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52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第452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身穿全套铁甲,手持长柄战刀的王双和黑沙很威风,可是被他们扛在肩头的魏霸更威风。魏霸自己身材本来就高,又坐在两个大个子的肩膀上,更显然高大无比。在无数火光的照耀下,一身精甲闪闪发光,更是威风凛凛,如天神下凡,与蛮子们众口一辞的欢呼非常应景。

    魏霸被王双和黑沙扛着绕场一周,两千多沅溪部落的老少站在四周,连树顶上、山腰上都是人,他们举着手臂,欢呼着意外的胜利和神将的降临。沙拉曼母女首先走上前去,亲吻魏霸的靴尖,这下了引发了更强烈的情绪,沅溪蛮的老老少少都拥了过来,争着去拥抱魏霸,亲近这位从天上来的神将。

    革命群众太热情,魏霸这个神将险些被他们拽下去,摔个狗啃屎。面对自己苦心造出来的舆论,魏霸心里既有高兴也有紧张,生怕这些狂热的蛮子一时激动过头,把他打落尘埃,连忙示意王双往回走。

    回到寨墙上,魏霸举起手臂,蛮子们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嘎然而止。

    “勇士们,父老们,我们刚刚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吴狗,用他们的鲜血洗涮了他们强加给我们的耻辱,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让我们再一次为勇士们的无畏欢呼吧。”

    魏霸将黑沙拉了过来,示意他除下面甲。黑沙心领神会,掀起绘有狗头的面甲,握紧了手中的长柄战刀,挺起了胸脯。此时此刻,他就是无畏勇士的代表,宛若沙摩柯再世。魏霸要以天降神将的身份为他造势,他当然求之不得。

    看到黑沙,沅溪部落的那些年长的部众仿佛又看到了沙摩柯的英姿。不禁热泪盈眶,他们再次欢呼起来,既是为了胜利,也是为了黑沙。

    “勇士们,父老们,你们看,这是什么?”魏霸高高的举起槃瓠令,向四周的部众们展示。

    槃瓠令是蛮族至尊之物,普通人根本没机会看到。他们看着魏霸手中的那块牌子,一时面面相觑。魏霸等他们安静下来,这才扬声道:“这就是槃瓠老祖传承千年的槃瓠令,只有能够统率所有蛮族部落的人才配拥有他。沅溪部落的沙摩柯大王曾经以自己的神勇和公正成为块槃瓠令的主人,他为大汉战死沙场。为这块槃瓠令增添了无上荣光。今天,他又指引我们击败了吴狗,让我们向他的在天之灵致以最真挚的感谢!”

    “大王!大王!大王!”黑沙第一个振臂高呼,沙拉曼泣不成声,走到丈夫身边,举起了手,掩面而泣。沅溪部众们想起沙摩柯。顿时哭声一片,他们含泪高呼,有的人甚至跪了下来,向沙摩柯的在天之灵表示自己的敬意。

    魏霸趁势宣布。为了表示对沙摩柯忠心的嘉奖,我将呈请大汉皇帝陛下,追封沙摩柯,并厚待他的遗孀和女儿。同时。为了表示对沅溪部落的恩赐,大汉皇帝陛下派他来和黑沙并肩作战。并给予更多的支持,要让沅溪部落再次成为雄冠五溪的大部落。

    在几番鼓动之后,沅溪部落们的热血再次燃烧起来,欢呼声几乎能让帝女峰点头,让帝女湖生波。

    在所有人都激动无比的时候,魏霸收起了笑容,提出了一个问题。

    “勇士们,吴狗虽然被我们打败了,可是他们抢走了我们辛苦一年的劳动成果,没有这些粮食,我们怎么渡过冬天?勇士们,你们忍心看着自己的父母妻儿忍冻挨饿吗?你们愿意看着敌人带着我们的收成离开吗?”

    “不愿意!”正被此起彼伏的欢呼刺激得热血沸腾的战士们不假思索的发出怒吼。

    “现在,我要追上去,夺回原本就属于我们的粮食,杀死更多的吴狗,有没有人愿意与我同行?”

    这一句话,立刻点燃了沅溪部落战士们的激情,他们跺足欢呼,纷纷请战。黑沙吓了一跳:“大人,追击?”

    “你有疑问?”魏霸面不改色的问道。

    “没有疑问。”黑沙连忙说道:“我只是有些担心,战了一天,将士们体力不支,我怕……”

    “我们战了一天,吴狗也战了一天,我们累,难道他们就不累?更何况我们胜,他们败,你看看我们的士气,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黑沙看看那些士气高昂的部落,咽了口唾沫,没有再说话。他和这些年轻的部众不一样,他经历过夷陵大战,知道战场的凶险,胜负是随时可以逆转的。据寨而守是一回事,追击又是一回事。吴军虽然败了,可是实力依然不可小视。万一失手,不仅已经获得的战果将付之东流,沅溪部落的实力将受到重大打击,重新崛起的希望更加渺茫。

    可是魏霸很有信心,他也不好反对,只能保持沉默。

    魏霸能理解黑沙的担心。事实上,他也有这样的担心,但是他不得不冒险。吴军虽然败了,看起来战利品非常可观,但是最重要的粮食却被吴军带走了。沅溪部落被困在寨子里十来天,吴军可没有闲着,他们把蛮子种在各处的稻子全部收割了。没有粮食,沅溪部落是无法度过冬天的,就算成都愿意救济,那也需要较长的时间转运。

    在这种情况下,魏霸只能冒险出击。当然这也不是乱来。吴军大败,此刻士气低落,蛮子们士气却非常高涨,再加上蛮子们换装之后,实力有所增长,又是在蛮子们熟悉的地盘上进行奔袭,成功的机率还有不小的。

    退一万步讲,追出去并不一定就要发生战斗,如果没有合适的机会,那就小战一场便是了,谅吴军也没这胆量,敢追上岸来和蛮子们进行山地战。

    魏霸主意已决,立刻下令精选出来的亲卫营换装,穿上刚刚从吴军身上扒下来的甲胄,带上吴军的战刀和武器,特别是吴军的弓弩,这些是蛮子们最开心的收获。蛮子们忙时务农,闲时打猎,个个有一手不错的箭术,只是限于技术水平,没有上好的弓弩可用,大大限制了作战能力。现在统一换上吴军的制式弓弩,如虎添翼,实力大增,也为追击提供了一定的保证。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有足够的号召力,可以带着这些人赴汤蹈火,死不旋踵。有了这些条件,如果还只是满足于既有的成果,那就是贻误战机。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见机而作,尽可能的将战果扩大化,正是兵法用奇的最高境界,共和国名将粟裕就是这方面的高手,要不然也不能创造七战七捷的神话。

    看着近两百换上吴军制式甲胄,更显得威武雄壮的部众,黑沙也平添了几分信心。锦索儿不干了,这一天,她除了在后山伏击吴军之外,基本上没有参加战斗,现在魏霸又要率领沅溪部落的勇士追杀吴人,她怎么能再旁观。

    锦索儿坚决要求参战,魏霸求之不得,有那两条大狗帮忙,也能省不少事。一看来作客的锦索儿要出战,身为主人的沙拉曼更没有理由退缩,她也换上了一身戎装,带上了沅溪部落的两头神犬,随魏霸一起出发。

    吕凯并没有走远,在不熟悉的水域,黑夜行船并不是什么理想的选择,更何况吴军新败,吕凯需要停下来整顿队伍,如果一味的逃跑,那将有为数不少的战士因为失去指挥而流失。吕凯就在不远处停下了战船,树起了战旗,聚拢残兵,安抚人心,忙碌一夜,直到东方渐白,吕凯才能坐下来喘口气。

    吕凯跟着他的父亲吕岱行军多年,作战经验丰富,虽然是大败之后,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他将大军安置在船上,四周派出警戒船,在岸上也派出了大量的斥候,以防被敌人偷袭,一切安顿好了,他才和衣上床。

    忙了一夜,又吃了一个大败仗,吕凯身心俱疲,躺下来,一闭上眼,就沉入了梦乡。

    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被一身像山一般高大的神将踩在脚下,一刀砍下了人头。他能看到自己无头的尸身被神将踩下脚下,却没有死,反而感觉更加灵敏,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脖颈处的痛,甚至能感受到鲜血从伤口处流下。他被神将揪着头发提到了半空中,和神将那张如山崖一般的脸相对,神将张开嘴,一口就把他吞了下去。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

    “啊!”吕凯惊叫一身,坐了起来,浑身冷汗涔涔。

    “哐”的一声,一个亲卫推开舱门,冲了进来,他看着吕凯,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注视着吕凯。吕凯定睛一看,亲卫的胸口露出一截箭矢,鲜血正沿着箭杆喷射出来。

    亲卫的嘴里喷出鲜血,他艰难的说道:“将军,敌……袭!”话音未落,便扑倒在地,露出背后半截箭羽。

    吕凯愣了一下,耳朵似乎突然被打开了,嘈杂的声浪突然涌来。嘶哑的喊杀声,杂乱的战鼓声,急促的脚步声,混在一起,汹涌而来,不停的冲击着他的神经。

    吕凯冲出舱门,看到外面一片混乱,他刚要叫人,两名亲卫突然冲了过来,将他撞倒在地。吕凯被撞得头晕眼花,好半天没回过神来,等他略微清醒一些,这才发现那两名亲卫已经被人射杀。

    一枝利箭穿透了他们的胸膛,将他们连在一起。

    吕凯骇然变色,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突然攫住,让他无法呼吸。冷汗透体而出,再次浸湿了衣衫。他呆呆的看着那枝射杀了两名亲卫的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仿佛那枝箭不仅射杀了两名亲卫,更射中了他的咽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