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35章 刮骨疗毒

第435章 刮骨疗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两人商量已定,这才回到舱里,面对满脸希冀的寒如和锦索儿,关凤说,侍中有神术,能救你们的阿爹,不过这个神术很耗精神,根据你爹的这个伤势,至少需要耗费侍中一年的寿命才有可能治好他,而且也不能保证,所以侍中有些犹豫。不过,我帮你们求了情,侍中已经答应了,你们就去做准备吧。

    听了这话,寒如和锦索儿大喜过望,连连叩头,额头险些把船板磕破了。他们先向关凤致了谢,又向魏霸致谢,保证只要救活他们的阿爹,以后辰溪部落一定惟命是从。

    事情到了这一步,魏霸也只好慷慨激昂,拍着胸脯表示一定全力以赴。寒如和锦索儿喜极而泣,立刻去准备关凤指定的各项东西。

    在准备治伤的时候,魏霸清点了战利品。两千多吴军,被杀死四百多人,被俘两百多,最大的战果却是战船,特别是那些辎重船,因为装了太多的东西,速度太慢,几乎都没跑掉,全成了魏霸的战利品。上面不仅有周胤等人从辰溪部落抢来的东西,还有一些军粮,可谓是意外收获。至于大大小小五十多艘船,那更是一笔意想不到的战利品。

    不管是完整的还是已经破损的,吴军所有的战甲都被扒了下来。对于接下来要和吴军打持久战的魏霸来说,这些都是宝贵的战略物资,必须牢牢的抓在手里。被俘的吴军为了能活命,大多愿意投降。也被魏霸老实不客气的收编了。他们有不少人原本就是被征召的蛮子,对吴国也没什么忠诚可讲。只要有人愿意管他们吃饭,换个主人也没什么区别。

    魏霸带着这些船和俘虏直夺锦湾,没费多少力气,就救出了被关押在锦湾里的辰溪部落老弱妇孺,再次俘虏了一百多吴军。辰溪部落虽然被吴军破坏得面目全非,毕竟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这些蛮子劫后余生,当然对魏霸感激涕零。

    寒如很快备齐了关凤所要的东西。把单程抬到一个空屋里,四周用黑色的布围起来,又派人看守,以免有人打扰,这才恳请魏霸作法。魏霸按照关凤的指点,装模作样的表演一番,然后和关凤一起进了房。剩下来的事就全是关凤的了。他在一旁搭把手就行。

    关凤关上门,拉上四周的布幔,就着四枝火把的亮光,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琉璃瓶,从里面倒出一些药粉,倒在准备好的酒好。将酒摇匀,然后递给魏霸:“给他灌下去。”

    魏霸一手接过酒碗,一手扶起人事不醒的单程,撬开他的嘴,将大半碗酒灌了下去。然后抱着腿,挨着关凤坐下。用肩膀挤了挤她:“这就是那麻沸散?”

    “嗯。”关凤点了点头。

    “哪来的?”

    “从华大师的弟子李当之那里求来的。”关凤将下巴搁在膝盖上,语气有些飘忽,仿佛又想起了什么。“当年父亲不肯用,如果用了再刮骨,也不至于伤口久久不能痊合。没曾想,今天却便宜了你,这大概也是天意吧。”

    魏霸嘿嘿笑了一声,把目光转向单程。喝下药酒后,单程的呻吟声慢慢的弱了,气息变得平稳了些。他想了想:“如果这是天意,也是关侯在天之灵不愿意看到关家如此沦落。至于我,不过是个因缘罢了。”

    关凤一愣,嗔道:“你胡说什么,我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可没想和你有什么姻缘。我比你大好几岁,又是个不祥之人,不会这么不知进退的。”

    魏霸诧异的看着关凤,好半天才明白关凤误会了。关凤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脸色一黯,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魏霸揉揉鼻子,轻声笑道:“姊姊,你怎么是不祥之人呢,你是我的福将啊。你看这一次,如果不是你奇袭成功,我说不定就被周胤给宰了。如果不是你带的麻沸散,这些蛮子也不可能对我信服得五体投地。这些都是你的功劳,我可全记在心里呢。”

    关凤闷声闷气的说道:“你不要这么说,我只是想多立一些功,多为关家争一些好处罢了。”

    魏霸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知道,你是在利用我,我也是在利用你们。不过话又说回来,互相利用不代表就唯利是图,不能有真正的情谊。你看我和媛容,我们还是敌人呢,不一样做了夫妻?”

    “你胡说什么呢。”关凤红了脸,嗔道:“你怎么能拿媛容来比我?”

    “为什么不可以?你们都是女人嘛。”

    “她正当年少,我比她大……大好多。”关凤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那你究竟有多大呢?”魏霸转过脸,戏谑的看着关凤。关凤却没明白这个意思,低着头,有些感伤的说道:“我比她大六岁,比你大五岁,还不够大吗?”

    “且,这算什么。姊姊,我听人说,你这个年龄才是最好的年龄。如果是比作花儿的话,你就是六月的荷花,正是怒放的时候。媛容嘛,还是含苞待放,没全长开呢。”

    “胡说,你……”关凤正待要说,忽然觉得自己和魏霸说这些似乎不太合适,顿时语噎,她一时有些慌乱,连忙起身道:“药效差不多了,我该给他刮骨了。”

    魏霸伸手拽住她,把她拉了回来,关凤一时立足不稳,全在魏霸怀中,顿时慌了,挣扎着要起来。魏霸却搂着她的腰不放,凑在她耳边坏笑道:“姊姊,那些蛮子都以为我们在里面做法,你要是喊出来,那可就不像了。”

    “那你还不放开?”关凤伸手掐着魏霸的脖子,作势欲捏。魏霸却无动于衷。这些天和关凤朝夕相处,他能看不出关凤的心思?刚才关凤不经意间又露出了破绽。他如果不抓住机会,那才叫没天理呢。

    “我问姊姊一句话,姊姊回答了我,我便松开。”

    “你……”关凤被魏霸搂在怀中,两人的眼睛相隔不到半尺,呼吸相闻,早就羞得六神无主。她的手虽然搭在魏霸的脖子上,却不可能真的捏下去。她勉强转过头:“你快说。说完赶紧松开我。”

    “姊姊,你真的打算这样过一辈子?”

    “我?”关凤怔了片刻,眼神游移,无力的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知道了。”魏霸松开了一只手,轻轻的拨过关凤红得发烫的脸,低下头。轻轻一吻。两唇一触即分,关凤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立刻变得僵硬,两只眼睛瞪得溜圆,看着近在咫尺的魏霸。魏霸也不管她,从她手里取过短刀。走到病床前,低下头,打量着只比死人多一口气的单程。

    在他身后,关凤胀红了脸,屏住了呼吸。握紧了双拳,绷紧了身体。恼怒的瞪着他,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子,随时都可能扑上去,可是她一直没有行动,只是那么坐着,直到身体慢慢变得松软,缓缓闭上了眼睛,松开了双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双手抱着身体,低下了头。

    魏霸专心致志的处理着单程的伤口,刀尖在骨头上轻轻的刮着,沙沙作响。单程呼吸平稳,一动不动,仿佛睡熟了一般,一点反应也没有。魏霸处理完毕,这才回头看了一眼关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走到她的身边坐下,用一块布擦着手上的血污。

    “姊姊,我中毒了。”

    还沉迷在第一次亲吻后迷茫中的关凤吓了一跳,连忙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紧张的看着魏霸,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中了什么毒,在哪里,快让我看看。”

    “在这里。”魏霸把关凤的手拉过来,放在心口。“我中了情毒,从见到姊姊的第一眼,就中了毒,刚刚毒发了。”

    关凤羞不自胜,咄了魏霸一口,这才想起来要给单程刮骨疗毒,不由得低叫一声:“唉呀,看你胡闹,险些忘了正事。”

    魏霸扑哧笑了一声:“姊姊,我已经处理完了,可以叫医匠进来缝合伤口了。”

    “你……也会?”

    魏霸笑了笑:“你也不是医匠,你能行,我为什么不能行。这种见血的事,我想还是男人比较擅长一些,你说是不是?”

    “德性。”关凤瞥了他一眼,眼媚如波,湿润的嘴唇在火光下闪着诱人的光。魏霸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关凤更加不好意思,推了他一把:“好啦,叫医匠和他们的巫师进来吧。”

    “那我的毒怎么办?”魏霸眨眨眼睛,可怜兮兮的说道。

    关凤瞪了他一眼,扑哧一笑:“等我回去把这法子告诉媛容,让她慢慢给你刮。”

    “别介,谁种的因,谁就得负责果。”魏霸拉着关凤向外走去,“还是请姊姊费心,帮我解毒吧。”

    “你休想,我要让你中毒中一辈子。你刚才对我无礼,我还没找你算帐呢。”关凤捏了一下魏霸的手,大步出了门,对正在远处焦急等候的寒如等人说道:“好了,已经做完法了,你们可以进去看看,却不要打扰精夫休息。锦索儿,多准备一些补品,精夫需要好好将养身体。另外,再准备一些给侍中,他做法伤神,也需要多多静养。”

    寒如和锦索儿一听,大喜过望,也顾不得去看关凤有什么情况,冲到单程的身边,见单程的肩头虽然有一个大得吓人的伤口,神色却很安然,气息也算平稳,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跪在魏霸面前,连声致谢。

    青索儿却注意到了关凤的脸色,她关切的说道:“姊姊,你也受累了,看你的脸,这么红。”

    “是吗?”关凤心虚的捂着脸,吱吱唔唔的敷衍了两句,落荒而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ps:第一更,求月票!

    起点新推出一个“圆作者梦”活动,就在主页面上,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点一下,也许老庄真有机会凑齐3000个名额出版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