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84章 细说成都事

第384章 细说成都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在军中的时候,和关兴、张绍等人如兄弟一般,说话都是这么口无遮拦,甚至还要故意粗鲁一些,这样才符合军中汉子的性格。男人和男人在一起说话,免不了的要拿男女之事开玩笑,说到坦诚相见,必然要加上一丝不挂四个字做前缀,要不然就不够热闹。关凤是关兴的姊姊,武人气息颇浓,又和魏霸几次交手,魏霸不自然的就把她也当作了兄弟一般,此刻自然而然的就把平时的口头禅说了出来。话出了口,才想起关凤毕竟是女子,这四个字多少有些不妥,再加上刚刚和夏侯徽亲热又被关凤旁听,更是尴尬。

    关凤也有些尴尬,不过她见魏霸这副窘迫的神情,也知道他不是故意调戏,不过是习惯而已,倒也没有责怪他,只是不好意思主动开口,也不知道怎么说,便沉默着向前走去。

    两人来到后院,上了二楼,关凤一眼看到了正面墙上写着一个硕大的篆书“武”字,气韵雄浑质朴,豪迈之气扑面而来,下面有一张案,案上赫然供着一口战刀,正是关羽曾经用过的万人敌。她不由得一愣,随即眼眶便红了。她快步走到案前,伸手抚着刀鞘,黯然泪下。

    魏霸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沉默不语。

    过了良久,关凤转过身,看着神情肃穆的魏霸,凄然一笑:“子玉,这口刀就算是在我关家,也没有受到如此敬重。何况我父亲兵败而死,那些人嘴上不说,心里不知道如何鄙薄他。你这把这口刀供在这里,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魏霸摇摇头:“这里是我魏家的重地,普通人根无缘到此,当然不会看到这些。此乃其一;古来名将。又有谁是长胜不败的?胜负乃兵家常事,我辈不能以胜败论英雄。何况关侯兵败麦城,原因复杂,非战之罪。别人如何鄙薄他,那是他们的事,我魏家父子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是吗?”关凤眼睛一斜,神色有些不善。

    魏霸眨了眨眼睛,嘿嘿一笑:“当然了,我以前狂妄无知。说过一些对关侯不敬的话。那时候不懂事,姊姊不要放在心上。”

    “算你老实。”关凤这才缓和了脸色,缓步走向旁边的书架,打量着那些收集来的兵书。这个时代的兵书分四种:兵权谋,兵形势。兵技巧,兵阴阳。前两类讲战略战术,指挥艺术,后两类是军事技术。每一类都有很多兵书,魏霸当然不可能收集齐全,实际上魏延人以《吴起兵法》为主,着重在练兵。魏家武卒就是按魏武卒的标准来训练的。除此之外,魏延重战术,喜欢出奇制胜,但是在谋略上比较弱。他对兵家圣典《孙子》的理解就非常有限。

    魏霸主持魏家事务之后,多方收集,藏书比以前多了不少,种类丰富了一些。也算是一个成绩。这也是张夫人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之一。

    “你这里的兵书不少,不过。你的眼界不够。”关凤看了一圈,开门见山的说道:“你局限于兵书,却忘了用兵不过是治国的一个方面。如果仅仅局限于兵法,你终究只是一个将,是别人手中的一个棋子。”

    魏霸很诚恳的请教:“那姊姊推荐一些吧。”

    “儒家六经,首推《易》,你能以易入武,想必对《易》有所了解,为什么这里却没有看到《易》,还是你藏了起来,不轻易示人?”

    魏霸苦笑:“我真的不通《易经》。”

    “真的?”关凤奇道:“你能化直为曲,创出圆劲,却不通易道?”

    “真不懂,若有一句虚妄之词,让我不得好死。”

    “好了,你不要在我面前赌咒,我不信你的。”关凤挥挥手,又道:“这件事,以后自有分晓。除了《易》,儒家最重要的经典自然是《春秋》,你应该花点时间看看《春秋》,特别是《左传春秋》,对你了解天下大势颇有助益。”

    魏霸明白了,关公可不就是好读《春秋》嘛,那关凤对《春秋》如此推崇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实际上,他虽然对儒家经典一知半解,却也知道《春秋》在汉代经学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你时间有限,能把这两部经好好熟读,便也是不易了。”

    魏霸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以为我开玩笑?”

    “不是。”魏霸揉了揉鼻子,忍不住笑道:“别人通一经,便是难得了,姊姊居然让我通两经,实在是太高看我了。”

    关凤却没笑:“我又不是让你训诂字,做一个博士,只是让你知其大义而已,两部经书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家请的西席李譔便通晓五经,还精通诸子,是个通才。你有这么好的先生,为什么不去请教?难道只是请来教些顽童?那可是太可惜了。真正应该读书的是你自己啊。”

    魏霸愕然,随即惭愧的说道:“姊姊说得对,是我想得差了。”

    “知错能改,孺子可教。”关凤故意老气横秋的夸了一句,随即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好了,说点正经事。读书虽然是个乐事,可是也要先解决了吃饭穿衣,更不能每天担心有人打上门来。刘琰的事,你准备如何解决?”

    魏霸皱了皱眉:“既然躲不掉,那就只有迎头而上。我准备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挖一个大坑,把他们父子彻底埋了。”

    “能用计,当然是好事,可是以你家武卒的数量,有必胜的把握吗?”

    “没有。”魏霸老老实实的承认:“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我兵力不足,捉襟见肘。”

    “这是必然的,要不然丞相为什么要把你调到成都来。”关凤似乎早有准备,她走到窗前,扶着窗台,看着远处的群山,出了一会儿神。又接着说道:“可是你知道吗,成都从来不缺人。”

    魏霸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叫成都从来不缺人?

    见魏霸半天没接话头,关凤疑惑的转过头,见魏霸一脸茫然,不禁笑了笑。“我忘了,你到成都没几天,对成都的情况不太了解。”

    “还请姊姊指教。”

    “成都是益州第一大城,人口众多。自然也就有很多游食之徒。”关凤轻声慢语的解释起了成都特有的情况。成都的兴盛来源以久,从战国时秦将司马错攻蜀开始,成都便是繁盛之地,张仪在此筑城,后来不断有增修。汉代最盛的时候。成都有七万户,近三十余万人。从刘焉入蜀,成都多次发生兵乱,人口损失不少,可是依然是蜀地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城。

    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口在大城里,也就是现在的宫城。

    刘备在成都称帝。以大城为宫城,原来在大城里的那些官府都搬了一部分出去,普通百姓当然更不能留在城里了。虽说朝廷多少给了一些补助,可是损失依然不小。特别是一些家底不怎么殷实的人家,因为这次搬迁,基就处于破产状态。

    除此之外,成都周边的耕地原就有限。大多数人靠从事工商和服务业为生。诸葛亮当政之后,把大部分工商都收归朝廷。就算是留下的那些作坊也进行统销,不能自主经营。朝廷因此控制了大量的财富,迅速稳定了成都的局势,为他南征北伐奠定了经济基础。可是那些原以此为生的百姓却因此进一步贫困,除了一部分人勉强维持生计之外,不少人也因此成了流民。而这些流民为了能挣一口饭吃,只能到官办或民办的作坊里干点零活,做最重的活,却只能拿最少的报酬,挣扎在生死边缘。

    听到这里,魏霸突然想起了农民工,也想起了刚刚读过的《管子》。没错,诸葛亮的经济思想就是以国营经济为主,所有赚钱的事都抓住政府手里,这样一来,政府有了足够的财源,可是百姓却因此贫困,就像前世的农民工,为经济的腾飞奉献了力量,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

    而诸葛亮比一般人强的地方就在于他没有把那些农民工当作社会不安因素,没有动用城管去拆他们违章搭建的草棚以保持市容市貌。那些流民还没有到活不下去的地步,因此也对丞相大人颇有感恩之意。要知道刘备入蜀的时候可是像强盗一样,把刘焉、刘璋父子积累了多年的财富都分了,险些连周边的田地、房产都分给诸将,成都经济因此濒临崩溃,物价飞涨。刘巴后来又给出了一个损招,铸当百大钱,继续盘剥百姓,刘备因此渡过了难关,成都的经济却进一步的恶化,给诸葛亮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后遗症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消除。诸葛亮用了几年时间治理成都,没有造成大乱,已经是非常难得。

    “姊姊的意思,是从那些流民中招募部曲?”

    关凤笑了,轻轻的挽起了袖子。“如何,我这个建议值不值得你好好的跟我打一场?”

    魏霸一脸苦笑:“不会吧,姊姊,你说了这么说,就是想和我打一场?”

    “那你以为我来干什么?”关凤理所当然的说道:“刘琰要找你的麻烦,又不是要找我的麻烦。没点好处,我至于这么用心吗?我还跟你说,这里没有外人,你要是还不肯出全力,别怪我把你魏家砸个稀巴烂。我倒要看看,到了那时候,你还肯不肯全力以赴。”

    魏霸瞪大了眼睛:“我说姊姊,比个武而已,至于这么严重吗?”

    关凤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庄严肃穆。“武技对你来说可能不足道,对我来说,却是为数不多的追求,你说至于不至于?”

    ps:  第二更到,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