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40章 左右逢源

第440章 左右逢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蛮子们大声应喏,冲了上去,将徐原和甲士们团团围住,就要乱刀砍杀,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的楠狐突然醒悟过来,大叫一声,制止了正准备大开杀戒的蛮子们。

    飞狐大为不解:“阿楠,这是何是?神犬攻击他们,他们就是敌人,杀了他们好祭天啊。”

    楠狐抬手扶着额头,面露痛苦之色:“阿爹,他们是使者,杀使者不吉祥,还是放了他们吧  。”

    飞狐眼珠一转,厉声喝道:“那好,把他们赶出去,不准再回来。”

    徐原惊魂未定,怨恨的看了魏霸一眼,转身就走。楠狐附在飞狐的耳边说了几句,飞狐看看她,虽然眼神有些诧异,却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叫过一个中年人,交待了几句,那中年人连连点头,匆匆追了出去。

    魏霸一直冷眼旁观,飞狐盛怒之下居然没有杀了徐原,这让他很意外。不过他没有任何表示,他如果急着要杀徐原,反容易引起飞狐的警觉。这对父子都是蛮子中少有的精明人,不能不小心应付。越是聪明的人越是自负,如果发现自己被人骗了,会有极强的逆反心理,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谨慎是第一位的。宁可无功,不可有过。就像在诸葛亮手下做事一样,小心谨慎的活得最长。

    赶走了吴人,飞狐随即换上了一脸热情的笑容,把魏霸请上座,又让人请来了寒如、锦索儿等人。寒如等人见飞狐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大,不禁有些诧异。锦索儿虽然估计到魏霸让她做的事可能起到了作用。却没想到作用会是如此之大。真正明白的只有敦武,只是敦武永远板着一张酷酷的脸,才不会露出一点破绽。

    对于寒如等人来说,魏霸简直有偷天换日之能,昨天在非常不利的情况下稳住了局面,今天又来了一个更大的惊醒,彻底打败了吴人,成功的把飞狐争取回来,手段之高明,让人叹为观止。

    飞狐热情的设宴款待魏霸一行。昨天他虽然收了礼物。却没有真把魏霸当客人,没有把他关起来已经算是客气。今天情况不同了,自然要补上所缺的礼节。

    在席间,魏霸再次表达了自己要联合五溪蛮。抵抗吴人的侵略。确保五溪部落安全的意愿。他建议楠溪部落和辰溪部落一起把老弱撤到三山谷。留出一部分精壮进行作战。

    飞狐听了,不置可否,楠狐笑着举起酒杯。快步走到魏霸面前。“魏大人,请满饮此杯。”

    魏霸举杯还礼,一饮而尽。楠狐浅浅的呷了一口,笑靥如花,可是眼神中却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嘲讽。她用锦帕擦了擦嘴角,含笑说道:“大人,我阿爹可能还有一些疑虑,暂时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不过你放心,我会劝我阿爹的,就算不和大人并肩作战,也不会和大人为敌。不管怎么说……”她转脸看向锦索儿:“我们都是槃瓠老祖的子孙,不能同类相残,姊姊,你说是吧?”

    锦索儿沉下了脸,到了这个时候,楠溪部落还推三阻四的,让她非常不高兴。她正要反唇相讥,魏霸用眼神制止了她,笑道:“那当然是再好不过。既然你们还要考虑一段时间,那我就不多耽搁了。”

    “不知大人要去哪里,沅溪还是辰溪?”

    魏霸眉头一挑,笑道:“也许我要去雄溪呢。”

    楠狐摇了摇头:“我劝大人不要去。”

    “哦,为何?”

    “大人身边的人太少了,恐怕解决不了雄溪的事。”楠狐笑得眯起了眼睛,嘴角挑起,看起来非常妩媚,可是她的眼神却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总让人感受到一种冷漠和傲气。

    “雄溪会有事吗?”魏霸不紧不慢的说道:“相夫精夫已经赶回去了,他和我并肩作战,一路从西陵杀出来,是真正的性命之交。如果雄溪有事,就算有再大的困难,我也是要赶过去,略尽绵薄之力的。”

    楠狐微微点头:“大人的一片心意,我非常感动。不过,有时候只有心意是不够的,还要有实力。雄溪离此千里,又都是险峻的山路,大军行动不便。等大人赶到那里,能做的大概也只有替相夫阿伯收尸了。”

    魏霸心中一惊。楠狐说得这么有把握,看来这事情不会小,相夫已经出发七八天了,如果现在追上去,只怕也未必追得上。况且正如楠狐所说,路途遥远,转输不便,大军行动起来更慢,等到了那里,只能替相夫收尸了。

    “姑娘过虑了吧,什么事能如此紧要?再说了,相夫是雄溪的精夫,还有他解决不了的事?”

    “不错,相夫阿伯曾经是雄溪部落的精夫,只不过他流落西陵多年,雄溪部落早就有了新的精夫。他的荣光早就被大江的风吹散了,现在的雄溪已经不是他的天下,而且我还听说,雄溪和吴人走得可比我们更近,这些年,雄溪部落雄居五溪部落之首,这后面离不开吴人的帮助。”

    魏霸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楠狐说半句藏半句,一直不肯坦诚以待,能说这么多已经是不容易,再追问,只会被她小看。他微微一笑:“那就多谢姑娘提醒了,等我解决了雄溪的事回来,一定再来向姑娘致谢。”

    楠狐眼神一闪:“大人如此自信?”

    魏霸轻轻的点了点头:“我本来也没什么信心,不过既然姑娘说是吴人在背后生事,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吴人嘛,哈哈哈,我相信他们短时间内还不会有第二个人超过陆将军的。”

    魏霸打了个哈哈,不再提这个话题,举起酒杯,向飞狐敬酒。

    就在他们喝酒的时候。徐原在山路上艰难的跋涉着,神情狼狈。他到现在为止也没搞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那两条大狗怎么突然就发了狂,一看见他咬,原本进行得很顺利的任务,随着魏霸的到来,突然就变了样,回去之后怎么向吕岱交待?

    甲士们也很狼狈,他们扶着那个被逐电咬伤,又被蛮子们砍了几刀的甲士匆匆赶路。莫名其妙的失败让他们非常沮丧。输了并不可怕,可怕是根本不知道是怎么输的。

    这时。后面传来了呼喊声。一个甲士回头一看,认出了是飞狐身边的那个亲信陈敢,连忙叫住了徐原。徐原停住了脚步,等那个蛮子赶到跟前。没好气的说道:“还有什么事?”

    陈敢赶到徐原面前。一面喘着气。一面连连拱手。“我家精夫也是迫不得已,先生应该知道,我们五溪部落是槃瓠的子孙。神犬的意志就是代表上天的意志,神犬选择了魏霸,放弃了先生,我们也没有办法。与吕将军作对,实在不是我们的本意,还请先生能向吕将军转达我们的难处。”

    徐原明白了,不禁嗤之以鼻。飞狐这算盘打得够精的,既不想得罪天意,又不想和吴军作战,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你们把部落的前途寄托在两条狗的身上,这也未免太草率了。你们的意思,我会向将军转达,不过,如果你们坚持和魏霸站在一起,到时候刀兵一起,恐怕难免有所误伤。飞狐精夫是聪明人,我希望他尽快能认清形势,不要一误再误。”徐原说完,拱拱手,扬长而去,把陈敢晾在路边。

    看着徐原等人的背影,陈敢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头向寨子走去。

    寨子里,酒宴一直持续到下午,这才尽欢而散,魏霸留下礼物,告辞而去。在席上喝得醉醺醺的飞狐被楠狐扶到了后寨,一进了门,飞狐就立刻恢复了清明,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楠狐道:“阿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楠狐狡黠的一笑:“阿爹,吴人也好,汉人也罢,都不是好惹的。在情况未明之前,我们不能轻易的做出决定。说几句软话,又不会损失什么,你说是不是?”

    飞狐眉头微皱:“可是我看我们的举动,大概逃不过魏霸的眼睛。我担心他会因此对我生恨。”

    “就算是吧,可是在他解决雄溪的麻烦之前,他是没时间抽出手来对付我们的。”楠狐胸有成竹的说道:“如果他能解决雄溪的麻烦虽然这个可能性非常小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到时候再向他示好也不迟。如今五溪部落中,我们楠溪虽说不是最强,却也不可或缺,魏霸不会不顾大局的。”

    楠狐伸了个懒腰,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我还真想有机会问问他,那将军和郎君究竟说的是谁呢。”

    “什么将军和郎君?”飞狐一头雾水,看着精神不佳的楠狐:“阿楠,你昨天没睡好?”

    “嗯,昨天看书看得太迟了。”楠狐敷衍了两句,把飞狐推了出去。“好啦,阿爹,事情暂时解决了,你让我清静清静,我要补个觉。”

    飞狐无奈,一边出门一边嘀咕道:“人家是春困,你倒好,秋天犯困。大白天的睡觉,也不怕人笑话。唉,这要是传出去,我哪天才能招个女婿上门啊。”

    “阿爹,你说什么呐?”楠狐娇嗔的跺跺脚:“你再说我,我以后不帮你啦。”

    飞狐缩缩脖子,快步离开。

    楠狐重新眯起了眼睛,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她抠着嘴角,呐呐的说道:“这究竟是说的什么嘛,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真是气人呢。这个鬼汉子,就会故作玄虚,着实可恨。”(未完待续……)

    ps:从现在开始,九月已经成为过去,金秋十月款款而来,七天节日,依然是月票双倍。九月份,老庄没能赶上去,做了个旁观者,这个月,老庄希望能有所进步。

    求保底月票!

    ps:今天老庄要回老家,所以白天看不到月票数,只能预定三更,晚上如果有空,会上来看,老规矩,保底两更,有50月票加一更。这个月是历史月,老庄注定是不能按部就班了,从现在开始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