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30章 辰水之战(五)

第430章 辰水之战(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山林里突然想起了蛮子们特有的战鼓声,而且不是一处,四面八方都有。片刻之间,原本寂静的山林就变得杀气腾腾。随着战鼓声,蛮子们像狼嚎一般的吼叫声也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接着就看到四周的树木摇动,仿佛有无数条巨蟒在其中游动,破浪前行。

    几个椎发纹身的蛮子冲出树林,挥舞着手里的盾牌和砍刀,向游弋的吴军斥候冲杀过去。他们大多都光着脚板,在山路上奔走如飞,冲到吴军斥候的面前,怪叫一声,挥刀就杀。

    吴军斥候一边反击,一边敲响了报警的铜锣。

    刹那间,铜锣声四起,原本就已经够紧张的吴军更紧张了。周峻汗如雨下,他还没有看清究竟有多少敌人,但是从此起彼伏,互相呼应的战鼓声来看,敌人不下千人。在这样的地形和同等数量——甚至更多——的蛮子作战,他没有任何胜算。

    周峻不假思索,立刻下令撤退。

    俗话说得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周峻手下的这些兵都是他的私兵,跟了他十多年,就没打过像样的硬仗,更谈不上以少胜多的仗。以前都是跟着人走,今天独立行动,又是深入丛林,本来就有些忐忑不安。现在被蛮子包围了,耳边回响着蛮子们兴奋的吼叫声,他们还没接战就已经心慌意乱了。周峻的命令一下,他们立刻拥着周峻掉头就跑,速度之快。让养足了精神,准备装神弄鬼一场的相夫都不知道怎么应对。

    “这就……完了?”

    “应该……是吧。”

    ……

    辰水边。魏霸负手而立,看着辰水上正在调兵遣将,却迟迟没有靠岸再战的周胤,面无表情。他负在身后的手却在不断的搓着手指,手指捏了又放,放了又捏。

    王双已经回来了,脱了战甲,由人帮着处理身上的伤口。他虽然中了几箭。可是有身上的精甲护着,伤得并不重,只是流了不少血,看起来触目惊心。他本人倒不在乎,举起酒壶痛饮了两口酒,一抹胡子,哈哈大笑:“痛快!痛快!”

    土坡下。赵统正在查看将士们的伤亡情况。两次战斗,又被周胤不分敌我的一阵箭阵偷袭,总伤亡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一,近五十人,轻伤的更是超过了一半。赵家矛兵只剩下了十三人,而且个个带伤。关家刀盾手也损失了三十多人。赵统本人的情况更严重,他在酉溪受的旧伤又撕开了,为了救孙鲁班,臀部又挨了一箭,血顺着大腿往下流。染得裤腿通红。

    不过,相对于躺在阵前。总数超过三百的吴军尸体来说,他们的战果是辉煌的,所以不论是受了重伤不能动的,还是受了轻伤的,都笑逐颜开,斗志昂扬,伤得越重,说话声音越大,似乎这样才够豪迈。

    “你们的长矛使得真好。”关家刀盾手冲着赵家矛兵挑起了大拇指。

    “你们的盾阵也厉害,要不是你们,我们刚才可就吃了大亏了。”赵家矛兵投桃报李,也对关家刀盾手赞不绝口。这话虽然有客套的成份,却也是实情。如果不是关家刀盾手加厚的盾牌掩护,刚才那一阵乱箭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大家都是好兄弟,不用这么客气。”双方相视而笑,勾肩搭背的亲热无比。

    “好好休息,互相帮着检查伤口,准备再战。”赵统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闲聊,下令再整战阵。将士们轰然应喏。赵统一路看过去,经过孙鲁班的面前时,他停了一下。

    “公主,伤……处理了吗?”

    靠着土坡,无助的坐在一旁的孙鲁班低下了头,两手紧紧的卡着大腿,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伤在大腿上,虽然没有伤到骨头,可是非常疼,而且流了不少血。这儿全是男人,一个女子也没有,她不知道向谁求救,而那些士卒也没什么心情搭理她,任她一个人坐在一旁。她感受着腿上的伤,看着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总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和他们一样命赴黄泉了。听到赵统关心的问候,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赵统随即也意识到了她的困境,他为难的看看四周,叫来了医匠:“拿点干净的布,撒上药,让公主自己包扎一下。”

    “唉。”医匠正忙得满头大汗,也没心情过问孙鲁班,按照赵统的吩咐,拿了一条布和一份药,塞给孙鲁班就跑了。

    “我……我不会。”孙鲁班拿着布,结结巴巴的说道。她做了几天俘虏,因为有赵统照顾着,她根本无需去照顾伤员,更谈不上换药这种事。就算有事,潘子瑜也帮着她做了。现在要她自己给自己上药,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弄。

    “你不用怕,我看过你的伤,不……重的。”赵统忽然尴尬无比,面红耳赤。孙鲁班随即也意识到了,脸臊得通红。刚才她受伤滚下来,仿佛赵统是掀起她的衣摆看了一下的,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才意识到这有些不对。

    “这个……包起来就行,把……把药撒在上面。”赵统胡乱说了两句,转身就要走。孙鲁班忽然一伸手,拽住了赵统:“赵……赵中郎,一事不……不烦二主,有劳……中郎。”

    赵统目瞪口呆。他慌乱的看看四周,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他又看了一眼孙鲁班,却发现孙鲁班虽然脸红如血,眼神却非常坚定炙热,看得他六神无主。他舔了舔嘴唇,想要挣开,孙鲁班却死死的揪住他不放,一双俏目带着几分霸道的看着他。

    “公主……放手,我帮你就……就是。”赵统无奈,只得低声央求道。孙鲁班一手将药和布递给他,另一只手却拽着他不松开。赵统的手失去了往日的平稳,有些抖,刮擦在孙鲁班的皮肤上,一阵阵酥痒。孙鲁班咬着嘴唇,眨着眼睛,一会儿看看赵统,一会儿又看看伤口。

    赵统好容易帮她包扎好,看看孙鲁班还拽着他的手,低声道:“公主,好了,你可以松手了。”

    孙鲁班松开了手,低下了头,轻声道:“多谢中郎。”

    赵统咧了咧嘴,刚要说什么,上面传来了魏霸的声音:“伯仁,伯仁?”

    “唉,我在这儿,什么事?”赵统赶紧站起身来,大声应道。魏霸循声看来,一眼看到孙鲁班,然后又看到满脸通红的赵统,不禁愣了一下,顺口说道:“你真行啊,这时候还有这闲情逸趣。”

    一句话,赵统被说得无地自容,连忙爬上山坡,急急的问道:“你找我有事?”

    “嗯,你看看,周胤在打什么主意。”魏霸指着水面上的吴军战船,眉头紧锁:“这小子忙了半天了,也没看他再次发起攻击,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赵统看了一眼,突然心动:“子玉,他不会是没兵了吧?”

    “你也这么觉得?”

    “要不然,没有其他的可能啊。要么战,要么撤,这不战不撤,我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道理。”

    魏霸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他也是猜到了这个可能,只是有些不太确定,所以要和赵统商量一下。既然赵统也这么说,他的把握就多了几分。

    他不得不如此慎重,因为接下来的计划一旦展开,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魏霸咬了咬牙,下了决心。“子全,你的伤碍事吗?”

    “这点皮肉伤,能有什么事。”王双一跃而起,拍着胸肌发达的胸口,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好,穿上战袍、战甲,和我走一趟。”

    “好咧。”王双兴奋的应了一声,立刻让人帮他穿甲。

    “伯仁,这儿交给你,小心戒备着,一旦有意外发生,好接应我。”

    “你放心吧。”赵统慨然应道。

    魏霸挥了挥手,披挂整齐的王双在前,敦武在后,二十名武卒分在四周,各举刀盾,护卫着魏霸下了坡。魏霸在坡下站定,看看还缩着脖子,耷拉着脑袋的孙鲁班,咳嗽了一声:“公主,伤势如何?”

    孙鲁班一时有些意外,从她认识魏霸到现在,魏霸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现在突然关心她的伤势,真是难得的情景。

    “不……不碍事了。”

    “既然不碍事,那就和我走一趟吧。”魏霸指了指,一个武卒走了上来,伸手把孙鲁班拉了起来。孙鲁班不明所以,忍着痛,慢慢的跟了上去。魏霸回头冲着坡上的赵统比划了个手势,赵统重重的点了点头,走到鼓手旁,接过战鼓,用力敲响。

    “咚,咚,咚……”战鼓声再次响起。

    正在拖延时间的周胤听到战鼓声,不由得一惊。他站起身,走到船舷边,看着向水边走来的魏霸,一眼看到了其中的孙鲁班,不由得皱了皱眉。孙鲁班没被那一阵乱箭射死,对他来说却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他叹了一口气,冲着那些已经集结完毕多时的四百将士摆了摆手:“我们迎上去,看看他又在耍什么诡计。如果有机会,就抢回公主。”

    “喏。”严阵以待的将士们轰然应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250票,第七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