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61章 移花接木

第361章 移花接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二天一大早,诸葛亮就起身,梳洗停当,乘车赶往城里的丞相府,开始一天繁忙的公务。而此时此刻,魏霸却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昨天想事情想到后半夜才睡,今天便起得迟了,直到铃铛冲进来,他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什么事?”

    “少主,不是我说你,回成都之后,你可有些贪恋酒色。昨天就起得迟,今天起得更迟,照这样子下去,你以后这晨练不如取消了吧,也让我们睡个好觉。”

    看着说话像机关枪扫射的铃铛,魏霸一脸茫然:“天亮了?外面怎么还是黑的?”

    “今天阴天呢。”铃铛嘟着嘴道。

    “哦。”魏霸应了一声,挺身坐起,夏侯徽正好走了进来,瞪了铃铛一眼。“你就知道练拳,不知道夫君事务繁多?你说是陪他练拳,依我看,倒是你找他陪你练拳呢。”

    “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铃铛舔了舔嘴唇,忽然觉得有些怪异,蓦的红了脸:“姑娘,他是你的夫君,可不是我的夫君,你可不能搞混了。”

    “现在不是,迟早不还得是?”夏侯徽沉下了脸:“铃铛,不管你以前是谁家的女子,你既然做了我的婢女,就由不得你了。夫君可以宠着你,你却不能忘了自已的身份。只要夫君一天没有说可以把你许配给别人,你就是他的房里人,他就是你的夫君,记住了?”

    铃铛上扬的眉毛顿时耷拉了下来,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转身逃也似的跑了。

    魏霸咂了咂嘴,没有吭声,虽然他没有收铃铛入房的想法。可是夏侯徽要定规矩,他却不能拦着,要不然以后这些家务事就乱套了。按照现在的风俗,如果他不发话,铃铛顺理成章的要成为他的侍妾,没身份,仅仅是一个泄欲的工具,如果生下一儿半女的,以后能有一个生活依靠。仅此而已。如果他愿意让铃铛自择夫婿,那是他的权利,是他的恩赐,却不是铃铛能主动要求的,更不是天经地义的。

    “习武的事不能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我还是起来吧。”魏霸揉揉眼睛,坐了起来,下了床,张开双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夏侯徽拿过衣服,帮他穿上。一边帮他系衣带,一边说道:“夫君,对下人要恩威并重,可不能太放纵了。人心易放难收。下人恃宠生娇,以后可怎么管束?你可以忍受得,别人会怎么看?”

    “嗯,我知道了。”魏霸应了一声。举步出了门。敦武、丁奉正在院子里候着,却看不到铃铛的身影。也不知道这丫头跑哪儿去了。魏霸看看丁奉,丁奉会意的笑道:“少主放心,铃铛姑娘不碍事的。”

    魏霸放了心,活动了一下身体,开始练武。他拳脚,刀法,矛法,一一演练过去。昨天和关凤一战,他虽然只是在演示,并没有全力以赴,但是矛法被关凤所破却是事实。他从车轮和云手中悟出的圆劲在拳脚的应用上很成功,可是在矛法上应用却还差得太远,要想以后征战沙场,苦练是必不可少的。

    敦武、丁奉的武技都不错,但是他们在矛法上却没什么特长,只是速度、力量比普通人强一些罢了。魏霸从他们身上学不到太多的东西,要想进一步深造,自然还要另想办法。最好的求学对象当然是师父赵云,赵云还在关中没回来,但是他的长子赵统却在成都,在向宠手下任虎贲中郎。

    魏霸决定尽快去拜见一下这位师兄,顺便和向宠接触一下。不管要不要听从诸葛亮的安排,建立起自己的人脉却是势在必行的事。说到底,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最安全。

    早餐过后,魏霸继续出门访友,出发之前,他照例前往张夫人的小楼请安。兴许是昨天赴宴饮了些酒,兴许是昨天兴奋过头没睡好,张夫人看起来有些疲倦,眼睛也有些肿。魏霸进来后,她默默的坐在窗前,看着窗外一丛新竹刚刚探到窗下的枝叶出神。

    “夫人,少主来了。”见张夫人半天没动弹,环儿连忙提醒了一声。张夫人“哦”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笑道:“子玉啊,昨天睡得那么迟,今天还起得这么早?”

    魏霸知道,张夫人的这个小楼虽然不是非常高,却能将他的小院看得清清楚楚,听张夫人这句话,大概她不仅看到了他早上习武,还看到了他昨天夜里静思。他笑了笑:“阿母都能做到,我当然更应该做到。”

    张夫人看着他,嘴角噙着浅笑:“子玉,昨天晚上在想什么?”

    “在想魏家的未来。”

    “魏家的未来?”张夫人似笑非笑:“这么大的事?那你想出了什么,说来听听?”张夫人一边说着,一边示意环儿拿过坐席,让魏霸和夏侯徽坐下。“正好我也有些疑问,一起商量商量。”

    “喏。”魏霸规规矩矩的坐好,双手扶膝:“昨天丞相和我提起封赏的事,说是因为孙权的不满,可能我的军功要暂缓一时。我想趁这段时间多花些心思在家里,也好帮阿母做点事。只是不知道阿母的意思如何。”

    “我的意思?”

    “是的,昨天我已经和阿母略微提过。如果阿母还是想效仿丞相夫人采桑养蚕,那就不用费什么心了,一一依照丞相府的规制便是。如果阿母想有所改变,我想对家里的人手做一些调整。”

    魏霸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魏家以武立家,武卒是魏家立足的根基,当务之急不是养蚕,而是尽快的训练出更多的武卒来补充损失。老爹魏延在关中大捷,兄长魏风在襄阳立功,都分到了一些俘虏,这些人有一定的基础,训练起来相对容易,只是要花些时间让他们融入魏家。而魏家部曲中的年轻一辈还没有长成。至少还要在几年时间才能真正的走上战场,魏霸想利用这段时间对这些人进行训练,不仅要像以前一样训练武技,还要从中挑出一部分人来传授兵法。

    这已经不纯粹是训练武卒,而是军校的雏形。两年多的战事证明,魏家不仅需要强悍的战士,更需要有能统领这些战士的将领。一个只知道杀人,却不知道排兵布阵的将领,哪怕武技再高明。永远不可能独当一面。

    这就需要教他们读书识字,传授他们兵法,这一点,在以前的魏家从来没有人想过。魏延人虽然通晓兵法,可是他没时间。张夫人有见识,却也没有这么高明的见识。魏霸从后世来,他当然知道军校的好处,他曾经向诸葛亮建议过,不过诸葛亮没当回事,现在他有时间,有精力。当然希望在魏家内部建立一个军校。

    这个军校如果由他亲手建立起来,那培养出来的将领和武卒对他就有一种天生的服从感。他之所以向张夫人请示,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否则张夫人很可能会认为他是想夺权。

    他非常清楚。在张夫人的心目中,魏家的一切都是兄长魏风的,如果他有不良的企图,张夫人立刻就会翻脸。他要不想在外敌未清的情况下先搞出内讧的事来。

    张夫人是个聪明人。她立刻听懂了魏霸的意思,犹豫了半晌。才说道:“子玉,你知道吗,昨天你和丞相商谈的时候,丞相夫人也和我说了一些话。”她看了一眼夏侯徽:“媛容应该告诉你了吧?”

    魏霸诧异的摇摇头,回头看看夏侯徽,夏侯徽躬身道:“阿母,这件事关系重大,我怕劝不住他,所以还是由阿母亲口对他说吧。”

    张夫人目光一闪,有些意外。不过她从魏霸的脸色中看得出来,夏侯徽没有说谎。

    “是这样的啊,那就由我来说吧。”张夫人笑了笑,把昨天黄月英转达的意思说了一遍。

    诸葛亮对魏霸说,因为孙权的态度,所以暂时不能赏他的军功,只能用别的办法来补偿他。可是他没有说怎么补偿,魏霸一直也没好问。现在张夫人一说,他才知道诸葛亮的补偿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是针对整个魏家。

    魏延因为关中的军功已经升任镇北大将军,爵位也升为南郑侯,食邑增强到了一千二百户。此次魏风在襄阳也立了功,虽然没能杀掉曹睿,却也是大涨了士气。只是他的军功还不足以封侯,只够把他的军职由校尉提升为中郎将,和宗预平级。现在诸葛亮为了补偿魏霸,决定加封魏风,越级拜为杂号将军,加封关内侯虚爵,理由是魏风身为袭击曹营的最高指控官,震动敌胆,扬我国威。这看起来是把原来属于马谡的功劳转到了魏风的头上,实际上是把魏霸的功劳转给了魏风。

    对魏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事,功劳分到两个人头上,不如集中到一个人的头上,这样魏风可以封侯。可是对于魏霸来说,这却是一个极不公平的事,因为他的功劳显然要比魏风大,魏风还要继承爵位的机会,要让,也应该是魏风把功劳让给他才对,怎么反过来要他让给魏风,就为了一个根没有食邑的关内侯?

    然而这样的话,魏霸根不能对张夫人说,否则,他就是为不孝不悌,不肯为自己的家族,为自己的兄长受一点委屈。

    “丞相夫人还说了,如果你没有意见,丞相愿意出面,为你兄长寻一门好亲事。”张夫人有些惭愧的说道:“我之所以心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也知道的,阿风已经到了成婚的年纪,却一直没有合适的人家。丞相愿意帮忙,是难得的好机会。”

    她看看魏霸,迟疑了片刻,又道:“那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毕竟这次你的功劳最大,不应该如此委屈。”

    魏霸心里把诸葛亮骂翻了,脸上却不能露出一丝不快。他略作思索,便开心的笑了起来:“阿母,这怎么是委屈呢,如果能为阿兄换一门好亲事,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更何况是些许战功呢。只是不知道丞相夫人说的是哪家的姑娘?”

    ps:  好吧,看着一个个单章冒出来,老庄被拉得越来越远了,可是老庄还要求月票!不放弃,不投降,老庄要的不是月票,是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