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59章 人心难测

第359章 人心难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马谡勃然大怒,长身而起,戟指魏霸厉声喝道:“子玉,你怎么能这么不识抬举?丞相与我苦口婆心的说了半天,你怎么就像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半点也不知道通情答理?这是关系到国家兴亡的大事,你就不能受点委屈?”

    魏霸冷笑一声:“马长史,你高抬我了。我读书少,修身尚不圆满,齐家且不敢论,这种治国平天下的大事更是担当不起,还是由长史这样的大才来做吧。”

    说完,魏霸也长身而起,对着诸葛亮深深一揖:“丞相,小子能浅德薄,当不得丞相如此厚待,受之有愧,就此告辞。”

    诸葛亮无奈的看着魏霸:“子玉,我能问你一句话吗?”

    “丞相有问,小子敢不竭诚以答,只怕小子才疏学浅,所答不能让丞相满意。”

    “这与才学无关,我只是想问你,你觉得当初我变更计划,出兵陇右而不是关中,是对还是错?”

    魏霸一愣,随即答道:“北伐之战已定,是对还是错,想必丞相自有定论,又何需我来饶舌。”

    “看来子玉也是认为我错了。”诸葛亮轻叹一声:“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魏霸沉默不语,心道你既然知道错了,又何必再来问我。

    “不过,我不认为我当时的安排有错。”诸葛亮摆摆手,示意怒目而视的马谡和魏霸都坐下。马谡哼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坐下了。魏霸犹豫了片刻,也愤愤不平的坐下了。诸葛亮重新谈起北伐,他也想听听这个当事人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的安排没错,我的错是低估了子玉你的能力。”诸葛亮微微一笑,丝毫不以刚才魏霸的无礼为意。“子玉。你老实对我说,赵素去关中发动天师道众,是什么时候就做好的安排?”

    魏霸一惊,迟疑了半晌:“这个……”

    “好啦,你就不要瞒我啦。”诸葛亮指点着魏霸,笑着连连摇头:“我查过赵素离开汉中的时间,那时候你还在房陵,那时候阿乔……”提到诸葛乔,诸葛亮的脸色一黯。沉默了片刻,才平复了情绪:“阿乔还没有遇刺,用间长安的计划更是无从谈起。可以想见,你早就做好了出兵子午谷的计划,并且已经说动了汉中豪强资助你。是不是?”

    魏霸尴尬的点点头。凛然心惊。这都是他暗中和汉中豪强做的交易,没想到诸葛亮查得一清二楚。严格来说,这是见不得光的私下交易,既然诸葛亮知道了,就要把这个消息在荆襄系内部一传播,他以后就很在荆襄系内部立足了。

    “你想必是知道我一向压制益州世家,所以没有把这些事告诉我。”诸葛亮继续说道:“那我想问你一句。如果没有汉中豪强和天师道的帮助,你能守住汉中吗?”

    魏霸不假思索的摇摇头:“根不可能。”

    “那就是了,我不知道这样的事,又怎么能相信我们能守住关中?”诸葛亮语气平缓。神态从容,没有一点愤怒或者焦急,有的只是平淡。“你也许会说,如果大军主力入关中。肯定能守得住。可是你想过没有,长安在关中东部。至陇山近千里,快马只要两天就可以到达陇右,五天之内,郭淮就能集结一万精骑突入关中,而五天时间,我们根赶不到陇山设防。”

    马谡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更关键的是如果不毁掉上邽的麦子,陇右魏军就有足够的粮食,再加上安定、北地诸郡的人力物力,可以持续的保持对我军的压力。长达三四百里的所有关隘,都在陇右精骑的威胁之下,三面受敌,你觉得我们能守得住?”

    诸葛亮摆摆手,示意马谡冷静点,他看着魏霸:“子玉,你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我这样做,有没有错?”

    魏霸眼神紧缩,一声不吭。

    诸葛亮叹了一口气,有些惭愧的说道:“我知道,这样一来,你们魏家的损失会很大,关中最后失守的话,你们父子都有可能落入险境。可是遍视整个军中,又有谁能比你父亲和你师父赵老将军二人更善战,除了他们,还有谁能担得起这样的重任?我不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们,还能交给谁?”

    魏霸撇了撇嘴,他承认诸葛亮说的有道理,可是他怎么没说他有心削弱魏家的实力?

    见魏霸这副表情,诸葛亮很无奈,他摇摇头:“好啦,这件事到此为止,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清。金匮不开,周公有叛臣之形。国玺不夺,王莽有礼贤之名。子玉你现在不明白的,以后都会明白的。来,我们不谈国事,也效仿那些名士,只谈天地理,人情风月,易道玄学。”

    诸葛亮无声的笑了起来,看了魏霸一眼:“子玉,我特别想听听你为难夏侯玄的那个问题,说实话,我想了很久,也没明白究竟是什么道理。”

    魏霸很诧异:“丞相也知道这件事?”

    诸葛亮点点头:“夏侯玄在成都这些天可没闲着,谈玄论道,连许靖都赞不绝口,夸他是人中之龙。不过他却说和你魏子玉相比,他不过是一条泥鳅,着实替你扬了名呢。如今成都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有几个不知道你魏子玉的大名?我为什么今天就请你?我是怕你接下来太忙,没时间赴我的约啊。”

    魏霸连忙谦虚几句:“丞相说笑了,任何时候,只要丞相相招,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哈哈哈……”诸葛亮朗声大笑,脸上浮现出微红,看起来有了些许血色。“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今天可就记住你这句话了。日后如果推脱,可不要怪我不喜。幼常,你来做证人。”

    马谡笑道:“那是自然,这竖子惯会偷奸耍滑,没有人作证,着实不行。”

    魏霸窘迫的说道:“丞相。幼常先生,你们这样说我,我情何以堪啊。”

    诸葛亮和马谡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魏霸也跟着笑了起来,刚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也随之烟消云散。

    接下来,诸葛亮果然没有再提一句政务,只和魏霸说一些天地理,机械技巧,还评论了一些前贤豪杰。整个酒宴的气氛轻松愉快。看到这和谐的一幕,谁也不会想到他们刚才差点不欢而散。

    气氛虽然轻松,魏霸却一点也不轻松,他心里总有放不下的担心,是以不敢多饮。尽可能的保持着头脑冷静。到最后,他是清醒的,诸葛亮却是醉了。虽然没有失态,也没说错什么话,可是他脸色白得吓人,眼神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疲惫和忧虑,这种情绪都是平时他从来不肯在人面前显露的。此时此刻无遮无掩的暴露在魏霸面前,魏霸知道他真的醉了。

    一时之间,魏霸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误会了丞相。

    ……

    亥时初刻。宾主尽欢,曲终人散,诸葛均将魏霸送到门口,拱手道别。夏侯徽也侍候着张夫人和邓氏出来了。看她们一脸酒红的微醺模样,估计喝得也不少。魏霸依然陪着张夫人坐大车。夏侯徽陪着邓氏坐小车,回了府,将她们送回各自的小院,这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夏侯徽忙前忙后的安排人打水洗漱,魏霸一头倒在了床上,双手抱头,回想着今天一整天的所有经过。虽然酒喝得不少,有些头晕脑胀,可是他重生以来坚持了两年多的反省已经成了一个习惯,哪怕是头脑不太清醒,他也能自然的进行反思。

    看他这副出神的模样,夏侯徽很知趣的没有打扰他,准备好水之后,把他扶进浴桶,用瓜络帮他擦背。

    感受着背上的丝丝酥痒,魏霸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制住关凤时的情景。当时关凤躺在地上,双腿曲身上踢,几乎是夹住他的头,他双手躬身下按,正好按在关凤的大腿内侧,将关凤的两腿掰开。当时没有注意,现在回想起来,两人的身体应该是贴在一起,他按住关凤大腿的同时,关凤的脸也应该是在他的小腹处,这姿势……可有些邪恶啊。

    关凤今天二十七八岁了,按今世的说法,她是一个老姑娘,按照前世的说法,她是一个熟女,还是个处级干部。那种丰润不是夏侯徽这样的女子可以相比的,更让魏霸心动的是,关凤习武多年,身体的柔韧性非常好,从她能躺在地上还能踢出那么有力的两腿就可以看得出,当然更能从她大腿上的肌肉真切的感受得到。要是被这两条腿夹住……

    “想到谁了?”夏侯徽忽然拍了魏霸一下。

    魏霸一惊,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斗志昂扬,而夏侯徽正在替他搓背,从上而下,看得一清二楚。

    “嗯……当然是想你。”魏霸说着,反手拉着夏侯徽,将她拖了进来,搂在胸前。夏侯徽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才不是呢,你刚才嘴里说的可不是我的名字?”

    魏霸大赧,老脸通红:“不会吧?”

    “看,你心虚了吧?”夏侯徽咯咯的笑了起来,挣脱了魏霸的手臂,的站在浴桶旁,伸手捏着魏霸的鼻子,嘟着嘴道:“欲观其心,先闻其言,再观其行。你现在不仅露出形,还说走了嘴,还敢说自己没有邪念?”

    魏霸恍然大悟,哗的一声站起来,大吼道:“你敢骗我?为夫要有家法惩罚你!”

    “休想!”夏侯徽早有准备,娇笑着转身就跑:“今天就让你一个独睡,说不定有机会与意中人梦中相会呢。”

    ps:  加更到,求月票!最后几天了,月票留着会浪费的,投给老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