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57章 形势逼人

第457章 形势逼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吕凯虽然被魏霸打败了,而且败得很惨,但是他并不难受。征战多年,他深知胜负乃兵家常事的道理,一味沉浸在失败的阴影之中并不是好事,更重要的是总结经验,研究对手的套路,为下一次战斗做好准备。

    对沅溪之战,他有很多可以反思的地方,但最大的疑惑还是蛮子在军械上的巨大进步,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他能猜得到,那肯定是抛石机。

    抛石机不是什么精密的武器,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打造的武器  。抛石机威力很大,特别是用来防守,有没有抛石机,区别很大。吕凯觉得这个情况非常重要,必要要郑重其事的向父亲吕岱汇报,为再次交战做好准备。

    教训很多,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失误。如果说有遗憾,那就是看着魏霸在眼前,却没能擒获他,白白放过了一个天赐良机。

    徐原的到来,让吕凯原本还算平静的心情一下子丧失殆尽。他愣了半晌,脸忽然胀得通红,一脚踢翻了面前的书案,纵声咆哮:“竖子欺我!竖子欺我!”

    徐原窘迫的看着吕凯暴跳如雷,他在吕氏父子相交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吕凯如此失态。当然他也能明白吕凯的心情,吕凯一直在与魏霸战斗,但是他却根本不知道魏霸的存在,败得莫名其妙,岂能不怒火中烧?如果他早一点知道魏霸已经到了沅溪部落,以他的谨慎。他绝对不会给魏霸留下这么大的机会,帝女湖之败就不可能出现,现在的情况也就是完全两样。

    魏霸完全是在不对等的情况下战胜了吕凯,他的赫赫战功是踩在吕凯伤痕累累的尊严上的。不仅如此,吕凯的惨败还带来了一个很严重的后果,蛮子们利用缴获的大量军械装备,实力进一步增强,对以后的战事非常不利。

    这些都是徐原亲眼看到的,魏霸放他离开之前,让人带着他在沅溪部落里稍微转了一圈。到处都是穿着吴军制式甲胄。拿着吴军制式武器的蛮子,在魏霸身边的武卒率领下,有板有眼的在操练。那些立下大功的抛石机被蛮子们挂上红布条,当作神器一样矗立在寨墙上。像保护神一样保护着沅溪部落。

    吕凯越听越生气。越听越来火。恨得咬牙切齿,捶胸顿足。所有的前因后果,他全想明白了。他觉得自己像个傻瓜。被魏霸耍得团团转,还自以为是的在分析敌情,以至于在徐原面前丢了个大脸。

    徐原其实比他更惭愧,吕凯只是打了败仗,他却是实实在在的被魏霸羞辱了。不仅被那些蛮子剥光了衣服,赤身裸体,还险些被狗吃了,为了活命,他将他知道的情报统统告诉了魏霸,吕凯的失败与他的软弱有着不可分的联系。只是这些,他如何好意思开口?

    “将军,魏霸得到情报,说相夫被擒送到镇南将军大营去了,他要用公主来换相夫。”

    “用公主换相夫?”吕凯面红脖子粗的看着徐原:“徐君,你居然相信他这样的傻话?相夫是被雄溪蛮子捆起来送来的,他已经不能再指挥雄溪蛮子了,魏霸要他何用?他会用公主来换相夫?”

    “将军,这是魏霸亲口对我说的,还有他的亲笔信,将军可以亲自看一看。”

    “不用看,我肯定不信。”吕凯一挥袖子,觉得徐原真是迂腐得可怜,这样的鬼话也会相信。相夫是一个失去了部落的精夫,公主却是一个尊贵的人质,魏霸除非脑袋被驴踢了,才会用公主来换相夫。

    “将军,我把话带到了,信与不信,由将军做主。”徐原嘴里苦涩,他知道吕凯怨恨他,不肯相信他。不过,他必须把话说清楚:“魏霸说了,如果半个月之内,将军不能将相夫送到沅溪,他就会将公主充作营妓。”

    吕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他敢!”

    徐原叹了一口气:“将军,莫怪我多言,他还真敢。”

    吕凯愕然,半晌没说出话来。从徐原的脸色上,他知道徐原没有说谎,同样,徐原对魏霸的恐惧已经深植于他的心底。吕凯也有些犹豫起来,从魏霸的举动来看,这人不按常理,说不定真会把公主充作营妓。

    吕凯沉吟良久,收敛了怒气,向徐原拱拱手:“一事不烦二主,劳烦先生立刻赶到大营,向镇南将军汇报。”

    徐原躬身领命,带着吕凯根本没有拆封的书信,赶往吕岱的大营。

    ……

    魏兴拱着手,晃了晃脑袋,一个强壮的蛮子迈步上前,将手中的木盒送到飞狐面前。然后不屑的看了飞狐一眼,退了下去。木盒很粗糙,还没打开,一股臭气就迎面扑来。飞狐皱了皱鼻子,很不高兴的看着魏兴:“这是什么?”

    魏兴微微一笑:“精夫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飞狐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打开了木盒,眼神顿时一紧。木盒中是一个用石灰腌制的人头,已经有些变形,但血污满盒,盒子一打开,无数的苍蝇乱飞。

    “这是谁?”

    “朱褒。”魏兴含笑看着飞狐,态度从容。“精夫想必不会对这位益州大豪不熟悉吧?”

    飞狐倒吸一口凉气。朱褒他当然知道,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南中叛乱的时候,朱褒派人和他联系过。上次徐原来,也曾经和他特地提起朱褒,意思无非是只要搞定五溪,朱褒就可以回以益州,一切都易如反掌。飞狐首鼠两端固然是因为吴人来势汹汹,可是朱褒这样的益州豪强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朱褒的首级现在就被装在木盒里,这辈子也回不了益州了。

    飞狐胆战心惊,有些后悔。魏霸居然这么狠厉,只带了三十多人就敢去了沅溪,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魏霸居然真的打败了吕凯的三千多人,生生从吕凯的手中夺回了沅溪部落。

    难道这个人真是天生神将?

    飞狐眼珠一转,换上了一副笑脸,热情的邀请魏兴入座,命人上酒,又让人作陪。在席上,飞狐热情洋溢,连连劝酒,一个劲儿的夸魏霸用兵如神,不住的打听这次大战的经过。魏兴不紧不慢的喝着,将战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特别提到了他们得到沙摩柯的在天之灵指引,幸运的找到了沅溪部落的后山秘道这件事。

    飞狐脸色变得不自然起来。作为蛮人中的智者,他不会轻信任何一个人,当然也包括眼前的魏兴。可是他同样信奉万物有灵,特别是崇拜祖先,对人死之后有灵魂一说深信不疑。沙摩柯的灵魂指引魏霸,在他看来并不是不可能的事,要不然魏霸第一次进入沅溪,怎么可能就找到后山秘道?

    那我和吴人勾勾搭搭的事,会不会惹得沙摩柯的在天之灵不悦?

    送走了魏兴,飞狐独自坐在堂上,一个人慢慢的喝着酒。一直隐在后面的楠狐走了出来,打量了一眼父亲的脸色,不由得扑哧一笑:“阿爹,你这是怎么了,被那魏霸吓住了?”

    飞狐强笑了一声:“魏霸的确善战,这一仗以少胜多,赢得漂亮,可是你阿爹还不至于怕他。只是沙摩柯大王……”

    “沙摩柯大王已经升天,去侍奉槃瓠老祖了。”楠狐打断了飞狐,不假思索的说道:“现在要担心的是下一任大王。”

    “下一任大王?”飞狐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的看着楠狐:“哪里有什么下一任大王?”

    “阿爹,你真是糊涂了。”楠狐白了飞狐一眼:“黑沙这些年一直在想什么,你难道不清楚?他怎么会突然对魏霸言听计从?自然是想靠魏霸的力量做大王。现在魏霸帮他们打败了吕凯,获得了大量的战利品,再有魏霸帮忙,沅溪部落的实力突飞猛进,他离大王之位自然是越来越近。如果槃瓠令……”

    楠狐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或许,槃瓠令原本就在魏霸身上。”

    “这怎么可能?”飞狐忍不住连连摇头:“槃瓠令是我蛮人至宝,怎么会落到魏霸的手上?”

    “槃瓠令当年是在沙摩柯大王的身上,大王战死夷陵,原本应该由黑沙带回沅溪。可是这么多年来,黑沙一直不肯拿出槃瓠令。原本我们都以为他是想自己霸占着,等有了实力,再拿出来称王。现在看,这块槃瓠令很有可能失落到汉人手中了。魏霸敢深入五溪,说不定是就是凭着这块槃瓠令。”

    飞狐一听,顿时头皮发麻。沅溪部落大胜吴军,实力大涨,如果再有了槃瓠令,黑沙成为新一任蛮王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他得到了魏霸的帮助,当然会像沙摩柯信任马良一样,对魏霸死心塌地。自己曾经软禁过魏霸,又和吴人勾结,将来会不会被整个蛮人部落唾弃、围攻?

    “阿爹,事不宜迟,赶紧派人支援魏霸吧。”楠狐眼珠转了转,又笑了起来:“阿爹,我想和刚才那个使者见一面。”

    “干嘛?”飞狐心情非常郁结,没好气的说道。

    “上次我就看出来了,他是魏霸身边的亲信,如果能让他帮我们说说好话,将来阿爹在魏霸面前也许不会太难堪。”

    飞狐将信将疑。不过形势逼人,他已经有些乱了阵脚,既然女儿说有用,那就不妨一试。(未完待续……)

    ps:双倍月票最后一天,求月票!