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56章 冷暖自知

第456章 冷暖自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五六百蛮子援兵赶到,吕凯虽然心有不甘,可是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只能忍痛割爱,眼睁睁的看着几大船辎重成了魏霸的战利品,带着不到一千的残兵迅速离开。没有了辎重船,他无法再坚持下去,只能黯然撤退。

    这一战的惊险只有魏霸自己心里有数,其他人并不清楚,就连关凤一时也搞不清魏霸刚刚经历了怎样的危险。在沅溪部落的蛮子看来,这个胜利虽然来得比较辛苦,却也是意外之中,既然魏大人是战无不胜的神将,胜利又有什么好意外的呢?

    虽然苦战一天一夜,所有人都疲惫到了极点,可是精神却非常亢奋,特别是在来援的辰溪部落面前,沅溪部落的汉子们挺起了胸膛,趾高气昂,黑沙更是得意洋洋,搞得寒如等人非常郁闷,暗自腹诽。

    当魏霸等人驾着辎重船回到帝女湖时,帝女湖里的战火还没有完全熄灭。留在寨子里的人正在清理前寨的战场,还没来得及收拾湖边,湖里更是原封未动,破损的战船依然停在湖泊中,无数的尸体飘浮在水面上,原本风光旖旎,景色宜人的帝女湖充满了血腥味和木头烧焦的呛人烟火气。

    寒如等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骇然变色,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们原本还觉得沅溪部落的人吹牛,夸大战绩,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们这才领略到昨天的那场战事有多激烈。

    连关凤都震惊不已,好半天才呐呐说道:“子玉,你的胆子可真是大得可以包天了。”

    魏霸苦笑,心道这是夸我还是骂我?他没时间和关凤解释,赶紧回到了寨子里,安排人收拾战场。统计战果,同时让受伤的战士去疗伤。直到忙完了这一切,他才有空和关凤独坐。

    “姊姊,你怎么来了?”

    魏霸最搞不明白的就是这个问题。按说他和寒如五天前在山里分手,现在寒如最多刚刚回到辰溪部落,关凤无论如何也来不及赶到这里。

    关凤淡淡的说道:“你们刚走,我们就遇到一个走交州的商人,听他说,吴人的船队已经到了沅溪。我就担心你会有危险,和赵伯仁商量了一下,由他留在锦湾训练人马,安排撤退,我带着亲卫营和神犬营赶来了。我本来做准备去楠溪的。正好半路上遇到了寒如,知道你赶往沅溪,我就直接来了沅溪。今天早上,看到你们交战的火光,我才知道你正在和吴人交战。”

    “哦。”魏霸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很清楚,就算关凤说的是真的。她这一路也是风餐露宿的急行军,肯定吃了不少苦。这从关凤的眼神中也能看得出来。

    魏霸顿了顿,把从楠溪之后发生的事一件件的对关凤说了,特别是到了沅溪之后的事。如何施缓兵之计,如何诱敌深入,全歼朱褒部,又如何用火攻大破吕凯。一直说到追杀吕凯,派敦武去毁吕凯的辎重船。关凤听得心惊肉跳。魏霸以沅溪部落的五百多人大破吕凯三千人。其中直接斩杀的就超过六七百人,如果算上烧死的,这次吕凯损失至少在一半以上,甚至可能超过两千人。

    在外人听来,这只是一个辉煌的战绩,可是作为关凤来说,她深知其中的风险,稍有差池,那就是兵败人亡的结果。今天早上这一战更是如此,如果不是她来得及时,魏霸就不可能坐在这里侃侃而谈了。

    关凤后怕不已。

    “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关凤温柔的说道:“接下来,还有好多事要你处理呢。”

    魏霸叹了一口气:“可不是,楠溪还在观望,雄溪可能已经出了事。既然吕凯都已经到了这里,我担心相夫这一去恐怕凶多吉少。没有雄溪,我们就断了一臂啊。”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么多困难都克服了,还怕什么雄溪?”关凤不由分说,将魏霸推到,盖上薄被,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笑道:“好好睡一觉,再大的事,也等睡醒了再说。听见没有?”

    魏霸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他实在是太累了,一合眼就沉沉睡去。关凤坐在一旁,看着鼾声大作的魏霸,又是心疼又是欣慰。魏霸的眉眼虽然还有些稚嫩,却已经充满了大丈夫的阳刚之气,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关姑娘?”锦索儿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榻上沉睡的魏霸,对关凤招了招手。关凤连忙起身,放轻脚步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跟着锦索儿走到一边才问道:“锦索儿姑娘,有事?”

    “嗯哪,沙拉曼姊姊想见见你。”锦索儿拉着关凤出了门,沙拉曼正站在门外,含笑看着关凤。见关凤出来,她学着汉人的礼节施了一礼:“关姑娘,魏大人睡下了么?”

    关凤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

    “关姑娘,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锦索儿呵呵一笑,拉着关凤的手道:“魏大人是个好男儿,也只有姑娘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我们这些蛮人没有你们汉人的那么多规矩,喜欢便是喜欢,这多好啊。”

    关凤红了脸,岔开话题:“夫人要见我,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沙拉曼和关凤并肩而行,把来意说了一遍。她和黑沙商量过了,决定死心塌地的跟随魏霸,借蜀汉的名义重振沅溪部落,恢复沙摩柯在世时的荣光。要想做到这些,当然就离不开魏霸的支持,这次大战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他们想多分一些,将沅溪部落的五六百战士全部装备起来。她听锦索儿说,魏霸除了从各个部落挑选精锐的勇士组建亲卫营之外还组建了一个神犬营,而神犬营的负责人就是关凤,所以特地来找关凤商量加入神犬营的事。

    沙拉曼特地提到了一件事,沙摩柯在世的时候,沅溪部落就在一项绝技,那就是在挑选和训练神犬上有独到之处,除了两头神犬之外,沅溪部落还有数头备选的犬,她希望能够多挑一些人加入神犬营。

    关凤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沙拉曼向她示好,间接的向魏霸示好,这样才好比其他部落多得到一些利益。关凤笑了,挽着沙拉曼的手道:“姊姊如此深明大义,不愧是沙摩柯大王的女儿,我想魏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不过,现在说话声音还是小些,我担心他听到了,会从梦中笑醒。”

    沙拉曼见关凤答应了,话又说得风趣亲热,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锦索儿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不满的瞪了沙拉曼一眼:“好你个沙拉曼,我把你当姊姊,你却连我也瞒着?我可告诉你,关姑娘与我结交在先,你休想抢到我前面去。”

    三人相视而笑。

    魏霸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关凤正在榻前忙碌。他刚动了一下,关凤就听到了声音,转头看了他一眼:“醒了?”

    “醒了。”魏霸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掀被准备下床,却发现两条腿又酸又痛,几乎无法动弹,不禁唉哟叫了一声。关凤笑了笑:“是不是很痛?”

    “嗯,怎么会这么痛?我记得没受伤啊。”

    “没什么,脱力了。”关凤坐在他身边,掀开被子看了看,又帮他盖好。“昨天我就发现了,肿得厉害,今天已经好些了。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那我不能两天不动吧?”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有什么事,让人来问就是了,又不要你亲自去办。”关凤不以为然的说道:“你现在是一军之主,几个部落的领头人,不能再事必躬亲了。否则,你有九条命也不够用的。”

    魏霸无奈的点了点头,接过关凤递过来的几支竹简。这是这次战斗的数据汇总。魏霸细细的看了一下,战果还真是不小,仅是斩杀和烧死的吴军尸体就有近千人,另外再加上被俘的三百多人,估计吕凯能带回去的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最让人高兴的还是斩杀了朱褒这个祸害。当年南中叛乱,雍闿、高定都死了,唯有这个朱褒逃了,现在死在沅溪,也算是了了诸葛亮的一个心事。

    “把朱褒的脑袋送给飞狐去看,如果这老小子还不识相,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魏霸随即叫来了魏兴,让他带着朱褒的首级去楠溪部落,并通报这次大战的结果。魏兴领命而去。

    “雄溪部落派人来了。”关凤递过一支竹简,上面写着一行汉字。魏霸一愣,看了一遍,半晌无语。这支竹简是刘阐写给黑沙的,刘阐以居高临下的语气对黑沙说,他才是益州的主人,而刘备不过是鸠占鹊巢的强盗,用诈力夺取了益州。现在他回来了,要求沅溪部落向雄溪部落一样向他臣服,否则,相夫就是他的榜样。

    关凤低下了头,轻声说道:“相夫被擒了,送去了吕岱处。”

    魏霸沉吟良久:“让人把徐原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