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69章 闹市风波

第369章 闹市风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就在魏霸闭门思过的时候,成都的形势慢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随着吴懿等人回到成都,押着一队队的俘虏和大量的战利品走进成都城,襄阳大捷的消息终于进入了每一个成都百姓的视野。成都的街头巷尾都开始讨论这一次襄阳大战,对蜀汉军以区区三万大军调动曹魏双方十余万大军恶战,并且获得了如此丰厚的战果,几乎每一个蜀汉人都觉得很兴奋。三国之中,蜀汉最弱,曹魏就像一头猛兽,连看一眼都让人心惊胆战,而吴国同样也不可小视,刘备入蜀之后,先是争江南四郡失利,然后是关羽襄阳之战失利,再接着刘备东征失败,接连三次战败,让蜀汉人对东吴同样有着说不清的畏惧。

    突然之间,最弱的蜀汉同时把两个强劲的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上,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大捷,孙权被魏军突袭,损失惨重,而曹睿又被蜀军突袭,险些丧命,这样一来,岂不是蜀汉军的战斗力比魏军的战斗力还要强悍?

    普通百姓不懂那些复杂的实力权衡,他们只知道谁胜谁负,谁胜了,谁的实力就强,以现在的局势而论,三国的实力排名当然是蜀汉第一,曹魏第二,而曾经接连三次打败蜀汉的吴国就只能垫底了。

    这样的结果,自然成了百姓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国人喜欢把集体的胜负集中到某个人头上,打了胜仗,自然会有英雄。作为皇太后的兄长,刚刚凯旋的吴懿立刻成了众望所归的英雄,每天门庭若市,车水马龙。皇后的兄长张绍紧随其后,每天迎来送往,从睁眼忙到闭眼。其他立功的将领也不例外,贺喜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有身份有条件的人要家里摆宴,而普通的将士们得了赏钱,就只能去酒市买醉,大大刺激了一下成都的经济。

    在热闹之下,一股暗流渐渐的露了出来,有人开始注意到了这场举国欢庆中的不和谐因素。先是有人听说这一战立了大功的丞相府参军魏霸现在不仅不在庆祝之列,还要闭门思过,紧接着有人发现,吴国的使者张温、魏国的使者夏侯玄都在成都,而他们到成都来的目的不约而同的都与一个人有关:正在闭门思过的魏霸魏参军。魏国是被打怕了,派人来和亲的,这当然让蜀汉的百姓很得意,而吴国的使者则不那么受欢迎了,他们是来指责魏霸魏参军破坏联盟的。

    普通百姓没那么多复杂的权衡考量,他们既然认定了魏霸是英雄,那谁和英雄作对,谁就是敌人。魏国人是来讨好魏霸的,那可以当客人对待,吴国人是来为难魏霸的,那他们就是不受欢迎的人。这种情绪随着天气的渐渐炎热开始发酵,短短的几天内就达到了爆发点。

    这天一清早,张温趁车赶往丞相府。他心事重重,愁眉不展。来到成都多日,蜀军已经凯旋,封赏在即,可是他的任务却还一直没有圆满的希望。魏霸闭门思过,却一直不肯承认错误,诸葛亮也迟迟没有对襄阳之战中汉吴双方的配合失误做出定论,他无法回到武昌向孙权交差,再拖下去,孙虑不能入土为安,孙权的怒气只会越来越大,而他的处境就只能越来越不妙。

    张温很着急。他现在是待罪的人,如果不是诸葛亮暗中帮他活动,暗示孙权只愿意与他交涉,孙权才不会把他放出来呢。上次被暨艳案牵连,张家损失惨重,他的弟弟张白死在贬所,他的中妹也因为不愿屈从官命改嫁饮药而死,他这次复出是为了家族的重兴而忍辱偷生,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他忍受的这些屈辱就没有了意义。

    就在张温沉思如何让诸葛亮逼迫魏霸最后低头的时候,他的出现引起了路边的几个妙龄少女的注意。张温身材修长,一表人才,兼有才子名士的翩翩风度,走到哪里都鹤立鸡群,出类拔萃。他一出现在大街上,不论是男人女人,看到他都要赞一声的,张温也习惯了这些,所以对那些少女热切的注视并没有太当回事,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开始的一两声惊呼之后,那些少女的话题立刻有了根本性的转变。

    “那个男子是谁?好一个妙郎君。”

    “嗯,的确很漂亮,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嘻嘻,也不害臊,你哪里有机会见过这样的妙人?”

    “真的,你等我想想。”那受到同伴质疑的少女揉着眉心想了片刻,忽然想了起来,惊喜的叫道:“对了,他是吴国的使者张温,比魏国的使者年长一些,个儿也要高一些。”

    “吴国使者?”同伴顿时了变了脸色:“可是来刁难魏家小郎君的?”

    “好像是呢。吴国打了败仗,死了个王子,不怪自己无能,却说是魏家小郎君的错。现在魏家小郎君闭门思过,我都有好些天没看到他了。唉,要说起来,这个张温虽然漂亮,却没有魏家小郎君更像个汉子。唉,唉,你拿我的鸡蛋干什么?”

    在少女的惊讶声中,她的同伴一手拿着鸡蛋,一手提着裙子,奔到张温的车前,尖叫一声:“砸死你个龟儿!”

    张温习惯了被人注视,他的随从也习惯了经常有少女靠近了向张温抛媚,对这个少女的举动,他们一点警惕也没有,等他们发现少女抛来的不是娇媚的眼神,而是一颗鸡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鸡蛋准确的落在张温的脸上,“啪”的一声响,蛋壳破裂,蛋黄蛋白沿着他的脸淌了下来,滴落在他的洁白的单衣上,顿时一片狼藉。

    “嘿,你这女子,好生无礼!”随从们迎上去,拦住那个准备冲上来再吐一口唾沫的少女,拔出了战刀进行恐吓。那少女却毫不畏惧,一边四处寻找着可以用的武器,一边破大骂:“你个龟儿,没本事打魏国人,却赖我们汉人,真正是不要脸的东西。你们那个大王更是不要脸,他儿子死在魏人的手上,不敢去找魏人报仇,却来我们成都生事,当我们益州人好欺负么?”

    张温等人被骂得面红耳赤,一时无语,有人上来驱赶少女,少女却不肯离开,一边尖声叫骂着,一边推推搡搡。她的同伴们也赶上来帮忙,一时莺声燕语,吵吵闹闹。她们的叫骂声吸引了更多的人,不少刚刚市场里出来的百姓围了过来,眉飞色舞的看热闹。当他们听说这个人是吴国使者,是来责难襄阳之战的功臣魏霸时,群情顿时激愤起来。

    “砸他,砸他!”更多的人叫嚷着,一片菜帮子向张温飞去。

    “砸这个不要脸的吴人。”又是一颗鸡蛋飞了出去。

    “滚回你们吴国去,成都不欢迎你们!”一口浓痰飞过数步远,“啪”的一声粘在一个随从的脸上。

    张温目瞪口呆,面对这个情况,他一点准备也没有,谁也不曾想走路走出祸事来了,一向温顺的成都人居然集体向他发难,嘴里骂着污言秽语,手里扔着石头砖块,各种蔬菜,间杂着口水浓痰。

    “快走,快走!”张温连声叫道。

    车夫挥动车鞭,想要驱车离开,却发现路已经被堵住,马根本无法跑起来,他挥鞭的动作反而引起了更大的骚乱,人群中有人大叫:“吴狗打人啦!”

    “揍他!”愤怒的百姓围了上来,有人拽住了马缰,有的拉住了车厢,有人把手伸向了车上的张温。张温吓了一大跳,不假思索的跳下马车,大声叫道:“快走,快走!”

    随从们见形势失控,立刻拥了过来,将张温护在中心,向外突围。他们不敢当街杀人,只敢用刀鞘、刀环推挡。可是这样依然让围观的百姓愤怒,马上就有人大叫:“吴狗杀人啦,吴狗杀人啦!”

    一听说杀人了,有人胆怯了,向后退去,有人却更加愤怒,嘶吼着冲了上来。张温的随从们不敢恋战,护着张温落荒而逃。愤怒的百姓追出一条街,这才悻悻的散去。

    张温狼狈不堪,头上的冠掉了,头发散开了,脸上流淌着鸡蛋,还粘着几片菜叶,而身上原本一尘不染的越布单衣也脏得不成样。看着同样惶惶不安的随从,张温欲哭无泪。他想了想,也没回去换衣服,就这样赶到了丞相府。丞相府的门卒看到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还以为有难民前来喊冤呢,等认出是吴国使者,连忙进府汇报。

    诸葛亮闻报,大惊失色,第一时间赶了出来,拉着张温的手,半晌才道:“惠恕,这是……”

    “唉,丞相,我成了全成都人的敌人了。”张温长叹一声,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你再不拿出个章程,让我早点离开,今天有人用菜叶鸡蛋砸我,明天恐怕不会有人拿刀来杀我了。”

    诸葛亮听了,也不禁苦笑一声:“惠恕,你以为我不想吗?我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啊。你跟我来……”他引着张温来到堂上,拿出一摞文书放在张温面前:“你看,这都是为魏霸叫屈的。”他又从旁边拿出一张与众不同的纸来:“这是我们陛下的垂询,连他都知道魏霸受委屈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今天承认是魏霸的错误,明天说不定就有人这样对我。”

    张温诧异的看着诸葛亮,倒吸一口冷气:“丞相,这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啊。”

    “你才知道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