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56章 虎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关凤瞅准一个机会,突然大吼一声,挥起手中的战刀猛劈。

    “当当当”,关凤一口气劈出三刀,三刀都砍在魏霸旋转的矛头上。矛头上蕴含的缠绕劲虽然强劲,可是关凤的力气惊人,她硬生生的握紧了战刀,劈乱了矛头的旋转节奏。

    一旦舞不成圈,矛头上缠绕劲顿时化作无形,矛头被关凤劈歪。关凤大喜,战刀一翻,顺着矛柄就滑了下来,直奔魏霸握矛的左手。

    魏霸抽矛横架,关凤冷笑一声,战刀左右一荡,磕开矛柄,直刺魏霸的胸前。魏霸奋力外推,关凤抓住机会,抢入中门,收刀,出肘,猛击魏霸的胸口。

    魏霸双手握矛,已经被架在外围,关凤曲身抢入,仿佛冲入他的怀中,长矛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魏霸毫不犹豫的撒手扔矛,双手向下一沉,左手按在了关凤的后脖颈上,右手托住了她击来的手肘,向后便退。

    关凤怒吼一声,猛的一翻身,躲开了魏霸的双手,右手舞刀,再次猛刺。

    魏霸侧身让步,双掌一错,一手拍在关凤的手臂上,推开她的刀,矮身滑步,钻入关凤的怀中,展开双臂,猛的起身,将关凤整个人托了起来。关凤双腿离地,却临危不乱,在半空中拧腰转身,左臂勾住了魏霸的脖子,右手挥起刀环猛筑魏霸的面门。

    魏霸弓身仰头,让过面门一击,双臂用力,将关凤抛向空中。双脚紧紧的扒住地面,沉腰坐马,左臂如弓,右拳如矢,一拳击出。

    关凤人在空中,无处着力,只得挥起盾牌挡在身前。

    “咚”的一声巨响,魏霸一拳击在盾牌上,击得关凤整个人在空中横移一丈。关凤却毫不畏惧,借着这股力量在空中拧身挥刀,挡住可能追击的魏霸,同时翻身落地,单腿跪地,盾牌在前,长刀在后,不等立稳,右腿猛的蹬地,再次猛扑了过来。

    魏霸赤手空拳,却并不后退,他双手划圆,抓住关凤的盾牌,发力旋转。关凤力气虽然大,却是单臂握盾,而魏霸是双手握盾,又是旋转力,关凤想反抗都借不下力,整个身体都跟着盾牌转了半圈,变成背部着地,仰面朝天。关凤却不示弱,借着转身的机会,反曲身体,飞起一脚,直踢魏霸的面门。

    魏霸大惊,连忙松开了盾牌,双手横架在面门前,挡住了关凤这一脚,不假思索的沉身猛击。

    他的双手顺着关凤的腿滑了过去,直奔关凤的小腹,等他意识到这个姿势实在有些不妥的时候,两只手掌已经反抱住了关凤的大腿。

    天气炎热,关凤穿得并不多,只是一件丝质的单衣,被一个男人强劲有力的大手握住敏感的大腿,单薄柔滑的衣料根本挡不住什么,和摸在皮肤上没有什么区别。关凤再剽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所有的后续招术全部散了。她羞得满面通红,紧跟着踢出右腿,再踢魏霸面门。魏霸来不及反应,双手一分,死死的按住了关凤的两条腿,硬生生的将关凤的两腿分开,着力处正好是在大腿根处。等他发觉手感温热柔软,而关凤被他掰开双腿按在地上,躺在他的身下,两人的姿势着实有些不雅的时候,他才大惊一吃,连忙松手,后退两步,躬身施礼。

    “失礼之处,请姊姊海涵。”

    关凤翻身跃起,红着脸,瞪了魏霸一眼,转身向内室奔去。

    魏霸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院中。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夏侯徽走了过来,瞅了摊开双手的魏霸一眼,掩唇而笑。魏霸的脸更红了,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关凤不仅穿得单薄,好像还没有穿内裤,刚才他的手离禁区只有一掌之遥。亏得关凤穿的是有裆的劲装,如果是普通的裤筒,那他们就真是的肌肤相亲了。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和夏侯徽之外,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一想到此,那种温软如玉而又弹性十足的感觉便从双手弥漫开来。

    “好啦,正经点。”夏侯徽见魏霸眼神有些迷离,知道他又起了绮念,连忙嗔了他一句。话刚说完,关凤披了一件大氅走了出来,脸上还残留着绯红,眼神却恢复了冷清。

    “听闻参军在樊城立功,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大破吴军,妾身甚是欣慰。无以为报,这口刀就送与参军,算是我关家对参军的一点谢意。虽说参军善用矛,对刀法没什么兴趣,不过我想参军一定不会推辞。”

    魏霸大惊,看着关凤手里那口万人敌宝刀,一时手足无措。对于魏家来说,这口刀其实已经算不上什么宝刀,可这是关羽用过的佩刀,这其中代表的意义非同小可。关羽在权贵之中人缘不好,在士卒中的威信却很高,关凤把这口刀送给他,无疑是把这份不寻常的遗产留给了他。

    更重要的是,魏延对关羽一直很景仰,关羽的战刀在他心目中有着不可轻估的地位。这口刀可能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过刀本身。

    “姊姊,这……我可不敢收。”魏霸结结巴巴的说道:“这口宝刀,应当留着传家才是。”

    “还传什么家。”关凤淡淡的说道:“刀就是要有来杀人的,定国虽然有些勇武,却配不上这把刀。再者,他很快就要回成都任职,想必没什么机会征战沙场,这口刀就是留给他也是匣中空鸣,不如送给你,将来也许还有机会多杀几个吴狗。”

    魏霸心中一动,他听出了关凤的潜台词:关兴要调回成都任职,以后没什么出征的机会了。

    “姊姊,军功封赏的方案已经定了?”

    关凤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向内室走去。“参军,本当留你用饭,奈何家中没有成年男子,多有不便,还是等定国回来再请你吧,失礼之处,还请参军海涵。”

    关凤突然变了脸色,下了逐客令,魏霸也不好再赖着,只好捧着那口万人敌宝刀出了门。上了马车,魏霸还是不太想得明白,有些失魂落魄的。夏侯徽见了,不禁笑道:“夫君,你在想什么?是想封赏的事,还是想刚才那场比试?”

    “当然是想封赏的事。”魏霸下意识的回答道:“军功簿昨天刚送到相府,怎么封赏的方案就定了?而且关家姊姊都知道了,我却不知道?”

    “关家姊姊,叫得好生亲热呢。”夏侯徽皱皱鼻子,调侃道:“可惜她从头到尾不肯叫你一声弟弟,你这姊姊是白叫了呢。”

    魏霸一愣,这才注意到夏侯徽的脸色不太自然,不免笑道:“你们这些女人,真是小心眼,这是吃的哪门子飞醋。”

    “飞醋?”夏侯徽好奇的问道:“飞醋是什么东西?”

    魏霸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这个年代还没有醋这个名称,而是称为酢,更没有吃醋这种说法。他嘿嘿一笑,掩饰道:“你别转移话题,说说你对封赏的事。我看得出来,你一定看出了什么。”

    夏侯徽有些小得意的笑了起来:“这当然,你以为军功封赏就一定是按照军功簿来的么?就算是,一样的功劳,也有不同的赏法。关兴、张绍都是元从重臣的后人,有爵位在身,地位非同一般,绝非普通的校尉可比。他们这次随丞相北伐,原本是留在汉中的,这说明丞相原本没有计划让他们上阵厮杀,而是想随例积些功劳,既可以让他们稳步升迁,又不会给他们掌握军权的机会。”

    魏霸恍然大悟,原来关兴、张绍他们随军出征都是做做样子的,包括吴懿在内,都不太可能有亲临战场的机会,现在因为意外情况,他们不仅上了阵,而且立了大功,诸葛亮不封赏他们的功劳肯定是无法服众,可是又不想让他们在军中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以至于影响他对军权的控制,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关兴等人安排到位尊权弱的闲职上,让他们留在成都。

    这样的决定不需要等到军功簿送达,恐怕诸葛亮早就有了这样的计划,所以有风声传到了关凤的耳朵里,所以关凤才说这口万人敌就送留在关家,以后也没什么杀敌的机会。她送出这口刀,一方面是对魏霸的支持,另一方面却是表明自己的愤怒。

    作为元从系重臣的后人,却被排挤在兵权之外,关凤不可能不愤怒。她不能直接向诸葛亮表示不满,但是她可以通过支持魏霸来表明自已的态度。

    “可是这种事既然还没有公布,连陛下都没有提起过,她又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夏侯徽摇摇头,接着说道:“不过关侯在先帝麾下一直是首屈一指的重将,又曾经镇守荆州,荆襄系内部未必没有人感激他的情义,给关凤通风报信。”

    魏霸心中一动,想到了某个人。

    关府内室,关凤脱掉了劲装,重新换上了常服。穿好衣服,她抚着衣角,沉吟不语。一个白衣少女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眉眼清秀,体态矫健,自有一股寻常女子少见的英气。她幽幽的看了关凤一眼:“没想到以姊姊的身手都无法胜他,看来他又精进了。”

    关凤瞥了她一眼,笑道:“文姗,他这化刚为柔便也罢了,缠绕劲却着实难以对付。我还要再想想,你如果有兴趣,我们不妨一起研究研究。”

    马文姗笑道:“姊姊,你今天被他占便宜还没占够么?还要再试?”

    关凤蓦的红了脸,咄了马文姗一口:“小蛮子,我吃苦头,还不是被你害的?亏你还好意思说。”

    “姊姊,你这可冤枉我了。我可早就提醒过姊姊,他的拳技远比兵器高明。”马文姗撅着嘴埋怨道:“是姊姊久攻不下,硬要与人家贴身相搏,我有什么办法。”

    “嘿,你这小蛮子,什么时候学得如此尖酸刻薄?难怪嫁不出去!”

    “我不是嫁不出去,我是和姊姊一样,不想嫁给那些只知道声色犬马的蠢汉子。”马文姗咯咯的笑道:“姊姊,你是关家虎女,我也是马家的虎女呢。”

    听了马文姗的调笑,关凤突然黯然神伤,长叹一声:“你以为虎女是什么好事?就算武技再高,也不过是屠龙之技,不仅没有杀敌立功的机会,就连找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都要费尽心机,有什么用?徒惹烦恼罢了。”

    马文姗闻言也叹了一口气,默然无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