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44章 用脑袋杀人

第444章 用脑袋杀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等人在山里转了两天,体力疲惫到了极点,可是顺利的找到了沅溪部落的后山秘道,成功的见到了沅溪部落的人,精神非常振奋,谁也不觉得累。(百度搜)锦索儿和沙拉曼亲热的说着话,在最危急的事情看到朋友来援,沙拉曼非常激动,泪珠儿扑簌簌的往下掉。

    “好啦好啦,现在我们来了,你不用担心了。”锦索儿年纪虽然小一些,却更加沉着,她抚着沙拉曼的肩膀,柔声劝道:“我们一定帮你打退吴人,你就放心好了。”

    沙拉曼看看锦索儿身后的蛮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担心的说道:“可是……可是你们才这么几个人,吴人却是多得一眼看不到边。”

    “我是不行,可是魏大人行啊。”锦索儿嘻嘻的笑道:“你是不知道魏大人在凤凰谷外的那一战,把吴狗打得落花流水。当时他只有一百多人,却把两千多吴军杀得落花流水……”

    魏霸以前的战绩,蛮人们知之不详,可是辰水旁的那一战却是很多蛮子亲眼看见,他们没有看到全过程,却看到了最后周胤落荒而逃的情景,在他们看来,两千多吴军都是被魏霸这一百多人打败的,就算打个折扣,至少也有一千多人。沅溪部落被吴军打得全军覆没,而吴军又被魏霸打得抱头鼠窜,双方的战斗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锦索儿本能的也要夸大一下魏霸的战绩,要不然沅溪部落岂不是输得太丢人了。

    大王沙摩柯的在天之灵引导,以一敌十的神奇战绩,魏霸在不知不觉中和那个神犬侍奉的将军伟岸的身影开始重合。在这样的情绪引导下,黑沙这个几乎和王双一样高大的蛮子也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放低了音量。向魏霸一五一十的汇报寨子外面吴军的动向。

    沅溪部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吕凯、朱褒派人到部落里来,软硬兼施,威逼利诱,要黑沙交出槃瓠令,并且和他们合作。他们许诺,事成之后,由黑沙做新一任的蛮王。可是黑沙根本没有槃瓠令,他又哪里交得出来。为此,吕凯非常不高兴。勒令黑沙十天之内交出槃瓠令,否则就荡平沅溪部落。

    黑沙等人为此愁肠百结,寨子里还有五百多勇士,可是这五百多人大多是刚成年的少年,他们都是夷陵一战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根本没什么真正的战场经验,虽然勇气可嘉,可是在经历过夷陵之战的黑沙看来,他们和吴军之间还有着不少差距。如果开战,这些人根本不是吴军的对手。

    “吴人认为槃瓠令在你们手里?”魏霸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夷陵之战,大王战死沙场。可是我还有几十个人回到了寨子里,他们不知道槃瓠令已经失踪了,以为被我带了回来。”黑沙叹了口气:“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这块槃瓠令。却一点儿音讯也没有,要不然我早就做了新的蛮王了。没想到今天能重新见到,这才知道原来在你们手里。”

    魏霸看着黑沙那张有些遗憾的脸,眉毛一挑:“黑沙。有了这块槃瓠令,就能做蛮王?”

    黑沙瞟了他一眼:“当然不是。只有我们蛮人才能做蛮王。”

    魏霸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他知道黑沙误会了,以为他想把槃瓠令据为己有,自己做蛮王。这是标准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子志在天下,岂会甘心做什么蛮王。黑沙此刻的心理就像是乡下村姑以为皇后娘娘一大早起来,先要弄两个蜜枣吃吃一样。

    “在沙摩柯大王之前,蛮王是哪个部落的?”

    “雄溪部落。”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相夫没能做大王,却让沙摩柯做了大王?”魏霸和风细雨的问道。黑沙是沅溪部落的精夫,如果不把他制服了,这接下来的事没法做。他和相夫相处多时,经过酉水之战,相夫对他很佩服,讲了很多蛮人部落以前的故事给他听,和马良笔记里的互相印证,魏霸现在对五溪蛮的历史不比任何一个蛮人差多少。他很清楚,蛮人以强者为王,不存在继承这种事,相夫当年为了蛮王之位曾经和沙摩柯斗智斗勇,几次败北,这才心甘情愿的交出槃瓠令,听从沙摩柯的指挥。黑沙以为有了槃瓠令就能做蛮王,未必也太天真了。

    “因为沙摩柯大王勇猛无敌,相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仅仅是因为沙摩柯大王的勇猛吗?”魏霸摇了摇头:“黑沙,你想想看,如果不是沅溪部落有实力,就凭沙摩柯大王一个人,能打败所有人吗?如果不是沙摩柯大王能服众,相夫能听他的命令吗?”

    黑沙沉默不语。

    “黑沙,你有成为大王的潜质,可是沅溪部落现在却不具备让你称王的实力。你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大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魏霸顿了顿,又道:“当然了,你才三十多岁,还有很多时间。”

    “如果不是夷陵之战,我们沅溪部落又怎么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黑沙嘟嘟囔囔的抱怨道。

    “夷陵之战,你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一点,我们大汉的皇帝陛下没有忘记,我们的丞相也没有忘记,所以他们派我来帮助你们。”魏霸一字一句的说道:“黑沙,我可以帮你成为新的蛮王,只要你愿意和我合作。”

    黑沙抬起头,半信半疑。“和大人合作,就能打败三千吴人?”

    魏霸笑了起来:“黑沙,你读过我们汉人的书吗?”

    黑沙面色一沉:“大人,我没读过书,不过我也不觉得读书和打仗有什么关系,笔能杀人,还是书能杀人?你们汉人就是迷信书,要不然夷陵一战也不会输得那么惨。”

    魏霸不动声色:“书和笔都不能杀人,却能使人知道怎么才能杀人。”

    黑沙哼了一声,嗤之以鼻。把头扭了过去。

    “黑沙,你什么杀人?”

    “我用一双拳头。”黑沙示威的握紧了拳头,亮出鼓鼓的肱二头肌。

    魏霸淡淡的问道:“用脑袋杀人吗?”

    “脑袋怎么杀人?”黑沙气极而笑,反唇相讥:“莫非大人的脑袋会杀人?”

    “那当然,我的脑袋里全是杀人的办法。”魏霸二话不说,挥起手掌向黑沙的脖子斩去。黑沙下意识的举臂招架,不料魏霸这一招根本就是虚招,他手掌突然一滞,黑沙架了个空。没等他反应过来,魏霸的手掌绕了个圈,干净利索的斩在黑沙的颈部。黑沙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地上。

    蛮子们大惊失色,七嘴八舌的大叫着。拔出砍刀围了过来。沙拉曼也吓得花容失色,刚要站起来,却被锦索儿拉住了。“姊姊,你放心好了,大人虽然善战,杀人如麻,但那只是对敌人。对自己人,他是不会随意杀人的。”

    “那他……”沙拉曼指着卧倒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不动的黑沙,眼泪又滚了出来。

    “大人那是教他呢。”锦索儿心里也没底,不过她现在对魏霸也有些盲目信任。她觉得魏霸千辛万苦的来救沅溪部落。不会不分青红皂白,举手就杀人。

    沙拉曼看看锦索儿,见她一脸的郑重,这才举手叫住了要冲上去为黑沙报仇的蛮兵。过了片刻。黑沙呻吟了一声,捂着脖子。慢慢的坐了起来。等他看清眼前的魏霸,顿时吃了一惊,本能的竖起手臂护住自己的脖子。魏霸二话不说,突然向前迈了一步,一个勾拳,猛击在黑沙的下巴上。

    黑沙还没反应过来就腾空而起,“扑通”一声巨响,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下摔得真够狠的,连整个地面都震动了一下,响声在山洞里萦绕了许久才慢慢消失。

    黑沙摔得头晕眼花,半天没回过神来。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的坐起来,双手撑地,用力的摇了摇还有些眩晕的脑袋。等他看清眼前的魏霸,顿时勃然大怒,低吼一声,一跃而起,扑了过来。

    坐在大石上的魏霸冷笑一声,突然向前冲出一步,和身撞入黑沙的怀中,伸手托起黑沙的下巴,轻轻用力一送,黑沙就倒飞而起,摔入水潭中,溅地冲天的水花。蛮子们吓坏了,就连两条大狗也吓坏了,汪汪直叫,闷雷似的声音在并不宽敞的山洞里回响,震得人耳膜生疼。

    转眼之间,黑沙被魏霸击倒三次,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他手忙脚乱的从水潭里爬了出来,一边吐着水,一边怒吼道:“你干什么?想打架么?”

    魏霸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在告诉你,脑袋虽然不能杀人,可是却比能杀人的拳脚更重要。你如果认清不到这一点,我想你这一辈子也做不了蛮王。”

    黑沙站在水里,潭水从他强健的肌肤上流下来,他愣愣的想了片刻,突然跪倒在地:“请大人教我。”

    魏霸松了一口气:“你要我教你什么?”

    黑沙双手抱拳,举过头顶,大声说道:“请大人教我用脑袋杀人的办法,当然……”他咽了口唾沫,“还有刚才大人打败我的拳法。”

    魏霸愕然,半晌才忍不住笑道:“你还真够贪心的啊。”

    黑沙憨憨的笑了起来,在水中连连叩着,整个水潭都被他搞得水波荡漾。

    魏霸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四周的蛮兵,目光最后落在跪在水中,一脸希冀的黑沙脸上,咳嗽了一声,这才缓缓说道:“那好,我现在就先教你孟子的一句话: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ps:从乡下回来了,一看月票榜,老庄真是一身冷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受打击啊。这大过节的,一心赶回来码字,可是动力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