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11章 似是而非

第411章 似是而非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晨光已经照亮了天空,山林间却还半隐在黑暗之中,敌人从茂密的树林里冲出来,势如破竹的杀入大营,将大营里搅得纷乱,卫旌却还没有看清究竟有多少敌人。

    他只能根据大营里的混乱情况大致分析,至少有两股敌人,分别从左右两侧杀了过来,他们的战斗力很强悍,照目前的形势,他们很快就能切断自己与左右两翼的联系。

    卫旌以酉水为边,以渡口为中心,立下了一个半圆的阵势  。整个阵势的攻击方向是渡口和水面,而不是背后。现在敌人突然从背后冲了出来,让他措手不及,再加上对方的攻击势头太猛,没等他看清眼前的局面,敌人已经攻入了他的大营,让他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根本无法冷静的思考。

    卫旌不是一个大意的人,人的才气和他的脾气一样大,在身后的丛林里,他至少安排了两百多个暗哨。通常来说,如果有大批的敌人出现,在五百步外,他就可以接到警报,有足够的时间做好迎战的准备,如果敌人接近到了两百步,那些埋伏在树林里的士卒就会从藏身之处冲出来进行阻击,并且给主力指明敌人来袭的方向。

    现在,他安排的暗哨一点作用也没有,听到警报的时候,敌人已经杀到了面前,没有给他留下一点思考的时间。

    卫旌一面观察着战场,一面紧张的思考着。他原本以为是蛮子,现在发现这些不是蛮子。而是蜀军的时候,他更加慌乱。一滴滴汗珠从额头滚落,打湿了他的战袍。

    如果真是蜀军来犯,那将不是一场小小的战斗,而是一场战争的开始。一想到自己可能成为这场战事的第一目击者,卫旌就觉得嘴里发苦。

    “府君,敌人来势汹汹,当小心为上。”主簿廖安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头上的冠歪戴着,身上的衣服也只是胡乱的掖在腰间。看起来很狼狈。

    卫旌哼了一声。很不高兴。情况不好,还用你提醒,谁都能看得出来。

    “以子平之见,当如何?”卫旌一边观察战场形势。一边随口问道。

    廖安本来也就是说个场面话。谁曾想卫旌会问他的意见。他一时语塞。看了一眼战场,突然灵光一闪。他指着两侧正在努力向水边杀进的敌人说道:“府君你看,敌人从两个方向杀来。分明是想切割我军侧翼与中军的联系,等他们将我们一截为三,到时候中军就要面临两面夹击的危险。敌人用心险恶,不可不防啊。”

    卫旌皱了皱眉头:“子平,你没看到我已经将中军的将士安排出去了吗?”

    廖安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卫旌已经做好了安排。中军有五百将士,除了一百亲卫被安排在卫旌身边之外,其他的四百人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前锋已经和敌人接战了。他一时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敢看卫旌的眼睛,下意识的扭过了头,一眼看到了正前方的树林。

    一群飞鸟向两边四散飞去,惊惶莫名。廖安一惊,随即恍然大悟,他揪着卫旌的袖子,一指那些飞鸟:“府君,真正的敌人在这里。”

    卫旌顺着廖安所指的方向看去,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虽然他还没有看到敌人的影子,可是从那些惊飞的山鸟和从树林中仓惶逃出的哨兵可以知道,又有敌人来了,而且……很多。

    究竟有多少敌人?他们既然能分成三路出击,总数怕是不在自己之下。

    卫旌看不清树林里的情况,本能的做出了一个符合常理的判断。通常情况下,只有人数占优的时候才能分兵,才敢有一举击溃敌人中军,生擒对方主将的想法,否则,无异于自取灭亡。用兵的人都知道合则强,分则弱的道理,轻易不会分兵。卫旌原本就怀疑是蜀军大举来袭,现在看到眼前的这个情况,很自然的把对方的兵力提高到了与自己相当甚至更多的地步。

    卫旌心神剧震,手脚发麻,看着剧烈摇晃的树林,脑子里一片空白。

    赵统率领四十多名矛兵,从树林里杀了出来。每五人为一伍,在树林里的时候是散阵,以伍为单位,一冲出树林,他们立刻聚到了赵统的周围,组成攻击阵形,赵统率领两伍亲卫冲在最前面,用长矛扫开眼前的杂草,势不可挡的向吴军的中军杀去。

    赵统面色沉郁,两眼炯炯有神,棱角分明的嘴抿得紧紧的,除了发出一个个短暂有力的命令之外,他没有大声怒吼以激励士气。因为他知道,赵家矛兵的士气已经不用激励,他们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赵统也等待很久了。之所以不顾一切的跟着魏霸杀出夷渊,一路奔逃,就是因为他相信魏霸需要他的帮助,正如他需要魏霸给他机会。魏霸在孙鲁班面前喝斥他,他虽然有些不悦,却也没有太多的想法,直到魏霸要将主攻的任务交给他,他才真正明白魏霸的用心。

    击杀卫旌,这将是他在战场上的第一功,有了这第一功,他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成为魏霸麾下的得力干将,而不仅仅是靠着他们师兄弟的关系。蜀汉五虎将,关张马黄赵,赵家排在最后,现在,除了绝后的黄忠之外,关张马赵的后人都聚集到了魏霸的身边,而赵家因为赵云是魏霸师父的原因,已经占据了一个特殊的位置,赵云、赵广已经在关中立功,成为魏延在关中的得力助手,如果他再立下战功,赵家的地位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赵统很珍惜这个机会,他绝不能辜负魏霸的期望,一定要完成任务。

    “杀!”赵统低吼一声,双手执矛,向前飞奔。

    赵家矛兵是在一起战斗多年的悍卒,不用太多故意的调整,哪怕是在快速前进之中,他们也能保持阵形。他们在赵统的率领下,如一枝离弦的利箭,势不可挡的杀入吴军阵中。他们一律不带大盾,只在左臂上绑一个臂盾,仅能遮挡面门和胸腹,这样防护能力虽然有所减弱,却解放了左手,可以让他们双手持矛战斗,威力大增。

    没等吴军反应过来,赵统已经冲到了吴军的营门前,他轻叱一声,数名亲卫应声举起弓,向营门口正准备关闭营门的吴军射出了急促的箭雨。

    数十枝箭离弦而去,那些吴军猝不及防,纷纷中箭摔倒,当后面的士卒想冲上来关上营门的时候,却发现营门被尸体绊住了。他们连忙去搬,赵统却没给他们留下机会。眨眼之间,赵统等人杀到营门前。人未到,矛先到!数杆长矛抖动,“嗤嗤”声不绝,锋利的矛头已经刺破了吴军的胸甲,洞穿了他们的胸膛。

    赵统踩着吴军的尸体,杀入营中,双手舞动长矛,一拦一挑,将一名冲上来的吴军士卒刺倒,紧跟着曲臂收矛,迈出一步,长矛再次突刺,矛头准备的刺中一杆长矛的矛柄,强悍的力量荡开那柄长矛,矛头如风一般刺入吴军的中门,“扑”的一声轻响,矛头刺穿了那名吴军士卒的咽喉,鲜血从血槽中喷溅出来,被矛缨挡住。飞舞的矛缨被鲜血一浸,顿时粘在了一起。

    赵统收矛,振臂,长矛猛的一颤,矛缨上的鲜血如珠般散开,晃动的矛头如灵蛇一般,寻隙而进,再次洞穿了一名吴军弓箭手的胸膛。

    与狂呼杀进的魏家武卒不同,赵家矛兵舞动手中的长矛,拦、磕、挑、刺,招术简单而直接,五六柄长矛刺出去,就是一片矛林,收回来,同样整齐划一。他们不需要任何语言,心意就能相通,能根据眼前的情况自由的组合,有时两人互个配合,一个掩护,一人突刺,有时三人配合,交替前进。

    矛影嗖嗖,血红的矛缨飞舞,如一个个舞动的精灵,每一次跳动,都是一次从心底迸发出的欢叫。

    四十多名矛兵在赵统的率领下,生生杀出了千百人的气势,像一口巨大的镰刀,无情的收割着吴军的生命,那些仓促之间各自为战的吴军将士根本挡不住他们犀利的长矛阵,被杀得狼狈不堪,步步后退。赵统等人的每一步前进,脚下都踩着几具吴军的尸体。

    简单而有效,凌厉而直接,这些赵家矛兵充分体现了赵家矛法的精髓,没有任何一招是花招,每一招的目的都很分明,每一次出击,都直击对方要害,干净利索,没有一丝迟疑,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活生生的性命,只是一个个没有生命的靶子。

    吴军被这些沉默的杀手惊呆了,虽然他们的人数远远超过赵家矛兵,却无法鼓起勇气,发起反击。

    凡是敢站在赵家矛兵面前的,都被他们杀死了。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逃跑,慌乱的吴军开始溃败了。

    卫旌一直死死的盯着从树林里杀出的赵统,天色未明,他看不清究竟有多少敌人,但是他看到了那个大大的赵字。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赵云。步骘给他的消息中,只有魏霸的名字,根本没提赵统什么事,而卫旌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把这支人马和魏霸联系起来,他已经认定这些人是突然来袭的蜀军,一看到赵字战旗,他本能的想到了蜀汉军中硕果仅存的宿将赵云。

    蜀军大举来袭,领军的还是宿将战云,这个结果瞬间击溃了卫旌继续战斗的欲望。

    “撤!”卫旌惊慌的叫道:“召唤战船驰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