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16章 连哄带吓

第416章 连哄带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二十万钱,十副普通士卒的制式札甲,总价值不到四十万钱,原本在相夫的眼里根本不是钱。他在西陵为盗,虽说大部分利润都被陆逊剥夺走了,可是他自己积攒下来的钱财也有数百万,自然不会把这区区四十万放在眼里。可是现在他丢失了所有的财富,连见面礼都拿不出,魏霸白送他四十万,那就是莫大的恩赐。

    这些蛮子一向信奉强者为王,他有实力的时候,魏霸拉拢他,他觉得是天经地义,当他没有实力的时候,魏霸要吃掉他,他也不会觉得意外,因为他们一直就是这么做的  。然而魏霸不仅没有吃掉他,还无私的帮助他,对他来说,这就是再造之恩。

    直到此时此刻,相夫才算是真正心甘情愿的服从魏霸,而不是之前的互相利用。也直到这个时候,魏霸才真正的可能将相夫当成盟友。他之所以没有强力劝阻相夫去邀击步骘,一方面是因为相夫不听劝,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看出相夫在西陵混迹多年,有些自以为是,不让他吃点苦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几分能耐。现在他被步骘迎头痛击,打得遍体鳞伤,真正认识到步骘的实力,他才会俯首听命。

    相夫告诉魏霸,在汉人眼里,五溪蛮看起来是一伙儿的,其实各部落之间还是有不小的差异。除了大家都遵奉槃瓠老祖之外,其他的相同之处并不多,甚至连语言都有些细微的差别。从老祖宗那里传下来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和汉人自以为的东西差别也很大。比如魏霸一直称他为头领,其实在五溪蛮内部,每个部落的头领都称作精夫,互相之间自称姎徒。

    五溪蛮号称五溪,其实只是五个大部落的联合,在他们之外还有些实力不强的小部落,他们要么躲在深山里,不与外界接触,要么依附于那些大部落。最大的五个部落就是雄溪、酉溪、辰溪、楠溪和沅溪。这五个大部落因为所处山谷的不同。与汉人的活动区域远近有别,实力上又有不同。离汉人最近的是两个,一个北边的酉溪蛮,一个就是相夫所在的南部雄溪蛮。酉溪蛮向西越过延江水。就可以与涪陵相接触。而雄溪向南。则可以与零陵或者郁林接触,通过穿行在山林间的商路,一直可以走到大海边。

    与汉人接触。就能方便的得到汉人的货物,有商路可通,则不仅可以得到货物,还能生财。至于这个生财是交易所得还是抢劫所得,相夫没说,不过看相夫那遮遮掩掩的神情,魏霸估计是后者居多。

    有了实力,说话的底气就足,酉溪的精夫帅增就是这样的一个实力派。当年五溪蛮跟着马良一起随刘备出征,被陆逊击派,帅增运气好,逃回老窝,损失也不大。再加上他毗陵西陵,所受的压力最大,一旦惹怒了吴人,他很容易受到攻击,要想说服他与吴人作对,难度无疑是最大的。

    魏霸认真的听着,有时候还要做点笔记。他又和相夫研究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对怎么说服酉溪精夫帅增商量了一些对策。听完了魏霸的分析之后,相夫赞不绝口,茅塞顿开,当即主动请缨,要先去见见帅增,为魏霸开路。如果能说动帅增主动来迎,那当然是再好不过,退而求其次,也要让帅增认识到眼前的危险,不要太张狂。

    商量已定,相夫带着几个伤势不重的部下,背着魏霸送给他的财物出发了。为了他的安全起见,魏霸让魏兴带着两个武卒随行。魏兴虽然年轻,可是脑子灵活,武技也不错,跟着魏霸后面也见过不少世面,连魏国皇帝曹睿都见识过了,去见一个蛮人部落头领,那自然是更不在话下。

    相夫走了不远,就和酉溪蛮接触了。卫旌乘船大张旗鼓的从南面而来,早就惊动了酉溪蛮。他们密切注视着酉溪沿岸的情况,相夫一进入他们的领地,他们就迎了上来。当发现来人是失踪数年的雄溪精夫,那些打探消息的酉溪蛮不敢怠慢,立刻把消息报告给了精夫帅增。

    帅增和相夫认识,也大略知道相夫在西陵一带为盗,听说相夫来了,身边还有几个汉人,他以为相夫是吴人派来劝降的,一见面,就给了相夫一个下马威。

    “怎么,相夫老兄走投无路,做吴人的走狗了?”

    相夫从容的笑了笑:“帅增老弟,多年不见,怎么一见面就说这样的话?你看我像是给吴人做走狗的人吗?”

    帅增冷笑几声:“相夫老兄,当年那场恶战,你很勇猛,这点我承认。不过现在你在西陵呆了几年,如果不是给吴人做走狗,怎么能活到今天?再说了,你把吴人都带在身边了,还想瞒我?你以为卫府君到酉溪的事,我不清楚?托槃瓠老祖的福,我这些年虽然年纪大了,眼神却还好得很。”

    相夫回头看看魏兴等人,又看看帅增,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看你大概只有一只眼睛的眼神还好。”

    帅增沉下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

    相夫侧过身,对魏兴等人拱了拱手,这才笑道:“你说的卫旌是吴人,那的确没错。不过你眼前的这几位勇士却不是吴人,而是汉人,是和当年的大皇帝、马先生一样的汉人。卫旌在数十里之外,你能看得清楚,可是这几位勇士就在你眼前,你就却看不清楚,难道不是只有一只眼睛好吗?”

    帅增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魏兴等人。在他们的眼里,吴人、汉人其实都是一样的人,衣着打扮都差不多,他根本分辨不出来。

    “你们……当真是汉人?”

    魏兴拱拱手,含笑道:“正是。我们是大汉皇帝陛下所派的侍中魏霸身边的近侍,久仰精夫大名,特来拜见。”

    “你等等,你们是……什么?”帅增被那一长串的头衔搞糊涂了,连忙叫停,让魏兴说了三遍,他才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禁有些紧张起来:“汉人怎么又来了?难道又要打仗?”

    魏兴摇摇头:“不是我们汉人要打仗,是我们汉人来帮你们打仗。”

    “这话什么意思?”帅增大惑不解:“我们没想和谁要打仗啊。”

    魏兴反问道:“那你以为卫旌是来干嘛的?”

    帅增一脸茫然:“卫旌是来干嘛的?”

    “看来精夫对外面的事确实不太了解,那就容我给精夫略微解说一下吧。”魏兴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把去年的襄阳之战大致说了一遍,特别指明吴人年初大败。兵力损失很大。为了补充兵力,他们借口五溪蛮叛乱,发兵征讨,其实是想抓蛮人部落去当兵。卫旌不过是先头部队。主要任务是来堵截魏霸和相夫的。之所以要堵截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听说吴人的阴谋之后。劫了吴人的公主,赶来报信。现在卫旌已经被魏霸击败,可是步骘还率领大军在后面。更让人担心的是,潘濬带着更多的人马正在赶来。

    听完魏兴的解释,帅增大惊失色。吴人强征蛮人为兵,这是有传统的。吴军中有一半兵力是从各地征发来的蛮夷,东面是山越,西部是蛮兵,这一点,帅增本人非常清楚。如果吴人真的在年初打了败仗,损失了大量兵力,那从各地征兵补充兵力是完全有可能的。

    再联想到卫旌的到来,帅增已经对相夫、魏兴的话信了一半,他只是怀疑魏兴所说的魏霸有没有那么利害,不仅打败了威名远扬的辅国将军陆逊,还以少胜多,以区区两百多人就大胜卫旌率领的一千余郡兵。在帅增的眼里,卫旌虽然不如陆逊,却也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对手。

    见帅增有怀疑,相夫手一挥,让人把礼物抬了上来。二十万钱倒没什么,那十副甲胄却是最好不过的证据。甲胄都是从吴军俘虏身上扒下来的,不仅战斗时留下的痕迹还在,就连血迹都没时间清洗。往帅增面前一放,血腥味就招来了几只苍蝇。

    看着那些绕着甲胄嗡嗡乱飞的苍蝇,帅增倒吸一口冷气。

    “魏侍中是难得的用兵天才,他能打败辅国将军陆逊,逼得吴人和亲,打败卫旌又算得了什么。”相夫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老弟还不信我,那也没关系,俘虏虽然放走了,可是缴获的辎重却还在。仅是战船就有三艘,你不会觉得我们有这个本事,能扛着三艘战船翻山越岭,来到这里吧?这样的甲胄还有四五百副,武器无数。这十副甲胄是魏侍中送给我,我拿来送给老弟你。你要是不想麻烦,也没关系,我们去联络其他的部落,我想他们会有兴趣的。”

    帅增一听就不高兴了,沉了下脸。相夫这句话可说得难听,带有威胁的意味。四五百副甲胄,这不仅是一笔横财,更是不容忽视的战略物资,他整个部落有近千士卒,也不过二三十副甲胄。魏霸有这么多甲胄来送人,其他那些部落会不眼红?到时候难保他们不会为了多得一些甲胄而来攻击他。换句话说,如果不与魏霸合作,他不仅要面对吴人的征讨,还要时刻防备着同是蛮人部落的袭击。

    帅增犹豫了很久,他这些年过得很安逸,不想轻易与吴人发生冲突,生怕上了相夫的当。

    “我考虑一下,行不?”

    “行,没问题。”魏兴一口答应,放下礼物,接受了帅增丰盛的款待,从容告辞。

    相夫很不理解,他很清楚帅增已经怕了,如果再吓他一下,帅增很可能就会低头。魏兴就这么放弃了,是不是有些可惜?

    魏兴笑了笑,解释道:“精夫,我们说得再多,他也不会完全相信。不如让他自己去看,岂不是更好?我想,他现在一定会派人去打探吴人的情况,等他看到步骘的大军,他就会相信了。到时候,他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相夫有些意外:“步骘还会继续再追?这两天他可没追上来。”

    魏兴耸耸肩:“我们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两天没有紧追不舍,不过我们相信,他一定会继续追来的。原因很简单,公主在我们手里,他能就这么放弃吗?”

    相夫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他明白了魏兴的意思。帅增对魏兴所说的话心存疑虑,你说得越多,催得越紧,他越是怀疑。不如让他自己去看,等他看到大量的吴军正在逼近,他自然就会相信了。

    相夫不禁多看了魏兴两眼,对魏霸派这样一个小伙子来见帅增,算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身边一个亲卫都有这样的见识,那魏霸本人还用怀疑吗?

    相夫对前景越发的有信心了。(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