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07章 任重而道远

第407章 任重而道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陆逊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孙权的意思很明显,是怀疑他和那些曾经被他控制的江盗勾结,劫走了孙鲁班,破坏了和蜀国的和亲,同时给步骘、潘濬等人造成麻烦,以冀重新控制西陵

    这个罪名太大了,大得让陆逊承受不起更让陆逊受伤的是孙权的怀疑

    孙权怀疑他,不再信任他了

    陆逊脸色惨白,眼神呆滞,颓然的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孙权拂袖而去

    孙权刚刚出门,小陆抗就从外面冲了进来,抱着陆逊的脖子,眼泪汪汪,可是他却没有哭,咬着嘴唇,眼神愤怒的看着孙权离去的方向陆逊搂着儿子的小身子,看到他愤怒的眼神,吃了一惊,连声说道:“抗儿,不可如此无礼”

    “小儿无知,发乎天真,哪有什么礼与不礼,只有亲与不亲,爱与不爱”孙舒城从外面慢慢的走了进来,慢慢的蹲下身子,跪坐在陆逊面前:“夫君,你又何如此,纵使不做这什么辅国将军,你回吴郡著书立说,教导抗儿,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夫人,你不知道,这是危急之际,存亡之秋,我岂能坐视不理?”陆逊抱了抱陆抗,在他的鼻子上点了点,强挤出一丝微笑:“抗儿,阿爹怎么教你的,如何才是士?”

    陆抗抬起手臂,用袖子抹了抹眼泪,大声说道:“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那能够因为任重而道远就放弃吗?”

    “不能”陆抗稚声稚气的说道:“锲而不舍,金石可镂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陆逊笑了,将脸贴在儿子的胸前,紧紧的搂着他的身子:“好孩子,阿爹没有白教你”

    孙舒城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劝过了一会儿,陆逊松开儿子,重新坐到案前,铺开了竹简孙舒城怜惜的看看他拉着恋恋不舍的陆抗出了门顺手带上了房门

    一天之后,陆逊的武陵平叛疏送到了孙权的面前他提出了几个建议:首先,武陵平叛势在必行,救回公主有关国体稳定边郡有关安全,不可轻视其次,避免与蜀国发生冲突应保持与蜀国的外交关系,最好能联手剿灭,至少要保证蜀国不会从中生事最后,要控制战争的规模,不能扩大化吴国目前兵力不足,需要时间休养生息,防范重心应该放在襄阳、西陵,而不应该纠缠于武陵一带武陵一带易动难安,应以抚为主,以剿为辅

    孙权看了陆逊的上疏之后,冷笑一声,让人回报陆逊,武陵的战事不用你担心,孤已经调集大军赶往武陵,这次一定要剿灭这些五溪蛮,彻底平定武陵,如果蜀人敢明目张胆的插手,那孤就攻入益州,让诸葛亮南北难以兼顾

    听到这个回复,陆逊苦涩的长叹一声:“武陵从此非我所有了”

    使者把陆逊的表现回报给孙权后,孙权勃然大怒,下令步骘、潘濬等人务必要荡平武陵,彻底解决五溪蛮这个脓疮

    ……

    历山,魏霸看着貌似为难实则坚决的相夫,问了一句:“你们确定?”

    相夫用力的点了点头:“兄弟们都是这个意思,他们不想把吴狗引到深山里去,想在这里打个伏击,甩掉他们”

    魏霸一言不发,一向说话都是和言悦色的赵统却火了,怒斥道:“相夫头领,你知道步骘是什么样的人吗?你知道他手下现在有多少人?”

    “知道”相夫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他是那个什么王后的叔叔”

    步夫人深受孙权宠爱,虽然没有王后的称号,但很多人都称之为王后,连相夫这样的江盗都知道了

    赵统冷笑道:“所以你觉得,步骘只是一个靠着步夫人才升官的无能之辈?”

    相夫反问道:“难道不是吗?我们顺利进入夷渊,劫出公主,虽说有侍中的接应,可是也足以证明步骘不是个精明之人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如果赵中郎有什么担心的话,你可以退在一旁,由我们这些命不值钱的蛮子来打头阵”

    魏霸一听相夫语气不对,连忙摆了摆手:“既然头领主意已决,那就听头领的便是不过,相夫头领,我明确的告诉你,你这个决定是很冒险的,你可能会失去很多好兄弟的性命”

    相夫傲然一笑:“我们这些命本来就是捡来的”

    魏霸点点头,笑了:“那好,我期待头领胜利归来”

    相夫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转身离去赵统急了,沉下了脸:“子玉,这些蛮子不知深浅,这一去,怕是凶多吉少”

    魏霸把赵统拉到一边,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让他们尝点苦头,有什么不好?这些人现在愿意听命于我,不过是因为我手里有槃瓠令,并不是真正的信服我让他在步骘面栽个跟头,他们才知道对手有多强大,以后才能更听话”

    赵统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魏霸警惕的看着他:“师兄,你现在把这些人当成自己的部下还为时过早,这些人野性未除,说翻脸就翻脸,一定要恩威并施才行一味的对他们好,其实是害了他们”

    赵统苦笑道:“我知道,我只是……可怜他们”

    魏霸沉默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可是如果我们不能真正的收服这些蛮子,到时候没有人会可怜我们,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赵统点点头:“我知道了”

    魏霸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赵统这个人不管想得通或者想不通,他都会忠实的执行自己的职责既然这些蛮子不肯听劝,以为步骘好欺负,非要回头打步骘一顿再走,那他就要先撤退了步骘这些天追得不紧不慢,情况可疑,魏霸担心他是故意的,很可能会派人先抄他的后路,然后来个前堵后截为此,他不得不扔下这些不听话的江盗,让他们去和步骘死嗑,自己置身事外

    魏霸走到夷水边时,潘子瑜正在给孙鲁班处理伤口孙鲁班刺了自己一刀,伤口虽然不是很深,却因为没有得到好好的休息,这两天伤口愈合的情况并不乐观,有溃烂的趋势,每天都要换药

    见魏霸走过来,孙鲁班艰难的站了起来,向营地走去魏霸走了过来,从草丛里捡起一块带血的布,走到脸色苍白的孙鲁班面前,弯下腰,一字一句的说道:“公主,如果你再耍小聪明,我会把你交给那些蛮子你应该知道,他们对你非常有兴趣”

    “你敢!”孙鲁班硬撑着喝道

    魏霸不屑的哼了一声:“你应该知道,我既然把你劫出来了,就没打算还给孙权至于鲁王,你觉得他会因为一个被蛮人劫走的公主和我翻脸吗?”

    孙鲁班的脸色煞白,咬着牙,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滚了下来:“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你们俩都是我的人质,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轻易杀你们”魏霸将那块布扔在孙鲁班的面前:“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再有药了,能不能撑到伤口痊愈,就要看你的造化”他看看潘子瑜,“还有,我们要和蛮人分开行军,不会再有人背你们,你们要自己走如果跟不上,我会亲手射杀你们”

    他笑了笑“公主,我想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吓唬你”

    “你……”孙鲁班看着一脸微笑,眼神却冰冷得没有一丝热度的魏霸,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几乎无法呼吸她强撑了半晌,突然胀红了脸,大声嚷道:“那你现在就杀了我!”

    “你以为我不敢?”魏霸直起腰,一边说着,一边拔出腰间的长刀雪亮的长刀在秋日的阳光下闪着凛冽的光,让人遍体生寒魏霸双手握刀,在孙鲁班的脖子上比了比,厉喝一声,挥刀劈下

    孙鲁班顿时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却什么也喊不出来她仿佛听到了死神的狞笑,温暖的阳光顿时失去了温度

    转眼之间,魏霸手中的长刀就带着风声,砍到了孙鲁班的脖子边刀上蕴含的杀气,激得孙鲁班的脖子上一根根汗毛竖起,皮肤上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恐惧在瞬间控制了孙鲁班的全部心神

    “住手!”一柄长矛刺到,矛头准确的挑中了魏霸的长刀“当”的一声脆响,火星四溅,魏霸双手握刀,后退一步,看着赶到的赵统,沉下了脸:“赵中郎,你想抗命?”

    赵统摇了摇头,收起长矛,反握在身后:“侍中,她是人质,杀了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可是我没有闲人可以背着她走”魏霸冷笑一声,用刀尖挑起那块带血的布:“更何况她还自以为聪明,想给步骘留下记号,这么愚蠢的女人,我想我和她没什么好说的,不如杀了干净”

    赵统皱了皱眉:“公主,我可以带着你走,可是如果你这么不识轻重的话,我也会选择杀了你”

    死里逃生的孙鲁班此刻心神俱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潘子瑜虽然也吓得不轻,毕竟没有像孙鲁班一样直面死亡,还有点神智,听了赵统这句话,她连忙说道:“中郎放心,一定不会了,一定不会了”

    赵统转头看向魏霸,魏霸哼了一声,收刀入鞘,冷冷的看着赵统:“你负责这个女人的行动,不能掉队掉队我就杀了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