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95章 丞相密令

第395章 丞相密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成都为什么缺钱?刘备进成都后的那次分赃——不,官方说法是大赏群臣——是罪魁祸首。除了刘备本人之外,分得最多的就是诸葛亮、法正、关羽和张飞,每人金五百斤、银千斤、钱五千万、绢千匹。这其中除了银之外,其他三个都是可以作为货币用的,绢更是现在用量最大的货币替代物。

    这些都是现钱,如果再加上其他大臣得到的赏赐,可以说,当时成都有再多的钱也不够分。这么多钱肯定不会一下子全投入市场流通,绝大部分都藏在各家的库房里,成为不流通的死钱。铸币又不是印纸币,印刷机一开就有钞票,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金属,无法迅速补充的。

    成都缺钱,也就是意料之中。

    有货没币,那么货物就会降价,可以吸引一部分外来货币,不过魏吴现在的经济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宁愿实行以货易货,也不愿意带钱币来交易,这从根本上限制了蜀国的货币问题无法得到有限的解决。

    物价下降,钱变得更值钱了,积储了大量钱币的人要花的钱更少,更不愿意轻易的将钱花出去。他们宁愿将钱币藏在家里,坐等升值,也不愿意拿货币到市场上购买货物。

    换句话说,关家、张家、法家和诸葛家就是四个私营的大银行,其他的赵家、麋家之类的都是小银行,蜀汉的钱几乎都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银行里,可是国家却严重钱荒。

    现在,关家为了能获取更好的发展机会,愿意在魏霸身上投机,魏霸担心的缺钱自然不是问题。

    当然了,魏霸也清楚,这些钱不是白给的,关家需要的是大投入,大回报。这就是关凤为什么追问他敢不敢和诸葛亮对抗的问题。他们有钱,可是诸葛亮手里不仅有钱还有权,双方的实力不成对比。如果魏霸没有这种勇气,关家当然也不会把钱往水里扔。

    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都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也就不再互相试探。魏霸开门见山的表示了担心,他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我不是不敢,我是实力不足,眼下只能委曲求全,养精蓄锐,避免直接对抗。

    关凤并不完全反对魏霸的策略,但是她提醒魏霸,如果消极的坐等,那么诸葛亮迟早会将兵权全部收归己有。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马谡经过北伐、襄阳两次战事,已经有实力掌兵,如果猜得不错,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诸葛亮会用马谡来逐步收拢兵权,为扶马谡上位做好准备。到了那时候,你更没有机会。

    因此,你不能坐以待毙,要在诸葛亮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争夺兵权。你不应该在宫里浪费时间,而应该到边郡去掌兵,培植自己的力量。我们都是武人出身,你就是把学问做得再好,你也不可能通过经学入仕,你能倚仗的只有兵权。

    关凤最后问了魏霸一个问题:先帝是凭什么成功的?曹操、孙权,又有哪个是凭学问成功的,他们也许读书,但哪一个会把心思放在经济民生上?不是说民生不要紧,而是说乱世之中,兵权为重,有了兵权才有一切。

    关凤这句话最终打动了魏霸。夏侯徽早就劝过他效仿曹操的称霸之路,而曹操称霸的基础就是兵权。有了兵权,自然可以找到能晓治民之术的人才来帮忙。没有兵权,鬼才理你。

    魏霸答应了。关凤姊弟大喜,随即商定了联络和各家的细节。出乎魏霸的意料,关凤决定最先联络的不是张家,而是马家。关凤说,别看马岱现在是平北将军,但是他不能代表马家,真正代表马家的应该是马超的儿子马承。马承现在还年幼,主事的是马岱,马岱在陇山,家里的事就是马岱的夫人说了算,当然了,还有马超的女儿马文姗。

    说到马文姗,关凤意味深长的瞥了魏霸一眼。魏霸尴尬的顾左右而言他。

    ……

    关凤的行动很迅速,两天后,当魏霸准备出发的时候,关凤送来了两百刀盾手,五十名马家骑士。加上魏家武卒和赵家矛兵,魏霸现在总共有四百精锐,如果再加上那两百名虎贲郎,他的实力可一点也不比刘琰弱。不过,魏霸没有把实力全放在明处,除了一百名魏家武卒、五十名赵家矛兵随他上了船,其他人都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

    除了有人之外,大量的钱财也送进了魏家庄园,这些钱都是用来订购魏家铁作出产的盔甲武器的,价格当然很高,只不过以魏家铁作的生产能力,估计要一年之后才能全部交货,这些钱现在等于是无偿贷给魏家使用的。魏霸当然也不能不表示一下,他委托李譔在关家、马家的庄园里安装一些水磨、桑叶自动传输机构等机械作为回报,权当是先付利息。

    八月初,蜀国迎亲的队伍上路了,大大小小的船五十多艘,仅是楼船就有两艘,高大威武,装饰一新,处处透着喜气。作为迎亲队伍的主官刘琰当然要独占一艘,不过他只能用规制略小的那艘,而最豪华的楼船却被魏霸占了。虽说新郎鲁王刘永不需要远迎,但是魏霸肩负着保护吴国公主的重任,提前到这艘船上熟悉情况也就在情理之中。刘琰虽然有些郁闷,在这个理由面前也只能捏起鼻子。

    作为迎亲的正副官,本当是亲密合作,可惜这两人是谁看谁都不顺眼。魏霸不愿意到刘琰的船上去,刘琰更不可能到魏霸的船上来,两人除了刚刚出发的时候碍于礼制见了一面,还互相冷嘲热讽了几句之外,就再也没有过交集,有什么事情要联络,也是由张绍或者赵统在中间传话。

    亲还没迎到,魏霸暂时没有什么任务。一路上,他除了在舱里读书,要么是看赵统操练那两百虎贲郎,要么就是看着两岸的青山出神。他非常清楚,在那些深山里面,关凤正带领着五十名马家骑士、两百关家刀盾手向永安进发。

    关凤很有把握,魏霸却还是有些担心,以诸葛亮的谨慎,两百多人的武装力量潜出了成都,不可能瞒得彻底,迟早会泄露出去。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关凤根本没有真正掩饰的意思,她似乎就是要向诸葛亮表明其强硬的态度。

    船队顺水而下,半个月后,他们来到了永安。永安都督陈到亲自到江边迎接,费祎和张温也在其中。他们名义上是迎接后将军刘琰,不过见面寒喧几句之后,魏霸就成了主角。陈到上下打量着魏霸,赞许的点点头:“魏侍中,听说你病了一场,从此脱胎换骨,我本来还不怎么信,现在亲眼所见,虽然觉得匪夷所思,却不得不信了。”

    魏霸连忙上前行礼。陈到继赵云之后统率刘备麾下的亲卫营。陈到现在指挥的就是传说中的白眊兵,是刘备占领益州之后才真正建立起来的由羌人、蛮人为主的精锐部队,没有相当的实力是无法让这些悍勇之辈俯首听命的,仅由此一项就可以知道陈到的手段。

    亲卫营的统率都有一个特点,功劳再大,名声也不显。赵云如此,陈到也是如此。不过,魏霸的师父赵云、老爹魏延都和陈到有过共事经历,对这位陈到非常欣赏,魏霸没少听他们提起到陈到。

    “后进魏霸拜见都督,并代师父及家父问都督安好。”

    陈到含笑道:“怎么,赵老将军和文长老弟还经常提起我?”

    “当然,他们常说,陈将军是我大汉的虎侯呢。”

    陈到大笑,挽着魏霸的手臂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后生可畏!赵老将军老当益壮,令尊正当盛年,你们兄弟又迎头赶上,都是当世人杰,我怎么敢称虎侯。”

    魏霸和陈到寒喧了几句,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相识很久,不仅把刘琰甩在一边,就连费祎和张温都有些面面相觑。刘琰是不高兴,张温是有些生气,费祎的脸上一如往常的浅笑,心里却有些不自在。陈到是诸葛亮安排到永安来的重将,魏霸却和诸葛亮渐行渐远,陈到对魏霸这么抬举,显然不是诸葛亮希望看到的。以陈到的厚重性格,他这么做,恐怕也不是无意为之。

    到了永安城中,陈到设宴款待,宾主尽欢后,费祎把魏霸单独叫到了一边,传达了一个意外消息。

    孙公主要求蜀国迎亲的队伍出蜀境,到西陵迎亲,而且指明要魏霸亲往,否则便不肯西行。

    西夷就是夷陵,是陆逊击败刘备之后才改的名字。

    魏霸不假思索的拒绝了。“不行,丞相给我的命令中说得很明确,我不出蜀境。”

    费祎从袖子里抽出一页纸,递到魏霸的手中。

    魏霸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费祎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丞相给你的密令,不具名,看完之后就烧掉。要是被人发现了,丞相是不会承认的。”

    “这么神秘?”魏霸大惑不解,一边将密令展开,迅速的看了一眼,眉头一挑,倒吸一口凉气。他沉默了半晌:“为什么是我?”

    “你觉得刘琰能行吗?”费祎笑眯眯的反问道。

    “那陈都督手下有白眊精兵,也比我更有条件完成这个任务啊。我身边总共才三百五十人,这么大的任务,我担不起。”

    “错了,你只能带你的武卒离开,虎贲郎和赵统的部下都不能有任何异动。”费祎坚决的摇摇头:“否则,一定会引起吴人的警惕。”

    魏霸轻轻的将密令推了回来:“恕我不能从命。”

    费祎愣了一下,看看密令,又看看魏霸:“你确定?”

    “我很确定。”魏霸歪了歪嘴:“费君,如果不是我相信你,相信丞相,我会认为这是你们故意害我。以一百人深入丛林,而且是我根本不熟悉的丛林,去完成一个连官方都不会承认的任务,还要随时面对敌人重兵围剿,就算我是神,也没多少生还的机会。这也太难了。”

    “如果不是难,又怎么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费祎将密令折起来,取下灯罩,将密令伸到火上点燃。火光亮了起来,照亮了他的眼睛和脸庞:“我跟你说实话吧,丞相本来坚决不同意这个计划,他说这个计划太冒险,成功的可能性太低,是我和马幼常坚持要做。因为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如果成功了,可以确保吴国在五年内无力对我产生危险,而你也可以从此独当一面。以你的才华,最多十年之后,你就可以继你父亲之后,成为荆襄系中首屈一指的重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