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78章 宝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侍中虽然位高权卑,可是有一个普通官员没有的权利,那就是可以自由的出入宫禁。魏霸虽然还没有报到,宫门上却已经有了他的名牌,尽管董允领着虎贲中郎将的身份,却无权阻止他进宫。

    所以魏霸这句话反问得董允哑口无言,只能放行,眼睁睁的看着魏霸大摇大摆的进了宫。不过魏霸明知黄皓这是来找他的,也不好让黄皓和他一起走,要不然这可就露馅了。

    魏霸不知道董允拦着黄皓干什么,出于一种本能,他注意到了董允神色的异常,那是一种很复杂的神情,有沮丧,有愤怒,还有一丝喜悦。魏霸没想到董允是发现了刘禅出宫的蛛丝马迹,不过他还是提高了警惕,没有直接入宫去见刘禅,而是在角落里等着黄皓。

    过了好一会儿,黄皓才耷拉着脑袋走了过来,一脸的沮丧,眉眼皱在一眼,看那样子都快要哭了。

    “耗子,怎么了?”

    见魏霸突然从旁边走了出来,黄皓先是一惊,随即又轻拍胸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原来是魏侍中啊,可把我吓坏了。”

    魏霸笑眯眯的说道:“大白天的,又是在宫里,谁能把你吓成这样?”

    黄皓长叹一声,看看四周没有,向魏霸凑近了些,一边走一边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董允在宫里说一不二,黄皓看到他,真像老鼠看到猫一样。董允也从来不会把黄皓当成要用心对付的对手,所以他面对黄皓的时候很强势,根本没什么拐弯抹角的,直接亮出了证据,追问黄皓陛下有没有出宫。黄皓被他吓得不轻,却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松口,要不然刘禅最多被丞相教训一顿,他却很可能被赶出宫去,甚至有可能送了性命,所以一口推得干干净净,就是不说话。

    打死不开口,神仙难下手。董允虽然有证据在手,却也不能当场将黄皓格杀,只好吓唬了他两句,就此放手。黄皓虽然逃过一劫,心里却是忐忑不安,这事得罪了董允,以后董允要整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是以六神无主。

    魏霸听了,暗自骂了一声刘禅不讲公德,随口吐痰,随即又计上心头。他虽然对太监这种生物没什么好感,更知道眼前这位现在还眉清目秀,谨小慎微的耗子以后是个祸国殃民的混蛋,可是他到成都来的目的不仅仅是帮张夫人打理魏家的产业,更重要的是接近刘禅,与诸葛亮争夺话语权。既然诸葛亮用硬的,逼得刘禅这个皇帝敢怒不敢言,他当然要趁隙而入,以情动人。

    “这件事好办。”魏霸摆摆手,大包大揽的说道:“我认了便是。”

    “你认了?”

    “嗯。”魏霸一本正经的说道:“陛下有难,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岂能不迎头而上,为君分忧。待会儿见到陛下,请陛下赏我一点槟榔,我到时候当着董允的面再吐两个,他自然不能说什么了。”

    黄皓听了,眉开眼笑,连忙殷勤的把魏霸引到了刘禅面前。行了礼,不等魏霸说话,黄皓先喜滋滋的把董允发现了槟榔渣,怀疑皇帝私自出宫,而魏霸愿意代君受过的事情说了一遍。刘禅先是大惊失色,随即又眉开眼笑,颠颠的走到魏霸面前,扯下腰间的荷包,一股脑的塞给魏霸。

    “都赏你了,都赏你了,待会儿可要当着董侍中的面吐两口。嘿嘿,你是个好人。”

    魏霸拿着那个精致的蜀锦荷包,也没多想,拈起一颗槟榔就塞进了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点头,大表忠心。“陛下放心,这件事,天知地知,陛下知,臣知。噢,对了,还有耗子知。”

    刘禅乐得合不拢嘴:“他是耗子,可不是吱吱吱么?”

    黄皓凑趣的连连点头:“陛下说得正是,我就是吱吱吱……”一边说着,他一边学起了老鼠叫,一边拱着两手,不停的转着脑袋,两只眼珠更是滴溜溜乱转,活脱脱一副鼠辈样,把刘禅逗得捧腹大笑。

    看到眼前这一副君臣欢,魏霸不禁暗自叹息。诸葛亮活活的把自己累死了,求的不过是身后名,在世的时候可没过一天好日子。就是后来立庙,也是刘禅迫于民意,不得已的举动。刘禅对他这个鞠躬尽瘁的丞相可没什么好感,直到诸葛亮死后四十年才为他立庙,还是在沔阳他当年战斗过的地方。那时候离蜀国灭亡只剩下一年了。

    就目前而言,不能说刘禅有多坏,也不能说他有多恨诸葛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对诸葛亮没什么亲近感,更谈不上什么感情。

    刘禅详细问了魏霸这两天的行踪,言语之间,对魏霸能自由的到处活动羡慕不已。他特别询问了与关凤交手的情况,当他听说魏霸败在了关凤手下时,他撇了撇嘴,有些得意的说道:“你当然打不过关家姊姊了,当年在公安的时候,也就是我阿母能和她对阵。关侯的一身武技,也就是她得到了真传。现在的关兴就不用说了,他的武技还是关家姊姊传授的,就是关平也不能和关家姊姊相提并论。如果说她是关家的虎女,那关平、关兴就是犬子。”

    说到当年的岁月,刘禅忽然有些感伤:“可是要和我阿母比起来,关家姊姊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罢了。我阿母身边的一百多个婢女,哪一个不是武技高强之辈?当年在公安,也就是赵将军能让我阿母有点佩服,其他人根本不在她的眼里……”

    听着刘禅心驰神往的说着当年孙夫人的英雄事迹,魏霸忽然有些怪异的感觉,仿佛眼前不是一个少年天子,而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他的世界里只有记忆,没有现在,能让他感到一点安慰的都是多年以前的事。公安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当时的他也就是八九岁吧。

    魏霸听夏侯徽说过她第一次见刘禅的情景,知道这位少年皇帝对孙夫人念念不忘,可是他没料到刘禅对孙夫人的印象居然这么深,一时倒不知道说些什么。孙夫人在三国名头很响,历史上却没有留下多少文字,连孙尚香这个名字都是野史传说,回江东后是生是死,谁也不知道。现在他身在三国,也只知道孙夫人还在世,也没有嫁人,究竟生活得怎么样却一无所知。

    孙夫人嫁给刘备的时候刚刚二十岁出头,现在也不过是四十多一点。当时刘备忙于征伐,根本没有时间陪她,反而把照顾刘禅的任务交给了她。也正因为如此,她和刘禅才有这么好的感情,以至于她回江东的时候想把刘禅带回去,只不过后来被赵云拦住了,未能成行。后世人都说这是孙夫人想挟持刘禅,不过魏霸却听赵广说过,孙夫人豪气过人,不亚于男子,根本不会做这种事。她要把刘禅带走,只是因为和刘禅有近乎母子和姊弟之间的感情罢了,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么多。

    刘禅沉浸在回忆之中,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像个老人,魏霸看在眼里,不禁有些心酸。这皇帝也不是好做的啊。按说刘禅是个有福的天子,一辈子没吃过什么大苦,最后还是善终,可谓是傻人有傻福,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想一想,他才二十出头就被困在这个皇宫里,只能靠回忆生活,何尝不是一个悲哀?

    “对了,那个联姻的事,朕觉得不可行。”就在魏霸为刘禅感伤的时候,刘禅忽然说道:“只是这件事怎么向丞相说,朕还没想好。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刘禅的思维太跳跃了,魏霸一时没反应过来,茫然的看着刘禅。刘禅很豪迈的挥挥手:“丞相是当世的管仲乐毅,你却是未来的管仲乐毅,朕不能因为联姻的这点屁事捆住你。孙家那个大虎,朕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可是个凶悍的婆娘,周瑜的儿子周循就是被她逼死的,周家也被她搞得鸡飞狗跳,朕可不想你步周循的后尘。只是这件事是丞相所定,要推却,就得先说服丞相,魏霸,你可有办法?”

    魏霸哭笑不得,这件事如果我说了有用,还费那么多周折干什么?

    刘禅眼珠一转,又喃喃自语道:“其实啊,如果阿母嫁给你倒是挺合适的。她可不是那种不明大义的俗女子,嫁给你,既不影响大局,我又能天天看到她。”

    魏霸顿时傻了,这是神马逻辑?为了你能和孙夫人见面方便,让我娶先帝的女人,还是一个四十岁的大妈?大哥,你也太无厘头了吧?

    好在刘禅自己马上也觉得不太妥当,自已否决了。“那可不行,你要是娶了阿母,我岂不得叫你阿爹?”他打了个寒颤,摇了摇头,脸上的肥肉乱颤。“不行不行,这事绝不可行。”

    魏霸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这小子还没有傻到乱来的地步。这么看来,他比司马家那个只知道肉靡的蠢皇帝还是高明不少的。

    “这件事先放一边,朕有更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做。”刘禅再一次展示了他跳跃的思维,伸手拉起魏霸,转身就走:“跟朕去御书房,朕有一个最重要的事要交给你。”

    魏霸不明所以,跟着刘禅来到布置得宽敞明亮的御书房,看到那一架架堆放得整整齐齐的青囊,标注得清清楚楚的骨签,魏霸叹为观止。这年头书籍流传不便,要靠手抄才能传习,家里能有几部书,那就是不得了的宝贝,像刘禅这个御书房的规模,那就是一个宝山了,这里面恐怕有不少是孤本珍本,要是让后世那些收藏家们看到,他们肯定会开心疯的。

    很快,魏霸本人也开心疯了。

    刘禅指着案上摊开的一卷帛书,唉声叹气。“这是丞相手书的《管子》,你好好看一看,然后写一篇心得。唉,朕的文字太差,丞相不满意,都打回来八趟了。再写不出一个合格的,不仅朕要疯,丞相恐怕也要疯了。”

    “陛下的意思是?”魏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诸葛亮手书的《管子》,那是多值钱的宝贝?作为收藏品的价值且不说,这里面多少有诸葛亮自己的心得体会,对任何一个想做官的来说,这都是无价之宝啊。刘禅居然把这样的宝贝就这么随意摊在自己面前?

    刘禅不高兴了,瞪了魏霸一眼:“你好好看,帮我写一篇心得搪搪差,这么简单的事都听不懂?”

    魏霸喜不自胜,连声说道:“陛下,臣懂了,臣懂了。臣一定废寢忘食,肝脑涂地,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没病吧?写一篇心得而已,又不是要你的命。”他随即又长叹一声:“不过,为了能让丞相满意,朕已经只剩半条命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