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19章 神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作为一个女子,甚至作为一个普通的战士,青索儿的刀法都可圈可点。不过要和关凤相比,她显然还欠缺火候。她一出手,魏霸就知道如果两人真是生死相搏,关凤在两招之内就可以将她斩于刀下。

    关凤显然非常想留下这个青索儿,并没有全力以赴,最多只使出了三分力气,和青索儿战在一处,看起来刀光霍霍,jiliè无比,实际上她是闲庭信步,挥洒自如。

    片刻之间,两人交手三十余合  。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关凤向后撤了两步,倒提环刀,笑盈盈的说道:“妹妹好刀法,我看你大可留下。”

    与关凤的气定神闲相比,青索儿已经气喘吁吁,酥胸在麻布坎肩下剧烈起伏,煞是诱人。她咽了口唾沫,收了势,用刀撑着地,大口大口的喘了一会儿,这才有些勉强的笑道:“姊姊好刀法。”

    “妹妹刀法也不错。”关凤挤了挤眼睛:“以后我们一起练刀,如何?”

    “好啊,好啊。”青索儿又高兴起来,企求的看着相夫。关凤走上前去,搂着她的肩膀,把她拽到魏霸面前,笑道:“你要求他才成,这里是他说了算。”

    青索儿疑惑的看看魏霸,又看看相夫。在她的心目中,相夫才应该是这支人马的最高头领。在来的路上,她就听大哥毋诸说过,当年汉人马先生入五溪,联络五溪蛮为大皇帝刘备助阵,马先生只是一个联络人。他们只听蛮王沙摩柯的命令,而相夫是沙摩柯身边的第一大将,就连他们的父亲帅增也要让相夫三分。现在关凤居然说这里说了算的是魏霸,这可大出她的意外。不仅她意外,就连毋诸都愣住了。

    魏霸连忙谦虚的笑道:“可不能这么说,有什么事,我们大家商量着办。精夫,你说是不是?”

    相夫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当,连忙躬身说道:“侍中,我们当然都听你的。你是大皇帝派来的。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指挥我们?”

    毋诸和青索儿听了,大感意外。青索儿却没有想太多,只是把企求的目光看向了魏霸。

    魏霸迟疑片刻,用商量的语气和相夫说道:“精夫。我看青索儿姑娘武技不错。小心一些。应该没有问题。”

    相夫二话不说的点点头:“一切全凭侍中安排。”

    魏霸笑了,转过脸对青索儿说道:“那好,我就做主让你留下。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见魏霸答应了,青索儿喜不自胜,连声说道:“你说你说。”

    “你要和关姑娘、韩姑娘呆在一起,不可随意行动。一来你们都是女子,互相照顾方便一些。二来她们的武技都非常高明,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你的安全。如果你能答应这个要求,我就让你留下。如果你做不到,那我只能让你回去,我可不希望你有任何损伤,到时候我无法向帅增精夫交待。”

    “好咧好咧。”青索儿咯咯的笑了起来,向那两只大狗招了招手:“青狼,黑虎,快过来,给魏……魏侍中赔个礼。”

    那两只凶恶的大狗走了过来,绕着魏霸转着圈,又是舔手,又是摇头摆尾的挨挨擦擦,活脱脱一副宠物狗的样子,哪里还有刚才的半分凶恶,让魏霸大感意外。

    青索儿蹲下身子,抱着两只大狗,得意的说道:“嘻嘻,这是我们部落的神犬,可聪明了,最听我的话。我让它们咬谁,它们就咬谁。”青索儿一边说着,一边故作凶恶的看了魏霸一眼,看得魏霸心里一哆嗦,决定以后还是和这个小蛮子保持距离,免得被这两只畜生给咬了,还没地儿说理去。

    青索儿被关凤、韩珍英拉到一旁说闲话去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场戏一开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散场。魏霸也没时间关心他们,立刻问起了酉溪蛮的情况。毋诸把打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魏霸和相夫互相看了一眼,心情都有些沉重。

    步骘的辖区主要在西陵,也就是宜都郡,而他们此刻已经在武陵郡地界,步骘的大军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恐怕已经不是要救回孙鲁班这么简单。潘濬的前锋已经到达辰阳,步骘很快也会追到,他们即将被近两万的吴军前后夹击,前景不容乐观。

    “侍中,既然没什么机会去抢溆浦的稻子,我看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沿着武陵山向南。吴狗来了,各部落肯定会向山里撤退,我们直接去找他们,岂不是更好?”

    魏霸沉思了半晌,点了点头。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武陵山西麓。武陵山呈东北西南走向,再往东走,就是辰阳,辰阳在武陵山和雪峰山之间。吴军控制了辰阳,就控制了两山之间的咽喉,他要是沿武陵山东麓向南,进入五溪腹地,必然要经过辰阳,与三千吴军面对面。

    他现在总共只有六百多人,要想与三千吴军对阵,基本没什么胜算,还是避开他们,由武陵山西麓向南的比较好。相夫这个建议是个很稳妥的建议,他没有道理不采纳。只是这样一来,他就必须抛弃缴获的三条战船,所有的物资都只能背着走,平均下来,每个人的负重都不小,除了自己的甲胄和一个月的口粮之外,还有一些帐篷之类的物资,全靠人背,可不是易事。

    就在这时,之前派出去的斥候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带来了更坏的消息。潘濬本人已经赶到了沅陵,在沅陵城北的酉江口酉水注入沅水的地方立下大营,和沅陵城夹水而居,其意思很明显,分明是要堵死魏霸前进的道路。

    沅陵是武陵郡东部地势相对平坦的丘陵、平原地带和西部山地之间的分隔点,控制住了沅陵。就护住了武陵最富庶的地区。潘濬的战略意图很明显,他就是要以沅陵为基,稳打稳扎的向五溪腹地推进,打一场持久战,以泰山压顶之势,彻底碾碎五溪蛮的抵抗,把他们逼入绝境,只能向他投降。

    “这个任务真是不容易啊。”魏霸长叹一声。他不再犹豫,立刻把那三艘战船藏了起来,然后背上所有需要的物资。开始山地行军。为了体现公平的精神。没有一个人闲着,就连体质最弱的孙鲁班和潘子瑜都被魏霸强逼着背东西虽然只是象征性的一副甲胄。

    一片普通士卒用的皮甲只有十来斤重,对于男人来说,这点根本不是重量。最强悍的魏家武卒每个人都背着近两百斤的东西。赵家矛兵和酉溪蛮也背着一百多斤的物资。就连关凤、韩珍英和青索儿也背着自己的口粮和甲胄,重量接近七十斤。可是对于从来不干体力活的孙鲁班和潘子瑜来说,这十来斤的东西也足以让她们狼狈不堪。她们空着手走山路都非常吃力。更何况还要负重。

    赵统向魏霸说情,要求免了孙鲁班和潘子瑜的负重,被魏霸严辞拒绝了。魏霸对孙鲁班和潘子瑜说,两个选择:要么背着东西走,要么死。听完了魏霸的话,孙鲁班一言不发,恶狠狠的瞪了魏霸一眼,背起甲胄就走。潘子瑜欲哭无泪,只好紧紧的跟上。

    赵统无奈,没有再向魏霸求情,只是让部下照顾着她们。当魏霸看不到的时候,他会悄悄的拿起孙鲁班和潘子瑜背上的甲胄,放在自己的肩上。孙鲁班坚决不肯,赵统只好先背潘子瑜的,潘子瑜不忍让伤还没好利索的孙鲁班背,又将孙鲁班背上的甲胄拿过来,于是赵统再从潘子瑜背上接过来。

    孙鲁班咬着牙,在山里蹒跚前进,平坦些的地方还能勉强前行,到了陡峭的地方就只能爬。仅仅是半天功夫,她的手指甲就全烂了,全是血泥,惨不忍睹。可是她看向魏霸的眼神却越来越凶狠,似乎随时都能喷出火来。

    中途休息的时候,命令一下,孙鲁班就瘫在了地上,也顾不得地上脏不脏,坐下就起不来了。她眼神呆滞,嘴唇干裂,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每一次呼吸,嗓子里都像是着了火,生疼生疼的。

    潘子瑜拿过一壶水,小心翼翼的说道:“公主,喝口水吧。”

    孙鲁班感激的看看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就着水壶喝了两口。她喝得太急,呛得咳嗽起来,眼泪直流。等她抹去眼泪,看到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魏霸时,顿时板起了脸。

    魏霸不屑的笑了笑:“尊贵的公主殿下,怎么哭了?”

    孙鲁班扭过头。

    “我知道,你不服气。”魏霸拿下肩上的背囊,轻轻的放在地上,然后蹲了下来,戏谑的打量着孙鲁班:“你现在应该知道,没有了你的父亲吴王殿下,你其实和普通的女人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其他女人。对我也好,对鲁王也罢,你只不过是个枷锁,谁娶你谁倒霉。你说,我们至于这么傻吗?”

    孙鲁班沉默不语。她知道魏霸这是回答她在夷渊的问题。

    “枷锁也就罢了,偏偏你还有让人无法忍受的臭脾气。据说周大都督的继承人和你结婚才一年,就被你这臭脾气折磨死了。你说说看,殷鉴在前,会有哪个傻瓜愿意娶你?”魏霸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

    “好啦。”关凤走到他的身后,停了下来,用脚尖踢了踢魏霸的屁股。“和一个女子斗什么气,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唉。”魏霸立刻堆起一脸笑容,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其变脸的速度让孙鲁班和潘子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一脸阳光笑容的男人真是刚才那个尖酸刻薄的恶人吗?他怎么能变脸变得这么快?

    孙鲁班和潘子瑜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不可思议。

    魏霸跟着关凤走到一旁,笑嘻嘻的说道:“姊姊,有什么事这么神秘,要私下里说?”

    关凤瞪了他一眼:“现在不是在家里,你是个领兵的将领,不要这么嬉皮笑脸的好不好?君子不重则不威。”

    “知道了。”魏霸立刻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关姑娘,不知唤某来,有何指教。”

    关凤被他逗得忍俊不禁,抬手打了他一下:“你正经点,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魏霸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笑容,沉声道:“我还不够正经吗?”

    关凤张了张嘴,明智的决定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她瞟了一眼远处的青索子和她那两条大狗:“子玉,我听青索子说,她们善于训犬,这些犬不仅可以用来打猎,也许还可以帮助我们行军作战。”(未完待续……)

    ps: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