市。邓氏非常不适应这样的招摇,几次要求魏霸把帘子拉下来,魏霸也没听他的。邓氏很不自在,最后还是夏侯徽劝她说,魏霸这不是要炫耀,而是要激起其他人的上进心,要让那些尚未成年或即将成年的魏家子弟有目标,接下来才能聚拢人心,为振兴魏家一起出力。有了这个伟大的目标,邓氏才不再说什么。

    魏霸先去了吴府,吴懿的夫人亲自出来接见,魏霸奉上蜀锦十匹,又转达了吴懿的口信。其实所谓的报平安不过是个由头,魏霸就是想借此机会与各个派系的人接近关系。魏家要想长治久安,就必须在朝堂有盟友,否则等魏家倒霉了,能帮着说个话的人都没有,再大的冤屈也活该。老爹魏延的人缘太差,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大哥魏风又是个木讷的人,只能由自己从头开始建立关系网。张夫人当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更知道他在这方面虽然比老爹和大哥强一点,却也强得有限,而夏侯徽在这方面显然很擅长,这才主动让步,要夏侯徽来帮衬他。

    很显然,张夫人这个决定是非常英明的,夏侯徽没几句话就把吴懿夫人哄得眉开眼笑,连声对邓氏说,你福气好,有个好儿媳。邓氏虽然也是出身名门,可是毕竟见过的世面太小,以前这些事也不需要她出面,突然和皇太后的嫂嫂这样的贵人见面,她自然是局促不安,面对吴懿夫人的夸奖,她除了笑,就什么也不会说了。

    夏侯徽不动声色的行了一礼:“夫人谬赞了,我却不敢当。”

    吴懿夫人笑道:“当得,当得。”

    夏侯徽摇摇头:“我只是夫君的侍妾,当不是儿媳二字。”

    吴懿夫人一愣,随即疑惑道:“不是说令兄来了成都,要奉旨和亲的么?”

    夏侯徽淡淡的笑道:“汉魏交兵,这亲恐怕是和不成了。”

    吴懿夫人若有所思,把目光转向了魏霸。“魏参军,此事当真?”

    魏霸无奈的一笑:“此事虽对媛容有所不公,可是丞相所虑也自有他的道理。国事为重,我岂能为儿女私情误了大事。”

    吴懿夫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国事国事,这是你们男人的事,又何必委屈我们女人。”

    魏霸沉默。吴懿欠他一个大人情,他也需要欠吴懿一个人情,不是为了扯平,而是为了有机会和吴家拉近关系。不管吴家能不能帮上这个忙,他都有了借口来感激吴懿,以后常来常住,互相关照也有了借口。而对于吴家来说,他们也需要他这样的一个人来做盟友,否则吴家在蜀汉的仕途就会越走越窄,迟早会被荆襄系挤出朝堂。

    所谓的情义都是不牢靠的,只有利益才是最实在的。官场上不能说没有情义,但绝大部分时候,情义都不是利益的对手。有利益基础的情义,才是最稳固的情义。在皇帝专制的权力社会中,要想以最快的速度在朝堂上占据一席之地,还有什么比向皇帝套近乎更好的办法?就算是到了后世,有什么关系比和一把手亲近更硬?

    曹操之所以能建立霸府,是因为他用武力控制了皇帝,诸葛亮之所以能建立霸府,是因为他有先帝的托付。他们用的办法不同,效果却是一样的,把皇帝掌握在自己手中,就天生的拥有了话语权。

    诸葛亮对刘禅虽然没有曹操对汉献帝刘协那么霸道,但是他把董允、郭攸之、向宠等人安排在皇帝身边,不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吗?他要想通过诸葛亮这条线和皇帝拉上关系,那是没什么机会了。他只能另辟路径,从皇太后和皇后两个人身上找到突破口。张家和诸葛亮的关系非常好,要让张皇后帮他说话,就算他和张绍关系不错,就算有夏侯徽这层关系,张皇后也会有所犹豫。而吴家则不然,诸葛亮对吴家一直很排挤,吴家和他合作的愿望更加强烈。

    这一点,想必张夫人也想到了,所以才会一出手就是十匹蜀锦。蜀锦是专卖的特产,市面上价格至少一金,像宫里赏赐的这种高档货至少五金一匹,十匹锦就是五十金,是一个不言而喻的重礼,特别还是在魏家经济很紧张的情况下。

    有了吴懿夫人这句话,魏霸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又和吴懿的儿子吴毓、吴敏说了一阵闲话,这才告辞出来,随即又去了张家。

    张家的事情相对又好说得多,有夏侯徽的关系在这里,根本不需要魏霸出面,夏侯夫人就明白了他们的来意。他们也许未必愿意帮魏霸,却不会拒绝为夏侯徽争取一个名份。和亲的事哪怕不可行,正妻的名份却不是什么大难题。

    从张家出来,魏霸随即又去了关家。关家住在宣明门内,和张家一样独占一区,理所当然的黄金地段。不过和张家一样,关家也是人丁稀少。关羽过世多年,长子关平与他一起阵亡,关羽的夫人伤心过度,也过世了,现在的家主关兴在前线还没回来,主事的却是关兴的姊姊关凤。

    魏霸对这位传奇女性颇为好奇,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刚刚登门,客套话还没说完,关凤却向他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

    “我听人说,魏参军不仅拳技高明,还擅长一种叫枪的武器,变化无端,不肯轻易示人。妾身无所长,德言容工,无一可取,唯当年从先父所学刀法还算过得去,不知道能否和魏参军切磋切磋?”

    魏霸愣了一下,看着关凤那张虽然谈不上花容月貌,却也英气勃勃的脸,不免有些尴尬:“这个……姑娘……从哪儿听说……这件事的?”

    关凤脸色一寒,柳眉倒竖:“怎么,魏参军看不起我?”

    魏霸暗自叫苦,心道关兴虽然傲气,却也是个挺好相处的人,怎么关凤却初次见面就要交手,而且点明要试枪法?这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初次见面,怎么好意思呢。

    见魏霸犹豫,关凤更不高兴了,冷哼一声,语带讥讽:“莫非魏参军今天没把宝枪带在身边?要不要派人去取?”(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