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54章 以身为饵

第454章 以身为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些蛮子太兴奋了,甚至有些得意忘形,连基本的阵形都忘了。他们不是王双和黑沙,有铁甲护身,只要吴军一阵集射,他们就会被打回原形。而吕凯虽然接连遇袭,甚至连帅船都被他焚毁了,也没有乱了方寸,更没有出现溃败,这让他非常棘手。

    以少击多,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击溃对方,那就说明胜利渺茫了。

    两军对垒,双方互相算计,要想以弱胜强,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强者出错,露出了破绽,并且弱者捉住了这个破绽,这才有可能逆转战局。如果强者稳住了阵脚,没有出错,那弱者的计谋再高明也没什么用。

    归根到底,拼的还是实力。

    吕凯不是卫旌,没有给魏霸留下更多的机会,他已经稳住了阵脚,再街下去,魏霸讨不着好。

    虽然惋惜,魏霸还是下令收兵。

    一阵清脆的铜锣声突然响起,杀得正起兴的蛮子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组成阵形,互相掩护着后撤。王双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二话不说,跳下船,飞速后撤。

    魏霸的反应很快,蛮子们对他又景仰得五体投地,没有一点怀疑。铜锣声一起,蛮子就退了回来,阵势井然有序,俨然有百战雄兵的感觉。这副景像看在吕凯的眼中,更添几分疑虑。闻鼓而进,闻金而退,能在场面占优的情况下不恋战,迅速撤退。这绝不是蛮子们的作风,这只能是久经沙场的正规军。

    这是哪来的敌人?

    吕凯一时犹豫不已。是继续派人登岸攻击,还是就此罢休?

    在吕凯的沉思中,他的帅船慢慢倾覆,沉入水中,火焰被水浸熄,只剩下一缕缕青烟在晨光中摇动。水面上到处都是人,有活的,也有死的。鲜血染红了江水,缓缓流淌。

    吴军将士一边小心戒备,一边将落水的同伴求上来,哪怕是尸体也要捞上来,不能任由他们在水里飘荡、腐败。对于驻在下游的吴军来说,尸体腐败是疫病之源,一旦传播开来。比千军万马的杀伤力还要大,不能有丝毫大意。

    战场一时沉寂下来,双方都在揣摩着对方的心思。吕凯不知道对面的敌人是谁,究竟有多少实力,魏霸也不知道吕凯现在的伤亡究竟如何,他离开山寨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统计吴军的伤亡,不知道吕凯现在究竟还有多少人,但比他多那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突然袭击,烧了吕凯的帅船,杀死杀伤吴军一百余人。而已方基本是无一伤亡,这个战果应该也说得过去了。只是没能如愿截下吴军的辎重船。魏霸还是有些不甘心。他看着江面上正在缓缓调整阵形的吴军,脑子在飞速运转。

    他的目光慢慢的落在了岸边那五艘随波荡漾的战船上。

    那些战船都是小型战船,每艘十余人,吃水浅,速度快,常被用来突击或者登陆作战,但是能载的战士数量也少。五十多人,被王双和黑沙一个反击杀得落花流水,剩下的几个人跳水逃了,只剩下空船在岸边。

    魏霸渐渐的有了想法,他叫过敦武和黑沙,低语了几句。敦武连连点头,黑沙转身指着十几个年轻蛮子:“你,你,你,跟着敦大人。”

    “喏。”被点中的蛮子脱离战阵,赶到敦武身边。敦武领着他们悄悄的离开了。魏霸叫过王双:“还能开弓否?”

    王双恶战了一天一夜,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可是面对魏霸的询问,他依然挺起胸脯,大声应道:“能!”

    “那好,我们到岸边立阵。”魏霸从藏身之处站了起来,伸手从王双手中接过长柄战刀,用力顿了顿:“你带着这些箭术好的在这里负责掩护。不要浪费你的箭,要找有价值的目标。”

    王双点点头,脱下战甲,亲自帮魏霸穿上。这套战甲至少有八九十斤重,一上身,魏霸就觉得沉甸甸的,不由得暗叹王双和黑沙的体力过人,要是他,穿上这身战甲可没办法像他们那样砍杀。

    穿好战甲,魏霸和黑沙一起走下了山坡,一百多蛮子紧随其后,他们来到岸边,摆在阵势,魏霸立在阵前,掀起了面甲,黑沙手执长刀,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魏兴举起了战旗,迎风抖开,“魏”字大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

    魏霸长吸一口气,厉声喝道:“吕凯,魏霸在此,敢来战否?”

    战场上一片哗然。吕凯也大吃一惊,禁不住走到舷边,扶着船舷仔细端详。岸边只有一百余人,除了阵前的两个人的战甲、武器怪异一点之外,全部身穿制式甲胄,手执标准的武器,这足以说明这些人正是他猜想的那样,是正规军,不是蛮子。魏霸的战旗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想,这些人是从夷陵一路逃过来的魏霸和他的亲卫部曲。

    “魏霸?”吕凯心动不已,如果真是他,而他身边只有一百多人的话,他完全有可能将魏霸拿下。魏霸劫走了孙鲁班公主,已经是吴国的敌人,更是蜀汉企图破坏吴国计划的核心人物。只要擒杀了他,那这场战事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传我的将令,上岸,击杀魏霸!”

    “喏!”吴军将士也意识到了机会,对他们来说,魏霸就是一大堆赏钱啊。他现在身边只有一百多人,就算这些人善战,人数的差距毕竟是悬殊的,哪怕是付出两倍到三倍的代价,只要擒获魏霸,有什么样的损失补不回来?

    吴军士气大涨,在吕凯的指挥下,数十艘战船一字排开,向北岸进发,弓弩手就位,准备掩护。三百多名士卒做好了登陆作战的准备。

    一声令下,吴军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一阵箭雨从船阵中飞起。扑向岸边的魏霸等人。魏霸一摆手,数十个蛮子冲了过去,有人举着盾牌挡箭,有人齐心协力,将那五艘无人战船掀翻在水中,然后伏在战船后面,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其他的蛮子们越过魏霸和黑沙,冲到岸边。就着五艘战船搭成的掩体,前面的蹲着,后面的站着,各举盾牌,组成一个坚实的盾阵。

    箭矢飞驰,魏霸拄刀而立,甚至没有举起臂盾护住面门。吴军装备有大型强弩的战船昨天基本都毁在帝女湖了。剩下的弓弩应该不会太强,不足以射穿这身重甲。有前面的盾阵做掩护,他的安全有一定的保障,这才能让他如此抖威风。

    吴军的箭射在盾牌上,像爆豆一般作响,魏霸等人却纹丝不动。连反击都没有,就连山坡上的王双都保持沉默,最大程度的表示了对吴军的蔑视。

    吴军见此情景,勃然大怒,两百多战士乘船而下。来不及扔下跳板,直接跳到水里。涉水而来。他们排着松散的阵形,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嘶吼着,争先恐后的向魏霸冲来。

    见敌人快要冲到面前,黑沙大吼一声,从两艘战船的中间冲了出去,舞刀直扑当头的吴军士卒,长刀左砍右劈,连杀两人。更多的吴军冲了上来,黑沙夷然不惧,长刀舞着呼呼作响,当者披靡。

    “上!”魏霸一声厉喝,两什蛮兵分别从黑沙的左右两侧杀出,护宗沙的两翼,挡住了船阵的缺口。

    吴军无法冲破黑沙的拦截,又无法击破蛮兵的小阵,只能冲向船阵,船阵后的蛮兵长身而起,奋力搏杀,将一个个踩着船底冲过来的吴军斩杀在阵前。

    阵势虽小,却气势森严,一百多名蛮兵在魏霸的指挥下,打得有声有色。两倍于己的吴军虽然在阵前不断的冲杀,却始终无法突破堵截他们的堵截。

    魏霸站在阵后,巍然不动。

    吕凯大怒,下令再次派出两百人,务必要将魏霸斩杀在阵前。

    见更多的吴军跳下战船,冲了过来,魏霸长身而起,大步走出船阵,同时断喝一声:“换阵!”正杀得兴起的黑沙听了,立刻收起战刀,向后便退,将位置让给了魏霸。魏霸接了上去,双腿微分,抡起战刀,斜斜一挥,一刀斩杀一个立功心切的吴军士卒,接着长刀绕着腰划了半个圈,飞旋而至,再次拦腰斩杀一人。

    借着腰力旋转的长柄战刀展现了强横的力量,当那个吴军被拦腰斩断,内脏从伤口里涌了出来,顺水飘流时,所有的吴军都吓得目瞪口呆,齐唰唰的向后退了一步,半天没敢再靠近魏霸。

    魏霸没有王双和黑沙那样雄浑的力量,可是他有更高明的发力技巧,他双腿稳稳的站在地上,避免了移动带来的体力消耗,同时运用腰力,将长刀舞得如车轮一般,横斩竖劈,看起来丝毫不比王双和黑沙逊色。而他为了节省体力而挺立在阵前,一步不让的姿态,更为他增添了几分强悍,博得了蛮兵们的齐声喝彩,就连深知内情的王双看了,都不由自主的暗赞一声。

    双方在河岸杀得血肉横飞,谁也没有注意到,上游飘来了几只无人战船。昨天帝女湖一把大火,烧掉了无数战船,这些战船顺水而下,流过吴军的阵地,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如果看到有尚算完整,可以修复再用的战船,吴军就收集起来,如果是损坏太严重的,就那随它自生自灭。现在吴军被岸边的恶战吸引住了心神,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顺水飘流的破损战船有什么异样。

    敦武和十几个精通水性的蛮兵就藏在这些破船的下面,顺着水流,不知不觉的进入了吴军的阵地。

    魏霸不惜以身犯险,吸引吴军的注意力,就是为了给他们争取这一丝难得的机会。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