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81章 全能李譔

第381章 全能李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虽然知道被皇帝陛下邀请同去是一种难得的荣耀,魏霸还是婉拒了。宫里的美女虽多,却不是他的菜,更何况这事要传出去,那他的名声可就臭了,佞臣二字是一辈子也甩不脱的恶名。他笑道:“陛下,臣在宫中数日,也不知道家中如何,恳请陛下恩允,容臣回家休沐一天。”

    刘禅有些怏怏,放下酒杯叹道:“唉,你们在宫里厌了,可以回家休息休息。朕的家就在这里,就算是厌了,又能逃到哪里去?”

    魏霸听得心里一软。细说起来,刘禅这个皇帝也不过是个高级囚犯罢了,宫城再大,一年到头都呆在里面,也会让人厌倦。他心思一动:“陛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为何不召诸王前来一起共饮?若是担心动静太大,请皇后、皇子前来,也能热闹一些啊。”

    刘禅眉头轻锁,想了片刻:“你说得对,诸王就算了,想必他们现在自己喝得正开心,未必有心情来陪朕。耗子,请皇太后、皇后来共饮赏月。”

    黄皓应了一声,先安排人准备案几,这才转身去请。魏霸起身行礼道:“陛下,臣在此多有不便,容臣先告辞。”

    刘禅瞄瞄他,话里有话的说道:“你可不是外人,为了你和亲的事,皇太后亲自过问,皇后也多次关心,你难道不向他们致意就走?”

    魏霸嘿嘿一笑,不再坚持要走。正如刘禅所说,他有必要向皇太后表示一下谢意。

    “你知道朕为什么不招诸王来吗?”刘禅故意冷笑了两声:“皇太后下诏,要为鲁王与东吴联姻。你可是不知道,鲁王可把你恨上了。他要是来了,只怕酒喝不成,还会揍你一顿解气。”

    魏霸“惊悚”不已:“那臣当如何是好?”

    “嗯,鲁王是朕的弟弟,你是不能还手的。再者,这件事虽然不是你决定的,却也是你惹起来的,他要揍你一顿,也自有道理。依我看,你就自求多福吧,哈哈哈……”

    刘禅说到开心处,笑得花枝乱颤,一脸的红光。直到皇后奉着皇太后走进来,他才勉强止住了笑容。皇太后看着他红润的脸庞和眼中掩饰不住的笑意,也忍不住的问道:“陛下何事如此喜悦?”

    刘禅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行礼,一本正经的说道:“回母后,这些日有魏霸伴读,儿于治国又有心得,是以喜悦。”

    “是吗?”皇太后半信半疑的看了刘禅,点了点头,走到席上坐下,这才淡淡的说道:“这么说来,倒的确是个值得高兴的事。你说说看,却有哪些心得啊?”

    刘禅面不改色,偏过头,冲着站在他身后的魏霸挥了挥衣袖:“魏侍中,还不向太后禀报一下最近的读书心得?”

    魏霸无语,只得上前,把这两天读书的心得简略的说了一遍,当然免不了一些仁义治国的套话。皇太后静静的听着,最后点了点头:“魏侍中不愧是后起之秀,读了几天书就能有这样的见识,难能可贵。不过,治国可不是仅仅读书就能学会的,还要学会处理实际的政务。”

    “谢皇太后教诲。”魏霸恭敬的应道。他非常清楚,这位皇太后不显山不显水,不代表她就什么都不懂,看看吴懿那个老狐狸有多狡猾就能知道陈留吴家的底蕴。

    “魏霸,以后要用心辅佐陛下,不可懈怠。”

    “唯!”

    “嗯,政务的事,就说这些,老妇要是再说,只怕酒就要凉了,也惹人生厌。”皇太后温和的笑道:“皇后,魏霸辅佐陛下学习有功,你代老妇赐酒一杯吧。”

    一直枯坐在一旁的张皇后没有料到皇太后会有这个命令,一时有些茫然,过了一会儿,才突然醒悟,连忙从宫女的手中接过酒杯,起身递给魏霸。魏霸诚惶诚恐,连忙接了,一饮而尽。皇后也有些局促,脸上飞起一抹绯红。刘禅看看魏霸,又盯着张皇后看了好一会,挠了挠头,厚厚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魏霸随即向皇太后、皇后敬酒,为皇太后祝寿。皇太后心情不错,又问起了关中、襄阳的战事。魏霸打足精神,把故事讲了一遍,当然没忘了重点讲述一下车骑将军吴懿指挥若定的英明,羽林左监关兴、右监张绍当者披靡的武勇。

    皇太后听得满意,连连点头。张皇后也听得入神,不自然的盯着魏霸看。她虽然是个皇后,可是在宫里实在没什么地位,刘禅平时也想不到她,绝大部分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坐在椒房殿发呆。今天这个宴会虽然规模并不大,对她来说却是非常难得的娱乐,特别是魏霸把襄阳的战事讲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更是她难得的经历。听到紧张处,她握紧了拳头,屏住了呼吸,瞪圆了眼睛,整个人都变得灵动起来,看得刘禅纳闷不已,这还是平时那个沉默寡言、不苛言笑的木头人吗?

    陪人喝酒最难受,皇太后、皇后都很开心,刘禅也难得的过了一个热闹的晚上,魏霸却累得半死。直到戍时初刻,魏霸才摆脱了意犹未尽的皇帝陛下,拖着疲惫的脚步出宫回家。为了表彰他的功劳,皇太后亲自下令长乐太仆安排了车马送魏霸回家。

    上次是与丞相同车回家,这一次是皇太后专门派车送他回家,魏霸自己没有在意,可是魏家却一下子轰动了,把这当成一个莫大的荣耀。魏霸到家时,赫然发现一大群弟弟妹妹们都站在门口等他,激动得小脸通红。

    魏霸很诧异,下了车,在小脑袋上一个个的拍过去。“怎么还不睡觉?”

    “我们知道阿兄今天要回来,专门等着呢。”小丫头兰儿拽着魏霸不松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阿兄,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魏霸很无奈:“没办法,阿兄要公务要办啊。你们都去睡觉吧,睡得太迟了长不高。”

    一帮丫头小子们听了,这才恋恋不舍的各回各房。魏霸去向张夫人和邓氏请了安,这才回到自己的院子,走过西跨院时,却看到里面还亮着灯,不由得停住脚步,迟疑了一下,举步走了过去,抬手敲门。

    “谁呀?”里面有人答应,紧接着脚步声响起,门被拉开了,露出一张有些憔悴的脸和疑惑的眼睛:“你是……”

    “李君钦仲么?”魏霸笑道:“在下魏霸。”

    李譔一听,恍然大悟,连忙拉开门,一边将魏霸往里面让,一边拍了拍额头,惭愧的说道:“原来是魏侍中,你看我,连这都没想起来。”

    魏霸含笑不语,走到书案前,看着案上的那堆图纸和机械模型,笑道:“李君真是废寢忘食啊。”

    李譔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侍中的机械之术,我是见猎心喜,日夜琢磨,如获至宝。今天被一个问题难住了,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看到侍中居然都没认出来,实在是惭愧。”

    “没事没事。”魏霸很自然的坐在客位,拿起案上的那张图纸,笑道:“有什么疑义,我们可以互相切磋揣摩,互相增益嘛。李君,可有兴趣?”

    李譔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只是侍中刚刚回府,这……不太方便吧?”

    “没关系。”魏霸冲着身后的魏兴说道:“去通知夫人一声,就说我和李君聊聊再过去,让她不要等我,早些歇着吧。”

    魏兴应了一声,转身去了。李譔这才落座,拿过图纸,向魏霸请教。魏霸一一解答。他们正说得开心,门开了,铃铛捧着一只食案走了进来,将一些酒食摆在案上,说是夏侯徽特地让她送来,让魏霸和李先生享用的。

    魏霸倒没什么,李譔却是感激莫名,连声致谢。铃铛走后,李譔对魏霸大赞夏侯徽有大家风度,持家有道,待人有礼。魏霸笑着,他从李譔的话里听得出来,夏侯徽最近在府里的地位日见提高。特别是最近在筹备为魏风迎亲的事情上,夏侯徽表现出了高明的统筹能力,博得了整个魏家的敬重。

    “李君,在这儿住得还习惯吗?”

    “习惯,习惯。”李譔哈哈一笑:“魏侍中,我跟你说句没出息的话,你要是不嫌弃,我现在就把尚书令史给辞了,专门到你府上来做西席。”

    魏霸眉头轻轻一挑:“我倒是求之不得,只是李君放弃仕途,不觉得可惜吗?”

    李譔笑容一敛,沉默了片刻:“有什么可惜的,我这人为人轻佻,不得官体,在仕途上终究不会有什么出息的。既然如此,不如求个自在,也好让上官眼前清静一些。”

    魏霸明白了。这个李譔看来在仕途上很不顺利,已经有些绝望了。他的上司尚书令陈震正是荆襄系中的人,而且是诸葛亮的死忠,排挤压制非荆襄系是不遗余力。李譔不仅是个益州人,而且又是个技术人才,对官场上的那些讲究很不习惯,不入陈震的眼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到了魏府,他如鱼得水,既清闲,又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乐不思归,也是正常。

    不过,魏霸有自己的考虑,这人是个人才,愿意主动投靠,那当然是好事。可是他要就此放弃仕途,恐怕也是一时冲动,将来难免后悔。

    “这件事不是小事,还是先等等再说。世事多变,以李君大才,将来未必就没有青云直上的机会。”

    “我也希望能借侍中的吉言,将来能为陛下尽忠,为国效力。”李譔拿起酒杯,敬了魏霸一杯酒。“魏侍中,你还是先教我怎么计算这个力臂的长短吧。我粗略能看出来些门道,具体的计算方法却一直搞不明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