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86章 东方不败

第386章 东方不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时间仿佛在瞬间停住了。

    魏霸以蹲马步的方式半蹲着,双手掐着关凤的腰,把关凤举在身前,眼线所及,正是关凤张得大大的双腿。关凤头朝下,脚朝上,双手紧紧的抱着魏霸的腰,脸也因此严严实实的贴在魏霸的胯下。她呼吸急促,热气全喷在魏霸的裆部,魏霸顿时有了反应,不久前刚刚蹂躏过夏侯徽的凶兽苏醒过来,昂扬不可一势,隔着一层布,顶在了关凤的脸上。

    关凤慌乱之中,没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只是扭了扭脸,想要避开。可是两人贴得那么紧,仓促之间,她又怎么避得开。关凤情急之下,张开嘴就咬了上去。

    魏霸正在暗爽,关凤的禁地此刻无遮无挡的暴露在他的面前,虽然隔着黑色的锦袴,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可是绷得紧紧的布实却将贲丘溪谷丰满的形状暴露在他的面前。更要命的是,他看到锦袴上有依稀可见的水迹,鼻端还有一股淡淡yin靡的香味。

    作为刚刚经历过鱼水之欢的魏霸来说,这绝对不是汗这么简单。

    如此暧昧的姿势,如此诱人的味道,再加上自己的宝贝正在被关凤吐气如兰的呵护着,一阵阵热气让他如浴香汤,更何况关凤还在不停的用脸摩擦,让他更是绮念丛生,就在人**战,是不是要再进一步,把这只母老虎就地正法的时候,一阵剧痛从胯下传来,顿时打消了他所有的欲念。

    魏霸惨叫一声,松开关凤,捂着裆部就退,一直退到墙边。一边拉开裤子检查伤势,一边气急败坏的叫道:“姊啊,不用这么狠吧?你这是要我断子绝孙啊。”

    关凤挺身跃起,看着狼狈不堪的魏霸,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咬到了什么地方。她下意识的捂着嘴:“不会吧?”

    “什么不会,你来看?”魏霸快急了,拉着裤子就向关凤走去。

    关凤下意识的走了过来,刚迈出一步,立刻发现不妥,忽然慌了神,指着魏霸厉喝道:“你不要过来!”

    “我让你看看伤势……”魏霸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对方可是个女子,而且还是没出嫁的女子。虽然她很彪悍,可终究还是个女子。他连忙捂住裤子,讪讪的说道:“……都……都出血了。”

    “活该!”关凤羞得满脸通红,一边用力的拭着嘴角,一边连声唾着唾沫,指着魏霸,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你……你……”她结巴了半天,最后一跺脚:“你欺负人。”话音未落,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看到关凤要哭,魏霸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从来没有想到关凤也会流泪。在他眼里,关凤是个标准的女汉子,会打人,会骂人,会提着刀大杀四方,却不可能出现流泪这样的情况。可是关凤偏偏在他面前流泪了,一样楚楚可怜。

    魏霸连忙穿好衣服,讪讪的走了过去:“姊姊?姊姊?”

    “你滚开!”关凤跺足骂道,她四处看了看,突然向正中的那张案奔了过去。魏霸顺着她的方向一看,一眼看到了那口万人敌,顿时知道大事不好,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了过去,张开双臂,拦在关凤面前。关凤泪眼朦胧,也没看清,一头扑进了魏霸的怀里。

    “你滚开!”关凤用力挣扎着,“我要杀了你!”

    魏霸哪里敢放,关凤真要有刀在手,他还真未必是对手。逃倒是能逃,可是一逃出这个门,这件事就掩不住了。关凤以后恐怕再也没脸上门。他用力搂住关凤,连声央求:“姊姊,好姊姊,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关凤被魏霸死死的搂在怀里,无法用力挣脱,只得用力的扭着身子,同时胡乱的踢打着。这么一来,魏霸更不敢放手了,万一被她挣出空间,一脚踢断了他的子孙根,那可就危险了。可是这样一来,他更加辛苦了,关凤的扭动让他的身体更加不受控制,胯下的凶兽欢呼着,随时有冲出囚笼的迹像。

    魏霸万般无奈,只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关凤面前,双手紧紧的抱着关凤的腿。关凤的双手自由了,二话不说,捏起拳头,就向魏霸的背砸了下去。

    “咚咚”两声闷响!

    魏霸硬撑着,不避不让。关凤打了两拳,还觉得不解气,伸手掐住了魏霸的脖子,用力将他推开。魏霸疼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反抗。关凤握拳刚要打,一眼看到了魏霸嘴角的一丝殷红,不由得愣住了。过了片刻,她松开手,结结巴巴的说道:“你……受伤了?”

    “姊啊,你不想想你多大的力气,一拳打死牛的,我受内伤了。”魏霸一边说着,一边顺势倒在地上,作垂死状,连舌头都伸了出来。

    关凤狐疑的看看自己的拳头,又看看魏霸,怒气慢慢的散去。她跪在魏霸身边,轻轻的推了推他:“唉,你不要吓我。”

    “咳,咳!”魏霸咳了两声,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的看看关凤:“你不想打死我了?”

    关凤不好意思的偏过头:“我什么时候想打死你了,是你自己太无耻,居然……居然……居然想把我砸死。”

    “我的亲姊姊啊。”魏霸夸张的叫道:“是你逼着我动手的。你难道不知道,出手不留情,留情不出手?再说了,我怎么可能想砸死你。”

    关凤打量着魏霸,想了想,又想起刚才那羞人的一幕,顿时眼睛一瞪,又怒了:“那你故意的?”

    “拜托,你以为这是演练好的?”魏霸苦笑不已:“这动手相搏,哪有什么定式。这不是赶巧嘛,正好到那一步了。再说了,你这么狠,我敢有那样的想法吗?”一想起这事,魏霸心有余悸了摸了摸小腹,嘟囔道:“我还没一儿半女呢,怎么敢这么冒险。”

    “呸!”关凤破涕为笑,唾了魏霸一口。“下次再这么下流,休怪我……休怪……我真的……”

    魏霸坐了起来,摇摇头:“姊啊,没下次了。一次我就怕了,绝对不会有下次。以后啊,我看到你都绕着走,实在不行,我就自断筋脉,自废武功,也比被你废掉的好。真悬啊,险些成了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关凤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人,名字这么张扬?”

    “呃……”魏霸无语。他不知道怎么向关凤解释东方大姊这种事,只好先岔开话题:“姊啊,打也打完了,你是不是把衣服先穿上?”他一边说着,一边扭过头去,用手指了指关凤的胸口。

    关凤低头一看,见自己的衣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衣襟大开,半个雪白的胸脯就那么张扬的暴露在魏霸面前,刚才说了这半天话,就被魏霸看了半天。

    “你这无赖,怎么不早说。”关凤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用力踢了魏霸一脚。

    魏霸捂着被关凤踢中的屁股,苦笑道:“你刚才情绪激动,我怕被你一脚踢死。”

    “分明是你不安好心。”

    “姊啊,你讲点良心行不行?是你屡次三番的逼着我动手,还不准我留力。现在我全力以赴了,你又说我耍流氓。做人难,做男人更难,做我这样的男人更是难上加难啊。”

    关凤“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转过身,把衣服理好,又把襜褕穿好,这才看了看魏霸:“你还不起来,准备坐到什么时候?”

    魏霸皱着眉,吸了一口冷气:“我还得缓一缓,刚才被你连踢了几脚,还没疼过劲呢。”

    “真的很严重?”关凤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下手有多重,见魏霸这副模样,也有些担心起来。

    “不知道。现在还没知觉,不知道究竟有多重。只知道肯定是伤得不轻,流了不少血呢。”

    关凤有些急了:“那还不赶紧去找医匠?”

    魏霸翻了个白眼:“找医匠,怎么找?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和你比武受的伤,可是我怎么解释这个部位会受伤?”

    关凤张口结舌,她这才发现这还真是个大问题。

    “那怎么办?”

    “先忍着,过两天还不行的话,再去找医医。就算有人怀疑,也不至于怀疑到你头上去。”

    关凤松了一口气,见魏霸到这个时候还为她的名誉着想,不由得心头一暖。她走过来,小心的将魏霸扶到一边坐好,然后坐在魏霸对面,小心的掖好衣摆,静静的看着魏霸。

    魏霸莫名其妙的看着关凤:“你又想干什么?”

    关凤伸手撩起鬓边的一缕乱发,笑了笑:“没什么,陪你坐一会儿。”

    魏霸看得一恍神,不由自主的说道:“姊啊,你刚才这样,真美。”

    关凤羞涩的瞟了他一眼:“少贫嘴!”她扭过头,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我平时不美吗?”

    魏霸呵呵一笑:“当然也美,不过刚才这样特别美。”

    “胡说八道。”关凤抿了抿嘴唇:“和我说说东方不败的故事,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一定很有趣。”

    “有趣?”魏霸瞪着关凤,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可是一个惨绝人寰的故事。”

    “是吗?那更要听听了。”

    魏霸一时觉得无法接受:“姊,你什么时候成了爱听悲剧故事的小女人了?”

    关凤也愣了一下,随即回瞪了魏霸一眼,刹那间恢复了虎女本色:“不行吗?你讲不讲?不讲我就一脚废了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