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62章 忍无可忍

第362章 忍无可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脸上的笑容一直保持到登上马车,当车帘落下的那一刻,魏霸的脸色随即变得阴沉无比。

    “出发!”两个字如刀似剑,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

    “喏。”车夫手一抖,本能的应了一声,马鞭一扬,打出一个响亮的鞭花,这才发现少主今天的口气有些冰冷。他不由得提起了十二分小心,小心的驾驶着马车,向前奔去。

    夏侯徽伸过手,覆在魏霸的手背上,什么也没说,却给了魏霸莫大的安慰。魏霸靠着车厢坐了下来,看着车窗外向后急驰的树影,冷笑一声:“丞相欺人太甚!”

    “这就是朝堂上的战争。”夏侯徽抱着腿,将下巴搁在膝盖上,幽幽的说道:“颠倒黑白,软硬兼施,谈笑间,杀人于无形,无刀光剑影,却可挫骨扬灰。不是战场,却比战场还要诡异,无数名将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到了朝堂上却一败涂地,身败名裂。”

    魏霸不屑的冷笑一声:“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夏侯徽眨了眨眼睛,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颌首附和道:“夫君所言甚是。这些手段正是对付自己人有用,对外敌却是半点用处也无。不过,外斗内行,内斗外行的,终究只是他人的俎上鱼肉,只有内外兼擅的人,才能笑到最后。如果真是不能内外兼擅,那还是善于内斗者笑得最久,因此不管夫君是不是愿意,要想笑到最后,你就要习惯这样的战斗。”

    魏霸没有吭声,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古来名将大多不得善终,就是因为他们长于外斗,不通内斗。可是只是通晓内斗的人也不会是笑得更久一点而已,一旦有外敌来犯,下场依然不妙。只有内外兼修的人,才能笑到最后,比如曹操,比如历史上的司马懿父子。

    战场上,可以凭勇气、凭坚忍不拔的意志取得胜利,可以搏命,可以用一腔热血来激起斗志,可是在朝堂上,有的只是阴谋诡计,只是看不到的绵软功夫,如果一味蛮来,只会招致惨败。

    比如现在,诸葛亮外用东吴的来犯,内用张夫人的自私,想要迫他俯首听命,如果他只是简单的拒绝,那他在朝堂上会被大多数人唾弃,被人认为不识大体,在家里会被家人排挤,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他会成为一个孤家寡人,在政治上陷入绝境。

    要么俯首听命,老老实实的走上诸葛亮为他安排好的道路,就像马谡那样;要么众叛亲离,成为了一匹孤狼,就像老爹那样。

    比较下来,似乎马谡那样更容易接受一些,在规则内起舞,进而充分的利用规则,这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在朝堂上,不按规矩出牌的人不受欢迎。

    在这里,大家较量的就是对规则的利用水平高低。

    魏霸以前不懂这些,办公室里的那点勾心斗角和朝堂上的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一世有机会接触真正的朝堂了,却还是不怎么习惯。好在此时的他也不是前世的他,两年多来每天坚持的反省,让他多多少少有了一点准备。

    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夏侯徽这样的奇女子。

    他知道夏侯徽到他的身边别有用心,却依然敢用,就是他相信夏侯徽不会对他不利,反而会帮他。杀了他,远远不如利用他在蜀汉内部制造分裂对曹魏更有利。

    “媛容,当如何处之?”

    “朝堂之上,最忌讳冲动,特别是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贸然行事,只会有一个结果。”夏侯徽眨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魏霸:“其实你已经掌握了政争的法门,只是不太会用,或者说,你还有些清高,不太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而已。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得非常好。”

    魏霸笑笑,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夏侯徽说的意思,朝堂上的争斗既然不能简单的解决,那就只有借力打力,以退为进,司马懿父子就是用这个办法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他以前虽然没机会参与,却不代表就一点概念也没有。

    “那现在如何办?”

    “以退为进。”夏侯徽向魏霸靠了过来,凑在他耳边低语道:“丞相之所以费这么多心机,无非是因为你有功,不赏不足以服众,赏又容易使你的实力坐大,最终脱离控制。进的权利不在你,可是退的权利在你,借着这个机会,你不妨以退为进,一退到底……”

    魏霸细细的听着,不由得思路大开,他看着笑盈盈的夏侯徽,咧嘴一笑:“媛容,你太坏了。”

    夏侯徽撅起嘴,委屈的说道:“夫君,我这可是为你出谋划策,怎么是坏呢?”

    魏霸伸手将夏侯徽搂进怀中,在她撅起的嘴唇上啄了一口,得意的放声大笑。

    接下来,魏霸走访了傅家、张家、冯家,一一向他们报了平安,并透露了丞相即将赏赐军功的消息,向他们表示祝贺。那些人很自然的反过来祝贺魏霸,魏霸随即不露痕迹的表示自己因为一些失误,致使吴军受到重创,可能不在受赏之列,能不受到处罚,已经是丞相法外开恩了。

    傅张冯诸家都是因为夷陵之战才失去了家中的顶梁柱,对吴人的仇恨远胜于对魏人的仇恨。魏霸引魏击吴,重创吴军,对他们来说比重创魏军还要大快人心,一听说魏霸因此不仅无功,反而有过,很自然的起了同仇敌忾之心。不过这些人深知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与诸葛亮抗衡,所以只能在口头上表示安慰,甚至有谨慎的连口头上的安慰都没有,只能装作听不懂。

    魏霸也不着急,他现在要做的不是立刻反击,而是引导舆论,让这些人知道他没有受赏升职的原因,为接下来的反击做好准备。走访完这些人之后,他来到了宫城门口,求见赵统。

    赵统是虎贲中郎,六百石的芝麻官。这还是因为赵云的身份才得到的。原本连赵云本人换来换去都没什么升迁的希望,赵广更是迟迟不能入仕,赵统至少还有点希望,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关中大捷,赵云官升一级,成了领军将军,爵位也升了,而赵广更是一下子跳到了杂号将军,如今驻守陇山,这让身为兄长的赵统有些坐不住了。

    听说魏霸来访,赵统连忙请了个假就出来了。一见面,寒喧了几句,赵统最关心的是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和魏霸一起出征,也弄个将军当当,可魏霸却只是向他讨教矛法,绝口不提其他的事。后来赵统急了,他才漫不经心的说,我犯了错,连现在的参军可能都保不住,哪里还有什么机会出征。你啊,还是另找其他机会吧。

    赵统一下子明白了,约好什么时候传授矛法,便回到了宫里。同僚们问起他出宫的事由,他就把魏霸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那味道就一样了,魏霸已经不是犯错误,而是遭到某些人的故意排挤。

    凡是人都有点八卦精神,对这种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都有兴趣,一听说有这种明争暗斗的事情,不管他们是不是同情魏霸,都成了这个八卦消息传播渠道上的一员。最后,这个流言终于传到了天子刘禅的耳朵里。

    完成了报平安的任务,魏霸回到魏家庄园,立刻写了一封辞呈送到丞相府,请求辞去丞相府参军一职。然后他就把全副身心投入到发展经济,训练武卒的伟大事业中去。

    为了魏家的整体利益,为了魏风能有一门好亲事,魏霸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功劳,甚至辞去了参军之职,可谓是大公无私。在这样的情操面前,张夫人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她向魏家的老老少少宣布,从即日起,在家主魏延镇守关中的情况下,成都魏家庄园的外部事务交由魏霸全权处理,部曲的管理也由魏霸全权负责,魏霸只需要及时向她通报即可。

    有了这个授权,魏霸立刻行动起来,他将庄园里的部曲按年龄分类:年纪过大,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上战场的停止训练,大部分转为务农,从事采桑养蚕,田地耕种之类的事务,既减轻了他们的训练负担,又节省了不少支出,还有了相对固定的劳动力。正当壮年的则全部投入训练,加大训练强度,并调整了训练方案,务必让他们在短期内能够走上战场,担当起重任;对于那些十五岁以下的孩子,魏霸则把他们纳入了新的训练体系,半日训练体能武技,半日读书识字,接受基本的教育,为将来学习兵法做准备。

    设立军校,是魏霸早就有的计划,只是限于条件,一直没有实施的机会。现在终于有机会一试身手,魏霸自然是劲头十足。他一面安排人采购启蒙课本,一面派人增加训练设施,自己则一头扎入到养蚕缫丝整个流程的研究中去。他把大量的人力抽调出来,对庄园的经济发展必然造成极大的压力,如果不能找到生财之路,他的所有计划都无法长久。

    他的办法很简单,当然是发挥他的机械特长,尽可能的利用机械来代替人力,对整个流程进行优化改造,提高工作效率,减轻人的劳动强度。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缫丝机和织布机的改造。即使魏霸的机械技术独步当代,这两项技术改造也让他压力不小。他一头扎进了两项研究之中,再次成了两耳不问窗外事的技术宅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