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14章 事出反常

第414章 事出反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相夫瘸着腿,被两个部下架着拼命奔跑,他的背上也挨了一刀,每走一步都疼得他呲牙咧嘴。[本文来自]

    他后悔莫及。

    他没听魏霸的劝告,为了能体面的进入酉溪部落的地盘,在老熟人面前有点面子,转身伏击步骘,结果被步骘打了个反包围,跟着他去的两百多弟兄,只有三十多人逃了出来,而且个个带伤。步骘现在还在他后面不紧不慢的追着,相夫可以看得出来,步骘不是追不上,他就是不想追,他这是把他们这些人当成诱饵,当成急于回家的野狗,要跟着他们找到魏霸和公主。

    相夫很想返身和步骘拼命,反正那么多好兄弟都死在了步骘的刀下,他也没脸活着了。可是一想到魏霸还在前面,他还机会活下去,养好伤,再来找步骘报仇,他就咬着牙,厚着脸皮坚持下去。

    他可以死,但是他不想这样死。

    他们已经逃了两天一夜,已经走出了历山,眼看着就要到达酉溪,他不知道魏霸在哪里,有没有在酉溪等他。如果魏霸已经走了,那他所有的希望就破灭了,以身边的这几十个人,就算能逃出步骘的追击,也无法活着从酉溪部落的地盘上走出去。他们都受了重伤,没有药物,他们会被这些伤拖死,万一酉溪部落的人起了歹心,他们也没有自保的能力。

    “头领,我们……我们要逃到什么时候?”脸色全是冷汗,嘴唇都已经失去了血色的部下焦急的看着相夫,眼神中全是绝望:“我们……能活着回去吗?”

    “能,一定能。”相夫回头看了一眼远处隐约可见的旌旗,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嘶声说道:“魏侍中不会丢下我们的。他一定在前面等着我们。”

    “真的?”一听到魏霸的名字,这些蛮子都升起了希望。虽然和魏霸相处的时候不长,但是魏霸那些显赫的战绩已经在他们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在魏霸的带领下逃亡的这些天,魏霸的指挥若定让他们少吃了不少苦头,这次遭受重创也是因为没听魏霸的话,让他们更是对魏霸产生了依赖。似乎只要重新回到魏霸身边,他们就安全了一样。

    “真的。”相夫提高了声音,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更有底气些。他知道。这不仅是给部下打气,更是给自己打气。如果没有希望,他们肯定无法活下去。

    得到了相夫的肯定答应,蛮子们仿佛又恢复了几分体力,逃跑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

    步骘骑着马。在山路上不紧不慢的追着,在他的身边,有三千多久经沙场的勇士。两天前的那一战,对他来说不过是牛刀小试,两百多蛮子自己来送死,实在大出他的意料。不过当他发现魏霸没有出现在这些人中的时候,他立刻警惕起来。及时的下达了命令,放这些蛮子一条生路。

    他非常清醒,这大概是魏霸的一计,让这些蛮子来断后、送死。好让他带着孙鲁班逃得更快一些,更远一些。如果把这些蛮子赶尽杀绝,恐怕他就再也找不到魏霸了。一旦他们进入了大山深处,再想把他们找出来。那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与交州蛮夷、桂阳、零陵的蛮陵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步骘对丛林和大山有着深深的敬畏。

    他放跑了相夫等人。就是要跟着相夫找到魏霸,救回孙鲁班。

    看着渐渐开阔的原野,他皱了皱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担心起来。按照他的估计,卫旌现在应该已经赶到了酉溪,截断了魏霸的退路,并且给他送来消息,好让他继续将魏霸往陷阱里面赶。可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不知道卫旌是否已经就位。

    会不会出现意外?

    步骘再三分析了双方的实力对比,觉得就算卫旌时间不足,来不及调集大量的郡兵,郡兵的战斗力也不如魏霸身边的那些亲卫,可是双方的人数差距是很明显的,卫旌应该有足够的把握将魏霸拦住。可是他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送来消息?难道双方已经开战了,僵持住了?

    各种猜测在步骘心头翻滚,他隐隐的有些不安起来。他这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想切退魏霸的退路,逼他投降,安全的救回孙鲁班,以免魏霸挟持孙鲁班,恶战一场,另一方面当然是希望卫旌有机会立功。如果卫旌能因此升职,将来就可以成为他在荆州的得力助手。

    一个斥候飞奔而来。“将军,那些蛮子突然加快了速度。”

    步骘眉头一挑:“是吗?现在还看得见吗?”

    “看得见,有兄弟追上去了。就以他们现在个个受伤的情况,就算跑到天边,也逃不出我们的眼睛。”

    步骘满意的点点头。这些斥候都是他自己新招募的,原来镇守西陵的人马都被陆逊带走了,陆逊只留给他一座空城,连斥候都要他自己配置。为了尽快的掌握附近的地形,在斥候招募这一块,他可是下了本钱。经过他有意无意的宣传,这些斥候都知道他有步夫人的背景,是以个个卖力。

    “离酉水还有多远?”

    “还有半天的路程。”

    “半天?”步骘更加不安起来,他抬头看了看偏西的太阳,盘算了一下时间,下令加速前进。既然那些蛮子加快了速度,想必是发现了魏霸留下的踪迹,再不追紧一点,万一被他们跑了可就麻烦了。

    “传令其他各队向我靠拢,开始收网。”

    “喏。”传令兵们飞奔而去。

    ……

    相夫看到魏霸,眼泪顿时下来了,他跪在魏霸面前,泣不成声,接连抽了自己几个耳光,表示对自己不听魏霸劝告的惩罚。

    “好了,头领受惊了。”魏霸将相夫扶了起来,仔细的检查了他身上的伤势。安慰道:“还好还好,伤口有些化脓,却还能控制得住。头领,你们赶紧休息一下,吃点干粮,再把伤口处理一下。”

    “是是是。”相夫连声答应:“侍中,吴狗追得紧,我们可得抓紧时间过水,过了酉溪。进了山,我们才算是真正安全了。”

    “没关系,吴狗派到前面拦截的吴狗已经被我们打败了。你看,这些都是我们缴获的。”魏霸示意魏兴打开卫旌的战旗,笑了笑:“这是武陵太守卫旌的战旗。至于他本人嘛,也被我们生擒了。喏,就是那边那个穿官服的。”

    相夫又惊又喜。惊的是步骘果然阴险,居然在前面安排了堵截的,喜的是魏霸识破了步骘的计谋,抢先击破了卫旌的堵截,连卫旌本人都被他生擒了。避免了被两面夹击的噩运。如果是在渡河的时候被卫旌突然袭击,那他们的下场肯定会更惨。没有意外的话,就是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相夫挑起了大拇指。“侍中,步骘太狡猾了。只有侍中这样的天才,才能对付得了他。”

    魏霸笑笑,没有接受,也没有否认。对付这些蛮子。他需要有点神秘感。

    相夫等人逃了两天一夜,早就疲惫不堪。现在看到了魏霸,他终于放下心来。吃了点东西,又让人处理了伤口,倒在地上就睡着了。魏霸让魏兴带着十几个武卒,扎了几个担架,抬着相夫往渡口赶,他自己和敦武等人留了下来,将卫旌的战旗高高树起,又让那些被俘虏的吴军士卒站在路上。

    酉水一战,他俘虏了三百多吴军将士,其中有一部分是受了伤的。他不可能把这些人带走,全杀了,似乎也不仁道,杀俘不仅仅是没人性的表现,更容易激起敌人的同仇敌忾,将来在战场上,吴军会更加疯狂的厮杀。因此,魏霸决定把这些俘虏都还给步骘,包括卫旌本人。

    步骘的斥候发现了卫旌的战旗,他们一面将消息通报给步骘,一面向这边靠拢了来,等他们发现站在卫旌战旗下的虽然有吴军士卒,可这些吴军士卒却是被绑着的,顿时大吃一惊,等他们想逃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几个武卒从不同的方向围了过来,把他们揪到了魏霸的面前。

    魏霸打量着这些惊恐不安的斥候,温和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你们,只要你们给步将军传个话。这人你们认识吗?他就是步将军多年的至交,武陵太守卫旌。你们告诉步将军,他要是敢再向前一步,我就杀一个人,等他赶到我的面前时,我就会当着他的面,砍下他好友的首级。明白了吗?”

    那些斥候一听说那个脸色灰败的中年人是步骘的好朋友,武陵太守卫旌,吓出一身冷汗。他们不敢怠慢,立刻把魏霸的话转达给了步骘,同时带去的还有从卫旌身上搜出来的武陵太守印绶。

    看到印绶,步骘一时手足无措,他寄予厚望的卫旌居然被魏霸生擒了,这还怎么打?那些普通士卒的生死他可以不当一回事,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卫旌死在他的面前。

    经过再三考虑,步骘答应了魏霸的要求,下令暂时停止前进。他派了一个亲信来见魏霸,洽谈放人的要求,魏霸狮子大开口,一口气要了一大堆东西,还要了十匹战马来驮这些勒索来的财物。步骘痛快的一一答应,很快就派人把东西送了过来。魏霸让人带着东西先行,直到估计步骘再也赶不上相夫他们了,这才留下卫旌一众俘虏,骑着马扬长而去。

    步骘赶到,没等解下卫旌身上的绳子,就没好气的问道:“子旗,这是怎么回事?”

    卫旌却来不及解释,急急的说道:“子山,我有要紧的事情告诉你,出大事了。”

    ps: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